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大理寺

  “阿洛,你别烧了,要是被王叔知道,肯定会骂你的。”

  “我才不怕他呢,他把这些东西看的比我重要,那我就把这些东西都烧了,看他怎么办。”小小的女孩子赌气的蹲在火盆边,不停的把周围堆着的书画放进熊熊燃烧的烈火中。

  而身旁的少年焦急而担忧。

  ——

  “阿洛……”浮丘珉猛然从床上坐起来,额间布满了虚汗。

  原来是梦啊,好久没梦见她了。

  阿洛,你是托梦来怨我没去祭拜你吗?

  浮丘珉下床,打开房门,漆黑的夜空中,唯有一轮明月,高高挂起,不受这世间纷杂的影响。

  似乎只有这月色和冷风才能带走内心的烦闷。

  而在这府中却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为梦而扰。

  寒梅院,这是墨染在王府中的住处。此时的她,依旧在梦中挣扎。

  火,好多火,很热很热,似乎要将人给烧化了。

  墨染不知道为什么会梦见这些。

  熊熊烈火中,只有一片哀嚎声,不,似乎还有些什么,从烈焰之中,一把剑穿透凶猛的火焰,一直穿透墨染自己的胸膛。

  而剑的那端,是一个模糊的人影,陌生又熟悉。

  是谁……

  未察觉间,一滴泪珠滴在那把剑刃上,混着胸口的些,在熊熊烈焰中蒸发消散。

  “噗……”剑从胸口拔出,墨染控制不住的向后倒去,而她的身后,是浓浓的岩浆。

  “不,不要……咳咳咳。”墨染于梦中惊醒,止不住的喘息。

  怎么了,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

  第二日,艳阳高照,黄少天一早来墨染,他听下人来报,燕国的车队今早进城了。

  “墨染,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黄少天有些担忧的看着墨染有些发青的脸。

  墨染:“没事,昨晚有些没睡好。”

  黄少天:“那你要不别去了,我去瞧瞧就好,你回去歇着吧。”这脸色是真的不太好,难道是上次落水没好全,又旧病复发了?

  墨染摇摇头。“真没事,这都要到了,干嘛回去。”

  听见墨染这样说,黄少天也不在坚持。只是心想回去的时候去找个大夫看一看。

  到了驿站,被人带到燕国使臣居住地。还没进去,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这人什么意思,凭什么他们就住那么好,就给我们住这种地方?”

  是沐泽。

  走进方才瞧见,是沐泽拉着一个官员的手不依不饶的在嚷嚷。

  黄少天一见好友在发脾气,忙跑过去,生怕沐泽受委屈。

  墨染也跟着走了过去。方才听见那官员的解释。

  “不是,人家是云谷来的贵客,是有规格的。”那官员也是郁闷,怎么就遇见这么个活祖宗呢,这人家是云谷来的贵客,你们一个边陲小国,怎么还舔着脸来要房子呢,这可都是早就安排好了的,有的住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

  “哼,你们就是瞧不起我们,他们是客,难道我们就不是吗?”沐泽越说越生气,他好歹也是一国的皇子,何曾受过如此待遇。

  “沐泽,还不放开大人,嫌丢脸不够对吧。”一旁,一个中年男人怒斥沐泽。

  沐泽顿时不在言语,死死盯着那个人,最后败下阵来,眼中满是不甘和愤怒。

  “太子殿下,六皇子。”被无视的黄少天在这尴尬的时候发声了。

  他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种事情虽是一件小事,但是关国家荣辱,再小的事也是大事,这太子殿下这时候拆六皇子的台,这不就是同意了别人的安排吗?这以后让我们国家的外交使臣如何自处。

  黄少天虽然混,但是,身为兵部尚书的长子,有些事情,他还是懂得轻重。

  “啊!少天,你什么时候到的。”看见黄少天,沐泽忧郁的心情都好些了。

  黄少天:“我和墨染到了好些天了。怎么,你对住的地方不满意?”

