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平衡?

  然而墨染是不会知道这件事了,她正在水深火热中煎熬呢。

  这里是哪里啊!如今的墨染如一缕孤魂一般飘荡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一半火,一半冰,冰火之间,相互交融,滋滋作响,挥发出浓浓的雾气。

  而雾气之上,一道仿佛没有支撑的桥梁将雾气一分为二。

  墨染慢慢落在桥梁上,如今的环境,竟让她不知是该觉得热还是冷了。

  她沿着这条桥走着,长长的桥仿佛没有尽头。

  而云尘换好墨染的衣服后,打量一番,觉得差了些什么。

  突然灵光一闪,从自己腰上解下了一块面具。

  嗯,没错,这就是那个把云尘追杀进稷辉学院后山岭的面具人的面具。

  谁让它是金属呢,连化尸粉也不能将它化了,云尘只好将它用带子系在腰间,没想到这会儿派上用场了。

  准备妥当后,云尘背起墨染,像穹窿山深处走去。

  而另一群人穿过恶魔岩后,便开始分批在穹窿山搜寻,一群人并行而上,倒也速度快。

  云尘走了许久,因为身上背着一个人,走的虽然不快,但是,毕竟是没有内力的人,很快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这样不行啊!云尘抖抖肩,墨染脑袋随着她的抖动而摇了几下,复又不动了。

  一点也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我的天,大哥,现在可不是昏迷的时候啊,这样走,很快就会被追上的。

  可能是乌鸦嘴吧,身后一阵响动,便听见有人高呼:“这里有人,她们在这里。”

  云尘懊恼的瞪了那人一眼,马上使劲往前跑,前面就是圣殿的祭坛了,跑到那里就可以进圣殿的密道,那还是她两年前发现的呢!

  可是,身上背着一个人,后面的一大群应声而来的人很快追了上来。

  很快,云尘是到了祭坛,可是,身后的人也追了上来。

  更不幸的是,云尘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摔倒在地。连同身上的墨染也滚落下来。

  云尘忙爬起来,拖着墨染就往密道的方向跑。

  可是,身后剑意袭来,云尘回头看过去,一把剑对着自己刺过来。

  “啊~~”

  一身尖叫打破了整个林子的寂静。

  “呼呼,我死了?”云尘等啊等也没等到该来的疼痛。

  难道没感觉到痛就死了?

  云尘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嗯,手脚齐全,衣服有些脏乱,但没有血。

  我没死!

  云尘反应过来,看向前方,眼眶突然睁大。

  黑色的衣服,银色的纹路,叮当作响的铃铛。

  圣殿!是……圣殿。

  然而,惊讶的不止是她,来抓她的一群人都愣了。

  但是,这些人中几乎没有人见过圣殿使者,也不知道圣殿的显著标志,他们只会认为这是一个和圣殿护法在一起的歹徒。

  官兵那方有人站了出来,“敢问阁下是谁?为何要阻挠我等抓捕要犯?”

  如果墨染醒着,一定会认出这个人就是当初在街上抓捕云尘的侍卫官——李长青。

  那圣殿使者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听到李长青问话,才缓慢的抬起头。

  众人又是一惊,只见那人的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咒语还是什么的。整张脸看不清原貌。

  那人面无表情,明明没有说话,但是众人却清晰的听见“没有人告诉过你们,擅闯圣殿禁地者——死。”

  虽然是疑问句,但众人都没感觉到问的语气。

  胆小的不免开始胆寒起来。

  但似乎为了提升勇气,有人到“他只有一个,我们杀了他。”

  这下,众人又定下心来,对呀,他只有一个人,我们这么多人,一人一拳也能打死他。

  “赫赫赫”一声似笑非笑声音传来,接着,周围不断冒出黑衣人来。

  “擅闯禁地,杀”周围不断冒出这样的声音,将他们包围住。

  “啊~”惨叫声袭来,一个官员惨叫着倒地,不知何时,他的双臂不见了,衣袖却还在,献血涌出,染红了两只袖子。

  接着,惨叫声此起彼伏。

  云尘下意识的扶着墨染起来,突然,那个满脸咒文的人飘至。

  云尘害怕极了,传说中圣殿杀人手法极端残酷。令人闻之胆寒。

  而那人并没有将云尘的胆寒放在眼里。

  随着那圣使的靠近,云尘拖着墨染后退。

  突然她想起来,自己可是圣殿护法啊!我退什么退,这些人可都是自己的下属。

  想到这,云尘瞬间觉得有力量多了,于是挺起胸脯,力求拿出圣殿护法的气度。

  “大胆,你可知我是谁!”

