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第八层

  “嘎吱”门开了,墨染跟着从门里出来,略带不稳的向前冲了几步。

  待墨染站定后,身后的门复又关闭。

  “阿染?”墨言看着自家弟弟从那扇通往八层的门内出来,惊疑不定。

  听见墨言的声音,墨染这才抬头看去,“阿姐?你们怎么在这里?”

  奇怪,云清跟自己说这里有九层,可是自己下的楼梯也不止九层了吧!怎么会遇见长老弟子?

  “墨染?你从上面下来的?”一旁靠着墙壁的东方麒这才说到。

  “额!我,我被一个东西缠住,昏过去了,等我醒来,就在里面了。我听见这里面有声音,所以……呵呵。”墨染觉得自己没说假话,他还真是被东西缠住才到那里去的,而且也是听见有声音才穿过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可是我们当之无愧的第一名了。毕竟,还没人去过里面呢!”东方麒笑着看着墨染。

  墨言在一旁有些狐疑,什么时候,自己的弟弟跟东方师兄关系那么好了!

  不过,第一名,怕是……

  果然,刚才那个自傲的师兄站出来,“凭什么,凭什么让一个新生担任第一名,只有长老弟子才能与我们一同竞赛,这是规矩。”

  墨言也是想到这件事,这是长老弟子的比赛,而墨染……

  东方麒拉过茫然的墨染,将他散落在肩上的头发拨开。

  这时,墨染肩上的印章便显露出来。

  “什么,谭……谭渊长老的弟子?”周围的人都惊了,谁不知道,谭渊长老从不收弟子,这个人,怎么,怎么会是谭渊长老的弟子?

  墨染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肩,奇怪,他们是怎么看出自己是谭渊长老的弟子的!

  怎么一个个第一次见,就长老弟子,长老弟子的?叫的墨染有些惶恐。

  自己虽然对一些事情知之甚少,但是,对于稷辉学院的长老弟子还是稍微秦楚的。

  在稷辉学院,除了学子们有新旧等级之分,身处中院的长老弟子们,也有等级之分,据说,如今的稷辉,有赤橙黄绿青五个级别的长老。

  而以青级长老为首,墨染只知道院长和墨言的木长老是青级长老。

  这个谭渊?他是哪个级别,怎么就成自己师父了!

  就在墨染茫然间,墨言冲上来,拉住墨染,“阿染,你竟然成为了谭渊长老的弟子?你怎么不告诉我!”

  墨染自己也很迷茫,她连谭渊长老是谁都不知道!

  “阿姐,我,我也不知我什么时候成为……”

  东方麒将墨染拉至身后,对着在场所有人说,“墨染,是谭渊长老新收的关门弟子,便是我长老弟子中的一员,怎么,如今她进了我们未曾进过的第八层,这是铁打的事实,而你们,从未进去过,现在,你们,还有异议吗?”

  既然东方麒都说话了,那些以自傲师兄为首的人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人家是正正经经的院长弟子,连长老级别也是高过自己的。

  那些人都缩在原地,虽然不知道墨染是怎么进去的,但是规矩在前,不凭本事,但凭你进的高度。这便是稷辉学院试炼塔的规矩。

  “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么,老师,请出来吧!”东方麒对着房间的角落说到。

  只见从角落的阴影里走出一人,东方麒对他点点头。

  其他人都恭谨的抱拳问候。

  墨染心里咯噔一声,这里,这里有老师?

  那么,刚才那层楼……

  想到这里,墨染捏紧藏有魂玉的那只手,只感觉手心都在冒汗,湿哒哒的。

  那老师走出来,打量了墨染一番,皱皱眉,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小子,居然登上了第八层,要知道,连长老都会迷失在第八层,长老之下,无人能进,这小子,不仅进去了,居然还出来了!

  有意思,真有意思,本来院长那老头将此次试炼推给自己时,自己百般不愿,然而,现在嘛!自己似乎对这次试炼有新的认识了。

  瞄瞄墨染身上的肩章,谭渊?这老东西,居然就不声不响的收徒了,看来眼光不错,真真便宜他了!

  老师收回视线,冲大家点点头,“既然是这样,那么,此次试炼第一名,晨湪殿……小兄弟叫什么?”

  墨染呆滞的站在那,见老师问起,反射性的回答,“墨染。”

  老师清清嗓子,“墨染同学。”

  见其他人也不反对,老师顿了一下,“既然比赛结果已出,那各位便回吧!”

  说完,挥一挥衣袖,待众人眨眼之间,他们一群人已然在试炼塔外!

  墨染睁大眼睛,哇!好帅!这是……这是隔空移物吗?还有这样的功法?

