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真假

  ——

  齐辉殿,东方麒奉陛下指令,特地来拜访圣子,此时他正在齐辉殿中安静的等待。

  “本殿来迟了,让东方公子久等了!”墨染匆匆迈进殿内。

  东方麒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对墨染拱手到“是在下不请自来,倒是让圣子见笑了!”

  墨染招招手,示意东方麒坐,而自己则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不知今日东方公子前来,有何指教啊!”墨染废话不多说,直接切入正题。

  东方麒:“指教不敢当,只是,不知圣子可知央国皇宫便尸海的事儿?”

  原来是这件事,墨染看看旁边的金圣使,都那么久了,还没让别人把那些尸体运走吗?而金圣使不为所动。

  墨染转头,“略有耳闻”。岂止是略有耳闻啊!整个央都只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就连云尘都在她面前说过,嘲笑皇室以前那么嚣张,现在不照样龟缩起来了。

  墨染怜惜云尘过去的遭遇,并未对此进行干预,不想今天东方麒居然亲自找上门了。

  东方麒见状,嘴角微微僵硬,你们圣殿对皇室打压了那么久,你一个圣子确定只是略有耳闻?

  “既然如此,那么我便直接说了,我来此,是代表皇室,带来了众多奇珍异宝,郑重的向圣殿表示歉意,希望圣子高抬贵手,就此收手,从此以后,各自安好。”东方麒直接将来意说了出来。

  墨染沉默,你个皇室,在圣殿闭关时,打压圣殿护法,私扣圣殿行宫,就一些宝物就想打发,当我圣殿是什么?

  好歹也是天下第一殿,若被你三言两语便哄骗过去,也太丢身份了。

  “东方公子可能误会什么,常言道,圣殿出,天下祭。你们皇室这般不识抬举,我们不过只是小惩大诫罢了。要想道歉,就摆出该摆出的诚意。”

  东方麒眉头微厥,想不到这圣子居然这般难缠。

  “难道圣殿想与我皇室为敌?”

  墨染嗤笑,“皇室,皇室算什么,我圣殿五大圣使,十二大圣者,圣徒若干,信徒,不必我说了吧!你们皇室,算什么?”

  东方麒脸色微变,原以为圣殿刚出世,现在正是百废待兴之际,没想到,他们都低估了圣殿的实力。

  东方麒起身,拱手说到,“是在下莽撞了,圣子说的,我会原原本本的传达个我皇。在下先行告辞。”

  墨染点点头。

  东方麒转身正准备离开这里,突然想起来前浮丘珉的嘱托,复又转回来。

  “在下现有一不情之请,还请圣子恩准!”

  墨染看着走而复返的东方麒,疑惑,什么事,不能一次说完。

  “东方公子但讲无妨!”

  东方麒:“在下想问,圣子殿下在穹窿山所言是否句句属实?”

  墨染挑眉,穹窿山?

  自己神志不清,讲了什么都忘记了,依稀记得似乎事关靖王。不过,自己一个异世人,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

  “东方公子,真亦真,假亦假,真亦假时假亦真,真真假假,何必分的那么清!”

  东方麟被他绕来绕去的,便知他不会告诉自己了。

  不禁有些气愤,如果你不想告诉别人,为何在穹窿山时又要说出来。现在跟自己说这些真真假假又有什么用。

  “圣子殿下,并不是我执意要问,只是,事关在下周围的亲人好友,不得不问!”

  墨染撇撇嘴,问什么问,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既然事关你的亲人好友,那么你问他们,也比问我这个外人可信啊!”

  见墨染是执意不说,东方麒也无可奈何,转身拂袖而去。

  见东方麒走了,墨染才放松下来,真是的,吓死我了。要是被认出来就惨了。

  “哼,这群人真是不知好歹!”从偏殿出来,也不知她什么时候进去的。

  墨染:“人家就是知好歹才过来圣殿的,话说,你们还不准备让那些人去收尸吗?这样下去,不太妥吧!”

