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大祭

  转眼,圣殿大祭便到了,圣使为墨染准备了一套华丽的礼袍。

  墨染任由云尘为自己一件一件的穿上礼服。

  “这衣服怎么这么繁琐啊!”墨染看着一件又一件的为自己穿衣服的云尘,有些不满自己居然要穿这么多。

  云尘瞪了她一眼,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套礼服,不知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才能在这短短几天之内赶出来。

  人织衣服的都没抱怨,你个穿衣服的废话还那么多。

  终于,衣服穿好了,墨染还来不及走走,便被云尘压着束发。

  云尘虽然一直生活在穷人堆里,但不知道他那里学来那么多本事。

  原本以为他能在那种环境中习得一身医术已经是很了不起了,没想到,这丫头绾发的技术还不错。

  真不知道这些年她到底经历过什么。

  一切准备就绪,云尘为墨染换上了特制的面具,至于以前那副,云尘说真是太丑了,太有损圣子的威严了。

  反正墨染是不知道他丢哪去了,不过墨染从此以后是再也没见过它了。

  伴着钟声想起,墨染向祭台走去。

  前来观礼的人很多,有各大势力的人,但墨染是不清楚这些人背后的势力是怎么样的,等有机会再去了解。

  不过,墨染从人群中看见了东方麒,他也来了?代表皇室吗?

  而底下的东方麒是不知道,那个身着华服,被众人膜拜,受万人拥护的人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谦逊懂礼的墨公子。

  一步一步登上高台,墨染觉得这每一步都极其沉重,从她迈上这祭台之时,她便清楚,她期望的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已经离她而去,而她将要面对的,只是未知。

  祭台之上,一块巨大的魂石放在正中,云尘说过,以血为祭,招天地之灵!

  墨染伸出手,在魂石锋利处轻轻一蹭,鲜血流出,顺着掌心的掌纹,一滴一滴,滴落于魂石之上。

  随着血祭开始,整个祭台便浮现一层紫色的光晕,而在墨染的脚下,一圈一圈的紫纹,如水波一般向周围扩散开来。

  墨染似乎听见了来自远古的声音,铃声,不似普通的铃声。

  它带着古朴的气息,仿佛穿梭了亿万年的时空,传到墨染的耳边。

  仿佛在召唤着什么。

  睡着那铃声的想起,墨染感觉自己的内力在周身游走。仿佛自己已经融入进周围的环境之中。

  而在祭台下的人,此时却震撼不已。

  紫色的光芒已然覆盖了整个祭台,而圣子的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

  突然,祭台中央,几束光柱冲天而起,连接天地。

  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开始风云变换。

  不知从哪里来的云朵开始聚集,一层又一层。

  只在刹那之间,天昏地暗。

  “这是,变天了!”不知哪个人脱口而出。

  是的,变天了。

  传说,圣殿圣子拥有呼风唤雨的本事,今日一见,永生难忘啊!

  ——

  在央国周围的小乡县中,几个小孩子还在争抢着手中的水壶。

  “阿虎,上次你喝了我给你的水,这次该你给我喝了。”

  那个叫阿虎的小孩子紧紧抓住手中的水壶,嚷到“上次是你自己要给我喝的,我又没求你。”

  而站在旁边一个更小的孩子,红着眼睛,无措的看着两人。

  “哥哥,我渴!”弱弱的向着那个争抢水壶的男孩说着。

  男孩一听,抢得更带劲了。

  “阿虎,你给我弟弟喝一口,下次我还你就是。”边抢着,边不停的向那个阿虎说着。

  阿虎浑然不领情,“才不给你,这些个月官府给的水越来越少了,谁知道下一次你们还还不还。”

  小孩急了,大声嚷到“你真是不讲道理!”

  而那阿虎去毫不在意。

  两人争抢的激烈,没有注意天色的变化。

  而站在一旁的小男孩,突然被一滴水滴在额头上,他疑惑的抬头。

  “哥哥,天上在掉水誒!”小男孩指着天对还在奋力争抢的哥哥说到。

  小哥哥还没能有所反应。

  “哗哗哗!”倾盆大雨瞬间将三个小人淋成落汤鸡。

  小哥哥放开阿虎,抹抹自己被雨水溅湿的双眼。不可置信的说:“下水了?”

