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稷辉试炼

  正式开学第一天,学校便开始举办了迎新大会。

  迎新,无非就是给学生讲讲规矩,叮嘱一番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只见,高台之上,稷辉学院第七十一届院长大人,威风凛凛的站着。

  院长面容慈爱,但总跟人一种威严不容侵犯的感觉。

  “今天,站在这里的你们,都是从整个大陆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你们应该知道,我稷辉,绵延百年而不衰,都是仰仗这我稷辉遍布天下的学子,就是未来的你们。因此,就算是为了稷辉,为了你们,我院也会对你们做出最严厉的要求。”

  “不过大家也不必担忧,我稷辉学院的老师定将倾尽必身所学,传授与你们。”

  “你们很幸运,一来,便碰上我稷辉学院三年一届的试炼,比赛优胜者,将获得成为长老弟子的荣誉。请大家拿出干劲,努力获得最佳的荣耀。”

  墨染听着,长老弟子?难道长老弟子还要经过考核?那那个宇文涯还一口一个谭渊长老的弟子这样叫自己。

  什么意思?

  既然要试炼,新学生们热血沸腾,这可是一个可以成为长老弟子的捷径啊!

  在新生们为这次试炼热火朝天的时候,墨染却躺在床上研究课程。

  这课程还真是满啊!

  要学儒学,地理,武学,等等,最让墨染受不了的是竟然还有药学!

  药学,墨染只通一点西医医学,对这个时代的中医还真没什么概念。

  就在墨染躺在床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门外想起敲门声。

  墨染跑上去打开房门,“云清?”

  门外云清也穿着院服,看着很是养眼。

  “没想到墨染你真的在院子里呢!我在演武场没见着你,还以为你去别的地方练了呢!看来是我多想了,武榜榜首怎么会看得起这么一个小小的试炼呢?”

  墨染一脸郁闷,这人怎么来了。

  没法,墨染还是邀他进来坐了。

  “云清兄弟来找我做什么?”

  云清看了看房间,这才找一个位子坐下,见墨染问,便说“其实,在下是来请墨染兄弟帮忙来了。”

  墨染微楞,找自己帮忙,自己能帮什么忙?

  到了杯茶送过去,云清笑着接过,“谢谢!”

  墨染这才坐下,“帮忙,我能帮的上什么忙吗?”

  云清饮了口茶,说到“是这样的,应为在下不才,正是武榜第二,现在新生中有人拉帮结派,要对我们不利,所以想和墨染兄弟你商量一下,我们试炼当天能一起走吗?当然,试炼首名,各凭本事!”

  墨染想想,自己虽对这个试炼首名没有兴趣,但也架不住别人在背后给自己造事端,跟着这个云清,好歹他们看在云谷的面上,也会掂量掂量。

  “好啊!还多亏云清兄提醒,不然,到时候我可惨了。”

  云清笑笑,“那里那里,墨染你能得武榜榜首,自有那真材实料,就算我不提醒你,你也能应对自如的。”

  说完,又欲言又止,顿了片刻,又道“不知墨染你知道这次试炼的目的吗?”

  试炼的目的?墨染想想,“嗯?不就是为了查看学生的实力吗?”

  云清摇摇头,一脸我就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这次试炼,事关圣殿!”

  墨染一惊,“圣殿?”天啦噜,不会圣殿趁自己不在,又惹出什么事端了吧!

  云清:“是的,据说,圣殿在安排人手,去火渊谷,火渊谷可是临界地,他们这次去那里肯定要做些什么,稷辉学院怕他们肆意妄为,组织学生同赴火渊谷,顺便将这回的前十名带过去,见见世面。”

  火渊谷?难道这就是云尘的安排?

  那既然这样,自己肯定要准备准备,不能失去这次机会了。

  不过,刚刚云清说的什么临界地,这是什么?

  墨染:“嗯!冒昧问一下,这临界地是什么?”

  云清“……”,这都不知道?

  云清咳咳清清嗓子,“墨染不知临界地?”

  墨染尴尬一笑,“愿闻其详!”

  云清这才娓娓道来,“这临界地,是我们这片大陆与另一块大陆的分界地,两块大陆中以冰火为界,没人能跨越。”

  原来那本七邪杂记竟然讲的是真的,真的有两块大陆!

  墨染呢喃,“冰火为界?”这不是跟上次在穹窿山梦境中看到的那副画面吗?

  又问到“既然冰火为界,那你们是怎么知道那界限另一边是一块大陆呢?”

  似乎料到墨染会这样问,云清想都未想,直接道“这冰与火以前是没有的,后来才有!相传,很久很久之前,有人盗取了临界地的守界石,守界石一分为二,流失民间。因此,藏于地底的冰火交接突然悬浮于地面,成为无法跨越的一道鸿沟。”

  墨染:“那为什么不把守界石找回来?”

  云清:“找不回来了,相传守界石与人相融,不复存在了。”

  “不过还有人说圣殿就是那时候兴起的,而那圣子便是与守界石相融之人。”

  墨染心里翻江倒海,原来,所谓的圣子,竟然是一个偷石贼!

