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初到稷辉内院

  转眼一晃,墨染便要走了。

  梧桐不舍的帮墨染收拾东西,“少爷,您要走了,这回,不知何时才能回来,难不成要想二小姐那般,隔个几年回来一趟吗?”

  墨染坐在一旁,翻看手中的《列国游记》,这个有些类似上回墨染看的七邪杂记。

  不过这本书似乎更加清晰,对各地的描述都很到位,是大家公认的一部真实游记。

  “是啊!来来回回那么远,要花不少时间呢,得等有大事发生才会回来吧!”

  听着墨染这么说,梧桐嘟着嘴,垂着脑袋,默默的收拾。

  看了许久的书,脖子都僵硬了,墨染将书放在一旁,活动活动脖子,果然,脖子轻轻一动便咔咔直响。

  墨染看着屋里收拾好的包袱,瞧着一旁满脸愁容的梧桐,问到“你怎么了,不舍得离开这里吗?”

  梧桐呆愣,“我不想少爷离开。”说着还拿起袖子擦擦眼泪。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少爷,您,您刚才说什么?”

  墨染眼中带笑,“算了,既然你那么舍不得这里,就留下好了,我另外找人好了。”

  “少爷!”听墨染这么说,梧桐兴奋的扑倒墨染面前,“不不不,小的要和少爷您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墨染吃笑,“我为什么要去上刀山下火海,我才不想去那些地方呢!”

  梧桐亦在原地傻乎乎的乐呵。

  墨染踹踹他,“你还不去收拾,我可要走了!”

  梧桐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我马上去,马上去,少爷等我!”

  看着离开的梧桐,墨染笑着摇摇头。

  ——

  不知是不是天下暴雨,洛水放行的原因,回去时的灾民少了许多,看来,这场旱灾波及面很广。

  但是,各地为什么都有没有干旱的区域呢?

  墨染还未得到答案,稷辉学院开学大典便开始了。

  墨染赶在大典之前到达。

  第一次来到内院,有高一届的学生领着,要找宿舍,还要去领服装。

  梧桐好奇极了,这可是他第一次走出燕国,还来到了这片大陆的中心——央都。更来到了这富有圣明的稷辉学院。兴奋的不行。

  墨染跟随学长来到宿舍,宿舍是两个人一个院子。

  跟自己一个院子的人已经先到了,院门口不停有人搬进搬出的。看来是位富家公子啊!

  “这便是你的院子,你进去就是,旁边有书童的卧室,收拾收拾便可以入住了。”

  墨染谢过学长。带着梧桐走了进去。

  院子里站着一人,一见墨染进来,便迎了上来。

  “想必您就是墨兄了,在下云清,来自云谷,以后烦请墨兄多多指教。”

  云谷?不会吧!真是冤家路窄,这个人不知是不是与上次那三个人是一伙儿的,如果是,以后就麻烦了。

  “指教不敢当,在下墨染,你就叫我墨染就可以了,不用太过客气。”是不是敌人以后就知道了,至于现在,既然他不知,自己就也当什么都没发生。

  云清:“原以为双榜榜首会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如今看墨染如此平易近人,我便也放心了。”

  墨染也就笑笑,领着梧桐走进自己的房间。

  “哇!”走进房间,梧桐便感叹起来,这屋里真是什么都应有尽有,那隔壁的那位公子还搬进搬出的,也不嫌麻烦。

  “少爷,你看,这是我住的地方诶!”梧桐推开隔壁的小隔间,高兴的对墨染说。

  墨染瞅瞅,“有点小!”

  梧桐兴奋极了,“少爷,那里小了,我还没自己独立拥有一间房呢!这屋里的条件,可是比相府好多了!”

  墨染也不忍心对他说什么,人各有命吧!生来便是如此,又怪得了谁。

  “你喜欢,便住着就行了!”

  梧桐抱着包袱,高兴的点头。

  “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我们去拿衣服!”墨染催着梧桐,让他快点收拾。

  梧桐手脚麻利,三两下便收拾干净了。

  “好了,少爷,我们走吧!”