  云尘不在意的说:“我可不觉得不妥,他们欺辱在前,我们只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墨染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介意以前啊!

  “我看还是放他们一马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对了,你做的药做出来没?”

  墨染比较关心这个。自己顶着一双那么有特色的眼睛,做什么都引人注目。这种日子,墨染是够够了。

  云尘将手中的药瓶放在墨染旁边的茶桌上,“刚做好,不知道可不可以,是小木子教我的,我放了些魂石进去。”

  魂石?那这药能吃吗?墨染有些怀疑的看着手上的药瓶,魂石在特殊,它也是石头啊!

  不过,“这小木子是谁啊!”

  云尘:“木圣使啊!”

  墨染:“……”

  不经意的将目光投向旁边的金圣使,小金子?

  “噗嗤”

  云尘转过头看着憋笑中的墨染,“你怎么了?”

  墨染摇摇头,眼睛都憋红了。

  吃了药,很快,眼睛里的紫晕便消散了。

  墨染对着镜子摸摸眼睛,啊!终于是消下去了。

  “对了,上次我们在穹隆山,我到底说了什么?”说了什么才会让这个东方麒那么着急。

  云尘:“你自己说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问我作甚?”

  墨染无奈,自己这个身体的原主似乎还在这具躯体里,那她说什么,自己怎么可能真的清楚!

  然而,云尘不知道墨染的无奈。

  “我不是头脑不清醒吗?什么都不记得了。”

  云尘也想起她当时的状态,的确不是她正常的反应。于是便把那天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

  墨染“哦!原来是这样啊!”

  云尘打趣道:“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皇家密事啊!”

  墨染耸耸肩,这我还真不知道。

  ——

  既然眼睛好了,墨染便快马加鞭赶回燕国。

  耽误了那么久,黄少天他们可能都到燕国了。

  就在墨染出城之际,一辆马车从城外而来,与墨染插肩而过。

  ——

  不过一个人就是方便,不用特意的留在城镇里住宿,路上随便买点干粮,累了就在路边的茶摊歇息一下,顺便喂喂马。

  居然让她在黄少天他们进燕都之前赶上了。

  看着那辆熟悉的马车,墨染驾马停在他们马车边。

  黄少天听见马的嘶鸣声,掀开帘子,看见来人惊喜的道“墨染?”

  墨染在马上冲他点点头。

  黄少天见墨染是一人骑马过来的,惊讶道“你脚好了!”

  墨染冲他动了动马镫上的脚,“看,好了,我那朋友可是神医!”

  黄少天扒着窗户,看的仔细,“哇!怎么厉害,那个老大夫可说要月余呢!”

  就这般,墨染与他们一同进城,进城后,沐泽要去皇宫复明,墨染便与他们告辞,先回相府去了。

  到相府门前,门房们一见少爷回来了,赶紧进去通报。

  墨染刚进府中,还没到正厅,便见到自己的父亲快步朝自己走来。

  “阿染!”

  墨染拱手到“父亲!”

  墨宰相很是高兴的拍拍墨染的肩,不停说到“好好好!干的不错。”

  父亲身后,母亲也缓步走来,只不过脸上不见喜色。似乎还有一些阴郁。

  墨染复又拱手,“母亲”

  直到这时,那夫人才扯出一丝笑,慈爱的拂拂墨染的头发,但站在她面前的墨染却清楚的看见,她并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墨相爷高兴的搂搂夫人的肩膀,“染儿这回为咱们燕国带来此等荣耀,一定要好好大办一场。哈哈哈”

  墨染乖顺的低下头。

  三人寒暄一场,墨染以路途劳顿唯由,脱身而去。

  刚到自己的院子,就见梧桐在门外张望。

  墨染笑笑,这个小子,还真的很得自己的心啊!自己此番回来,便是把他带走的。

  梧桐一见自家少爷回来了,忙冲上前去,“少爷,恭喜少爷喜得稷辉大赛文武榜首!”

  墨染拍拍他的头,但笑不语。

第三十七章 真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