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三章 露馅

  ——

  “圣子,我们该走了吧!这毒,我们也尽力了,谁知道这群人会不会恩将仇报啊!”云尘瞪了两眼东方麒,拉着墨染就往外走。

  墨染回头看了眼东方麒,略过他,依稀能看见浮丘珉被李长青扶起来。

  奇怪,明明自己治疗只治疗了一半。

  按理说,如果中途昏厥,浮丘珉应该是中毒更深,而这些人也不该是这个反应啊!

  而且,自己还是一个人呆在药房里,昏倒了没人发现?

  太多无厘头的事情发生,墨染有些凌乱。

  “你说什么?东方麒出来的时候真这么说!”墨染惊讶的看着云尘。

  云尘茫然的点头,“是啊!他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

  墨染难掩自己内心的惊讶,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与浮丘珉说些事情的,她跟浮丘珉根本没什么好说的好不好!

  难道?

  墨染想起在潍城郡主府里那件怪异的事情。

  摸索着自己手上的金纹,墨染心情难以平静,难道,这具躯体的原主还没有死?

  她……仍然还在这具躯体里?

  “天色不早了,我先离开了,要是金圣使回来,你发个信号给我。”看看天边太阳西行。

  墨染知道不能在此久留了,便起身返回圣子殿。

  “金圣使?诶!你不说,我还真没察觉,我有许久未见着金圣使了。”云尘跟在墨染后面,有些好奇,金圣使究竟去了哪里。

  “嗯,我派他出去给我差一些事情,不知道结果怎么样,等他回来再告诉你吧!”说完大步走进圣子殿。

  云尘不得踏入圣子殿,堪堪在殿外停下。

  夜色渐浓,墨染在床上辗转难眠。

  不由起身,披上外衫,在月色下漫步。

  如果原主真的还活着,自己该如何自处,该如何面对……这些问题不停的困扰着墨染。

  “墨染?”墨染身形一顿,他怎么回来了,不是应该在安王府照顾浮丘珉吗?

  墨染回头,“东方师兄,这么晚,你怎么还没睡啊!”

  东方麒笑着上前,“还真的是你,说我没睡,你也还不是没睡?”

  墨染笑着低下头,“遇见些烦心事,睡不着!师兄呢?对了,安王殿下怎么样了?”

  东方麒陪着墨染在殿外的长廊中漫步,“我?我本来就有失眠的毛病,至于浮丘珉嘛!他很好,你不用担心。”

  墨染:“呵,我受过安王殿下的恩情,自然还是颇为关心他的。不过,东方师兄失眠,怎么不吃药啊!”

  东方麒:“不是不吃,吃过很多,但都没什么疗效,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墨染点点头,气氛有些尴尬,墨染不得不找些话题,“那师兄平日里睡不着就出来散步吗?”

  东方麒:“也不是,你知道吗,稷辉学院后山中有一种花,只在夜间绽放,且一生只开一朵花,我时常晚上去照料,欣赏。”

  “竟有这种花,莫不是昙花?”墨染好奇了,不过,昙花一生只开一朵吗?

  “昙花?那是什么花?”东方麒倒是第一次从墨染口中得出一种自己从未听过的名字,不禁有些好奇!

  “嗯,跟师兄说的那种花差不多,很难见到,而且绽放的时间也短,很快就枯萎了。”

  东方麒点点头,“这世间倒是有许许多多奇怪的花啊!”

  “那师兄现在带我去瞧瞧呗,反正也睡不着!”墨染建议到。

  不过东方麒摇摇头,“现在不行,如今还未到此花盛开的季节,待它开花日到了,我便带你去。”

  “好,那谢谢师兄了。”

  东方麒:“不用,反正晚上不也睡不着吗?”

  两人晚上畅聊了很久,东方麒发现墨染在练习草药识别,竟然自告奋勇的做墨染草药识别的老师。

  “师兄,我可是很难教的!我什么都不会!”墨染尴尬极了。

  东方麒义正言辞,“教嘛,当然是教不会的人,你要是会,我还教你干什么,好了,现在时候不早了,明儿我去万事堂找你。”

  说完,不给墨染反驳的机会,便离去了。

  墨染揉揉自己干涩的眼睛,无奈,也回去院子里。

  第二日一早,墨染前脚刚到万事堂,东方麒后脚就来了。

  “师兄?怎么来那么早!”墨染有些惊讶,昨晚那么晚睡,今天居然还起那么早。

  “你不是也起了吗?”东方麒看了一眼墨染,绕过她,走到药房里间。

  “我……”对呀!自己也起来了,墨染尽然无法反驳。

  见东方麒从隔间背出一个背篓,墨染疑惑,“师兄,你要去采药?”

  东方麒点点头,“既然要教你,当然不能纸上谈兵了!”

  一意思是自己也要去吗?

  本来墨染今天是没有心情出门的,没想到,最终,还是意料之外的跟着东方麒奔波在稷辉学院的后山上。

  “墨染,你看,这就是苣茎草,它的根能入药。”

  墨染凑上前,苣茎草?

  接着,东方麒变戏法般掏出另一种草药,“你看,这两种有什么不同!”

  墨染死死盯着,瞧了半晌,这简直一模一样好吧!

  墨染摇摇头,“我看不出来!”

  东方麒也不恼,似乎料到墨染会这般。

  他抓起墨染的手,将手上的药材递给她,“你摸摸!”

  墨染摸了摸,诶!别说,这草药的触感还真不一样啊!

  而兴奋的墨染却未看见东方麒盯着自己手那疑惑却又尖锐的目光。

  “师兄!这两种草药摸着真的不一样诶!”

  东方麒回神,“你再闻闻味道?”

  墨染一听,当即把两种草闻了个遍。

  而东方麒的目光始终胶着在那双手上。

  记得,圣殿圣子的手上也有一道伤疤……

  跟着东方麒采药归来,墨染不得不承认这趟后山之行,自己真的学到了很多。

  “多谢东方师兄!下次我做东,请东方师兄吃饭。”

  东方麒:“好啊!等你的饭。”

  “墨染!”刚回万事堂便看见云清站在万事堂门外。

  墨染看了一眼东方麒。

  东方麒笑着说,“既然你还有事儿,那么我就先走了。”

  墨染点点头,向东方麒告辞。

  这才走到云清身边,“云清,怎么了,是墨凌出什么事了吗?”如今墨凌与云清住一个院子。

  “没有,他没什么事儿,墨染,你听说了吗?那个祁猎围宴开始报名了。”

  祁猎围宴?墨染想起来了,那个墨言也要参加的围宴。

  “啊?开始报名了?”

  云清拍拍墨染的肩,“别告诉我,你不去。”要是墨染不去,那就太没意思了。

  墨染挑眉,“我当然要去!”

  云清一笑,“太好了,到时候咱们组队吧!”

  组队?

  墨染疑惑,“还可以组队?”

  云清白了她一眼,“当然了,毕竟里面好东西挺多的,很多人抢嘛,自然要强强联手,横着走。”

  墨染点头,“好,那我们组队。”

  “好嘞,我把墨凌叫上。”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云清发现墨凌其实还真是个老实的好小孩。

  做什么总带着他。

  对此,墨染是乐见其成的。

  对于此次祁猎围宴,稷辉学院上下积极筹备。

  几天后,墨染抱着这几天自己亲自采摘的草药,亲自分门别类,放在药桌上。

  心中别提多有成就感了。

  “墨染,我先走了!”小童见天色已晚,先行离开,反正这几天,都是墨染最后走,小童到是挺放心。

  整理好草药,墨染关好万事堂大门,正准备回去。

  

第八十三章 露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