  这些水打着自己生疼,小哥哥把自己的弟弟抱起来,往家冲去。

  “娘?不好了!”在屋内,一位中年妇女窝在被子里。满脸通红,如若稍微懂些医理的人一见便知,这是发烧了。

  似乎睡的极不安稳,在小男孩喊叫后,少妇便撑起身子。

  忍着喉咙发干生疼的感觉,少妇虚弱的回到“阿渊,怎么了?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浑身湿乎乎的阿渊冲进来,指着外面,“娘,天上掉水下来了,把我都打湿了。”说着,还捏捏身上湿透的衣服,衣服被他捏的挤出水来。打湿了房间的土地。

  少妇一听,拉开被子,虚弱的下床,“阿渊,外面,是下雨了吗?”

  阿渊挠挠自己的脑袋“下雨,那是什么?”见母亲走出房间,阿渊也兴奋的跑了出去。

  他还从未见过天上还掉水下来呢!真好玩,以前用一点点水都要很省很省的用,第一次这么痛快的玩水。

  刚出门,弟弟还站在屋檐之下,伸出自己的小手,玩着屋檐下落下的水。

  一见哥哥出来,便咯咯的笑。

  而母亲早已冲进倾盆大雨之中,双手捂着脸,不知是哭还是笑。

  周围陆续有村子里的人在滂沱大雨中回来。

  其中便有自己的父亲。

  阿渊冲上去抱住父亲的双腿,指着天上对父亲说“爹,天上掉水了。”

  父亲开心的抱起他,在大雨中,用手摸摸孩子湿透的头发,“傻瓜,这是下雨了!”

  阿渊瞪大眼,“这就是下雨啊!阿爹,我好像让它一直下,这样我们就不愁没水喝了。”

  父亲抱着他,走到母亲身边,将母亲拥入怀中,“以后都会下雨的,以后都会,终于,熬过来了!”

  而央国国都沸腾了,“下雨了,下雨了。”

  所有人都站在露天的街道上,任由雨水冲刷自己的脸庞身躯。

  多久了,他们也不记得有多久了,这央都有多久没下过雨了。

  众人看向连接天地的紫柱,不断有人跪下磕头,“神灵保佑!神灵保佑!我们终于熬过来了。”

  “圣殿,那是圣殿,大祭成了,大祭成了”不知是谁先说出口的,众人中才有人反应过来,这是圣殿的大祭,成了!

  圣殿圣子,有呼风唤雨之能,能集世间万物之灵,保一方大地之安。

  原来,这是真的。

  祭台之上,墨染睁开双眼,一对紫眸光彩夺目。

  在昏暗的大地,显得熠熠生辉。

  墨染转身,看着祭台之下,万民诚服。

  站在祭台之巅,睥睨天下!不过如此。

  ——

  雨后的央都,变得不一样了。

  似乎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朝气,没有了那烈日炎炎下的萎靡。

  墨染换了一身便装,跟在云尘身后,“你说我这眼睛什么时候会变回原来的颜色?”

  云尘不耐其烦,“你都问了我几十遍了,我也不知道!”

  墨染不依不饶,“你怎么会不知道,你让我参加祭祀的时候没想过这件事吗,你这样让我怎么回去,现在我一出去,就有人围着我跪来跪去,我都要疯了。”

  天知道,自己一出圣殿,那面具根本就没有用,顶着那么夺目的紫眸,别人想不认出都难。

  云尘无奈,“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没见我真正研制让你眼睛变回去的药吗?你在等等,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研制?现在?那要等多久啊?难不成我还要在这里等你等到天荒地老?墨染心里不住的抱怨。又不敢激怒她,怕她撂挑子不干,倒霉的还是自己。

  “圣子,靖王府的人求见!”花脸圣使走进来禀报。

  墨染一愣,靖王?那不是安王的皇叔吗?他府里的人,东方麒?

  啊!上次在祭典有见他?他这回来又是干什么?

  “让他去齐辉殿等我!”齐辉殿,这可是专门修来会客的,不得不说,圣殿很有钱。

  “是!”圣使恭敬的答到。

  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又道,“圣子,上回闯殿的人被人劫走了。”

  闯殿的人?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怎么会被劫走?你们怎么看人的”墨染还未发话,一旁的云尘先忍不住了。

  这人被劫走,那要是他冒充墨染干些坏事怎么办?难不成让墨染担着。

  云尘这是真的生气了,人在圣殿监牢都会被人劫走,那么圣子和护法的安微是不是也会被人打破!

  圣使谦卑的说“是属下们看守不利,请圣子护法责罚。”

  墨染到是没什么感觉,人都被劫走了,现在罚谁也没有用。而且,大祭在前,时间仓促,有些漏洞在所难免。看来,得赶快回燕国,查清那个人的身份才行。

  “行了,先去齐辉殿吧!”总不能让人家一直等着。

  云尘恼怒的跺了跺脚。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不知是谁,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要是被我知道,一定灭了你们。云尘如是想。

第三十六章 大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