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重开修理店.

  第五章.重开电气修理铺.

  劳瞿溪到工商。部门.把饮食执照换成电气修理执照.经过一年.个体营运下来.工商经常组织开会.通气.检查.大家都熟悉劳瞿溪这一次.重新申请执照.方便多了其实这也是劳瞿溪的败笔.他不会沟通.交流.变通.鸡粥店生意是蛮好的.可以开分店.保留饮食执照.对后面发展是有前途的.他们毕竟开的是最早的鸡粥店.他凡是遇到事情就是躲避.退让.不留后路.

  劳其焜也到四哥劳其瞿哪里去.想叫他家开鸡粥店.四哥嫂不同意.他们家就是把眼光放在自己人身上.走不出自己人的圈子.不知道去其他地方借门面.发展事业

  这时四哥也在动脑经.发展事业.利用他们家的地理位子置.在虹口和杨浦交接处.哪里有近十家大型纺织厂印染厂.大部分是女工.上下班工人走过路过非常繁华.人们刚从中山装.的咔二用衫换成时装.美装.抓准了最好的时机.利用了那时的天时.地理.人气.开了一家服装店.真是赚的盆满钵满.很早就购买了高档次市区公寓房

  洪兢锦为了配合劳瞿溪做生意.把做常日班的工作.换成三班倒.白天在家的时间可以多一些.洪兢锦家本来家务基本上都是洪兢锦做的.自从做生意以后.洪兢锦更不让劳瞿溪做家务了.吃饭.三碗饭盛好.筷子拿好放在他们面前.好吃的都是先敬他们父子二人.剩下的才轮到洪兢锦.自己吃.水果.西瓜.总是把最好的是他们父子二人先享受.并且总是削好批皮挖好瓢.端到他们面前.让他们父子吃.边边角角剩下的才是轮到洪兢锦自己吃.

  万事开头难.唯有坚持.他们从小到台灯.电风扇.大到工业生产工具.如电钻.电锤.马达.洋洋都修.另外再增加五金电料买卖.没有这方面进货渠道.没有这方面的亲戚朋友.洪兢锦经常站在五金店门口.看他们外包装上面写的出厂地址.联系电话号码.与营业员交流.打听货源.进货信息.晚上洪兢锦浏点浆糊.写了小广告.到附近电信杆.到菜市.上去贴.劳瞿溪和儿子躺在床上笑话她.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劳瞿溪是不会去做得.上晚班回来给儿子弄好早饭.让儿子吃了上学去.然后去买菜做家务.做好一切准备再能躺一会..到九点钟要开店铺一边烧饭.一边做买卖.守店.直到吃了早晚饭.洪兢锦才能睡上几个小时.然后去上班.因为晚上厂里工人少.她会把要洗的衣服带到厂里去洗.