  “那有没有人过去过呢?”不可能就这样两片大陆就真的分崩离析了吧!

  云清想了想,“这个,其实有人曾经从那片大陆过来过。”

  墨染来了兴趣,还真的有人过来过啊!“那是谁?”

  云清见墨染那么好奇,便靠近墨染小声的说,“好像是靖王殿下的结发妻子,昭华郡主的母亲。”

  靖王殿下?昭华郡主?不就是上次迷迷糊糊的时候在穹窿山提及的那两人吗?怎么跟他们有关系!

  “那她人呢?怎么从未听人提起过。”

  云清叹了口气,“唉!那靖王妃在找寻回去之法时,失踪了!这也是如今,靖王殿下性情大变的原因吧!”

  墨染点头,原来如此!

  云清谈起靖王殿下,不由的对墨染说起他的女儿昭华郡主,“这靖王殿下之女,昭华郡主,那才是今世少有的人啊!她如果活着,可能跟我们一般大,她七岁时便勇闯奇鸢涯,还顺利脱身,真是世间少有的天赋异禀的人物啊!可是啊!天妒英才,竟那么早早的让她这般去了!”云清不住叹息。

  墨染挑眉,“这昭华郡主不是靖王殿下所杀吗?”

  云清一惊,“嘘,小声点,让别人听见就遭了。”

  墨染一脸懵,这事不是很多人都知道吗?自从穹窿山山一战。

  云清跑到房门前,拉开房门左右看去,见没人复又回来。

  “墨染,这种事情你可别到处说,毕竟有伤皇室威严。”

  墨染点点头,却忍不住好奇,“那昭华郡主怎么死的?”

  云清坐下,皱眉,摇摇头,“当初说的是在火渊谷不慎坠落,落入岩浆,尸骨无存。”

  “但是,现在看来,也许,另有隐情也说不定,总之,这件事莫要再提起。”

  墨染点点头,反正也与自己无关。提不提起真的无所谓!

  “好了,现在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说着云清便起身要走。

  墨染便将他送出门去。

  刚打开门,便见东方麒缓缓走来。

  “东方师兄!”墨染同云清齐齐问候。

  东方麒点点头,云清这才告辞离开。

  墨染让开房门,请东方麒进去。“东方师兄来此有何贵干啊?”

  东方麒不客气进去,听见墨染这般说,不禁失笑,“你好像不是很欢迎我。”

  墨染心中腹诽,可不是不欢迎你吗?你们师兄们不是很忙吗,怎么你这么闲!

  “那里那里,只是害怕师兄耽搁了正事儿。”

  东方麒直接在客座坐下,“我没什么正事,不打紧!”

  说着又看看站在桌边倒茶的墨染,“你这次试炼准备的怎么样?”

  准备?要怎么准备?临时抱佛脚?练武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

  墨染:“嗯,还好!”

  东方麒见墨染成竹在胸的样子,不禁打趣道“你可别自我感觉太好了,要是他们联合起来与你抗衡,你可危险了。”

  墨染点点头,“嗯!我知道,我心里有数!”

  东方麒见状,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便将手中的杯子放下,起身离去。

  墨染疑惑,所以,这是来干什么?

  东方麒刚回到印华殿,这是院长极其弟子所居住和办公学习之地。

  小师弟便匆匆跑出,“师兄,师父正找你呢!”

  东方麒点点头,向书楼走去,看来师父又遇到烧脑的事了。

  刚进书楼,便见自家院长师父被众多卷宗所掩埋。

  “师父,我回来了。”

  听见东方麒的声音,院长欧阳询将自己从书海中扒拉出来。

  “你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你瞧瞧,这些卷宗都堆多少了。”

  东方麒毫不在意院长大人的抱怨,径自走到副座上,开始处理这些大大小小的卷宗。

  “诶,我听说你对新来的小师弟很是照顾啊!”欧阳询耐不住心中的八卦,不由调侃一下自家冷冰冰的徒儿。

  “师父又是哪里听来的,看来这些公文师父看的很轻松啊!还有心情去听这些。”东方麒有条不紊的处理着众多的公文,将他们分类,整理,毫不为院长大人的话所动。

  欧阳询自觉没意思,撇撇嘴,继续埋入书海,不过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开始调侃长老们,“你说这个谭渊,想收那谁为徒就收嘛!徽章都给人在院服上印下了,还嘴硬的不肯让那谁直接进毓翮殿。”

  东方麒皱皱眉,“不是那谁,人家有名字,叫墨染!”

  院长已经,“呦呵,你还知道人家的名字啊!还真是有长进了哈!还知道关爱新师弟!”

  东方麒这才抬起头看向院长,“你还能不能好好办事了,我这里整理完了,可不会再帮你了。”

  院长忙大呼,“为什么,这里那么多事,你就交给师父一人,你心里还有师父吗?”

  东方麒撇了一眼全无形象可言的院长,“我要去关爱小师弟,要去爱幼!”

  欧阳询一口水噎住,怎么,自己的徒儿什么时候变了,自己怎么不知道!

第四十章 稷辉试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