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乱止

  ——

  明日戌时闻香楼见

  什么鬼?戌时?闻香楼?

  墨染猜不出这是谁的字迹,不过,想来京中能那么快知道自己回来的,肯定是那几位王爷了。

  而能这么明目张胆的邀请自己,且确定自己会去赴约的确又少之又少!

  看来是沐泽了?他这个关头邀请自己……

  次日戌时闻香楼

  墨染熟门熟路的走进闻香楼,推开自己曾与黄少天相聚过的雅间。

  果然,即使天色已暗,但屋内却亮如白昼。

  “黄少天?”墨染本以为自己会见到沐泽呢!没想到映入自己眼前的居然是黄少天。

  他疯了,这个时候邀请自己。

  墨染皱眉,走到桌前坐下,“是你找我来?”

  黄少天撇撇嘴,“怎么可能是我,是他!”说着向旁边暗示性的抬抬下颚。

  墨染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阴暗的角落里,一人靠着桌柜。

  大概是背光,墨染进来时竟没有发现。

  那人自暗处走出。

  “沐泽?”果然是他。

  沐泽走到桌前,一脸凝重。

  “墨染,我今日找你来的目的,可能你已经猜到了。”

  墨染敛下内心的烦躁,淡然的点头。

  见墨染点头,沐泽低下头,哑声道:“那你该知道,一步不慎,我们便会兵戎相见。”

  墨染点点头,“我知!”

  “那你怎么想?”沐泽急切的问,这时候,他已经承受不起在多一位对手了。

  “我?”墨染低下头,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墨染,按理来说这里的一切都与自己毫无关系,自己原本可以很彻底的置身事外,可是,眼前的人,是朋友,即使是权利相系的朋友。

  但是,墨染看看黄少天,她是真的把黄少天当作自己的朋友的,没有半丝权利的侵蚀。

  唉!看来,自己终究逃不过这燕国之乱。

  “你放心,我,墨染,绝对不会与你为敌,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承诺!”

  沐泽眼睛一亮,笑意浮现在脸上,“好兄弟!”

  墨染翻越相府的围墙。

  走时,也是从这里出去的,回来时,原路返回倒是不难。

  可是,翻越围墙后,等待自己的却是那个交集不多的父亲。

  “父,父亲!”墨染吓的一退。

  相爷面色严肃,“去哪里了?有正门不走,还爬墙!”

  墨染感觉眼皮直跳,脑中拼命思考着能拿出来用的借口。

  “额!黄少天邀我去喝花酒了,我怕被娘发现,所以才……”黄少天,只能拿你来挡挡了。

  “黄少天?兵部尚书家的那个不谙世事的小魔王?”相爷面无表情的看着墨染,看得墨染心里发凉。

  “是!”

  哪知相爷下一秒便将手中的折扇丢到墨染脚边,“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说谎。”

  墨染一愣,慌忙跪下,“父亲?”

  相爷气急,“你知不知道,现在京城里面的局势你还去私会六皇子,你这是把我墨家往火坑里面推啊!”

  原来相爷已经知道了,墨染乖顺的垂下头,“是孩儿考虑不周,请父亲消气!”

  消气?谈何容易,这几天,相爷几乎愁白了满头的黑发,还没确定自己的站位,这下可好,自己的小儿子一回来,便去找了六皇子,这不明摆着,我墨府倾向于六皇子吗?

  “你这次真的太莽撞了,现在立刻给我滚回你自己的院子,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踏出院门半步!”

  墨染看着相爷转身的背影,应声到,“是!”

  回了院子,墨染叹了口气,早知道这么赶的回来,结果却是被关禁闭,还不如不回来呢!

  这什么事儿啊!

  墨染关禁闭的日子里,宫里的老皇帝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

  皇宫传来丧钟敲响的声音,墨染在院子里都听见了。

  但墨染不知这钟声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也并不知道几位亲王在丧钟敲响之际率领自己的士兵们冲入宫门。

  皇宫内血流成河,而墨相爷则龟缩在宅子中,着急的来回踱步。

  到底这权利的交接花落谁家,墨相爷内心仍然是无比的忐忑。

  半夜将至,持续了数日的明争暗斗终于结束了。

  当皇宫再次敲响钟声。

  相爷才将深埋与手间的脑袋抬起。

  终于是结束了。

  墨相爷穿上朝服,踏出院门,马上,便是揭晓最后赢家的时刻了。

  墨相爷心中兴奋与不安交织。

  “老爷!”下人恭敬的站在府外,服侍着老爷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

  “出发吧!”

  马车缓缓向宫门行去。

  在宫门口,墨相爷见到了昔日同僚们,大家面色凝重,迈着步子,匆匆向宫内走去。

  一路上,那些还未来得及清理干净的血迹,在黑夜中不慎被这些充满忧虑的大臣们踩到,血液溅起,似乎在向这群大臣们呼喊,在不久前,它们还是温热的,还是流动的。

  大臣们嫌恶的绕开这些血坑。心中更添了一些恐惧。

  此次再来这个每日都进的宫门,不知为何,总有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凄凉。

  站在大殿前,大殿大门紧闭,众人看不见殿内情景,也不知谁是今夜的赢家。

  “吱……”厚重的大门终于开启。

  一个身影自殿内踏出。

  众大臣哗然,竟然会是他!

  “先皇遗诏……”随着一个尖细的声音想起。

  众大臣回过神来,纷纷跪下。

  不管这遗诏是真是假,没有人再敢忤逆这位在众王爷中脱颖而出的赢家。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我儿沐泽,文成武德,堪当大任……”

  谁也没料到,这场祸乱的最后胜者,竟然是这位年纪轻轻,尚未封王的皇子。

  那些曾经站队的臣子们,如今,无不战战兢兢的跪在殿前。

  那太监念完遗诏,便将其交于沐泽。

  沐泽接过遗诏,走至殿下,走到墨相爷跟前。

  “相爷请起。”

  墨相爷冷静持重的站起。

  “众人皆知,墨相爷公正不阿,如今,便请墨相爷查验一番这遗诏的真假,以防日后有人说我伪造懿旨。”

  墨相爷小心结果沐泽手中的遗诏。

  掀开一看,上面摃着的那枚玉映,果真是实打实的玉玺所盖。

  墨相爷收起遗诏,双手呈递给沐泽,待沐泽接过后。

  才掀开自己衣服下摆,跪在地上,“先皇英明,拜见新帝!”

  众大臣一眼,心中顿时了然,纷纷下跪拜见新帝。

第七十八章 乱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