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回燕国

  央都-靖王府

  东方麒匆匆从外回来,听下人说义父回来了。

  一进正院,便看见那依旧挺拔的背影。

  “父亲!”

  浮丘瑾转过身,一席长衫,遮不住长年练武积累出来的干练。

  “我接到信后,原以为让沉玉祁回来可以与你们一同应对,没想到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东方麒将如今央都的情况全部告知靖王。

  靖王眉头紧皱,没想到自己不过出去月余,京都居然变成这副模样。

  “那个圣子是什么时候出来的,真的是圣子本人吗?”莫不是假冒的?

  东方麒似乎知道义父心里想的什么,他摇摇头“我亲自去见过,一双紫眸,无法复制。时间再无第二双。”

  浮丘瑾沉默,难不成圣子真的回归了?

  但是,为什么这些年来了无音讯。

  “看来,我要亲自去会会这个圣子了!”靖王负手道。

  在墨染走后第二天,云尘便收到消息,靖王殿下求见。

  云尘有些忐忑啊!靖王?不会是那个做事雷厉风行,声誉与圣殿不相上下的靖王吧!

  云尘顿时觉得压力山大。

  这个墨染,他一走,这些什么破事都轮到自己身上了。

  云尘带着胆颤的小心脏,走进齐辉殿。

  靖王就这么安静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却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云尘壮着胆子,走进去“不知靖王殿下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啊!”

  靖王看着进来的云尘,皱皱眉,圣子呢?怎么是个丫头?

  “在下听说圣子回归,特来拜访,不知圣子何在?”

  云尘坐在靖王对面,她现在还真不敢坐在主位上啊!

  “圣子殿下怜惜天下苍生,于昨日动身离开,现在本护法也不知其踪。”

  该死的老东西,不是已经让你们去收尸了吗?怎么还逮着圣殿不放。

  “圣子出京了?”浮丘瑾有些不信。

  云尘嗤笑,“怎么,你认为本殿的圣子就一定要在京都待着吗?”

  浮丘瑾茗口茶,“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在下真的想与圣子一见。”

  与圣子一见?莫非,又是为了穹窿山上的事儿?

  云尘“难不成靖王殿下来是为了那个扼杀亲子的谣言?”

  云尘刚说出口,周围瞬间杀气环绕,火圣使顷刻间显现在屋内,以防护法有什么不测。

  “谁告诉你的?”浮丘瑾一字一句的问到。

  云尘一惊,难不成真是真的?那个昭华郡主真的是被……

  “难不成这扼杀亲子的传言……”

  “闭嘴!”靖王震怒,一掌拍于案前,案上的茶杯应声而碎。

  云尘被他的气势吓的一顿,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既然圣子不在,那本王改日在登门拜访。”

  浮丘瑾见今天是见不到这个传说中的圣子了,便起身告辞。

  云尘求之不得,笑着将他送了出去。

  走出圣殿的浮丘瑾一脸煞白。“阿洛,孩子……”

  而墨染这边,也不是很轻松。

  自从墨染回来,相府便广发请帖,邀众亲人好友前来自己儿子的状元宴。

  本来像墨染这等荣耀家国的功绩,本应由皇宫专门举办宴会,可皇上卧病在床,也无暇顾及此事。

  那宰相大人就自己举办庆宴,皇宫里的人派人来送了大量的奖赏,聊表心意。

  墨相爷高兴的合不拢嘴。

  宴会当天,墨染被梧桐拉着试穿了一件有一件件衣服。梧桐还一直觉得不如意。

  墨染实在不耐烦,便随便穿了一件常服不顾梧桐的反对就出去迎客了。

  到了大门时,墨相爷与二夫人便已经在那里站着迎客了。

  墨相爷一脸高兴,不停的收着客人们送来的恭贺。

  墨染也就谦逊的呆在墨相爷的身后。

  “墨相爷,恭喜恭喜,大公子和二公子都喜得稷辉学院的青睐啊!”

  墨相爷谦逊的说:“同喜同喜。”

  来人看看墨相爷身后的墨染,不停的拉着墨染夸。

  其中有一人问:“不知大公子如今在在何处啊!这么大喜事怎么不见他,请他前来一件啊!”

  墨相爷瞪瞪这个不识好歹的人,大家也瞬间安静下来,那人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了,只能尴尬的笑笑。

  “哎呀!墨兄今日大喜,咱们可要尽情的喝上一杯啊!”正巧兵部尚书踩着点来,刚好打破这尴尬的境况。

  “哪里哪里,黄兄快请,今日咱两定要不醉不归。”说着便拥着黄尚书进去了。

  墨染看了一眼父亲的背影,眼前一道阴影遮住了墨染的视线。

  “母亲?”

