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腿伤

  而另一边,墨染将云尘带到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便晕过去了。

  云尘回过神,“哇,这么一会儿,居然已经到了那么远了。”不禁在心里感叹,这可真是比自己跑要快多了,要是自己也有这样的能力,那么还怕那些人,那些人怕是追也追不上自己吧!

  不过,刚好旁边有条河,云尘把墨染拖过去,拿起她的手,哎!怎么能用手去握剑呢!瞧着血把袖子都染红了。

  用水将墨染手上的血洗了洗,袖子也沾湿了。

  云尘想了想,便把墨染身上的袍子扒下来。

  不行啊,得去找件衣服啊!

  云尘将墨染移到比较隐蔽的地方,便往回走,准备回去找件衣服。

  还没走远,便见一群世家大族的人结伴而来,看着他们走的匆忙,云尘忍不住偷笑一下,这些人,肯定被墨染吓傻了吧,平日里那么嚣张,这回逃命逃的那么狼狈。

  不经意间看见那个吊车尾的人,穿着一身熟悉的衣服。

  咦,这不是稷辉大赛参赛者的衣服吗,真是巧啊,送上门的肥羊啊!

  摸摸腰间的药瓶,撒了一些药粉在帕子上。

  不一会儿,一件衣服便到手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云尘赶紧回到墨染在的地方,至于那个倒霉鬼,谁管他啊!

  给墨染换好衣服,撒上药粉,用布包扎好伤口,再把面具摘下来,完美。

  云尘拿着那些东西去毁灭痕迹。顺便洗洗满是药味的手。

  刚走出去,忽然一阵震动,这个岩洞居然塌了。

  云尘呆站在岩洞门口。地,地震了?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云尘赶忙将岩洞挖开,幸好还有个铁质的面具,瞬间变成挖掘工具。不曾想,山洞里面那个作为支持的石头居然塌下来。正好砸中了墨染。

  云尘赶紧将墨染刨出来。把那大石头抛开。累的云尘半死。

  “好饿啊!这算下来,自己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还尽干些体力活。”

  检查了一下,还好,只是脚被砸骨折了,固定好就行了。

  刚站起来,忽然看见有人朝这边走过来。

  咦,稷辉学院和皇宫都在另一个方向,这人怎么走这边。

  刚准备拖着墨染走,忽然想起,墨染现在是稷辉大赛的参赛者啊!根本不用东躲西藏的。

  于是,便收拾好那些痕迹,偷偷摸摸的走了。

  而东方麒本来只是想碰碰运气,在四周转转,没想到转着转着居然碰见了一个熟人。

  这不是住在安王府的墨言的弟弟墨染吗?他怎么会在这儿?

  看着他的穿着,似乎是稷辉大赛参赛者的衣服。

  不管怎么样也不能任由这人昏在这里。

  便将他扶起来,发现他的脚似乎出问题了,肿胀肿胀的。

  蹲下身去捏了捏,好像骨折了。

  便背起他往稷辉学院走去。

  墨染迷迷糊糊的感觉在抖动,茫然的睁开眼。

  才发现自己竟然趴在一个男人的背上。

  一惊便撑着就要从那人身上下去。

  东方麒抖了抖,将墨染背的稳了一些。

  “别动,你脚受伤了,我背你回去。”

  墨染听他这么说,才动动自己的脚,果然,一阵刺痛传来。

  东方麒感觉墨染躯体僵硬了一下,回头看了墨染一脸,“你别动你的脚了,伤的挺严重的,我看着都肿了。”

  墨染听他这么说,弯弯头看想自己的脚,看着的确挺渗人的,紫红紫红的。

  便乖乖俯趴在东方麒的肩上。“谢谢你了!”

  东方麒听见肩上传来闷闷的声音,笑了一下“没事!不过,你怎么会在那。”

  墨染这才想起云尘,她人呢,怎么自己醒来会在东方麒身上。

  “我,我遇袭了,逃到那边去了。”

  东方麒“遇袭?什么人袭击你?”

