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叛逆期

  过节了,我在洗头时,听见父母亲回来了,随便冲冲水便兴高采烈的跑出去,结果他们摸我发时摸到了一手的洗发水,挨了训斥只能再去洗一遍。他们好像过完节又走了,我没多少印象。上小学时,才又回来。母亲担着一担的谷子同我去到桥头边,在那间黄泥筑成的破旧房屋里要把谷子碾成大米,老旧的机器发出巨大的响声,把房梁的灰都震落下来。回家时,看到父亲举着一个大西瓜突然从门后跳出来,可把我开心坏了。

  这时候的我开始变得有点坏,我路过一个村里姐姐的房间后的窗户时,看到她房间里面的塑料花好看极了,便扯出来玩,玩腻了就扔在地上。她那家人就找上了我家,和我父亲说了几句,我低着头在一旁站着不敢说话,父亲黑着脸训斥了我几句。和阿新的弟弟阿南在一起玩,看到别人的厨房的窗户上放着一个打火机,便把它拿了。在路上看到几大捆松毛倚在土墙上,阿南就叫我点点看会不会着火,我原是不敢的,他又说就试试嘛,着火了我们就摘下来灭掉。于是我按下打火机,果真着火了,且火猛的很快。我们也顾不上什么了,撒腿就跑,跑到村子的另一头躲着,眼看入夜了才敢回家。后来别人又来找到我家,我没敢承认,家里人也觉得我不会如此胆大包天,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以后每每经过那里,都可以看到一堵黑不溜秋的墙壁,像在控诉我的罪行,我心虚的低着头快步走开。那时也总偷拿爷爷的钱去买零食,有时拿五毛,有时拿一块,不敢拿多,生怕他知道。长大了一点拿十块,二十块。爷爷有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忍不住又训斥我几句。但做得最多的,就是伸手问爷爷给钱,不给就趁他不注意时抢走,爷爷动作慢,自然不够我抢。但他倒也不会真的生气,只拿起拖鞋作势要打我罢了。长大后,爷爷回忆起来,笑说道:“从小到大,我的口袋都不知被你扯烂多少了”。长大后,我即使不问他给,他也会递给我,说去学校加点菜什么的。有时怕父亲知道,把钱揉成一团从窗口扔给我。这十几年,不知用了爷爷多少钱了。堂哥堂姐都说爷爷对我最好,她们自成年,都没得过爷爷一分钱。大概是从小到大在一起的情分,自是旁人比不了的。若论谁是我最亲的人,自然就是爷爷了。

叛逆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