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九章 追思

  天空,开始下起了绵绵细雨。

  墨染呆呆的坐在原地。

  而那一人一兽,不知何时离去了,连带着地上那些四处散落的兽身也搬走了。

  空旷的土地上,只剩下坑坑洼洼的血水,昭示着此处发生过的事。

  地上那个躺着的人动了动,很快便醒了过来。

  他虚弱的支起身子,茫然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地方。

  直至目光落在墨染身上,方才撅眉。

  “你是?”

  他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墨染。

  “呵!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墨染睁开双眼,那原本的异瞳早已变回了紫眸。

  “墨染”一惊,“你,你是……圣子?”

  墨染并不理会他的惊讶,只是呢喃般的说到,“她死了!”

  “墨染”一愣,旋即明白过来,“她”是谁。

  这时,他才明白,眼前这个圣子,便是顶着自己身份的那个人。

  “墨染”低下头,静默了一会儿,才道:“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墨染从地上站起来,“那是你亲姐姐!”

  “墨染”眼中闪过一丝什么,极快,但是很快便恢复正常,“亲姐姐?呵,可笑!她拿过我当作亲弟弟吗?”

  “她的死,难道还不证明她的心意吗?”墨染瞪着眼前这个人,双拳紧握,难以抑制内心的怒火。

  “她死了,是她的歉疚,是她活该!”“墨染”也愈加冲动,似乎内心的情绪也开始散发出来。

  “你该死!”墨染一拳揍上去,将“墨染”打倒在地。

  “墨染”结结实实受了墨染一拳,掩盖的悲愤,埋怨,愤恨全数喷发出来。

  他迎着墨染的攻击,冲上去与她扭打在一起。

  “你凭什么,凭什么怪我,是她,是他们先抛弃我,是他们。”“墨染”毫无章法的对着墨染打过去。

  可是墨染也好不吃亏,毕竟是从小训练着长大的,即使在这种失去理智的情况之下,依靠本能也打的如鱼得水。

  “她死了,是因为你死的!她是稷辉学院长老弟子,未来原本会更好,你毁了她,是你毁了她!”墨染一脚将“墨染”踹飞,冲上去,骑在他身上,便一顿乱揍。

  ……

  就这么,两个人你打我,我打你,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无力的瘫倒在地。

  “呵呵呵,她怎么就死了,我这么多年,这么多年的苦痛,她还没有偿还,她竟然就这么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要死,也应该是死在我手上才对!她……她怎么能以这种方式……死去,她怎么可以……”这么多年,他从未落泪,他总是想着,要把所有受过的屈辱,苦痛,通通还回去,没想到,到了今天,自己才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竟然都是徒劳。

  “你过得苦,同她又有什么关系,她根本不知道,她根本不愿意……你过得那样!”墨染喃喃道。

  “不愿意?”“墨染”想要爬起来,最终还是跌落,躺在地面,她嗤笑,“呵!她不愿意,她不愿意怎么会让你冒充我,呵呵,你还不知道吧!她费尽心思在这里来,为的就是找到草药,却喂养她的蛊虫,让你,永远都顶着我的面孔,我的面孔!”

  “那又如何,你知道这种蛊虫的名字吗?追思,追随思恋之人!她那么多年恋恋不忘的人,是你,即使我再变成你的样子,也不可能替代她心目中的你,你知道吗?”

  “呵呵呵,呵呵呵呵,追思?那我这么多年,我从地狱里熬过来,算什么?那我这么多年的仇恨,你现在告诉我,不过是个笑话,不过是个笑话……不,她让我失去了所有,你知道吗?是所有,我的名字,我的身份,我的阿娘,我的一切一切……都是她亲手铸造的!”“墨染”胸口剧烈的起伏,他强撑着,抬起自己手来,重重的盖在自己脸上。

  阻止了自己的泪水的肆无忌惮,也阻止了雨水,带走他的悲哀!

