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 冷宫

  “墨染?你来的正好,我正要去给你传信呢!”

  墨染:“怎么了?”

  云尘绕道墨染身旁,与她一同上去,“你不是让我在金圣使回来后给你来信吗?他刚回来!”

  哦!原来金圣使回来了。

  “那好,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跟着云尘一起来到议事殿,金圣使已经先他们一步到了。

  “圣子!”

  墨染朝他点点头。便走到主位上坐下来。

  “事情查的怎么样!”

  金圣使将自己这些日子所见所闻如数说了出来,“已经查到了,皇室的确在二十多年前研制了毒蛊,相必安王殿下所中之蛊便是源于皇室所做的研究。”

  云尘皱眉,“他们皇室也太冷血了吧!骨肉至亲也相残。”

  墨染:“最是无情帝王家!皇室,真是藏了好大一团疑雾啊!”

  “而且,据我们的调查,毒蛊研制点就在皇宫!”

  墨染眼光一凝,皇宫?他们做事还真是隐秘啊!这种事儿,在皇宫?难怪无人发现。

  “那现在还在研制吗?”

  金圣使摇摇头,“那地方我们在外守了数日,并没有发现异样。随后也派人进去过,里面只有一些干枯的人骨,没有其他东西了。”

  云尘疑惑,“会不会是转移了?”

  金圣使:“应该不会,我们查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然而没有线索!”

  墨染:“那有没有幸存者?”

  金圣使一顿,“我们的确向这个方向去查了,结果……”

  墨染:“结果怎么样?”

  “昭华郡主!”

  墨染整个人一惊,呆住了,“昭华?浮丘洛?”

  金圣使点点头。

  云尘不明所以,“昭华郡主?那个靖王殿下的独女,她不是死了吗?这算什么线索!”

  墨染看看云尘,暂时不告诉他自己身份的事儿!

  想到自己身份,墨染想起在火渊谷,她把那个假墨染送出去后,随后云尘就进来了,她不会对那人做了什么吧!

  “云尘,在火渊谷,你对那个冒充我的人做了什么吗?”

  云尘一愣,怎么扯上这件事儿了?“我给他下了点药啊?”

  墨染皱眉,“下药?下的什么药?”

  云尘满不在乎的说,“就是一般的暂时毁去容貌的药啊!”

  毁掉容貌?那就不奇怪了,难怪在燕国时,那个人黑衣黑帽,不肯露出真容,想来是被云尘毁去容貌了。

  云尘这倒是做了一件令人满意的事儿!要是当时他在阿姐,母亲面前露出真容,自己倒是麻烦了。

  云尘见墨染一脸凝重,问到,“你又见到那个人了?”

  墨染点点头。

  云尘气急,“没想到他居然还敢出现,早知如此,我当初就应该一瓶毒药毒死他!”

  墨染看看一旁恭敬等候的金圣使,挥挥手,“你先下去吧!辛苦你了!”

  金圣使躬身退去。

  墨染手指轻扣桌面,突然很想去那个制造毒蛊的地方去看看,导读什么样的地方才会制造出如此厉害的蛊。

  “对了,现在木圣使会经常去安王府会诊,你派个人跟着,探探安王殿下是何时中的蛊!”

  云尘点点头,“好!我这就下去安排。”

  待云尘走后,墨染回到圣子殿,躺在魂石造的床上安眠。

  再次醒来之际,已是太阳西落,烛火摇曳的时候了。

  墨染穿了一件较为暗沉的衣服,将自己眼睛的恢复成黑色,方才出门。

  墨染看看手臂上一小节金纹,皱皱眉头,自从上次替浮丘珉压抑蛊毒后,墨染手臂上的金纹便一直都在,怎么也消不下去。

  朝皇宫奔去,墨染轻易的翻进皇宫宫墙之中。

  可能是原主的原因,墨染对这皇宫的布局了熟于心,随便看向一个方向,脑海中便沿着那个方向将那处所有的风景,楼宇都浮现出来。

  熟门熟路的找到了炼制蛊毒的地方——冷宫。

  进了这里,四周阴森森的,这里久未有人打理,只剩下残梁断瓦,极其破败。

  墨染往金圣使说的方位走去,看见一座假山,走进假山中,果然山中有一洞穴。

  墨染顺着洞穴爬进去。

  里面像一个监牢一般。

  关着一些枯骨,想来是走时留下的,这些枯骨无一不面目狰狞,看来,死时十分痛苦。

  墨染走到牢房尽头,那是一个房间,房间散乱,看得出是匆匆离开,地上还散布着几张碎纸混入土里,年代久远,已看不清上面的字迹。

  墨染看着这屋中的书桌,沿着书桌转了一圈,书桌上的东西早已被收拾走了,留下几根毛笔,一座砚台。

  墨染敲敲桌子,桌子上面的灰尘弹起。

  墨染瞬间远离。

  却听见啪的一声响。

  墨染狐疑的蹲下身子,果然在桌下看见一个油纸包的东西。

  墨染看看桌子下,这桌下竟还有一格空间,一块薄板附在上面,支撑着里面的空间。

  如今这薄板年代久远,早已腐化,竟然禁不住墨染这一拍。

  墨染将这油纸放入衣服里。

  这一趟看来没有白来,还是有所收获。

  墨染原路返回,从洞内出来。

  没想到刚出假山,便看见了站在假山外的抱剑少年。

  他似乎在这里很久了。

  墨染眯着眼睛,看来今天要回去不是那么轻松。

  “你是谁,竟然将皇宫当作无人之境,数次穿梭,藐视皇威!”

  墨染庆幸自己戴了半块布巾,遮住半张脸,不然,麻烦就大了。

  看来,他似乎把自己看成了金圣使派来调查的人了。

  没想到今晚居然栽倒坑里去了。

  “你管我是谁,识相点就赶紧让开。”

  墨染话落,便直接冲上去,绕过那人,欲走。

  没想到那人瞬间拔剑,明晃晃剑身闪出刺目的光芒。墨染灵巧的应对。

  这人的武功路数好熟悉啊!好像在哪遇见过。

  墨染化手成爪,躲过男子刺来的剑后,一爪抓住他的肩膀。

  顺着肩膀划过。

  顿时,男子肩上的衣服随着划伤的血肉被撕破。

  墨染丢弃手上染血的碎布,巧笑嫣兮看着男子。

  似乎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男子看看自己锁骨上那几道血痕,眼神充满弑杀的看着墨染。

  手一转,剜了个剑花。

  剑光一闪,墨染躲闪不及,竟让他把自己袖带划开。

  袖子散落开来,变得极为蓬松。

  墨染躲开他的攻击,在他身子逼近之时,按住他持剑的手,推向他另一侧的肩膀。

  手中的袖子顺势滑落,露出一节金纹交织的手臂。

  那男子随意一撇,而目光却再也不能从这只手臂上移开。

  在墨染一掌将他击退后,他退倒在地,没有反击,也没有躲避,只是楞楞的看着那只依然垂下,被衣袖遮住的手臂。

  察觉到眼前之人战意的消散。

  墨染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手臂。

  猛然反应过来……

  糟糕,手上的金纹……

第八十六章 冷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