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初到圣经阁

  回到避雾亭,浮丘珉正在亭子中来来回回的转。

  云尘倒是享受的靠在亭柱上昏昏欲睡。

  到是沉玉祁,一眼便看见东方麒抱着墨染回来了。

  “你们回来了!墨染怎么了?”沉玉祁走到亭子外,不停的瞧着东方麒怀中的墨染。

  墨染也听见了沉玉祁熟悉的声音,这才挣扎着要下来。

  云尘被这里的躁动给惊醒,墨染受伤了?

  云尘一把坐起来,牵动了手中的铁链,李长青坐在地上一脸疑惑,他们回来了关你什么事,这么激动!

  想着,李长青狐疑的看着云尘和那位墨公子。

  记得第一次见墨公子就是因为这个圣殿护法使劲抓着人家不放,现在看来,两人关系匪浅啊!

  不得不说李长青有惊人的洞察力,这分析的很到位,结果也与事实相差无几。

  浮丘珉也匆匆上去查看,“这是怎么了?”

  墨染摆摆手,“没事儿,就是遇见了两个人,被他们暗算了!”

  浮丘珉疑惑,墨染初次来到这里,没有人会对他下手啊!

  不仅浮丘珉疑惑,连墨染自己也疑惑,不过仔细想想,那人的武功路子自己一定见过,想着,摸摸自己胸口,那里放这从那人处夺过来的玉佩,这玉佩自己极其眼熟,定然在某一处看见过。

  “既然墨染受伤了,那我们先回去吧,毕竟这里也没有地方给墨染调整。”东方麒说到。

  浮丘珉与沉玉祁点点头,正准备离开这里。

  不想云尘站了起来,“且慢!”

  浮丘珉他们齐齐看向云尘,“不知护法还有何见教?”

  云尘笑笑,“见教不敢当,我只是观这位公子似乎双目不便,不如,尔等同在下去圣经阁,那里又近,而且有众多灵丹妙药!”

  浮丘珉皱眉,这人会这么好心?

  这可就真的错怪云尘了,她还真的是好心诶!

  不过浮丘珉转眼一想,自己来这里本就是因为圣殿圣子在穹窿山的一句话,若是能去圣经阁,说不定便能见到那位圣子,而且,也能探知到圣殿来此处的目的,一石二鸟的机会,真的不容错过,再者,他的属下还在这护法手里。

  想着,便下定决心,“既然护法盛情相邀,我等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就请护法带路吧!”

  云尘见浮丘珉答应了,暗自欣喜,算这个安王识时务。

  云尘挥手,身后的圣者便上前带路。

  只见这个圣者手一挥,一束紫光窜出,前面的雾竟然被生生分割开来,让出一条道路。

  浮丘珉三人皱眉,这圣殿的人是故意留在避雾亭的。

  难道后面会有什么埋伏?

  然而,既然答应了去,那便是刀三火海也得闯,这是皇族子孙的尊严。

  墨染对发生的事浑然不知,只知道身旁的浮丘珉似乎紧张了许多。

  跟着圣殿的人走,很快,大家眼前便出现一座宫殿。

  这圣殿不愧是天下第一殿,它在这个大陆所建造的每一座宫殿,都是极其有规格,极其华美的。

  尽然在这如此恶劣的地方,仍旧开垦出一片华美的净土。

  进入宫殿,云尘带着众人来到一处院子,“怎么样?住在这里,应该不算亏待你们吧!”

  浮丘珉点点头,“真是多谢护法大人的恩赐了。”

  云尘挥挥手,“这个嘛,小意思,若是王爷您非要谢,不如,把你这小侍卫让给我!”

  浮丘珉凝眉,这护法还真是不识好歹,给你脸不要脸,“哼,李大人可是朝廷重臣,岂是你想要就能要去的。”

  云尘嗤笑,“那不如让你家皇帝来我圣殿做客好了,我一定会把以前他所招待我的,原原本本还回去的!”

  “你……”浮丘珉气急,父皇什么身份,她怎么说的出口,难道她真的不把圣殿放在眼里。

  墨染听见两方浓烈的火药味,暗叫不好。便抓紧身旁的东方麒,“师兄,我眼睛突然有些疼。”

  东方麒连忙看过去,“没事儿,我们进屋休息一下,待会给你上点药。”

  说完,又转头对云尘说到,“护法大人,就麻烦你送些要过来。”

  云尘也知道,这是墨染给自己的警告,瘪瘪嘴,也不为难他们了,“等着,稍后就把药送过来!”

  说完转身出了院子,走时还不忘把李长青给带走。

  浮丘珉想阻止,去被沉玉祁拦了下来,沉玉祁对他摇了摇头。

  这毕竟是圣殿的地盘,还是不要把他们得罪的太彻底了。

  没过多久,就有圣徒将药送到墨染房间里。

  东方麒打开,一愣,居然是千雪凝玉膏!

  圣殿还真是大手笔,一出手便是如此珍贵的膏药。

  沉玉祁也疑惑的拿着药瓶,“这圣殿会那么好意,这么名贵的膏药,我记得连皇宫大内都没有。治这么小小的眼疾,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东方麒夺过他手中的膏药,闻了闻,确定无误后,方抹出一些,向墨染眼睛上涂去。

  墨染感觉凉凉的,很舒服,不亏是珍贵的膏药啊!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好歹也是他们的圣子,什么好东西不能用!

  涂完后,东方麒擦擦手,问到“怎么样?好点了吗?”

  墨染点点头,“好些了!”

  沉玉祁拿着那瓶所剩无几的丹药,可惜的说,“可不好点了吗,这么珍贵的药,要是没效,那还真是暴殄天物。”

  墨染“……”药不就是给人用的吗?至于这样吗?一瓶膏药而已。

  可惜沉玉祁没有听见他的心声,否则怕是要气的吐血啊!

  一瓶膏药而已?这一瓶膏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呢!

  墨染眼睛看不见,又没事可做,便向浮丘珉他们告辞。

  自己摸着要回房间。

  东方麒见他行动不便,便也同浮丘珉告辞,自己追上墨染,扶她进屋。

  浮丘珉望着东方麒的背影,同沉玉祁到,“这东方麒怎么越看越不对劲,感觉被人掉包了!”

  沉玉祁拖着脸颊,“可不是吗?”

  ——

  回到屋,东方麒把墨染按到床上,俯下身为她脱鞋,墨染察觉到东方麒的动作,忙把脚往里撤,还用双手推开东方麒的手,“师兄,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来。”

  说完便自己把鞋袜脱掉,东方麒便呆在床边看着她脱。

  脱完鞋,墨染便瞎摸着上床了,东方麒这才替他拉过被子盖好。

  墨染有些抱歉的对东方麒说,“真是麻烦师兄了,我现在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去忙你的了。”

  东方麒:“嗯,你睡吧!”

  墨染这才安心的睡了,她不知道,东方麒并没有离开这个房间,而是在房里找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中途听见墨染翻身的动静,向这边看来时,墨染的半边身体都冒出被子外了。

  东方麒便为她重新盖上。

  就这么反复的一个人踢,一个人盖。

  许久后,东方麒站在床前,看着墨染又一次把被子踢开,叹了口气,看着窗外的天色,应该是正午了吧!那就陪她睡会午觉吧!

  想着便躺倒墨染身边,将自己的手臂压在墨染脑袋下,这样,自己的手拉着被子,她便挣不开了。

  墨染就这样怎个人被东方麒拥在怀里。

第五十章 初到圣经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