  墨染慢慢从“墨染”身边爬起来,看着这个可悲可恨之人,嗤笑了几声,接着便是疯狂长笑,独自跌跌撞撞走入树林之中。

  “呵呵呵,呵呵呵……”留下地上的人,凄凉的小声。

  而远方一个山丘上,一人一兽迎着风雨而站。

  那银色巨兽口中呜咽着什么。

  那男子转过身,慈爱的抚着巨兽的大脑袋,笑着道,“没办法啊!谁让她是我们的守护神呢!我们不能伤害她,还要保护她,让她在未来能庇佑我族。”

  说着,眼神幽深的看着墨染消失的方向。

  “力量还未融合吗?可别让我失望啊!”

  “呜呜呜……”身边的巨兽再次低吼,男子转移目光,看着仍然躺在原地的“墨染”,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却没有深入眼底,“他呀!别担心,他活不了多久了,我们不用脏了自己的爪子!”

  说完,便抛下巨兽,独自顶着雨丝,向深林更深处走去。

  银色巨兽不甘心的回望躺在地上的“墨染”,最后,还是一颠一颠的跟着走了。

  树林中有着众多大树的隐蔽,倒是没有雨丝坠落。

  墨染沿着树林一直走,漫无目的,不知该走向何方。

  “原来你已经出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想起,墨染抬头,东方麒从小山坡上一跃而下。

  “我还在担心了,你出来便好!”东方麒慢慢走近,看着墨染一双淡紫色的眸子,疑惑,“你眼睛怎么换颜色了?”

  说着看看周围,确定没人,便上前抓住墨染的手臂,手轻理了墨染凌乱的发丝,“怎么才一会儿不见,便弄的自己如此狼狈!”看着墨染浑身上下破破烂烂满身污垢的衣服,不禁叹了口气,脱下自己的外衫给墨染披上。

  边披边说,“我不是告诉过你吗?这里处处危机四伏,说吧!你这是又掉进那个洞里了?”

  看着东方麒这般关心自己的样子,不知为何,墨染感觉所有的酸楚顿时涌上心头,她一头扑进东方麒怀中。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似乎情绪找到了宣泄口,一旦悲伤的闸门打开,便再也合不拢。

  东方麒楞楞的看着抱住自己痛哭流涕的墨染,愣了愣,继而抬手抱住拥紧她。

  两人站于树荫之下,任周围雨点不时滴落,仿佛时间在此停驻一般。

  “怎么了?”待墨染哭声渐渐停下来,在东方麒怀中不断抽泣,东方麒才开口询问。

  墨染一听见东方麒的问话,不由抱紧了她,靠在东方麒胸上,“阿姐……阿姐……阿姐,她……呃……她死了!呜呜呜……”

  东方麒感觉胸口的衣襟已经湿润了,听到墨染这么说,不禁一愣,“墨言?她?怎么会?”

  “是真的,她……她就死在我……我怀里,消失了,连躯体都没有!”墨染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东方麒胸口传来。

  听墨染这么说,东方麒一把推开墨染,沿着墨染的身躯,上下仔细的检查。

  “你们遇见凶兽桢毒了?你有没有怎么样,有没有被它的毒汁溅上!”

  墨染抽噎的摇摇头,“我没事儿!”

  东方麒蹲在墨染膝盖前,看着那仍然带着些绿色的汁液,腐烂了墨染的裤腿,但是,却在皮肤上凝固了!

  他惊讶的抬头看着仍红着眼眶的墨染,心中却不住的震惊。

  是她?永夜之主!

  东方麒站起身来,将墨染拥入怀中,“还好!还好!你没事儿!”

  “蛊虫?追思?”路上,东方麒背着墨染穿梭在这密林深处。

  墨染将脑袋搁在东方麒的肩上,点点头。

  “墨言竟然使用稷辉学院的禁术?这是犯了学院院规的。不过,她当时还小吧!还没有来过稷辉,怎么会习得此术?”

  墨染无力的摇摇头,将脑袋埋入东方麒的颈窝,不语!

  东方麒似乎也想到墨染并不清楚这些,闭口不问。

  “我们不回集中地了,我们直接出城吧!那些人,因为巨兽的关系派来好多救援小队,要是看见你,就麻烦了。”

第九十九章 追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