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被误会

  第三章.被误会

  几天以后.劳瞿溪下班回来.二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说说话.劳瞿溪说我的辞职报告下来了.过几天去申请个体营业执照.洪竸锦说.如果执照不下来你就不能做生意啰.这样等于说.家里开支全靠我了啰.好在洪兢锦的单位效益非常好.是上海第一家为外资企业加工服装.本厂来不及生产.发展好几家连营厂和加工点.工厂效益可观.厂里除了,每季度发额外几千元奖金.还发了国际品牌旅游鞋毛料.小家电.嫁女儿的床上用品几乎都发齐了.只要广播喇叭一响大家都会高兴的‘呃‘’叫起来.洪锦锦把这些都卖了贴补在家里开销.

  尽管如此.劳瞿溪每月贴妈妈的零花钱一分不少到了过春节.洪兢锦和劳瞿溪抱着儿子带了礼品去到劳林君家去给劳瞿溪妈妈拜年.

  劳琳君公司合营顶替母亲进了食品企业.她找了个丈夫.潘易参加过解放战争.复员后分配在卫生部门当领导.他们结婚时国家分配在衡山路的老式小洋房.劳琳君的单位培养她当上厂里保健医生.

  期间老大劳其溪.和四哥劳其瞿和四嫂陆萍也来了.劳其焜也在哪里.

  四哥劳其瞿.因原来住在老房子里.与大哥相处不是很和谐.因此那里的气氛有点尴尬.冷漠

  洪兢锦的单位是在斜土路附近一条马路十五号.洪京锦的家是一百二十八号.相隔非常近.就在洪兢锦坐月子的时候.

  .每天.厂里同事吃了午饭.利用休息时间一批一批到洪竸锦家来看她.有时多的十来个人.有时二三个人来.都羡慕洪竸锦的房子.在那个时候.又一间这样的房子是非常有体面的.可是过了没多久.换成这破旧的并且面积缩小的房子.洪兢锦觉得在厂里很没面子.有一种给人感觉得被人耍了一样.她有一种想法.劳琳君应该在此刻打个招呼表示一下歉意.等到一顿不冷不热的气氛家宴吃完.劳琳君只字未提好像把她当成空气一样.当成倒立Y子.回到家里.洪兢锦越想越气.就给劳琳君写了封信.你提出来的事情.我都帮你完成了.你该怎么做呢.她也不写明她的要求.觉得讨来的是臭气.长出来的才是志气.你是懂的道理的.不应该我说穿.你该怎么做.

  没想到.劳林君收到信.带着妈妈冲到洪竸锦单位.找领导.嘟嘟逼人.像发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在家里贡献.她说“”我十八岁.进单位工作.工资都给妈妈.家里兄弟姐妹多.全靠他维持.就连大哥大嫂和妈妈矛盾深渊.只要她一出场.就摆平.大弟在新疆吃苦.家里兄弟姐妹要发扬兄弟心.手足情.共同帮助他.又说.三哥哥来上海也没有请他吃一顿饭.其实他哥哥来.洪竸锦是想到的.给劳瞿溪说过的.劳瞿溪说我哥哥姐姐不是这种小市民.不计这种小节..在洪竸锦坐月子里.他们家的堂妹和三哥一起在安薇工作探亲要回去了.她特地到布店买布给孩子做衣服让她堂妹带过去给三哥孩子.又说起她妈妈问她拿钥匙与她妈妈吵架事情.说的洪竸锦蒙了.那时洪兢锦年轻完全没有经过这种场面.一时不知道怎么招架…

  洪兢锦单位领导对劳琳君说.洪兢锦在我们厂工作十多年劳.我们很重视她.她任劳任怨.不计个人得失.人相当好的.就是懦弱.没用.

  下班回家在路上.洪兢锦觉得很委屈.一路上伤心哭回家.使路边上的人.不停朝她看.以为她失恋.不停劝她.她等情绪稳定下来.檫干眼泪才回家.不想让劳瞿溪看到她的眼泪.

