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九章 治疗

  王府内,刚回府的浮丘珉正在让今早赶来的木圣使替自己号脉。

  没想到却看见明弦急匆匆的背着墨染进来。

  一旁的东方麒上前,帮着将墨染放下来。

  “这是怎么了?”看着墨染不正常的脸颊,脖子上弥漫的疹子,东方麒皱皱眉。

  “好像是过敏了!得传大夫。”明弦答到。

  而一旁的木圣使在墨染进来时,听见墨染怀中那特殊的铃声,顿时一惊,圣子来了?

  转头看去,见到墨染这般。

  于是收回号脉的手,起身到,“不如让老朽看看吧!”

  浮丘珉也起身赞同到“木圣使医绝天下,让圣使看看再好不过了。”

  众人分散开,给木圣使留出一条通道。

  木圣使走到墨染身旁,拿起她的手腕号脉。

  一会儿后,方才放下。

  “的确是过敏之象,我开点药,马上煎服即可。”

  浮丘珉点点头,派下人立刻拿着木圣使开的药下去煎熬。

  “我现在施针缓解一下病情好了。”木圣使说着就要解开墨染袖带。

  “不可!”

  “不可!”

  东方麒与明弦齐齐说到,两人一人按住墨染的袖带,一人按住木圣使的手。

  “额~”木圣使吓了一跳,有些无措。

  细细想来,圣子殿下似乎……

  木圣使在心底里拍拍自己的胸脯,好险好险,要是真暴露了,圣子怪到自己头上,那自己可承担不起啊!

  而局外之人,浮丘珉则一脸懵,“为什么,不能施针!”

  东方麒皱眉看看明弦,听见浮丘珉问话后方才答到,“墨染手受伤了,还没好,若贸然施针,恐有气血逆流之兆。”

  好冠冕堂皇的理由啊!要是墨染醒着,都要为他挥舞呐喊了。

  “原来如此!”浮丘珉似懂非懂的点头。

  “木圣使!”这时,云尘冲进来。

  一眼便瞧见被众人围着的墨染。

  云尘皱眉,还真是她,她怎么三天两头就受伤?

  云尘平静下来,方才缓步走过去,“这位公子怎么了?”

  木圣使点头行礼,方才答到,“是过敏之象。”

  云尘疑惑,过敏?“什么过敏?”

  木圣使摇摇头,表示不知。

  而云尘身后,抱着一堆扇子的李长青走了进来。

  将扇子放在一旁的茶几之上。

  恰好听见墨染是过敏之象,不由走上前来,“难道是青葵?”

  浮丘珉一愣,转头问到,“你说什么?”

  “青葵啊?今天我们就吃了一碗面,面里加了青葵!不可能对面过敏吧!”

  浮丘珉愣了愣,“青葵啊!”说起青葵,那个人似乎也对它过敏呢!

  “王爷,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对青葵过敏呢!还真是神奇!”

  浮丘珉看了一眼李长青,默默道,“我到不是第一次见了。”

  明弦这时看向浮丘珉,片刻后才移开视线。

  “哦!难道王爷以前也见过对青葵过敏之人?”

  浮丘珉低下眉头,“呵!是啊!我皇妹,她……她对这个也过敏!”

  李长青一愣,皇妹?昭华郡主?

  顷刻间,李长青闭口不言,谁不知道昭华郡主是安王殿下心上的伤。

  药熬好后,冒着热气便端了上来。

  “给我吧!”

  “给我吧!”

  见药被端上来,东方麒与明弦同时说到。

  端药的丫鬟一愣,有些无措起来,这……这可怎么办?

  云尘眼光一转,一脚对着李长青向那个丫鬟踹去。

  李长青应对不及,堪堪在丫鬟面前停下。

  “你干什么!”李长青有些发怒,这人怎么总爱刁难自己。

  “嘿!我干什么,你一个下人,这种喂药的事你不接手,让人客人接手,你们王府可真有礼教!”云尘双手环抱于兄,颇为冷嘲热讽到。

  李长青一噎,硬是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

  端过药碗,向墨染走去。

  而东方麒与明弦也未曾阻止。

  一碗药下去,墨染被李长青不甚熟稔的动作给呛醒。

  “咳咳咳……”

  墨染刚醒过来便感觉到嘴间浓浓的药味,顿时想呕的心都出来了。

  我的天,好苦!

  墨染推开李长青还要往自己嘴里灌得药碗。

  “这什么药?”

  李长青见墨染醒了,便把药放在旁边的茶桌上。

  “是治过敏的药!墨公子,你居然对青葵过敏!”

  墨染一愣,自己过敏?自己怎么不知道还有东西能让自己过敏的!

  “额,这位公子,快把药喝了吧!”一旁默默呆着的木圣使及时出言,让墨染趁热喝下去。

  墨染看向木圣使,心知这药是出自他之手。

  犹犹豫豫的端起桌上的药碗。

  狠下心来,一口灌下去。

  以后再也不去碰那什么青葵了。

  喝完药,墨染不停的抓挠自己的脖子,脖子上很快便是好几道抓痕。

  “别抓!”东方麒抓住她的手,使劲按住。

  “好痒啊!”墨染抬起另一只手,摸摸自己的脖子

  怎么觉得那药没什么作用呢,感觉那种密密麻麻的痒感都快上脸了。

  “要不,擦一点软膏吧!”东方麒建意到。

  说着,拉起墨染向外面走去。

  “你们去哪儿?”浮丘珉正与木圣使探讨自己的疾病,便见东方麒拉着墨染离开了。

  “我带她去涂一点药!”东方麒答到。

  浮丘珉点点头,随他们去。

  等明弦回来之时,墨染与东方麒已经离开了。

  明弦靠近李长青,“墨公子呢?”

  “墨公子去涂药了,应该在药室。”

  明弦听后,直接走向药室。

  李长青不明所以,低头继续擦拭这扇子上的脏污。

  都怪那个护法,真是的,好好的扇子,现在乌一片,白一片。

  云尘站在旁边,一把一把打开竟然全是白扇。

  “真是奇怪,买这种白扇做什么?又不好看!”

  李长青白了一眼云尘,“你懂什么,墨公子那种书香门第出来的人,自然与我等不同。”

  云尘扇子一扔,嗤笑一声,还书香门第,等你知道她真实的身份,看不吓死你!

第八十九章 治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