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 学药

  ——

  墨言瞧见墨染的动作,也看见了那条项链。

  摸摸自己的脖子。

  “诶!我的项链怎么掉了!”说着,便将墨染手中的项链拿了过来。

  “姐,这项链是你的啊!”墨染有些好奇。

  “是啊!怎么了?”

  墨染摇摇头,“没事儿!”

  墨言笑着摸摸墨染的头,“傻瓜,这项链你曾经也有一条,还不是你调皮,弄丢了!”

  墨染皱眉,自己也有一条?

  自己又不是真正的墨染,这项链肯定不在自己这儿,但是,却又一种熟悉感。

  合着那个黑衣人,不禁让墨染想起在火渊谷时遇见的那个人。

  他……才是真真正正的墨染吧!

  这就不奇怪了,那条项链被自己藏在火渊谷了,还没来得及研究。

  摸过摸着的触感倒是极为相似。

  而母亲似乎也被那条项链吸去了所有的目光。

  她眼眶微湿,手颤颤巍巍的伸向那条项链。

  “母亲!”墨言一声轻唤。

  母亲方才停住,收回手,抹抹鼻子,极力想掩盖某种东西。

  “既然你们没事儿,那就先回屋吧!我也有些累了。”说完,直接绕过他们,回院子里去了。

  “母……”墨言还想说什么,墨染拉住她。

  “娘可能有什么伤心事吧!我们别打扰她了。”

  墨言想想也是,旋即作罢。

  经过黑衣人事件,府里的警卫加强了。

  那黑衣人也再未来过。

  墨言请来几位功夫了得的佣兵,保护相府。

  而回稷辉学院的事情也提上日程了。

  墨言与墨染本想驾马直接离开,奈何,母亲总念叨着骑马太过耗费精力。

  不愿让墨言再受苦。

  没法,便雇来一驾马车。

  马车离城之际,在城门口被人拦了下来。

  墨染掀开车帘,见是黄少天!

  他怎么来了?

  “姐,是黄少天,我下去看看。”

  墨言点头,墨染遂下车。

  “黄少天!你干嘛!”

  黄少天拉着墨染来到一个角落,“可不是我非要耽误你的行程,是有人找你!”

  墨染见黄少天鬼鬼祟祟的样子,心里便已了然。

  果然,角落中,一道身影靠在墙边。

  “皇上”墨染抬手行礼。

  沐泽扶着她的手,“不必多礼!”

  “不知皇上来此有何贵干!”新皇登基,许多大事都需要他去处理,怎么还来这里,只是单纯的为自己送行吗?

  “墨染,你能留下来,帮我吗?”

  墨染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愣了一会儿。

  墨染垂下头,想了一会儿,“对不起!”

  沐泽似乎早已料到他会这样说,垂头笑笑,“我就知道!你,志不在此!”

  墨染眼中流光一闪。

  “是,我的确,志不在此!辜负皇上厚爱了!”墨染向沐泽鞠了一躬,便回身走了。

  黄少天欲拉住墨染,却被沐泽拦了下来。

  “皇上,就这么让他走?”

  沐泽笑笑,“他既不愿在此,我强留又有何用。他可是稷辉学院的人,就算拦也是拦不住的。”

  墨染上了车,墨言见他进来,笑着说,“怎么叙旧叙了那么久。”

  墨染笑笑不说话。马车渐行渐远。

  自重生过后,这条路,来来回回走了好几次,但没有一次,让墨染的心情如此刻般沉重。

  她是一个想在一个地方一直呆着的人,曾经的她,也曾想过要在燕国一直待下去,可是,现实却告诉自己,自己并不属于这个地方,她与这里,根本一点瓜葛都没有。

  他不过是一个占有别人身份的无家可归的人罢了。

  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

  转眼,又到了稷辉学院。

  这个目前墨染唯一可以名正言顺呆下去的地方。

  “阿染,你应该去见见谭渊长老了。”墨言交待道,“上次回来匆忙,你还没亲自去拜见呢!”

