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章 归途

  墨染闷闷的趴在东方麒背上,什么也没说,算是默认了。

  前方传来急促的步伐声。

  东方麒微微一顿,旋即隐没在树荫之间。

  一队人马匆匆赶来,仿佛知道墨染的所在一般,径直跑过来,围住了背着墨染的东方麒。

  墨染听见周围不停叮铃铃的声音,颇为烦躁的扭动了一下,这才抬起头来,正视眼前这一队黑衣银袍之人。

  “参见圣子!”众人齐刷刷跪下!

  “圣子!我等奉护法之命前来迎回圣子!”跪在最前面的人拱手说到。

  墨染拍拍东方麒的肩,示意他将自己放下。

  东方麒顺从的将墨染小心翼翼的放下,转过身,扶住她,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墨染现在的处境十分不好,力量似乎都枯竭了,连体内的气息都十分不稳。

  墨染安抚的将东方麒的手放下,“现在既然已经被人发现我的身份了,再同你在一起,恐怕会给你带来麻烦,我跟着他们走就好了!你放心吧!”墨染给了东方麒一个安抚的眼神。

  东方麒也不再阻拦,朝墨染点点头,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向那群人。

  走到这群圣使面前,墨染低声道:“起来吧!”

  众人应声而起。

  一人从后面站上前来,给墨染递上圣子独有的衣袍。

  墨染戴上面具,披上外套,便让他们引路,自己则亦步亦趋的跟着他们。

  东方麒没有跟上去,反而回到初见墨染的地方,巡着墨染来时的路而去。

  走着走着,便到了这片满目疮痍之地。

  地上的鲜血已被雨水冲刷,并不明显,但是地上的抓痕,满地的碎木,显而易见,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大战。

  无怪乎遇见墨染时她会那么虚弱。

  来迟一步,让那人走了。

  东方麒环顾四周,这里已然空无一人,看来这次还是让那些人逃过一劫。

  东方麒不做过多停留,向集聚地而去。

  却在半道遇上了秘密潜入的浮丘珉。

  “你怎么在这儿?”东方麒走上前,直接问到。

  浮丘珉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是东方麒,才拍拍胸脯。

  “你有没有遇见圣殿的圣子?”

  圣子?东方麒皱皱眉,浮丘珉是来找墨染的?

  “有啊!你找他做什么?”

  浮丘珉一惊,惊讶的看着他,“你还真遇见了,我见圣殿护法急匆匆派人进来搜寻,心生疑惑,便进来看看,可是那圣子发生什么事了?”

  原来事这样,东方麒放下心来,而面上不做过多改变,面无表情的道“他看起来没什么事儿,已经被圣殿的人给迎回去了!”说着,便绕过浮丘珉,往集聚地的方向走。

  浮丘珉皱皱眉,迎回去了?那么岂不是错失一次机会?

  “对了,墨言死了!”东方麒忽然想起一事,停下脚步,淡然说到,也不管浮丘珉有没有反应过来,自顾自的离开了。

  “什么?”浮丘珉呆在原地。

  墨言?死了?

  不可能,墨言怎么会,她这么聪明!

  “东方麒!你给我说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了,墨言怎么会死?”浮丘珉追上去,他相信东方麒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不禁有些慌张,有些失措。

  “她,遇上了巨兽桢毒,身上溅上了毒液,连尸体都化了!”

  浮丘珉顿时停下脚步,顿在原地。

  “师妹!”浮丘珉想起前不久那人还甜甜的叫着自己师兄,怎么,怎么才过了几天,便物是人非了。

  “节哀!”东方麒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留下两个字便悄然离去,留浮丘珉一人在这里静静。

  永夜城古钟长鸣,昭示着为期五日的祁猎围宴结束!

  参赛者中有满载而归者,也有伤痕累累,性命堪忧者。

  然而,这一切,都是每个人当初自己所做的选择,不怪别人,只怪自己!

  墨染回到了稷辉,连着许多时日呆在屋内!闭门谢客,谁都不见。

  梧桐着急的在门外转悠,又无可奈何。

  远远的,一人缓步走来,梧桐仿佛找到主心骨一般迎上去,虽然,他平日里特别看不起眼前这个大少爷,但是,在这稷辉,除了墨染,也只有他是墨家的主子了。

  “大少爷!”梧桐满怀忧愁的叫着。

  墨凌看着梧桐忧虑的面容,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叹道,“他还是不肯出来吗?”

  梧桐点点头,“已经好几天了,滴水未进,在这么下去,怕是……怕是要随二小姐去了。”

  墨凌低下头,想了想,再次抬头时做了一个决定,“墨言的事儿不能再拖下去了,你去将二小姐的东西收拾好,我……我互送她回去。”

  梧桐抬头看着墨凌,含泪点点头。

  梧桐抹去眼中的泪水,匆匆奔去收拾小姐的遗物。

  墨凌走到墨染房门前,敲敲门,“墨染,我是墨凌,阿姐的事儿不能再拖了,我决定明天便护送墨言回去,你……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便转身离去。

  屋内的墨染苍白着一张脸,泪水,似乎在这几天的功夫里流尽了。

  墨染抱着膝盖,蹲坐于床前的地板上,任由寒风侵袭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躯。

  夜幕至,屋内无人掌灯,漆黑一片。

  门骤然从屋外推开,银白色的月光洒进来,墨染微微抬头,看着门前被月光拉的长长的人影。

  “你果然还没有走出来!”东方麒手中提着食盒,走进来关上门,隔绝阵阵寒风。

  墨染没有回答他的话,连招呼也没说,就这么静静的呆着,仿佛从未有人进来。

  东方麒将房间内的灯笼点上,再将食盒里的饭菜摆上,这才走到墨染面前蹲下,平视墨染的眼睛。

  “阿染!看着我!”

  墨染呆愣的抬头看他。

  东方麒伸手摸摸墨染的头发,“人死不能复生,墨言死了,你还要担负起带她魂魄回乡的任务啊!难道你想让别的人送她回去?”

  墨染眼神闪烁,她艰难的吞吞口水,湿润了早已干涸的的喉咙,“我……”

  连声音都哑的不正常。

  东方麒起身为她倒了杯水,“你看你,连说话都做不到了,这里距燕国路途遥远,你又怎么熬的住这路途的颠簸。”

  墨染饮下一杯水,感觉好些了,才开口,却仍是掩饰不住的沙哑“我会送她回去的,明天,明天就走!”

  东方麒扶着墨染的肩,将她扶起来。

  墨染半靠着东方麒,才勉强站起来。

  “你看看你,连站起来都费劲,我带了些吃的,你吃吧!明天精精神神的送墨言上路!”说着,将墨染一把抱起,抱着她来到桌边坐下。

  墨染慢慢拿起筷子,端起饭碗便看是机械的吃饭。

  东方麒时不时夹着几筷子菜放进墨染碗里。

  墨染吃着吃着,眼泪便流出来了,混着饭与菜嚼入口中。

  其中百般苦涩,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第一百章 归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