  沐泽这才发现墨染也来了,顿时底气足了。

  虽然他只是个皇子,管不到太子头上,但是这还有一个兵部尚书的长子,和宰相府最受宠的二少,就算太子想反对这下也要斟酌一下了。

  果然,见到黄少天两人,太子顿时脸上也不好了,谁不知道这两人是站在小六那边的。

  沐泽简要讲了经过,墨染也明了,他当然是站在沐泽这边,且不说沐泽是他的朋友,从大局上看来这事是有些不妥,回去时也不好与父亲交待。

  便对那驿站官员谈了谈,驿站官员原本是不屑与墨染两人交流的。这位祖宗还未打发,又来两位,这一群人,真是给脸不要脸。但还没发作,便晃见墨染不小心掉在地下的令牌。又不经意的拿着那枚令牌把玩。

  这下,那官员大气都不敢出,满脸堆笑的道:“诶,这肯定是下面的人安排的不够妥当,哪能这般怠慢贵客。来人啊,快将贵客的行李办到正厢房。”

  沐泽“……”

  太子“……”

  一干人等“……”

  沐泽心中异常郁闷,合着我给你讲了半天,还没有墨染来找你说一句话的强。

  不过,为什么这官员那么给墨染面子。

  百思不解那就不用解。反正只要给我们换个正经的使臣院子就行了。

  可是,当沐泽他们来到新安排的院子时都惊呆了。

  天啊,我只是让你给我换好一点,没让你换成这般奢华啊!

  驿站官员心里也痛啊,这可是专门为圣殿设的住的地方,虽然自建立以来一直无人居住,但其规格是按皇帝寝宫建造的。没想到让你们住去了,你们认识安王殿下,你就早说嘛,我们早点安排,也不至于住在这里。

  这个正殿是专门为圣殿而设,可是,圣殿的人从未住过,他们在皇宫后建造了一座行宫,名为正清宫,而皇宫后是青云峰,稷辉学院便在那里。而这个地方当然也没人住。

  话说这正清宫那可是极其豪华,里面雕梁玉栋,琼楼玉宇。实在美哉。但是自圣殿关闭之后,便被皇帝设为行宫了,如今已属于皇宫的一部分了。

  墨染一行算是了解了这正殿的来龙去脉,沐泽有点忐忑,这样住在这里,不太好吧。但黄少天极力的劝说下,他也就同意住在这儿,反正如今也是无主的。那么精美的院子,不住人当个摆设多暴殄天物啊!

  事后,沐泽还是不放心,就像黄少天打听圣殿的消息,但是在黄少天的懵懵懂懂中不了了之。

  说到了圣殿,墨染便想起了昨天遇见的圣殿护法,她似乎认识自己的样子,还是去探探她知道些什么。

  坐出决定,墨染便辞了黄少天与沐泽。黄少天以为她要回去休息,便赶紧让他走。

  墨染也就顺理成章的离开了。

  就着这一路问下来,才知道那个护法被关进了大理寺,据说大理寺里的人都是罪大恶极的,那小姑娘能犯什么错,居然被囚禁在大理寺里。

  来到大理寺,门口有好几排士兵把守,沿着这座建筑走了一圈,发现就连外围都有士兵在不停的巡逻。

  墨染觉得是不容易在这青天白日里混进去了,好在摸清了它的位置,晚上再来造访好了。

  回到王府,在回院子的途中,却遇见了安王殿下,他看起来似乎特别清闲啊!不对啊!按理说,他不是应该很忙吗?

  浮丘珉见墨染路过,便招招手让她过来。

  墨染也不好回绝主人的邀请,便过去了。

  “安王殿下。”

  见墨染如此讲礼数,安王笑笑“墨公子不必多礼。”果然,这个人不是她,她不似眼前这个人一般彬彬有礼。

  墨染:“安王殿下今天怎么有这般雅兴,在这里闲庭漫步。”

  安王:“忙了许久,忽然想闲下来。听闻燕国使臣已经到了,你们是去驿馆了吗?”

  墨染“嗯,不过,驿馆的官员将燕国安置到了正殿。安王觉得是否有些不妥。”

  安王疑惑,“正殿?啊!驿站的正殿啊!没什么不妥的,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墨染:“这样我便放心了,总觉得不和礼数。”

  两人就这般安静下来,墨染低头,看着脚下的土地,心中却想起其他的事。

  而浮丘珉却就这样看着她,以前那个人无聊时,也会一直盯着脚下。

第十九章 大理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