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昭华前身

  ——

  墨染带着明宇来到一个稍微远的地方。

  看着那群青年们抄起武器,相互又切磋起来,并没有注意到这里。

  才看向明宇,“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明宇看着墨染,“我不明白殿下说的是什么?”

  墨染有些不耐烦的转头,看着脚下的土地,沉思良久。

  “你应该看的出来,我真的不认识你们!”

  明宇眼中闪过一丝情绪,但消失的太快,让墨染无法捕捉。

  “就算殿下真的将我们忘了,但,我们记住殿下就好了!”

  墨染一时没法接他的话。

  “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在乎昭阳郡主,她……毕竟死了那么多年”

  明宇看着墨染,眼中似乎有些微的波动,难以抑制。

  “殿下,她曾经在战场上救过我们,若不是殿下,现在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我们这一群人。”

  战场?

  墨染脑海中又浮现了一个尸海般的战场。

  那是?是战场吧!

  为什么自己脑海中会有这样的画面。

  墨染头又开始疼了起来。

  脑海里的那个人,一步一步,踏着无数尸体而行的画面不断闪现在自己面前。

  一块巨大的石碑,宛若一道门一般,耸立在战场的尽头。

  “敕蕤!”墨染依稀认出那石碑上的字样。

  敕蕤?这是什么地方?

  而对吗的明宇恍惚间听见眼前之人的呢喃,欣喜的抬头,“殿下,你……想起来了?”

  这声呼唤,打破了墨染脑海中拼凑的画面。

  墨染扶着脑袋,看着面前这个人欣喜的样子,还是遗憾的叹了口气,“我……什么都没想起来!”

  至少在自己脑海中,没有他们。

  明宇不相信的拉住墨染的手,“殿下,你一定想起来了,对不对,就是敕蕤,就是那里,我们出来的地方。”

  明宇一反刚才的冷静淡定,他有些激动,有些疯狂。

  既然早已确定自己就是他们的殿下,自己想起什么,应该很正常才对。

  为什么他那么激动!

  墨染甩开他抓住自己的手。

  “是,就算我知道敕蕤这个名字,但那又怎样,这不过一个地名,世界上知道的人多了去了!”

  明宇摇摇头,向后退了一步,似乎想起了什么沉痛的记忆。

  “不,敕蕤,没有人能记住它的,他是个被世人遗忘的地方,没有人,没有人愿意去……的一个地方。”

  墨染一愣,敕蕤这个地方居然不被世人所知?

  它不是一个战场吗?怎么会不被人所知道呢?

  “你什么意思?敕蕤……到底是什么地方?”

  明宇眼眶微红,似乎那个地方对他牵扯很深。

  “敕蕤!好久没听见这个名字了!我都快忘记了!”明宇说完,凄凉的笑笑。

  “那个地方,是我的家乡?我在那里生,在那里长。”

  家乡?家乡便战场,确时挺让人遗憾的,难怪提起这个地方,他反应那么大。

  而明宇继续道“但是,那是个充满血液,充满腐尸的地方,我们每活着一天,都是一种煎熬,死亡仿佛是那里的家常便饭。我们,过在黑夜之中,拼了命的活着,活到自己都忘记到底为什么活着!”

  嗜血的世界!不是战场吗?

  似乎看出了墨染的疑惑,“你认为,那里只不过是个战场对吧!呵呵,战场,对那里来说是多么平和的地方啊!那里,比战场更加恐怖,更加疯狂!”

  随着明宇的诉说,墨染眼前开始闪过一些画面,一些人,浑身上下布满鲜血,腐肉的人。

  他们是怎么活着,才会把自己糟蹋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不过,自己居然会有这些零零碎碎的记忆,那不就证实自己就是昭华吗?

  可是,那墨染又是谁?

  为什么自己会以这个身份重生?

  墨染感觉自己似乎在一个巨大的大网中,无论哪里,都是迷惘。

  “你们,是跟着昭华出来的?”

  明宇隐含深意的眼中闪过一丝惆怅,“殿下的事儿,还是殿下自己想吧!我们说的,也许并不是殿下想听的。”

  说完,他转身便走了。

  走到演武场中,与那些演练的人说了什么,大家一哄而散。

  仿佛刚才并没有发生过什么。

  墨染脚步沉重的回去。

  又路过了那个被锁链捆住的院子。

  昨晚进去过,但却没进房间,不知房间里会是这样一番风景。

  墨染熟门熟路的翻越院墙。

  生锈的锁链,不费太大的力气便轻易断裂。

  墨染推开房门,顿时烟尘弥漫。

  墨染用袖子捂住口鼻,挥开面前的灰尘。

  进去之后,里面什么都很齐全。

  仿佛这里还有人在用一般,只是上面扑了厚厚一层灰。

  看来,这里是临时封锁的,里面的家具什么的都未曾动过。

  墨染顺着房间的布局,朝卧室走去。

  一面屏风挡在屋子的正中央,将这个房间一分为二。

  墨染轻轻走进去。

  一张床,一个梳妆台,一个书柜,什么都没有了。

  墨染走近书架,为什么会把书架放在卧室里呢?

  就不打理的书架上,书本歪歪斜斜,极为散乱。

  随意拨下一本,便是一本地图集。

  跟着后面便是一些怪谈杂说。

  哟!看来这原主与自己还有些相似的兴趣爱好啊!

  墨染将书放回原位。

  却穆然之间看见书架里面是空的。

  这是……暗格?

  墨染将手伸进去一掏,摸到一块与众不同的石块。

  本想将它拿出来,可那块石头似乎嵌在墙壁里了,怎么弄都弄不出来。

  墨染无奈了。

  尝试着转了一圈,居然被她给转动了。

  书架一分为二,中间一个密道出现。

  墨染进入密道。

  感觉自己来过很多次了一般,墨染对这里很熟悉。

  脑海中,还是那个人,轻轻的敲动着墙壁,墨染学着她的样子,果然如脑海中那般,周围的围墙之上火光忽现。

  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就好像现代的照明灯的开关一般。

  密室似乎在地底下,墨染巡着楼梯不断往下走。

  在尽头处看见一间房间

  房间似乎也很久未有人来过了。

  这里四处散落着纸张,书籍。

  墨染捡起地上的纸,上面竟然是在稷辉学院和圣经阁中的符文。

  奇怪,这符文原主是从哪里得到的。

  墨染一张张捡起来,仔细看了看,这符文虽与稷辉学院和圣经阁的相像,但是,却是不一样的。

  昭华,一个郡主,收集这些符文做什么?

  墨染捡起四周的书翻阅起来。

  这些书,似乎都有一个特征。

  都描述过火渊谷另一边的大陆。

  昭华在调查另一片大陆。

  还记得云尘说过,昭华的母亲便很有可能是从那片大陆来的。

  她是为了找到生母?

  那为什么会被传出死于火渊谷呢?

第七十二章 昭华前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