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云尘

  墨染转头问墨凌:“你能追上他们吗?”

  墨凌想了想,“能,那女的没有内力,而且这里杂草丛生的,很容易巡着痕迹追上他们。”

  墨染点头,示意墨凌追上去。

  很快,两人便再次看见那两个人。

  那女子瘫坐在地,想来是极累的。

  而墨染有伤在身,二人便小心的躲起来没有让那两人察觉。

  那戴面具的人似乎没有打算伤害云尘。

  墨染便放下心来。

  这云尘还真是个事儿精,每次遇见她都在逃难。

  看情况,云尘是极不愿意同面具人走的。

  不停的后退,而面具人不断逼近,似乎想让云尘乖乖跟着他走。

  而云尘从地上爬起来,突然捂住自己的胸口,大滴大滴的汗落下,面色也瞬间苍白。

  面具人似乎吓了一跳,在云尘倒下后,上前查看。

  墨染也有些担忧,可是一紧张,心里的冷气就不住的上涌,拼命压下,现在感觉周身都是冰冷刺骨的。

  墨凌似乎也感觉到周围温度的变化,疑惑的看了眼墨染。

  “啊!”就在这是,一身惊呼传来。

  两人看过去。

  只见刚刚虚弱倒地的云尘此时再无刚才虚弱的样子,手中不知哪里来的利刃插入面具人的胸口

  墨染:“……”

  面具人惊怒了,一掌将云尘打飞出去。

  云尘飞落在地,吐出一口鲜血。

  面具人似乎觉得还不泄愤,手掌运起内力,向云尘走去,看来是想取他性命。

  墨染着急了,一掌将身旁的墨凌打出去。

  墨凌:“……”

  而墨凌的出现,成功的引起了面具人的注意,他转身向墨凌攻来。想要置墨凌于死地。

  墨凌被动的与他进行搏斗。

  而墨凌本就只是一个学生,有没经历过那些杀伐岁月,尽管面具人受伤了,但是很明显的面具人仍然处于优势。

  墨凌节节败退,最后,竟被面具人一掌拍出去,拍在墨染蹲的树下,砸晕了。

  眼见面具人袭来。

  墨染逼不得已,纵身而下,凝气于掌,在面具人吃惊的目光中击向他本就受伤的胸口。

  面具人吐血倒地。

  而另一边的云尘,在惊慌中回神,见面具人倒地后,快速的跑过来。

  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药粉,撒入面具人的胸口,那药粉沾染上伤口后,便开始腐蚀那人的躯体。

  短短几分钟,那人便划为一摊血水。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化尸粉?

  见面具人化了以后,云尘才放心的松了口气。

  墨染不适的蹲在地上。

  云尘居高临下的看着墨染,半晌方才开口:“你食言了,你没有来找我。”

  墨染真的想吐血了,我为什么非要来找你,我对那个什么圣子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觉得现在说这些是时候吗?”

  云尘看了看墨染,“你好像受伤了。”

  墨染回望她。

  云尘了然。“好吧!看在你就我两次的份上,我就帮帮你吧。”

  便扶起墨染,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扶着她往前走。

  墨染回头看着墨凌,示意的看了一眼云尘。

  云尘:“你别想我把他带走,我只是个弱女子,再说,这里是稷辉学院的地盘,他穿着稷辉学院的衣服,没人回对他怎么样的。”

  说完,一点不顾躺着的这个人刚刚拼死救了她的事实。扶着墨染走了。

  云尘似乎对这里很熟,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一个山洞。

  说是山洞,其实不过就是岩层包绕形成的小洞穴。

  云尘将墨染放在洞中,伸手为墨染号脉。

  墨染虚弱的问:“你会医?”

  说起这个,云尘自豪的说:“那是,我可是医毒双修的哦,刚刚那包药粉,看见了吧,就是本姑娘研制的。”

  说完,却突然面色一变,“咦?”

  墨染皱眉,“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云尘摇摇头,“奇怪,你身体里怎么有两股气流,嗯?好像还有一个什么东西?”

  墨染只觉得越来越冷,连手上都开始冒冷气了。

  “我好冷,你先帮我压制体内的冷气再说。”

  云尘了然,“确实,我都感觉到冷了。”说着,默默地离墨染远了一些。

  而另一边的眺望塔,评审团们收到消息,有人擅自闯入了后山岭。

  而且,皇室的人在后山岭外要求进去搜山,似乎是有一个重要的要犯逃进去了。

  评审团里以为颇有资历的老评审一听,恼怒的说:“现在是稷辉大赛的比赛,皇室的人怎么能如此放肆,来干扰稷辉学院的大赛。”

  而几个年轻的评审思虑了一番,上前对老评审说到:“这有逃犯进入山岭,恐怕会威胁这些学子的安危,这些人里,不乏有世家大族的出色的子弟。”

  老评审想了一番,对啊,这学子们的安全不说,如今的稷辉学院也不能与皇室有太多嫌隙。

  于是点头,几人商讨一番,决定封锁后山岭,疏散学子,有老师们将学子带回。

  而且让人叮嘱皇室的人,不可伤及稷辉学院的学子。

  吩咐一番后,又觉不妥,派人去禀告学院院长,是否要派些内院,子弟,增加人手,辅佐老师疏散学生,谭渊见比赛中止,马上笑嘻嘻的回去了。

  万一自家徒弟武试不好呢,这样刚刚好,不用担心土地武试太差。

  其实,大家都很想问,好的作文到处都有,为什么非要对墨染的作文另眼相看呢,可能,这就是缘。

  而身受寒气所袭的墨染手上被扎了好多针。

  衣服也被掀开,前胸处密密麻麻都是针。

  墨染除了有寒气逼人的感觉外,还有蚂蚁撕咬的感觉,真是越来越糟。

  烦躁的向云尘说:“你到底行不行啊!”

  云尘也拂去脸上的汗水。

  “当然行,我可是很厉害的,可是,你这个怎么那么奇怪呢。”

  墨染看她不懂装懂的样子,心里没有来的一股气。

  “你不是圣殿护法吗?就没什么绝活。”

  云尘顿了顿。白眼看着墨染,“我能有什么绝活,有绝活,能被那群人在街上追。”

  说完,默默的开始拔针。

  “怎么了,扎完了?我怎么觉得越来越严重了呢?”

  云尘撅噘嘴,“额,我要重新思索一番,你在等我片刻。”

  墨染一脸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

  云尘呆呆坐在一边,眉头紧皱,不一会儿,便偃旗息鼓了。

  “我出去给你找点水喝,说不定就想到办法了呢。”便起身噔噔的跑走了。

  墨染笑出声,这人还真是,像个孩子一样,现在这样看,还真是符合她的年龄。

  想到这,墨染叹了口气,就算这样又如何,过去的事无法忘记,终究,变了就是变了。再不似孩童那般。

第二十六章 云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