  墨染点点头,“嗯,我知道,姐,你先回去歇息吧!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

  墨言点点头,便离开了。

  墨染一个人,去往谭渊长老所在的晨湪殿。

  进了院子,果然,徒弟少的长老院,人也稀少。

  墨染拦住一位小童,“请问,谭渊长老如今在哪儿?”

  那小童瞅瞅墨染,瞥见他肩上的标记。

  连忙殷勤的说到,“公子,长老如今还在炼药室呢!”说着,还带着墨染往那边走去。

  到了炼药室,墨染谢过了小童,便敲门而进。

  炼药室大厅内空荡荡的,整齐有序的桌上杂乱的放着一堆草药。

  墨染拿起一根草,闻了闻,但是还是辨别不出这株草药是什么?

  “咦?”身后传来脚步声,伴随着一声疑惑的语气。

  墨染转身,身后站着的赫然就是谭渊长老。

  墨染马上见礼,“谭渊长老!”

  谭渊左瞅瞅右瞅瞅,“诶!你不是我那墨染小徒吗?”

  墨染点点头,“弟子前些日子家中事务缠身,今儿才来拜会,卓实失礼。”

  谭渊上前,“哪里哪里,倒是我终日忙着炼药,连自家徒儿都给忘了,真是违背了师德啊!”不过,随即,谭渊便话头一转,“诶,徒儿,你想学什么,我什么都教。”

  墨染想不到这长老如此平易近人,他还以为,这长老那么多年不收徒,是因为对徒弟要求很高呢!

  看着身旁那一堆草药,墨染便俯首说到,“徒儿想学药剂。”

  谭渊一愣,“药剂?”很少有人要求学这个,毕竟现在都主要学文学武。

  “是的,不瞒长老,徒儿对草药一窍不通,前些日子外出历练,方知这草药的重要,所以想学有所成。”

  谭渊点点头,的确啊!如今的孩子,早已为了那些功名利禄而着了魔,才看不见这药剂的重要,这徒儿能如此之想,真是值得鼓励与赞扬的。

  “好!那我就教你药剂。”

  墨染高兴极了。

  但是,随后,墨染便高兴不起来了。

  谭渊给了墨染一摞书,让墨染学习理论。

  还将墨染调到万事堂。

  倒不是去做些什么,而是每天跟着采药小童漫山遍野的跑。

  墨染以实践出真知安慰自己。

  每天跟着小童们晒药,采药,捣药。

  日子倒是过得十分充实。

  这一天,墨染正在捣药中,听到门那边传来敲门声,抬眼望去,居然是东方麒!

  “东方师兄!”

  东方麒向墨染点头致意,慢慢走过来。

  “墨染,你怎么在这里?”

  墨染将捣好的药用油纸包起来。

  “谭渊长老派我到这里来历练,学习一下基础草药。”

  东方麒点点头,看着墨染有条不紊的完成一道道工序,又道“你眼睛好了?”

  墨染这才抬头看向东方麒,点点头,“用了圣殿的药后,不久就好了!”

  “东方师兄来这里做什么?”

  东方麒这才想起自己来此的目的,走进药柜后面,翻找着什么!

  “我要找一种草药,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我就过来找找!”

  说着,翻动着那些药柜。

  墨染将手中的药包放进药柜。

  “师兄要找什么药啊!”

  东方麒边翻找,边说,“是一种花,叫五色幽莲,我记得我在这里看见过。”

  五色幽莲?墨染想起前几天内院的师兄好像替长老拿药,拿的就是五色幽莲。

  “师兄,这五色幽莲好像被石长老那去炼药了!”

  东方麒这才停下手中的动作,眉头紧皱。

  “怎么了?师兄很需要这种药?”

  东方麒点点头,“我们火渊谷之行,让浮丘珉伤及要害,如今……怕是危在旦夕了!这五色幽莲是我所能想到的药材中的一种!”

  墨染恍然大悟,真是糟糕,自己居然忘了浮丘珉求玉那件事了。

  也不知他们去圣殿找她没有。

  “那……那还有什么办法吗?”

  东方麒叹了口气,“现在只能去圣殿了,可是,据我们的情报,圣子似乎不在央都。”

第八十章 学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