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再遇

  墨染挣扎着站起来。

  拿起脚边的鹅卵石,敲击着墙岩。

  东方麒听见声音,走了过来,眼神中充满疑惑,“这是在干什么?”

  墨染敲敲墙壁,“云尘,我听见他们的声音了!”

  东方麒眉头一凝,将耳朵贴近墙面,却什么也没听见。

  但看墨染的样子,应该是很确定墙壁另一侧有人。

  便运起内力,一掌拍入墙壁,然而墙纹丝不动。

  而另一侧,云尘与李长青还有浮丘珉一起走了两天,一直沿着洞延伸的方向走,却怎么也走不到尽头,现在可谓是身心俱疲了。

  她一把瘫坐在地上,“我不走了!”什么鬼,走这么久,什么都没有,连口水都没喝,现在自己真的是饥寒交迫好吗?

  在这么走下去,还没走出这里,自己先力竭而亡了。

  浮丘珉一行人运起不错,一路下来没遇见什么危险,但是一直在洞中行走,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卓实难熬!

  不说云尘,就连浮丘珉这种会武功的人都要熬不住了。

  李长青上前来拉起云尘,“不能停下,我们必须在体力耗尽之前走出这里。”

  途中已经休息了好久了,在休息,只怕是走不出去。

  云尘脱力的坐在地上,打死也不起来。

  “我不走,我走不下去了!”

  李长青皱眉,看看浮丘珉,再看看云尘,“那你便呆在这里吧!我与王爷就此告辞。”

  说着就沿着岩层构造出来的梯子向下走去。

  “李长青!”云尘怒吼出来,这人怎么能这样,居然就真的丢下自己。

  李长青转身说到,“我可不是圣殿那些能被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

  云尘真是气急,这人还真是……冷血无情。

  浮丘珉哑着声音劝着云尘,“护法大人,现在我们生命垂危,还是先找到出口再说。”

  云尘无奈,只好站起来,刚一站起来,对面的墙出来一丝震动,连地面上都传来震感。

  云尘吃惊,“难不成地震了?”不会吧,还没走出去,就要被活埋在这里?

  浮丘珉思索一番,上前摸摸墙壁,“不是地震,好像是人为!”

  人为?

  云尘一下精神起来,墙那边有人。

  她冲到墙面前,使劲拍打墙面,“为!对面有人吗?”

  声音在洞内回荡,不知外面的人听不听得见。

  而墨染与东方麒在震过墙面后,没听见什么动静,正当墨染疑惑之时,对面传来云尘的呼救声。

  这下连东方麒都听得清清楚楚了。

  东方麒靠近墙壁向对面喊到,“浮丘珉!你在吗?”

  墙对面,浮丘珉正研究着眼前这堵墙,却听见一个模糊但又熟悉的声音。

  “东方麒!”

  云尘一听,东方麒在对面,那墨染跟东方麒在一起,墨染是不是在对面!

  李长青凑上前,对着墙壁喊到,“东方公子,你能打开这堵墙吗?”

  东方麒听见对方传来的声音,便大喊着让他们让开。

  洞里的人纷纷向里躲去。

  东方麒凝集内力,狠狠向墙面轰去,墙颤动了一下,抖落无数灰尘。

  墨染站在一旁,着急的看着,这样下去不行啊,东方麒身上本来就有伤,而且中的毒才刚刚解,这样耗费内力,或许会受很重的反嗜。

  墨染悄悄运起掌中的魂玉,将全身能被唤出的力量全部唤出,在东方麒再次攻击墙岩时,与他同时出手。

  也许是魂力过度消耗,墨染一口血喷出。

  而墙面皲裂开来,似蜘蛛网般,一瞬间崩塌!

  东方麒扶住摇摇欲坠的墨染,关切的问“你没事吧!”

  墨染将喉咙涌起的铁锈味咽下去,抚着痛的不行的胸膛,摇摇头。

  而墙岩一碎,外面的情形便展现在里面的人眼前。

  浮丘珉微微一愣,什么时候东方麒与那圣子关系如此好了!

  而云尘见墙面一塌,便飞奔出去,却见到墨染虚弱的靠在东方麒身上,惊讶的在墨染前面停下,“天,我才走了几天?你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墨染扯出一丝笑意,告诉她别担心!

  云尘不放心,捞起墨染无力垂下的手腕,仔细诊起脉来。

  越诊越心惊。

  放下墨染的手腕,着急到“你怎么搞得,气血两虚,心脉受损,连魂力都消耗一空。你这是在作死啊!”

  墨染抱歉的笑笑,“你那么厉害,还不赶紧去给本圣子采药,在这咋咋呼呼的干什么?”

  东方麒也说到,“她受了很严重的伤,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你们先坐下休息吧!我去采药。”

  说完便扶着墨染靠在墙角,自己则带着李长青出去采药和寻找食物了。

  云尘在墨染跟前蹲下,颇为恼怒的从衣服里掏出一个药瓶,塞了一颗给墨染,“拿去,保命的药。”

  墨染接过,塞入口中。

  云尘这才打量墨染一番,掀起她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这,这是怎么了?你是要去扮乞丐吗?”

  墨染摇摇头,“你别和我说话,让我歇一歇。”

  云尘这才闭上嘴,安静的呆在墨染身边。

  过了一会儿,东方麒他们便回来了。

  云尘上前帮忙打理东方麒带回来的草药,看来这东方麒还懂得蛮多的,居然采回来的都是些急需的草药。

  云尘找块石头,慢慢将药捣好。

  而李长青也把鱼架好,浮丘珉问了问东方麒这些天的经历,东方麒便简单的答复了他们。

  云尘在一旁听着,突然感觉自己还是很幸运的,至少还没受什么伤。

  东方麒抽空去了那洞穴转转,回来时与浮丘珉讲,“我们等会儿备一点吃食,还是从你们那个洞穴走吧!”

  这外面虽是见天了,但四周悬崖峭壁,常人难以翻越,何况,这里的人伤的伤,弱的弱。

  而这条山洞虽说长,但观其岩壁,像是有人雕琢过的样子。

  既然有人迹,那么肯定有出路。

  浮丘珉也点点头,唯独云尘百般纠结,自己可是刚刚从里面出来,现在真的一点也不想进去。

  几人休息一晚,第二日一早,便起身行动。

  墨染陷入昏睡还未醒来,东方麒到是很自觉的背起墨染进入洞穴。

  浮丘珉见此,微微皱眉,昨晚自己和东方麒说的,看来他是一点没在意啊!

  昨晚,浮丘珉找过东方麒谈论圣子的事,如果圣殿圣子与护法葬身于此,那么皇室……

  然而东方麒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显然是不同意浮丘珉的看法的。

  虽然他是圣子,但是,一码归一码,自己终究不是浮丘皇室的人,有些事情,他不必多替皇室考虑。

  而且,当浮丘珉提及让这个圣子葬身于此时,东方麒感觉心中一紧。

  不愿违背自己的本心,第二天,东方麒便径自背着墨染进入洞穴。

  墨染睡得昏昏沉沉的,她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在东方麒背上。

  她动动自己僵硬的脖子,虚弱的开口,“我们这是到哪儿了?”

  东方麒见她醒了,便抖一抖,让她趴的更舒服一些。

  “在山洞里,还没出去!你要是累便再睡会。”

  墨染摇摇头,“我好像恢复了些,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

  东方麒轻笑,墨染疑惑,“你笑什么?”

  东方麒开口,“你跟我的一个师弟真的很像,我以前背她的时候,明明自己不可以,还偏偏犟着说自己可以。不过,你们重量到是差不多!”

  墨染“……”

第六十章 再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