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金纹

  前后各有一人袭来,武器不一,路线也不一。

  墨染脚尖点地,整个身体腾空而起。

  待那刀剑袭来之际,越入半空,脚踩刀剑。

  而又有两人从上空向下袭来,墨染一个空中翻身,用双脚踢开袭来的武器。

  躲过一击。

  此后,各个方向,紧密的袭来各种攻击,让墨染有些应对不暇。

  这阵法还真是精妙,似乎算准了敌人对战之后的每一步。

  无论墨染如何躲避,总会有密集的攻击再次袭来。

  令墨染不能停歇分毫。

  一副阵法图在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墨染来不及细想这阵法的真实性,直觉般随着脑海中形成的破绽攻去。

  果然,很快,这阵法便出现了漏洞。

  眼见着墨染要突出重围,那位熟悉的将军迎上前来与墨染对战。

  这位将军武功极好,在墨染未用魂力之时与墨染打的不分上下的样子。

  再加上周围时不时有人配合他攻击。

  墨染与他交手了几十个回合,依然难分上下。

  墨染撅眉,不能再耗下去了。

  敌众我寡,要是脱力了就遭了,还记得,皇室的人似乎狠自己入骨啊。

  墨染一张开手掌,一条紫鞭出现。

  挥手间,周围围攻的人有些不幸中招,挣扎着抵抗,还是被甩出老远。

  那个将军似乎也知道墨染开始认真了。

  手上刀击的速度越来越快。

  墨染使长鞭,不善近攻。

  很快,手腕被那将军的长刀给割裂。

  在断天涯时,那个活死人藤制造的伤口尚未痊愈,墨染用布将它简要包裹。

  没成想,伤口还未愈合,便又挨一刀。

  顿时,布巾撕裂,布块掉落。

  墨染手腕新伤添旧伤,本就活动不是很流畅的手腕,此时成为墨染一个软肋。

  那年轻的将领似乎也发现了墨染手腕的异常。

  竟然刀刀往墨染受伤那侧劈去。

  原本受伤的手腕根本不可能直接迎上对方劈来的刀。

  墨染不得不收回另一只手上的紫鞭。

  在将军袭来之时,侧身躲过,用健康的那双手顺势抓住将军握刀的刀柄。

  利用自己身体的矫捷,成功将将军手中的刀击落。

  将军失去了刀,便与墨染赤手空拳的搏斗。

  冷不防墨染在应对其他人攻击之时,被他抓住了受伤的手腕。

  将军用力一握。

  顿时被刀割开的口子冒出鲜血。

  墨染反手向他袭去。

  不曾想,他竟狡猾的顺势将墨染手骨给转了一圈。

  糟糕,手腕肯定骨折了。墨染内心呼痛,但是表面却未有表现。

  而那将军将墨染的手转成一个诡异的方向,看向自己手中畸形的手腕,却愣住了。

  只见墨染的手袖因搏斗而松散,露出一节藕臂。

  而正是这节藕臂,却让这位将军感觉到内心巨大的震撼。

  那节手臂上,一丝丝金色纹路从衣袖中露出,在小臂上,圈成一束花苞一般的图案。

  这个图案,自己再熟悉不过了。

  将军震惊呆住,眼睛死死的盯住自己手上的这节小臂。

  墨染感觉到身后人的出神。

  迅速向身后袭去。

  那将军被击中胸口,但手中,依然紧紧握住那节小臂。连嘴角流出的鲜血都毫不在意。

  墨染察觉到他目光的不对劲。

  顺着他的目光而下,只见自己手腕又红又肿,上面散布着鲜血。

  鲜血之下,又是脸上那种纹路。

  墨染自断天涯崖壁上来,身上便陆续出现金纹,好在衣服遮蔽,倒是没引起墨染太大的注意。

  而如今,眼前这位将军似乎认得这种金色纹路。

  墨染愣神之际,没发现自己身后一把长枪袭来。

  倒是正对着的将军瞧见,反射性的将墨染往旁边一扯,那长枪便直直刺过来。

  幸好持枪之人反应迅速,在刺到将军之际,轻轻一片。

  长枪贯入将军琵琶骨。

  这下,不仅墨染愣住了,连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纷纷收起武器,不明白这突然间发生了什么事儿。

  “明晨,你……”持长枪的人颇为吃惊。

  那叫明晨的将军用手将还嵌在自己骨头里的长枪狠狠一拔,仍落在地。

  墨染虽然不解,但是现在不逃更待何时。

  脚尖轻点,便乘风离去。

  在场之人,还想追去。

  明晨伸手,“别追!”

  众人不解,“明晨,她擅闯禁地,不管什么身份,也绝不能放过。”

  明晨严重一丝懊悔闪过,直起身来,面对众人,“你们知道什么?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

  “明晨,你,倒地怎么了,你跟大家说啊!”持枪着扶着明晨,着急到。

  “那人,好像是……郡主!”

  “什么?”

  “什么……?”

  “不可能……”

  众人开始慌乱。

  郡主死了,这已经是许多年以前的事了,怎么……怎么现在,又跟他们说一个擅闯者,一个擅闯者,居然是他们忠心之人。

  这不是开玩笑吗?

  “明晨,你别胡说!”连持枪那人这回也不依了。

  任何人,都不能拿郡主开玩笑。

  他们所有人的命都是郡主给的,他们活着,就是为了守护着郡主的领地,侮辱他们可以,冒犯郡主,任何人都不行。

  “我没有胡说,我看见了,我看见了郡主手上的金纹,那种纹路,一模一样,这世间,再无任何人能拥有!”

  所有人都安静了。

  良久,那持枪少年才道“明晨,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明晨睁开双眼,“我清楚我在说什么,那人,的的确确是殿下无疑。”

  又有人上前问到,“若是殿下本人,那她为何不与我等相认呢?”

  不止在场的人疑惑,连明晨也疑惑。

  对啊!为什么,殿下不与他们相认。

  “我想信你,我也认为那人就是殿下!”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

  众人齐齐望去,立时鞠躬拱手,“将军!”原来,这人才是真正的将军。

  “将军信我?”明晨疑惑,这明宇将军,做事细致认真,事事要求详尽,没想到相信自己的第一人竟然是他?

  “刚才,你们摆阵,我在暗处,我看见了她的武功路数,的确如郡主般诡异莫测,连我们阵法的破绽,也一清二楚,你们想想,就算是你们,在这个阵法之下,找的出这阵法的破绽吗?”

  周围鸦雀无声。

  即使他们知道这阵法的变换与排列,但要摸清这阵法的破绽,可能除了创造阵法之人,别人……都无法做到了。

第七十章 金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