  话说,晨湪殿,谭渊小老头正热火朝天的炼制丹药。

  没想到,院长大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哟!炼丹呢?”院长走到谭渊身旁。

  谭渊瞟了一眼,“你来干什么,没看见正忙着吗?”自己这么忙,要怪谁,要不是这家伙急着带队去火渊谷,我需要这么赶的炼制丹药?

  院长在一旁找了吧椅子坐下,“这次试炼塔试炼的结果出来了!”

  谭渊忙里忙外的分离草药,听见院长这么说,毫不在意的说“哦!”

  院长神秘兮兮的问到“你不想知道是哪位长老的弟子获胜了吗?”

  谭渊将分离好的药草丢进小火炉内,瞬间,药香弥漫怎个房间。

  “还能有谁,我还不知道那些长老弟子谁能胜过你的好徒儿东方麒的。”

  边说,手边的事却不放下,加入些许药汁在火炉中。

  火炉传来吱吱声,谭渊皱眉,加速了手中制药的速度。

  “唉!这回可不是东方麒了,居然有一个小子穿过了第八层!”

  谭渊不为所动,什么小子,反正肯定不是自己的徒弟,今年自家徒弟也在试炼塔试炼,不知成绩怎么样,可别丢了师父的脸啊!

  想到这里谭渊瞪了坐在一旁颇为自在的欧阳询,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呆那么多天,现在还没看见自家的宝贝徒弟!

  想着,加快手上的动作,早点练完,去看看徒弟。

  院长见他不好奇,撇撇嘴,“好了,好了,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后面也会知道。”

  见谭渊还不好奇,院长才继续开口,“你可要好好准备今年的祁誓会啊!第一次做,可不要太丢人。”

  谭渊手上一顿,“我为什么要去准备祁誓会?”

  院长耸耸肩,“还不是你那好徒儿,为你挣了一个第一回来!”

  “砰”药炉里一丝黑烟升起,炼药失败!

  “你说什么?”来不及管药炉里的药了,谭渊一把放下手中的药材,目光如炬的看着欧阳询。

  快步走到欧阳询身边,“我,我的,徒儿?”

  欧阳询看着他这么惊讶的样子,颇为得意的笑笑,让你刚才那么高傲,理都不理我,现在还不是乖乖过来问我了!

  谭渊一拳击中了欧阳询的肩膀,“别磨蹭,快说!”

  “啊!”欧阳询捂住自己被袭击的肩膀,我去,这老头下手这么重!

  “诶亚,你的徒弟,你的徒弟。第一,好了吧!”边说边揉揉自己受伤的肩膀。

  谭渊面上浮现欣喜的笑容,“我的好徒弟啊!好徒弟。”

  “不行,我要赶紧出去看看我的徒弟。”说完,抛下院长一个人在药房,自己急匆匆的向外奔去。

  院长一愣,看着药炉底下还在燃烧的火焰,想拦住那人,“诶,药,要还在火上。”然而,老头已经跑远了。

  院长蹦起来,赶紧处理火上的药炉,将它们从炸炉的危险中解救出来。“这个谭渊,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了。”

  ——

  墨染与众长老弟子们在塔外休息区等候着还在比赛中的新老生。

  墨染感觉特别不自在,总感觉自己身后传来各种各样危险的视线。

  “阿染,我怎么觉得你脸色不好啊!”墨言坐在墨染身边,刚刚里面光线昏暗,看不真切,这出来,一见,这小脸怎么煞白煞白的!

  墨染用没有魂玉的那只手摸摸自己的脸颊,“是吗?”难不成是在塔内失血过多引起的?

  坐在墨染另一侧的东方麒也看过来,皱皱眉,“还真是有些苍白,你不会遇见什么了吧!”

  墨染赶紧摇摇头,“嗯~大概是惊吓过度了!”

  惊吓过度?东方麒有些怀疑,在面对狼群时都未惊吓过度,怎的一个试炼塔就开始惊吓了。

  “你真没事儿吗?”东方麒拉过墨染放在一旁的手腕,把起脉来。

  墨染瞬间紧张起来,不是因为把脉,而是那只手,刚好是魂玉所在的手,要是他发现自己手上的刻纹,想着,不自觉捏紧拳头,又觉得这样太过可以,继而又放松下来。

  希望没发现,希望看不见。

  墨染在心底无声的祈祷。

  而东方麒却没有看他的手,而是在细细感受他的脉动。

  “气血两亏?你怎么搞得,失血了吗?”

  见诊脉结束,墨染赶紧抽回手。“也许是闯关时受了点内伤吧!不碍事!”

  毕竟自己身上也没什么伤口,随便编个理由搪塞过去好了。

第四十四章 第八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