  劳琳君在劳家是绝对领导地位.得罪劳劳琳君就等于得罪了整个劳家尽管不说.洪兢锦知道.劳瞿溪觉得在从此在劳家抬不起头了.从这以后.洪兢锦在劳家就像被一条无形的锁链锁住了.只要在劳家各种场合就被无数双眼睛监视住了

  四月的一天.洪兢锦和劳瞿溪在娘家吃晚饭.特然.在楼下弄堂里听到有人在叫..小弟小弟.劳瞿溪在家小名叫小弟.劳瞿溪赶紧下去.看到是劳其焜.问.

  小哥.;什么事情.

  劳其焜回答.你和洪兢锦马上到大哥家去.

  劳瞿溪说;这么急.现在一定要去吗?

  是得.必须.马上.

  劳瞿溪上楼来.对着正在吃饭的洪兢锦说.你快点吃饭..现在马上到老大家里去.

  洪兢锦立马扒了几口饭跟着劳瞿溪到了劳家大哥家里基本上劳家兄弟姐妹都在.除大哥大嫂.老二因已经过世.二嫂.没有通知.三哥哥还在外地.四哥哥和四嫂坐着.老五就是大姐姐劳林君.老六小姐姐劳林秋夫妇这时候已经从小三线调回到了上海了.也来了.劳七就是劳其焜.他们平时都叫他大弟.最小的就是劳瞿溪了.

  原来劳家妈妈去宁波老家住了一段时间.咳嗽吐痰.发现痰里有血.马上回到了上海.劳林君带她去看病.检查下来是肺癌..她觉得需要有人照顾.自己力不从心.女儿小轶即将要考大学.妈妈在她家里养病会受到影响.在会上劳林君把妈妈情况说了.接下来劳林秋的丈夫蒋绪淙首先发言.这个劳林君的妹夫..他可是劳淋君的得力干将.左膀右臂.他就像一颗手枪子单.可以打穿你的心脏他说

  “”妈妈生了这么多子女.现在生病了.个个都有责任.提议每家每户轮流.如果因为妈妈生病影响小轶考大学.等于影响前途.我们这些.做舅舅阿姨的没法交代.劳其焜在边上也积极和声.说.是的.妈妈是大姐家里的.大家也看到了妈妈多年在姐姐家里都是姐姐在照顾.姐姐已经很尽责了.妈妈有病都是姐姐和姐夫解决的.接着大谈特谈劳琳君如何在妈妈身上功劳.最后•他说.现在该轮到我们尽责了“”…

  接下来.蒋绪淙.问大家.有没有意见.

  .问大家同意不同意.

  劳瞿溪和几个哥哥一样表态说可以.劳林君又说.不能对妈妈说是我们开过会讨论.大家安排你轮流去每家养病.这是大家自愿孝顺你.自愿接你到每家家里去侍候你.

  接下来.劳林君眼睛朝将绪淙看看.又对着洪竸锦使个眼式.蒋绪淙马上领会.顶着洪竸锦说.;小洪.你表个态.小洪.你表个态.

  说实话.这时候洪兢锦一点也没有意见.也没想到有什么想法过.这突然.一问.她想体现自己和大家一样同心同得.想表现的好一点.就说现在妈妈生病.有困难.暂时没地方去.轮流到各家也蛮好的….话还没有落音.劳琳君顿时捶胸顿足;大哭大叫.你的意思是我把妈妈赶出去.你是说我把妈妈赶出去..

  这是.洪兢锦好冤枉.好尴尬.她更本没想得那么多.在十几个人的场合无辜就遭到如此这般轰炸.一时蒙了.也不会吵架.劳家的人可以回想的.在这般遭到谴责下.洪竸锦有没有回应.

  事后记得四哥.劳其瞿对洪竸锦说.我好像没觉得你说什么过激的话.听不出什么地方得罪琳君了.