  .五金电料.品种繁多.努力学起来学会接拖线板.学会接有限电视插头..钉子.有一公分.一点五.二公分.一寸钉到十寸钉.园头得.尖头的.平头得.有机螺丝.木螺丝.鞋钉.灯头有罗口的.有插扣得.各式各样灯管.电料那是更多的数不清五金的范畴学无止境..洪兢锦一有空就在记.就在学.刚开始学做生意.没有经验.不懂商道.记得又一次一个客户.要买三公斤一寸钉子.洪兢锦怕生意做不成.价格开的很低.等到要付钱了.把价格抬高了.那个客户到蛮好的.开道她.说.你们是新手.不懂规矩.做生意不能这样.开价前要算清楚进价.利润.价格定下后不能随意改变.就是亏了.也不能随意加价.不然客户逃走不说.还会引起矛盾.吵架打架.这一堂课给洪兢锦印象很深.到现在想起来.觉得这是好人.要是遇见其他顶真火爆脾气的人.早就吵翻天了.从此洪兢锦记住信誉.诚信.这四个字…..卖钉子尖尖钉头戳的手上都是小洞洞.血渍.钻心得疼.卖护套线.有硬的.有长的.拉得二只手腕都发腱鞘炎.在徐汇区中心医院打了六个星期封闭针才好.为了进货.洪兢锦要四十了去学自行车.刚刚学会.摇摇晃晃去进货.五金的东西都非常沉重的.提出来.搬到车上有难度.洪兢锦就去买烟.找到边上工人请他们帮忙装在自行车上.捆绑在后面书包架上.一路上晃晃忧忧骑回家.看见红灯也不敢停下.怕下来了.上不去了.记得去提电动工具的零件.都是在郊区.有的地方非常偏僻.那时候交通非常落后.不便.公交线路很少.乘车出市区道路到郊区大部分靠走路..有的涉及到危险物品如固化剂等大都在郊外很偏僻地方.走过农田田梗小路.搞一脚.低一脚.前行.大热天.酷暑难当.炎热的太阳火辣辣烤在身上真似要考脱层皮.想是蒸笼罩在身上.汗流浃背.檫都没用.一走就是一个多小时..边走边问路.看见菜农在收菜.洪兢锦是当家人.觉得便宜.就买点回家.等到提了货.在加上菜.百步无轻担.走走歇歇.几里路程.就这样咬咬牙挺下来.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苦力活基本上劳瞿溪是不大愿意去干的.他不去.怎么办.洪兢锦只能自告奋勇出去做的.

  但是劳瞿溪对技术是非常钻研的.很会动脑子.无论什么机器.工具.只要洪兢锦接下来.到他手上.他多会千方百计把它修好..脏到也不怕.他的手指经常黑呼呼的嵌满是机器油腻.在我们地区已经相当有名了气.他的脾气好.从不会大声说话.尊重客户.口碑相当不错.特别是电炊饮器具出来.如电饭锅.电炒锅.电热水瓶.等等.修理更加繁忙了.常常在店门口排起长队.记得又一次.我们对面的医院.里面一个护工.来修一个电炒锅.拿回去以后.又来了.嫌价格高了.哇啦哇啦的高声说话.吵吵闹闹.旁边.不管是邻居.还是街坊.以及过路人都一致说这个老板不是黑心老板.这个老板人蛮好的.技术和手艺都不错的….在大家的一致劝说下.那个人灰遛遛的走了.那几年.他常常被街道.区里评为五好个体户.先进个体户.还当上区里私营协会常委.

  自己的生活问题解决了.他还惦记着新疆回来的小哥哥劳其焜.他帮他在杨浦哪里找到个门面.找几个懂电器的小工.帮他也开了一个修理铺.劳其焜虽然是修理电器老板.可是他的十个手指是并拢的.到现在也不会接一个电线.也不会装一个开关.劳瞿溪经常三天二头要去给小工指导.解决难题指导技术.杨浦区是一个工厂大区.接的活非常多.劳瞿溪得三天二头往哪里去.帮助他.在劳瞿溪的带帮下.劳其焜做得风生水起.收入大大的飞跃上升.他成功的成家立业了.跟陈家贞结婚了.这跟劳瞿溪的辛劳付出是分不开的.他的上面的哥哥们对洪兢锦说.你真节约.你看人家陈家贞穿金戴银.身上都挂满劳.十个手指都是戒指….洪兢锦只是笑笑.她觉得这样反倒俗气.不喜欢.做起事情也不方便

  陈家贞是上海土生土长的青年.在上海的国营百货商店工作的.她要比劳其焜小十多岁.家就住在南市区里.大约八九平方俗称灶劈间.家里还有父母住住一起.结婚后住到洪兢锦的阁楼上面.

  他们白天在陈妈妈家吃了饭.然后回来.他们与周围邻居熟悉的很快.每天晚上邻居会去到他们阁楼上搓麻将.经常是通宵达旦.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休息的

第五章.重开修理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