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章 明弦

  ——

  墨染皱眉看向地上的那人,心中暗想,要不要杀人灭口。

  然而,还没来得及下手吧,周围传来士兵的脚步声。

  得马上离开这里才行。

  看看地上那人,墨染转身,轻功离去。

  而地上那人见墨染离去,急忙起身欲追,可是一股血气上涌,追出几步,最终无力的跌倒在地。

  “明弦,人呢?”

  身后,一群带着刀剑火把的人涌了过来。

  而为首的,赫然是李长青。

  明弦捂着胸口站起,“走了!”

  “走了?你怎么能让他离开,那可是靖王殿下吩咐的必须捉住的人。”李长青怒气冲冲的看向明弦。

  明弦面无表情的回望他,“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不会再去捉他了。”

  李长青一愣,“什么?你……这可是靖王殿下的命令!”

  明弦严肃的看着李长青,“长青,我与你不同,你是皇室手下的人,为皇室效力,而我……不是,我只为我主子效力。”

  说完,转身,捂着胸口往宫外而去。

  李长青追上来,“你的主子不是靖王殿下吗?忠于靖王便是忠于皇室啊!”李长青不明白明弦是遇见了什么,让他连靖王殿下的命令也不顾。

  明弦脚步一顿,整个人停下来,转过头,目光直视李长青,这种目光让李长青感觉心里一紧。

  “我的主子从来都不是靖王殿下!”

  不是靖王?李长青愣在原地,不是靖王,那是谁?

  从李长青开始为安王殿下效力之时,便认识了这个在靖王殿下身旁的人。

  那些靖王府的老人们都说这人是王爷的贴身侍卫,很早以前便跟随在靖王身边了,是靖王的得力助手。但是,如今,他却告诉自己他的主人另有其人。

  那他主子是谁?靖王怎么放心让一个有别的主子的人跟在自己身边。

  墨染趁夜赶回圣殿,一回圣子殿便宣召了金圣使。

  金圣使很快便赶到议事厅。

  墨染见金圣使到来,急忙让他入座。

  “金圣使,我今晚去皇宫,带回来一样东西,您瞧瞧。”

  说着,将那块油布包的东西递过去。

  金圣使小心接过,打开油包,里面竟然是一份手稿。

  “这……这是圣子从哪里弄来的?”金圣使看了一眼手稿,有些惊讶。

  “是从后宫,你说的那个制造毒蛊的地方!”

  说着,看向金圣使手中的手稿,“这是什么?”

  金圣使将手稿放在桌面,“这是用苗疆密文所书写的毒蛊之术!想不到竟被人藏起来了,还是圣子聪慧,能发现人之所不能发现。”

  “苗疆?”

  金圣使点头,“对,苗疆,那是众多异界空间中的一个,那里是练蛊圣地,所研制的蛊虫千奇百怪,常人难以解开。”

  “那这上面又说皇室练的什么蛊吗?”墨染问到。

  金圣使拿起手稿,仔细翻看。

  一刻钟后,金圣使才放下手中的手稿。

  墨染着急的问到,“怎么样,有没有写。”

  金圣使点头,“这上面记载了这种蛊虫的来历,中毒后的症状,还有解法。”

  有解法?浮丘珉不就有救了!

  “那你快说!”

  “这上面所书,这种蛊虫名叫冥蛊,是来自苗疆圣地,选万蛊之王,以苗疆族长一脉的蛊血所养,服用之人,有天赋之能,异于常人。”

  墨染低喃,“天赋之能?”还记得梦中的昭华郡主,杀数怪而不乏,斩百首而不伤,不就是异于常人吗?

  “圣子想到了什么?”见墨染埋头深思,金圣使问到。

  “我记得你上次同我说,你查这毒蛊时查到了浮丘洛的头上。”

  金圣使点头,“是!”

  “查到她什么?”

  “昭华郡主自小便拥有过人的天赋,而且,尤其聪慧机警,但是,在此之前,昭华郡主曾消失过一段时间。再次现身之后,才变成那个天赋卓绝的天才。”

  “这么说,你怀疑,昭华郡主消失那段时间,是被人劫去做蛊人?”墨染手指不禁意的敲敲桌面。

  “是的,据我们的调查,昭华郡主消失前便是去了皇宫,而再次出现,也是在皇宫中出现的。”

  墨染伸手,那这么看,这具身体里,还有毒蛊存在?

  那自己紫月之际的剧痛会不会是这蛊虫作怪?

