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稷辉文试

  皇宫里,众人胆战兢兢,朝堂上也异常的肃静。

  而大理寺卿全身发抖的跪在中央。唯恐殿上高坐的人对自己发作。

  “真是岂有此理,你们那么多人,看一个女人都看不住。你们拿什么俸禄,拿什么!”说着一把把桌上堆积的奏折掀飞。

  大理寺卿连忙跪伏在地上,“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啊。”

  嚎了几嗓子,忽又想起什么,忙将藏在胸前的玉牌拿出。

  “皇上,我等在看押那女子的监牢里发现这个。”说着便把那玉牌呈在头顶。

  浮丘珉离得近,一眼看过去。

  顿时心中波涛骇浪。

  魂玉!!!

  顿时,浮丘珉向东方麒看去,只见他也一脸惊讶。

  是圣殿

  只有圣殿的人才会有这种玉。

  有些老一点的大臣也看出来了。顿时大殿上嘈杂起来。

  大家都在窃窃私语。

  央皇也愣住了,直到玉被呈上来,央皇才用自己微微发颤的手接过。

  “魂”这个雕刻在玉上的字,让央帝发怵。

  浮丘珉走出来,“父皇,看来圣殿是要出世了。”

  “圣殿?”那些老些的官员原本只是猜测般的小声议论。

  没想到自己的猜测竟被证实了,顿时惊讶极了。

  “这,这可怎么办啊!圣殿出世,我们以前做的……”老臣们还没说完,高坐着的央帝黑着脸,猛拍一下椅子的扶手,“住口!”

  “圣殿就算出世又怎样,他们已经闭关那么多年,没有人能记住他们,他们若是出世,安安分分便罢,否则……”听着央帝的话,底下的大臣们顿时生出一身冷汗。

  与圣殿作对,央帝疯了吗?

  散朝以后,众多大臣围着浮丘珉。

  “王爷,这可怎么办,我等是万万不能与圣殿作对啊!”

  “是啊”

  “以前那些人,可……”一想起从前,那些大臣们抖得像鹌鹑一般。

  浮丘珉亦是紧皱眉头。

  “大家不要慌,先回吧,带我休书一封与义父,待他归来再做商议。”东方麒到是镇静下来,这种时候不是恐惧的时候。

  “好”

  “如此甚好”

  众大臣听见东方麒要休书与靖王,心中的大石顿时放下了许多。

  是啊,他们还有靖王,那个英雄一般的人物。

  回程途中,东方麒告别浮丘珉,准备回静安王府。

  浮丘珉心知他遇事沉稳,倒是自己心浮气躁,临别以前,拍拍东方麒的肩膀,“麒,央国有你,真是一件幸事。”

  看着浮丘珉离开的背影,东方麒默默的低下头。浮丘珉,也许我并不像你想象中的那般好。

  也不知怎么着,圣殿出世的消息风似的传遍央都的大街小巷。

  客栈里

  甲:“圣殿是什么殿?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

  乙:“你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圣殿可是天下第一大殿。”

  甲:“第一大殿,真的假的,怎么之前没提起。”

  丙:“嗨,这你都不知道,还不是这皇室一手遮天,见到圣殿避世,就封存了所有有关圣殿的消息。自然,我等是不知道的。不过,咱们上一辈的人可清清楚楚。”

  甲:“啊?这样啊,我父母居然从未与我提起。”

  乙:“自是不能与你提起,那可是杀头重罪啊!”

  丙:“这回圣殿出世,皇室怕是要遭殃了”。

  甲:“圣殿竟然敢与皇室叫板,不想活了!”

  乙:“切,不想活的可不知道是谁呢?”

  ……

  而就在一旁,黄少天和沐泽磕着瓜子,饮着小酒,听的是津津有味。

  沐泽:“嘿,你真别说,这大国是大国,可麻烦事也不小啊!”

