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重回央都

  ——

  “靖王殿下,您也知道,魂玉乃我圣殿至宝,我不可能仅凭殿下您一句话,就把这么贵重的东西奉上,这样,岂不是人人都可以来圣殿一借?”

  浮丘瑾皱眉,“那圣子以为如何?”

  墨染一笑,“既然中蛊的是浮丘珉,那不仿让他亲自来圣殿求玉,我圣殿大门定当为安王殿下敞开。”

  见墨染如此说,浮丘瑾面色平和下来。

  “既然圣子大人这般说了,还请圣子将今日之言铭记于心,他日,我皇侄定当协礼而拜。”

  墨染点点头,朝身旁的圣使使了个眼色,“还不送送靖王。”

  靖王抬手制止,“圣子不必相送,临走之前,还请圣子告知我皇侄去向。”

  墨染挑眉,“浮丘珉与东方麒他们都在断天涯,靖王殿下现在去,应该是能找到他们的。”

  断天涯,他们竟去了那里!难道真的去采药了。浮丘瑾心里一落,慌忙向墨染告辞。

  墨染在浮丘瑾走后,浑身一松懈,紧紧抓住自己的心口。

  可恶,从见到这个人时,胸口就疼痛难忍。

  “圣子怎么了?”圣使看着墨染煞白的脸。

  墨染惨白着一张脸,咬咬牙,摇摇头,“没事!准备一下,我们即刻回央都。”

  “是!”

  当墨染骑上马,直奔城外之时,城门口,众位将领笔直的站在城门两侧。

  墨染于城门停下,看着挡在前方的明宇,有些不解,他们王爷都已经见过自己了,怎么这群人还拦在这城门口。

  明宇见墨染停下马来,走上前,仰视这马上到少年,“殿下!今日一别,不知何日再能相会,我兄弟数人,冒犯殿下,自当受罚,还请殿下勿忘,潍城之边,任由数位忠仆等候!”

  墨染说不出心里是何种感受。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的主子早死了。而自己,不过是占领她躯体的一缕孤魂。

  “好!我们会再见的!”

  周围的将士抬起头,会心一笑,果然,他们的殿下是不会放下他们的。

  明宇一笑,“殿下,大哥还在央都,我们会休书一封与他,殿下让大哥留在身边保护您吧!”

  墨染想起梦中那个颇为有趣的少年,叹了口气,“不,不用让他知道,我还在的事,我不希望除你们之外还有其他人知道。”

  周围的少年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

  明宇也微微担忧,“殿下,大哥对您忠心耿耿,而且,大哥武功高强……”

  墨染抬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好了,我心意已决,你们照做便是。”

  既然是忠心耿耿的人,墨染更不能用,毕竟,他们忠心的不是自己。

  墨染马鞭一扬,骏马飞奔而出。

  众少年看着绝尘而去的背影,心中不舍。

  “明宇,现在该怎么办?”

  明宇收回看向远方的视线,“就依殿下的,把要发给大哥的信毁了吧!”

  说完,干脆的离去。

  果然,郡主并没有真心接纳他们,她还是不信任他们。

  在郡主眼中,他们也许就是忽然之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陌生人。

  为什么,郡主会忘记所有!

  为什么,郡主隐姓埋名,不将自己的身份公诸于世?

  她是怕自己的身份被别人察觉吧!

  明宇忽然想到那个从央都传来的谣言。

  难道,那是真的……

  墨染赶回央都,第一时间便服下恢复瞳色的药。

  在瞳孔恢复颜色后,便匆匆赶赴稷辉学院。

  进入学院,墨染加快脚步向中院而去。

  却在内院之中遇见了云清。

  “墨染?”云清瞧见墨染的身影,有些不确定的叫住她。

  墨染停下脚步,转过头来。

  云清见眼前之人真的停了下来,高兴惊讶的走到墨染身旁,拍拍墨染的肩膀胳膊,围着墨染转了一圈。

  “真的是你啊!”

  墨染顺着他的目光看看自己,没什么不正常的呀!

  “怎么了?”

  云清:“你还说怎么了?你不知道,这回出去火渊谷的学生伤亡惨重啊!他们回来后,你姐没看见你人,都快急疯了,一直在等你消息呢!”

  墨染皱眉,没想到墨言竟然真的如此担心自己,她知道自己不是她亲身弟弟吗?

  墨染深吸一口气,“我现在马上过去。”

  云清点头,“嗯!快去吧!”

  看着墨染匆匆离开的背影,云清啧啧嘴,真是姐弟情深啊!

  想到自己那个云谷,不禁愁思上涌,若是,云谷也能……

  想着,自己都摇摇头,那是,不可能的吧!

  “姐!”进入木长老的院子,墨染很快便找到那熟悉的身影。

  墨言正在院子中帮着晒草药,这阵子,墨染的失踪,让她有些魂不守舍,连看书都看不进去,众师兄师姐看不下去,把她赶来晒草药,顺便散心。

  没想到,迷糊中竟然听见了墨染的声音。

  墨言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直至眼前一道身影遮住光线,墨言才抬起头来。

  “阿染!真的是你?”墨言瞬间红了眼眶,激动的将墨染拥在怀里。

  “姐,我回来了,对不起,墨染让你担心了。”墨染回佣墨言,拍拍她的背,安抚她的情绪。

  “阿染!你吓死我了,我看看,受伤没有。”说着,拉着墨染到处转,四处看。

  墨染抓住她的手,让她冷静下来后,才笑着到,“我没有,你看看,我这不活蹦乱跳的在你面前吗?”

  墨言感觉自己手中墨染的手有些异样,低头一看,顿时皱眉,“你还说没事儿,你瞧瞧,这手是怎么了?”

  墨染看看墨言手中自己那只“猪蹄”。

  心中暗叫不好,自己来的匆忙,都忘记了自己的手已经被自己包的不成样子了。

  只好尴尬的将手从墨言手中抽出,“嘻嘻,姐,你别看它包成这样,其实,根本就是小伤。”

  墨言气急的看着她,直把墨染看的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跟我过来,我给你看看。”墨言拉着她就往药房走去。

  还好稷辉学院开设了中医课程,长老院子里也有供学生炼药的教室,里面的药草到是齐全。

  到了药房,墨言找个地方便让墨染坐下,自己解开墨染手上的纱布。

  一圈圈下来,墨言忍不住抱怨,“这是哪里的大夫包的,怎么能这么随便。”

  墨染一咬嘴唇,闭口不言,任由墨言抱怨,毕竟自己真的是瞎包的。

  解开布条后,那纵横整个手掌的伤疤让墨言皱眉。

  “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你跟别人打架了?”墨言看惯了师兄们平日里试炼带回来的伤口,很清楚墨染手上的伤痕明显是刀伤。

  “额,我回来时,看见有劫匪劫人,我就拔刀相助了!”墨染想起上次在断天涯客栈时东方麒对掌柜撒的谎,立刻便拿来借用一下。

  墨言一掌打在墨染腿上,“你什么功夫,就一个人,去跟嗜杀成性的劫匪们都,你是傻了吧!”

  墨染吃痛,嘟着嘴巴,可怜兮兮的说,“我下次不敢了。”

第七十六章 重回央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