  “那这蛊可否会让人剧痛难忍?”墨染问到。

  然而,出乎意料,金圣使摇摇头,“不会,这蛊虫不会让人出现痛楚,只不过,毒蛊发作之际,便是魂散之时。”

  墨染皱眉,与蛊虫无关?那自己那个怪病有事从何而来。

  “上次,浮丘珉蛊毒发作,可,他却没有当场死亡?”

  金圣使点头,“那么,这安王殿下就不是中的此蛊了!”

  不是这个蛊?“可是,木圣使说这是皇室的蛊,而且运用魂玉压制,他的症状也真的消失了?”

  “圣子莫急,虽不是这蛊,但也可以说是这种蛊!”

  墨染“?”这是什么意思?

  “安王殿下所中之蛊,怕是这冥蛊的子蛊了。”

  “子蛊?哪里来的子蛊?”

  金圣使摇摇头,“这,就不太清楚了。”挥挥手中的手稿,“据上面记载,这中冥蛊之人的血便是子蛊,但是真假还有待考量!”

  中蛊之人的血?浮丘洛的血?浮丘洛的血怎么会到浮丘珉身上?

  “那解法呢?”

  “解法便是,中此蛊者,以心头精血入药,方可解此蛊!”

  “以精血入药,解子蛊!那中蛊之人呢?”

  金圣使顿了顿,“初中蛊者,无解!”

  墨染头疼的闭上双眼,“无解?”那原主,是死于者蛊毒?

  “那中蛊者,能活多久?”

  “这种蛊虫有违天道,逆天而行,自然活不了多久。双十年华,不过尔尔!”

  双十年华吗?墨染今年二十又一,果然,这毒蛊绝对跟原主的死脱不了干系。

  “好了,没事了,你将这手稿带下去,交于木圣使,让他研制一些缓解之药,送去安王府。”

  “是!”

  ——

  靖王府

  “你怎么搞得,这么多年,我交于你的事你从未令我失望过,你怎么能将那人放走,你知不知道,要事那人将不该泄露的东西泄露出去,我皇室将面临什么!”靖王浮丘瑾额头青筋暴起,显然震怒不已。

  “我明天就会离开!”而下手明弦面无表情,对靖王的愤怒无动于衷。

  “离开?你要去哪?”靖王一愣,不曾想过,眼前这人会主动提出离开。

  “我要去我该去的地方!”明弦抬起头,直视高堂之上的靖王。

  “该去的地方?”靖王有些无措,明弦要走?

  “是!”

  “你不是说过要报效我靖王府的吗?现在,你是要违背你的承诺了吗?”虽然这次的事情搞砸了,但浮丘瑾从心里是认可明弦的,不仅是他的实力,而且至少,他是自己可以信赖的人。

  “我从未说过要为这个王府做些什么,我所做的,只为这王府中的一人罢了!”

  一人?浮丘瑾何尝不知那个人是谁?

  “那为什么不继续为她留下来!”浮丘瑾语气沉静下来。

  “因为,我不能站在她的对立面!”

  没有等着浮丘瑾的同意,明弦缓缓转身,径直走出大堂,走出这个呆了数年的王府。

  “对立面?你也相信了,是我……呵呵,呵呵哈哈哈,是啊!是我,是我杀了他,我亲手,我……亲手……”浮丘瑾红了眼眶,无力的瘫坐在高堂的主位之上。

  ——

  墨染走在大街上,看着清晨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小商贩挑着担子,急匆匆的跑到街边摆摊。

  啊!真是好久没出来逛过了。

  也许还是太早了吧,许多商铺都尚未开门。

  墨染在这空旷的大街上,缓慢的走走停停。

  时不时看看街边新摆出的小玩意。

  “诶!公子,你看看我这个木扇,我可是请了有名的秀才题字书画呢!来年,等这位秀才中举,那可是值钱了!”小贩见墨染在他的摊位前停下,不住的为墨染介绍着自己的扇子。

  墨染拿起其中一把,唰的打开,到是画的挺不错的。

  “诶呦喂!公子,你真是太有眼力了,这个,可是我这里品次最好的一把扇子了,这把扇子啊……”

  摊位老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听的墨染都想把这扇子给买下来了。

  “这把吧!这把不错!”墨染用手中的扇子敲敲老板面前的那一把,示意老板给他。

  老板有些失望,怎么挑来挑去,挑中这吧!

第八十七章 明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