  见收拾好了,墨染便领着梧桐出门了。

  刚到院门,便看见一席白衣等候在门口。墨染上前问候“东方师兄,好久不见。”

  东方麒回过神来,看着墨染已至眼前,“墨染师弟,没想到今后你就是我师弟了,还真是缘分。”

  墨染:“是啊!东方师兄怎么会来这里。”

  东方麒:“我来看看你也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毕竟大家也是朋友。”

  朋友吗?虽然你救过我一次,但我们什么时候就成朋友了。

  当然,墨染不可能直接说出来。

  “你们是要去领院服吗?”

  墨染点点头。

  东方麒笑着说“那,我带你们去吧!反正这里你们也不熟,容易走错!”

  墨染想想也是,便点点头,由着东方麒带着他们走。

  云清刚从院子里出来,便看见墨染远去的身影,还有身边的人。

  “云清,你好了!”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云清转过头,是自己的表哥宇文涯。

  云清:“表哥?”

  宇文涯走上前,站在云清面前,看着云清刚看的方向,疑惑“那不是东方麒吗?”

  云清一惊,“东方麒?”院长大人的关门弟子?怎么会和墨染在一起!

  宇文涯似乎才想起什么,从衣服里掏出一枚令牌。

  云清接过令牌,细细抚摸,“沉涎令!”

  宇文涯点点头,“姨母让我交给你,说你会用的上的!”

  云清收好令牌,点点头。

  沉涎令,可调动云谷安排在央都多年的眼线,如果想要得到那个东西,那么这沉涎令是必须用到的。

  没想到母亲考虑的比自己周全。

  ——

  墨染跟着东方麒来到了稷辉的万事堂,这里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在领着衣服了。

  东方麒带着他来到专柜前,对着里面的小丫鬟说到“我这里有个新师弟,把他的衣服给他吧!”

  小丫头十分乖巧,马上便开始核实墨染的身份。

  带着墨染去后面的房间试衣服,看看衣服是否还合身。

  等墨染再出来时,她已经穿上了稷辉学院那标志性的月白色装扮。

  这件衣服偏向武服,不似书生那般长袍加身,而像武装一般,灵活轻巧。

  到是墨染喜欢的衣服。

  东方麒凝眉走了过来,看着墨染这身月白色服装,居然上手摸摸墨染肩上的肩章。

  墨染顺着他的手看过去。

  很平常的样子嘛!来来往往的师兄肩上都有。

  “东方师兄,怎么了?”

  东方麒笑着摇摇头,“没事儿?想不到墨师弟居然这么抢手啊!”

  墨染“?”

  东方麒拍拍她的肩,“以后你就知道了。”

  墨染挠挠头,有些莫名,既然你知道,怎么现在不告诉我!非要吊人胃口。

  “东方师兄。”远处传来一声呼喊。

  墨染与东方麒齐齐回头。

  “宇文师弟!”

  来的人赫然是宇文涯。

  “宇文师弟来这里做什么?”东方麒礼貌的问到。

  宇文涯:“师傅让我给他来这里拿些草药,没想到东方师兄也在这里,还真巧!”

  东方麒点点头,指着身旁的墨染,“这是新来的师弟,也是我的朋友,我来看看他。”

  宇文涯这才看着东方麒身边的墨染,笑着向她点点头,不经意间看见墨染肩上的肩章,这才笑到“我说最近谭渊长老怎的如此高兴,原来是有弟子了!”

  墨染疑惑,什么谭渊长老,是自己未来的老师吗?

  见墨染懵懂的样子,东方麒这才向墨染介绍宇文涯,“这是徐恒徐长老的弟子宇文涯。”

  墨染点头问好,“宇文师兄,多指教。”

  宇文涯摆摆手,“我可不敢让谭渊长老向我指教!”

  墨染很疑惑,这人是怎么看出自己是谭渊长老的弟子?一口一个谭渊长老的,谭渊是谁?

  一声钟响传遍整个学院,宇文涯这才反应过来,“遭了,都已经那么晚了,我得去拿药材了,不然师傅就要揪着我打了,先走了。”说着便跑开了。

  墨染看着远去的宇文涯,对东方麒说“师兄们看着很忙啊!怎么东方师兄看起来怎么……”

  东方麒笑笑,“看着闲吗?还好了,我平日里没什么事儿,比不上那些师兄弟。”

  ——

  东方麒带着墨染逛了一圈后,便被人叫走了。

  果然,是师兄们再不忙也是忙的,难为他还抽空来帮自己。

第三十九章 初到稷辉内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