  黄少天:“可不是,我来的路上就已经听见这圣殿的消息了。”

  沐泽:“看来我们有热闹看了。”

  ……

  今天难道晚起的墨染,一起来就听见小丫鬟们在私底下窃窃私语。

  刚明白出了什么事,就远远的瞧见刚下朝回府的安王,匆匆忙忙的走进静思院,这院子是一座书房。

  看来事情的确很严重,可是稷辉大赛在即,各个国家的使者及参赛者都已经来到央国。

  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毕竟有什么皇室也会等大赛后再行商讨的。

  这样一想,墨染放心多了,管他什么圣子,只要稷辉大赛一过,她便离开央国,过以前的生活。

  有些时候,去争去抢,活的太累,倒不如安安分分,过一世安稳的日子。

  可是,有些事,注定不可能让人置之度外。

  转眼过了好几天,依然没有圣殿的动静,自然,民间谈论此事的人也少了,连朝堂上的官员也放松了下来。

  就是说嘛,圣殿怎么可能再出世嘛,人家圣子现在在哪还是个未知数呢。

  于是,大家的心思终于回到了将要来临的稷辉大赛上。

  转眼,稷辉大赛文试来了。

  静下心来学习了许久的黄少天终于是踏出了王府。拖着萎靡不堪的身躯,跟着墨染轻松愉快的脚步挪向稷辉学院。

  这是稷辉学院四年一度的对外开放日,许多人为了一睹学院风采,就算走个过场,也依然兴致勃勃。

  但是,即便是对外开放,,也只是开放的外院,而内院却是要有本院弟子方能踏足。

  那些来过几次的人,站在外院的墙角,满怀憧憬的看着内院的方向,即使心知这已是最后一次来参加稷辉大赛,下一次,便再不符合资格了。

  但也抵挡不住心中的向往。

  黄少天带着一身的阴霾,行走在外院之中,周围的人都退避三舍。

  连他早就向往的稷辉学院都没能吸引他的目光,唤醒他的活力。

  “墨染”走着走着,便听见一声呼唤,墨染转过身。

  “六皇子?”

  沐泽:“墨染,原来你们比我们来的早啊,我还以为你们会后来。”

  墨染:“已经不早了,再过一会儿,就是念唱了。”

  所谓念唱,类似一种赛前仪式,目的大概是敬畏先哲,鼓励智者吧。

  沐泽晃眼旁边的人,“诶呦,这不是黄少天吗?怎么几天不见,成这样了。”

  墨染抿嘴一笑,“他说要考一个好名次回去孝敬他爹,把自己关在屋里,这不,一出来,就成这样了。”

  黄少天抬起沉重的眼皮,手撑着墨染的肩,“我不行了,好困,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好好准备。”

  沐泽也大笑出来“就你,别开玩笑了,下一次,估计没腿走,爬着进来吧你。”就他这个状态,要是被他爹知道,不打断他的狗腿。

  黄少天撑着撑着,直到念唱结束。

  本来就异常困倦的黄少天,被这无聊的念唱念了许久,差点没当场倒下去。

  还好他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竟然被他硬撑过去了。

  进入考场,一人一个小隔间,人一进去,便将门给关上,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墨染穿着他们提供的衣服,坐在桌前,仔细的看题。

  这些题,基本是难不倒他,但是,他不想脱颖而出,平凡点就好。为了家中的父母,姐姐,还是考一个比较理想的成绩就好。

  反正家中已有阿姐这么争气,自己稍微好一点,想来母亲和父亲也是满意的。

  想通以后,墨染便提笔顺畅的写下,这衣服看着虽然朴素,但是实在是方便啊,没有多余的东西遮遮挡挡的,甚和墨染心意。

  而另一边的黄少天,硬撑着打算写什么,但是看着考题上的字,脑中就一片密密麻麻,别说写什么,现在让他说什么都做不到,终于,还是抵抗不住周公的召唤,昏睡过去,在梦里做一场状元梦。

  考试有很多的题,一一答下来,花了不少时间,还好比赛规定的时间也长。

  写完过后,墨染又一一看了一遍。

  不错,词藻华丽,话题新颖,看法独到,虽词汇太过浮华,少了些尘土气,仿佛脱离了现实。但也是一篇佳作。

  虽得不到第一,但得个不错的名次是肯定的了。

  墨染敲敲隔间的门,门便应声而开。

  墨染便将题纸奉上,在门童疑惑的目光中离开。

  门童忙把卷子交到主位的老师手里。

  而若是稷辉学院的学生若是见到,必定惊讶的大呼,这可是青衣级的谭渊长老啊!

第二十一章 稷辉文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