  墨染思索一番,胡乱的说到“是一个带面具的,没看清脸,不清楚他的身份。”

  东方麒不依不饶的继续问“戴面具的?身边是不是有个女的。”

  墨染“没有,只有他一个人。怎么,你遇见了?”墨染当作好奇的问。

  东方麒“遇见了一个面具人,但是似乎不是袭击你的人。”东方麒毫无防备,简单回答。

  墨染试探性问一下“那你认识他吗?”

  东方麒摇摇头。

  眼看着稷辉学院近在眼前。东方麒快步将墨染背进去。

  远远的便见一道青色的身影静静的站在学院门前。

  “阿姐。”墨染一见,便喊了一声。

  那身影快不走来,“阿染,你这是怎么了?”

  东方麒也没有放下墨染,仍然继续向院内走去。

  “他脚受伤了,需要治疗,快去找大夫。”

  “哦!好,阿姐,你看好墨染,我去找大夫。”刚刚追上来的黄少天听见墨染受伤需要大夫,立马跑开了。

  墨言紧张的跟在墨染身边,“阿染,痛不痛,怎么会把脚弄伤呢?”

  墨染只能笑笑不语,总不能把遇袭的事情讲出来,让阿姐担心吧。

  刚回院子没一会儿,黄少天就把大夫拽来了。

  “墨染,大夫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随后便见黄少天拉着一个年迈的老人走了进来。

  老人肯定是被黄少天硬拉过来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整个人上气不接下气。

  黄少天把老人推至床前,着急的说“大夫,你快看看吧,我兄弟受伤了。”

  老者平复了一下气息,准备为墨染把脉。

  墨染收回手,摇摇头,“不用了,我只是腿受伤了,老人家为我看看我的腿吧。”

  老人家则掀开墨染被子,剪开墨染的裤脚,一双淤紫的脚便显现出来,於肿弥漫到了整个小腿

  站在床旁的墨言惊到“怎么这么严重,墨染,你到底去哪里了。发生什么事了?”

  墨染连忙摆手,“姐,你看着这么严重,其实不疼。真的!”墨染这话说的是真的,只有刚刚醒时有些痛,现在,已经感觉不到了。

  这点老大夫也赞同,“这应该是不痛的。”

  听见这,墨染松了一口气,赞赏的看了大夫一眼,这大夫真有眼力见。

  墨言脸色也好些。

  然而,没想到大夫又补上一句“这么严重的伤,骨头都断了吧,早就没知觉了,哪来的痛感。”

  墨染“……”

  墨言与黄少天齐声叫道“什么?”

  黄少天更是紧紧抓住大夫的手,“大夫,我兄弟是不是瘸了!”

  大夫严肃的说“伤势虽然严重,但好好养还是能恢复的,我先替他正骨固定一下,这得将养些日子。”

  听见如此,黄少天赶忙答到“好嘞。这样就好。”

  墨言虽然放下心,但脸色依旧不好。

  “阿染,你失踪前和墨凌在一起?”

  墨染看了看阿姐,心知她肯定知道了,便点头。

  黄少天顿时跳起来,“该不会是那小子暗害你吧!我去找他算账。”说着撸起袖子就要往外走。

  墨染忙伸手拉住他,差点从床上掉下来。

  老大夫忙喊到,“别动,别动,待会骨歪了。”

  黄少天忙把墨染扶回来。

  “不是墨凌,我遇见了云谷的人,他们来找我茬,墨凌他帮了我。后来遇见了黑衣人,他把墨凌打晕了,我被他打到后山岭外边去了。”希望墨凌机灵点,别把云尘的事说出去。

  墨言“真的?”

  墨染赶忙点头,“真的。”

  墨言瞪了她一眼,才在床旁的椅子上坐下。

  大夫处理好腿后,黄少天随着老大夫出去抓药,而一直都在外堂坐着的东方麒见墨染并无大碍,便告辞了。

  墨言也出去送他,顺便感谢他对墨染出手相救。

第三十章 腿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