  .人在最落难的时候.一句安慰的话是记得最清楚的

  后来碰到二嫂.他对洪兢锦说着这二个女儿也做的出.三个孩子生出来就是老太太带大的.夏天.老太太把冬天的衣被晒好理整齐.该缝的缝该补的补.夏天把席子.拖鞋拿出来擦干净.到了生病.一脚踢出去了.

  轮到四嫂家里.四嫂对着劳家妈妈说..你不是金老太.也不是银老太.子女没有必要.抢着要接你来.侍候你.是你女儿不要你了.开会要大家轮流到每家去养病…又把这番话说给洪竸锦听了.洪兢锦听了一概不表态.看见劳家的人已经怕了.

  婆婆不管轮到谁家.洪兢锦都会去看看婆婆.

  那次轮到老六劳琳秋家里.洪兢锦和劳瞿溪一起去看婆婆.婆婆对着劳瞿溪说.他不想呆在这里.天天看着将绪淙对着自己妈妈大呼小叫的一幅不耐烦的凶坼.心里难受.劳瞿溪问小姐夫.为什么这样对自己妈妈.他回答说.我妈妈对你姐姐不好…..

  轮到洪兢锦家的时候那天婆婆在自言自语说明天是我的生日.我这一世也没有做过生日.洪兢锦听到了.对婆婆说;.那么我来给你做个生日吧:

  .劳瞿溪:说妈妈人也起不来了.怎么过生日呀.;

  洪兢锦说不要紧.我们所有孩子都来..围着妈妈吃碗鸡蛋大排面.就是给妈妈的长寿面.;这钱我来出.

  老人家听了也很高兴.同意这样办.劳瞿溪就通知在上海所有哥哥姐姐.第二天.洪兢锦一大早去菜市买了三十多分份鸡蛋和大排.做好准备.等到下班时间一个个的到来.那是洪兢锦家除了房间没有公用部位.生个炉子在家门口烧饭.也就在马路边上.下面条.这一天.婆婆老人家很高兴.本来好久没有吃什么东西.这天也吃了一点用排骨汤煮吃碗烂面.等吃面的人走了都走了.老人家情绪很好短短续续和劳瞿溪和洪兢锦聊了好一会.她说在劳琳君家里实在做不动了.哪里买菜要走很远.房间在上面.烧饭在楼下.所以才去宁波避避.没想到会在宁波得病…又说小轶生下来我带.我这次生病.一次也没有来看我…...洪兢锦安慰她说‘现在正是小轶紧张的日子她要准备考大学.等考完试.他会来看你的

  接下来轮到老大劳其溪家里.在最后一天.劳家老太太去世了

  老大的儿子媳妇来报丧..一接到丧讯.洪兢锦一个顿也没有.连忙赶到老大家.比劳瞿溪跑的还快.还早

  .洪兢锦到了那里.立马烧水.作准备.她和四嫂给婆婆梳头.檫身子换衣服.搞得干干净净让殡仪馆车子来接过去.

  其实.平时碰上这种情况她是怕的.她这样做就是让劳家的人知道她并不是他们眼里那么坏.

  .洪兢锦妈妈送了礼.并参加了追悼会.办完丧事后大家坐下来算费用..像二嫂.她单身.三哥在外地.也不用出了.劳其焜有劳琳君顶着自然“”理所当然是“”不算份头的.虽然劳瞿溪.一度近十几个月没有收入.他一句没啃声.和其他哥哥姐姐一样算作一份.对此洪兢锦并没有说什么.因洪兢锦和劳琳君关系不好.在劳家始终处于被动又好像在监视中.洪兢锦又不服气.心想我各个方面做得比你们好.你们终于一天会认可我.知道我是怎样一个人.

  所以洪兢锦即便在劳家每次家族活动处于紧张的好似监督之中.还是努力做到自己该行的礼节.

第三章. 被误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