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章 身份被识破

  ——

  等明弦赶到药室之时,东方麒已经帮墨染涂上了药膏。

  墨染摸着脖子上有些黏糊糊的膏药,有些不舒服的摇摇脖子。

  这时明弦推门而入。

  墨染正巧看着他进来。

  见他脸上有些虚汗,再看看他手中拿着一盅药罐。

  顿时了然,还以为他是趁自己喝药时跑走了呢!原来是去拿药了。

  拿自己就不计较他让自己过敏的事了。

  不过,说起过敏,这人不会是故意的吧!

  他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

  说起察觉什么,再怎么也不会察觉自己与昭华郡主有关系啊?

  不过他看见自己手上的金纹,要是怀疑自己是昭华郡主那也是有可能的。

  那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不就证实了他的猜测!

  明弦见墨染已经上好药,便默默收起自己手里的药盅。

  “明兄,似乎对我师弟很是关照啊!”东方麒站在墨染旁边,边收拾药边低头向明弦问到。

  “哼!不过是心中有愧,这世上又哪里来的莫名其妙关照呢!”明弦若有所思的看着东方麒,有些嘲讽的回答。

  墨染在他们之间看来看去,总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有种诡异的气场在交织。

  “额!我差不多好了,我去看看我的扇子。”墨染这时候想到自己还有扇子在外面,赶紧找借口离开。

  明弦马上跟在墨染身后,“我陪你去吧!”

  墨染一愣,随他去。

  等他们再次来到大堂时,浮丘珉正同木圣使告辞了。

  倒是云尘依旧坐在李长青上方喝着茶。

  木圣使带着药箱,走到云尘身边,毕恭毕敬的道“护法,我们可以走了!”

  云尘这才放下手中的杯子。

  “你看诊完了,本护法正事还没做了!”

  说着站起身,看向同样站起身相送的浮丘珉。

  “安王殿下!”

  浮丘珉心中涌起一些不好的预感。

  “护法有什么事情但讲无妨。”

  云尘也不矫情,直接说到,“我听闻浮丘皇室将与稷辉学院举办祁猎围宴。”

  浮丘珉皱皱眉,这时候,圣殿为什么要提这件事。

  浮丘珉还是点点头,毕竟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不知护法有何高见。”

  云尘抬手,“诶!高见不敢当,不过,这祁猎围宴听说是盛况空前啊!不知,安王殿下可愿与我圣殿合作啊?”

  与圣殿合作?那不就是圣殿也要加入吗?

  墨染刚巧进来,不明白云尘究竟要干什么,但自己身份毕竟不好插手。

  只好默默站在一旁,看浮丘珉究竟会怎么做。

  浮丘珉倒是没有思索多久,便一口答应下来,“当然可以!这是祁猎围宴的荣幸。”

  答应的太快,连云尘都有些不可置信,就这样?你不干涉一下圣殿的这种强人所难的行为?难道不用同另一个举办方商量一番?你就这样答应了?

  “王爷,三思啊!”李长青很快站起来。不明白王爷怎么就那么快答应了,这祁猎围宴还有稷辉学院的学子。这些圣殿之人,蛮不讲理,要是突然朝学子们发威,那皇室怎么同稷辉交待!

  浮丘珉抬起手来,阻止李长青继续说下去,“我心意已决,莫要再言。”

  李长青气急败坏的坐下。

  云尘一见李长青吃瘪,不由心里高兴,顺带看着浮丘珉也颇为顺眼。

  “还是安王殿下深明大义,安王殿下放心,我圣殿只派些想长些见识的圣徒参赛,绝对的遵守比赛规矩的。”

  浮丘珉点点头,“我当然相信圣殿!”

  云尘心满意足的带着木圣使离开,走时颇为得意的从李长青身旁路过。

  李长青偏过头,不去看他。

  带云尘走远,李长青才走到浮丘珉身边,“王爷,您怎么能这么随便便将圣殿加入参赛之列!”

  浮丘珉默然的坐下。

  明弦也跟着墨染走上前。

  在墨染坐下后,便坐在墨染的下手,也颇为疑惑,“是啊!王爷此举是有些不明智。”

  浮丘珉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说到,“圣殿于我有恩,于情于理我都不该拒绝。而且,这次要是圣殿在比赛过程中发难,你们觉得会怎样?”

  明弦经浮丘珉这般提点,当下了然的点点头。

  李长青也若有所思,但还是不明白,“王爷,要是他们发难于稷辉,虽稷辉会与圣殿交恶,但我等也不好向稷辉交待啊!”

  浮丘珉摇摇头,“不,到那时,稷辉唯由我浮丘皇室一个盟友,你觉得他会与我们交恶!”

  这么说来也对,李长青点点头。

  这时东方麒走进来,不由笑到,“你们倒是不避讳,在我这个稷辉学院院长首徒脸下这般讨论稷辉!”

  浮丘珉也笑了笑,颇为悠闲的拿起一个杯子,倒上茶,“是啊!稷辉学院的弟子竟有两个在这儿,的确不适合在这里讨论!”

  墨染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谁知手上一股药味,很快嫌弃的放下来。

  东方麒来到墨染的上首坐下来。

  明弦不禁意的皱皱眉,但也没说什么!

  “你们在此如此光明正大的讨论圣殿,要是被圣殿那个圣子听见,怕是要恼了!”

  墨染一惊,狐疑的看着东方麒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明弦也颇为赞同,“圣殿耳目及天下,虽圣殿初出世,但还是不可小觑!”

  李长青有些慌乱的环顾四周,“这里,应该不会有圣殿的耳目吧!”

  东方麒皮笑肉不笑的道,“那可说不准!”

  说完看了一眼旁边有些紧张的墨染。

  墨染察觉东方麒的视线,侧过头,遭了!这东方麒肯定知道自己身份了。

  不过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自己怎么毫无察觉。

  在王府呆的每一秒都是煎熬,好不容易出了王府,还要和这个已经知道自己身份的人一同会稷辉,墨染真是心累啊!

  墨染骑着马,马匹上还拖着李长青用包裹给自己包好的扇子。

  “师兄,没什么话要问我吗?”

  东方麒骑马走在墨染身侧,闻言,淡笑,“那师妹有什么要同师兄说吗?”

  墨染一口气梗在喉咙,果然,他就是已经知道了。

  “师兄什么时候知道的?”

  东方麒思索一番,“很早便有些疑惑了,后面便发现了。”

  墨染瞬间有些无力了,原来他很早就怀疑自己了,看来自己伪装不行啊!

第九十章 身份被识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