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初次见面

  前夫.我替你惋惜.

  第一章.

  深秋初冬的傍晚.洪兢锦下班回家.把剩饭剩菜热了一下.吃了.一个人过日子简单.自由.方便.也有点寂寞.没事.她打开电脑.想看看儿子他们在做网店.最近生意有没有进展.虽然是网点.但是他们也很辛苦.进货.出货跑街都是小夫妻俩自己忙.洪兢锦刚把儿子劳智兴名字打到某网站.屏幕上跳出他们家以前开的公司.以及前夫劳瞿溪和小三胡丽静的名字..他们被告上法庭.一起劳务索赔纠纷.让洪兢锦大吃一惊.心骤然收索起来.她不太相信劳瞿溪会惹事非.定下神仔细阅读整篇文章.大致内容是他们在上海最边缘农村买了宅基地上以及长期无人居住的房子.因年久.没人管理.失修便要倒瘫了.他们请了当地农民工来翻修.打算居住.期间喔上横樑掉下来.咂在农民工身上.肋骨断了几根.脾脏破例.医药费用去二十多万.为此.农民工将他们告上法庭.要求索赔

  一时间.各种心绪涌现脑海.有疑惑.有气愤.有难过.伤心.也觉得.正所谓行的春风有夏雨.这大概就是老天有眼给与应有的报应.特别觉得疑惑的是依照家里一拍二散.法院析产.他应该不至于落到此境此地的吧.法院判给他.市内一套二室一厅.房子.他手上还有二个公司和二部上海牌照车子.再说他已经进人领取养老金的年龄段.按理来说在市内生活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吧.说实在劳瞿溪努力奋斗三四十年.对国家对家族对家庭也作了不少贡献.在下海经商前他在市中心还有一个像样的令人羡慕的居住地.现在落到如此地步下场实在令人唏嘘.比起几十年前还要倒退数倍.

  往事历历浮现眼前伤心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们俩个都属于老三届.劳瞿溪比洪兢锦大四岁.在学历上高洪竸锦一级.他们都是文革中最后一批幸运留在上海.进入工厂上班.没有去接收贫下中农再教育.如果那时候通知再晚发几天.他们的命运将得到改写.

  七十年代末期.他们两个都进入大龄青年.在双方的亲戚和同事介绍下进行想亲认识.他劳瞿溪相貌属于中上.瘦高个头.容貌端正.看上去蛮儒雅.谈吐中没有口头.语标的符号.也没有嗜好.不吸烟.不喝酒.洪兢锦对此比较觉得满意.

  经过一段时期的交流接触.他们都是在马路上晃悠晃悠.不舍得用钱.一天晚上.走在马路上.劳瞿溪对洪兢锦说要不到他那里去坐坐吧.而且他们二家刚巧都住在斜土路附近.相隔二条马路.五分钟就能从劳瞿溪家走到洪兢锦家.就这样.洪兢锦随着他劳瞿溪来到了劳瞿溪家里.实际上.他家就是他一个人.父亲去去世了..妈妈无业在姐姐帮忙..在解放前后他们家是开过一个金茂糖果店.这些房子都是父母在那时候创业奠基的.这是一个老上海老式居民弄堂.一排房子.都是三井式的.也就是平时人们所说的.一客堂二厢房.一般我们把客堂上面一间叫前楼.是一栋房子最响亮最好的一间..劳瞿溪告诉洪兢锦说这间房子.是他大哥哥一家居住.左边一个厢房他的二哥哥一家居住.他的这一间是右厢房.上面三楼比他小几个平方.他的四哥哥一家居住.还有一个三哥大学毕业在安徽在工作一个最小的哥哥在新疆.因四哥哥结婚时他的父亲瘫痪在床好几年.就让上面三楼房间给他四哥结婚

  .他和父亲就住在这间房子等父亲去世.他也将三十了.准备结婚.开始基建房子.请了房管所工人把墙面全部敲掉.重新泥一遍.再涂油漆苹果绿的颜色.这时候.他四哥哥提出来.要和他换房子.他没有同意.刚花了心血和精力把房子装修好.你特然提出.要上下换房子.换上去.再来一遍

  那里有这么好的精力.而且家里其他兄弟姐妹也一致站在他这一边.由此.家里便出现激力矛盾.事情也闹到单位.由此后.哥哥单位给分配了住房.是在杨浦区许昌路附近一个街面房子.这房子可在以后给他们家盛产黄金.一颗摇钱树.真是的感谢这场家庭风波

  劳瞿溪的房间里摆放了一套崭新的家具.他告诉洪兢锦说.这是他自己打出来.他利用业余时间站在家具厂门口看他们操作.一看一二个小时.有时更长时间.特别是休息天.去看看好妈妈回来后.就把空闲时间都用在看家具厂工人生产家具手艺..时间长了.里面厂里工人有点熟悉了.就和他们交流.讲解.工艺流程道理.随后他是用户口本去煤球店买当时政府分配给每家每户生煤球炉的生火木材.从里面挑出来做家具.整个流程都是他手工一点点.一滴滴打磨出来的什么捷克手柄.流线型的脚.三连门的五斗橱.反正市面上流行什么他就动脑经做什么..到最后.他再到郊区建筑工地.与人商量买了几张三夹板.做贴面.不够再请在外地的小姐姐带了几张夹板.就这样.七拼八凑贴上去.再油漆好以后看上去挺漂亮的.一点也看不出是用废旧木料做出来的.而且做得非常精细.经常有人介绍朋友熟人过来参观.看过后.个个都赞不绝口

  随后他拿出一叠唱片.让洪兢锦挑选.听哪一个.洪兢锦低下头一块看吆.他还打了一个落地音响.挺漂亮的.像一架立体钢琴.里面装这一个十二寸大喇叭.和几个小喇叭.听上去立体感非常强.他说这也是他无师自通做成的.他们随机听了二泉映月.高山流水.春江花月夜等等.边听音乐.边聊天.劳瞿溪对洪兢锦说.

  了.按照他的条件.如果不是这样.自己动手.是不可能买得起一套家具的.虽然里面质量差点.但是外面还是蛮漂亮的.他说你知道吗.我用掉白胶多少瓶.你猜猜看.洪兢锦说.我又没有做过木工.我怎么知道.劳瞿溪说.起码.有三十瓶以上.他好像还蛮得意自己的杰作.那表情有狡肌诡异.有又些不好意思.的确.从外表来看看.做得相当不错

  .

第一章 初次见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