  边说着便解开袖带。

  那人随着云尘的动作,将目光移向云尘的袖子,柚子之下,一节白生生的藕臂,上面画着一种不知名的生物。

  圣使当即停下来,他细细的看着云尘手上的纹路,

  “赫赫赫~”一阵刺耳的笑声传来。

  接着,面前的圣使虔诚的跪地,恭敬的向云尘行了个大礼。

  “恭迎护法”

  而与黑衣人缠斗的众人心知无路可退,马上奋起搏斗。

  然而,这些黑衣人如鬼魅一般,来去飘忽,行踪难定。

  不一会儿,擅闯者便死伤惨重。

  不过,没多久,几道身影飞至。

  东方麒,浮丘珉都在,连同几个看着像是内院弟子的人。

  几人一来,便加入战局,逼退了不少黑衣人。

  呆在云尘身旁的黑衣人见此,马上迎了上去。

  而东方麒与之缠斗在一起。

  其中,一个似乎是稷辉学院内院弟子的年轻人,在逼退一个黑衣人后,剑锋一转,向云尘袭来。

  而昏迷中的墨染在那个无尽的桥梁上走了很久,周围景色没有丝毫变化,仿佛自己一直都在原地,从未走过。

  不过,远方,似乎出现一个人影,有不同,就有转机,墨染兴奋的跑上去。

  走的近了,是一个背影,背对自己,看向桥的尽头。

  “你好!你能告诉我这里是那里吗?你知道怎么离开这里吗?”

  而那人仿佛没听见般,没有回答。

  就在墨染以为她不会回答自己时,却听见那人提出了一个问题。“你知道什么是平衡吗?”

  墨染被问的莫名其妙,“平衡,知道啊!就是一种稳定的局面嘛!”

  那人停了很久,又问“我曾经听见别人说,如果想要平衡,就必须要有牺牲。你认为对吗?”

  墨染愣了愣,这又是什么问题。“我觉得得看是什么样的事情吧,有些事情,牺牲的少一点,可以忽略不计,就算没有牺牲吧!”

  那人听墨染这样说,便转了过来,可是低着头,墨染看不清她的样子。

  “被牺牲的都是不重要的吧!”

  墨染“……,也许,嗯?有的也很重要,换个说法就不叫牺牲而叫代价。”

  “那为什么,我永远都是那个被付出的——代价!”眼前的人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抬着头,看着墨染,满含恨意。

  墨染惊了,那是一双紫色的眼睛,云尘说过,紫眸,就是圣子。

  “你是……”圣子,还没说完,便陷入黑暗。

  而云尘,眼见着一把剑刺向自己,即将刺入自己额际,生生的停在自己双眼之间。

  不是对方突发慈悲,而是一直手臂,绕过自己,我住了剑刃。

  血从那双手上冒出,有的滴入底下,而有的,顺着剑滑落。

  云尘刚才惊的连呼吸都忘记,如今不住的换气。

  “你,你醒了~”发颤的声音,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慌。

  然而,身后的人没有回答她,她被墨染另一只手掀开。

  没有了云尘的阻挡,墨染是露出到众人面前,虽然带着面具,但那双浓郁的紫眸却无故的让人发冷。

  而那内院学子也是一惊,“你~”还没说出些什么,就被一股力量轰出去。以墨染为中心,一股力量的纹路弥散开来。

  所过之处,无人站立,而那些黑衣人机警,倒是可以躲过,而这些外来人,从未见过这种力量,大部分瞬间倒地,身体受伤严重。

  当然,这么强大的力量,总会吸引人的目光。

  而那与东方麒缠斗的人,遇见这股力量,飞身而起,向后跳了数米,同时,也远离了东方麒。

  他转头,看向祭坛处。

  黑衣紫眸,这是~~圣子,是圣子吗?

  没有人能知道圣使心中的激动。

  别人都当他生而无表情,无六欲。可是,他有的,找回护法,召唤圣子,让圣子归来,这些年,他们为此付出了很多。

  可是,没有想到,护法自己回来了,还带回圣子!这是圣殿的希望,是圣殿信徒的希望。

  那个内院弟子受到来自墨染最直接的攻击,倒地时就一命呜呼了。

  墨染向前走去,走到那个已死之人的身边。

  看着那人的样子,缓缓的说“看来,这些年,稷辉学院发展的不错嘛,居然跑来和圣殿叫板。是抱好狗腿了,就毫无顾忌了。”明明就是在他们面前说话,可是,声音却像是从远方传来,直击人心。

  “既然你们这么不乖,那么,就留在这里,做我的祭品好了。”

  听见墨染这么说,很多人下意识的拿起武器来。

  可是直到现在他们才发现自己的内力消失了,连拿起手中武器都力气都没有。

第二十八章 平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