  墨二夫人看着墨染,收敛了自己脸上的笑容。“收拾收拾,早点走吧,别再家里久呆了。”

  说着随着墨相爷而去。

  墨染看着母亲,心中疑惑,这真的是自己亲生母亲吗?

  不愿再去加入那群官宦人士之列,黄少天也因文试的事被黄尚书给关了紧闭。

  而沐泽则在皇宫守着奄奄一息的皇帝。

  看来,不久之后,这燕国也不会太平了。

  闲着无事,墨染四处走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演武场。

  以前,墨凌最喜欢在这里练武,如今他以成为稷辉学院新弟子中的一名,这次,他也没有回来。

  “你怎么会在这儿?”前面传来一个女声。

  墨染抬头,怎么会遇见她啊!

  上次把自己脸划花,火辣辣的滋味还真不好受。

  碍于礼节,墨染只得拱手问候“大夫人安!”

  大夫人也没怎么为难墨染,痛快的让他起来了。

  “闲来无事,四处走走,大夫人怎么在这儿,现在已经晚了,大夫人还是回去,早点歇息得好”。墨染还是看着墨凌的面上,还是提醒一下大夫人,更深露重的,还是早些回去。

  “不知三公子可见我家墨凌?”大夫人犹豫的问出口。

  墨染:“墨凌,在稷辉学院,他过得很好,他最担心的,莫不是您,您还是照顾好自己,别让他担心了。”

  大夫人点点头,“墨凌最是孝顺了,如今考上稷辉学院,以后便前途无忧了!”

  看着大夫人担忧的样子,墨染这才觉得,这才是以为母亲对自己孩子的态度啊!而二夫人,未对自己也太严格了。而且,原主的死也是二夫人一手促成的。

  这不是亲子,而是仇人吧!

  大夫人在前面走着,招招手让墨染陪着她走一走。

  墨染疑惑,她怎么会让自己陪她走。

  “墨染,以前你小时候,我看着你那机灵的眼睛,我就觉得你以后肯定会成为人上人,没想到这一天,竟来的这么快。”

  小时候?对啊!要是自己有同胞兄弟,最清楚的莫过于这府上的老人了。

  如此这般一想,墨染便开口问:“大夫人能跟我讲讲我小时候的事儿吗?”

  大夫人看着墨染笑笑,低下头,看着脚下,“想不到,你还对你小时候的事儿感兴趣啊!跟我们墨凌不一样,我家墨凌啊!他从来不听我说这些的。”

  墨染也笑笑,墨凌年轻,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当然不会愿意去听这些陈年往事,说不定还是陈年蠢事。

  大夫人叹了一口气,“以前啊!你娘也不似现在这样,她是个温柔贤惠的女子,真的,整个人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这也是你父亲那么喜欢她的原因。”

  “而那时候,你父亲被委派去火渊谷执行任务,你闹着吵着要去,你母亲无奈,只能求你父亲将你带去。那时候相爷也对你很是溺爱,见你要去,便将你与墨凌一起带过去了。”

  墨染一愣“火渊谷?”记得云尘和自己说过,昭华郡主便是在那身死的。

  而自己在穹隆山时似乎也有和浮丘珉说起过昭华郡主的死因。

  难不成,原主真的亲眼看见了靖王殿下杀害亲子?

  大夫人不清楚墨染所想,继续说:“对啊!火渊谷。”

  提起火渊谷,大夫人顿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

  “火渊谷,也许是从那里开始,你的母亲开始改变了吧!”

  “你刚到火渊谷,墨凌便要拉着你出去玩,那时,你正是贪玩的年纪,连下人都没带,便出去了。可是,对那里,你们都不熟,你们就中毒了。可是你父亲,因为墨凌是嫡长子,便把唯一的解药给了墨凌,而你足足在床上躺了月余。”

  “直到,我与你母亲听见消息,匆匆赶去,你已经奄奄一息了。还好,你姐姐赶来,带来了她师傅的灵药,才就了你。没让墨凌犯下大错。”

  原来是这样。

  “大夫人,那我还有其他同胞兄弟吗?”墨染忍不住问出来。

  大夫人一愣,“没有了,你母亲就你与你姐姐两个孩子,为什么你怎么问?”

  墨染摇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两个人有些孤独吧!”

  大夫人也笑,“对啊!你们都觉得孤独,那我的阿凌,也会感到孤独吧!他不似你,他,只有我了!”

  墨染也沉默,是啊!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烦恼吧。

第三十八章 回燕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