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恢复理性

  第十二章恢复理性

  经过一段时间忙碌.第二个集装箱也顺利出口了.一切恢复到正常有序的生活.工作.

  他们买的是期房.要过一年以后才交房.期间洪兢锦经常去售楼处看看造

  房子进展的怎么样.当初买的时候才造到五楼.一共要造二十八楼.劳瞿溪偶尔也会去看看.二人在路上边走边聊.开始的时候二人蛮兴奋的.期待早日造好.住进去.他们在打算和设计布置房子如何装修.到后来.劳瞿溪根本就不想去.老是找理由推脱.好像一付与他无关的样子.

  到房子成型的时候.洪兢锦硬是把劳瞿溪拖过去.劳瞿溪跑到哪里.指着空旷的房子对洪兢锦说.将来你的床放这里.好像是在给外人说似的.你的床..难道也不是你劳瞿溪的床吗?洪兢锦听起来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她有的时候.心里会又有点感觉.就是不会用语言表达出来.一时接不上口.

  到接近快交房的时候.劳瞿溪突然坚持叫洪兢锦去把三房换成二房.他的理由你和儿子住住可以了.没必要这么大.傻的洪兢锦.心里想.嘴上说不上来.什么你和儿子.难道你劳瞿溪不也要住的吗?

  可是她没有说出来.在劳瞿溪一再坚持下.她去售楼处.把三房换成二房了.当时退了十五万.她给他劳瞿溪.

  等到交房了.几乎所有的家庭来拿钥匙.都是夫妻双双欢天喜地的.而他们所有手续都是洪兢锦一人去办理的.她还一点都没有私心.他把房产证名字写了劳瞿溪和劳智兴.自己没有放进去.这倒好了.给以后法院析产带来了便宜.

  办完所有进户手续.开始了装修房子.全幢楼都是全家出动.兴高采烈.唯独他们家.劳瞿溪好像无动于衷.一直推脱忙.

  他对洪兢锦说.你要怎样装修.就怎样装修.你一个人做决定.也没人和你争.你要我管.我说了.你又不喜欢.弄不好.还要争来争去的.你自己说了算.这不是很好嘛.我没有时间管这些事情

  .洪兢锦一人在忙.那时候还没有.买东西送货上门.好多东西他只能叫自己店里小工帮助搬运.但是也不能经常这样呀.大部分时间她一个人在弄.因装修材料多.要一样样拖到电梯里.在电梯外面好多人等着.议论着.怎么就一个女同志在弄这种活.怎么叫一个女人一个人在搞装修.这家人家真怪.有的时候.大家等不及了.就起手八脚帮她拖进电梯里.

  大部分工程差不多了.开始要考虑买家具了.洪兢锦对劳瞿溪说这次你一定要去的.劳瞿溪也答应了.他觉得他是应该去看看.

  他给胡丽靖打电话.说‘我明天不来了.和洪兢锦一起去买家具.

  这天晚上洪兢锦情绪很好.劳瞿溪总算肯陪她去了.可是

  到了晚上睡觉了.胡丽靖打电话来了.老板.明天你要进来的.机器有点故障.要检修.

  叫陈小宝看看就可以的.劳瞿溪回答.

  不行.你要进来.里面问题大了.胡丽靖在电话里说.

  你什么事情都叫陈小宝.陈小宝.他行吗.他能和你比吗?她又是撒娇.又是半威胁.

  没办法.劳瞿溪对洪兢锦说.明天不能去看家具了.你叫你妹妹洪兢遥陪你去吧.

  洪兢锦无奈的说.那过几天再说吧.你做过家具.你懂门道得.兢遥又不懂的咾.仅仅凑个热闹而已

  这样.一拖在拖.一直拖到.劳瞿溪觉得不好意思.不在告诉胡丽靖.悄悄的陪洪兢锦去买家具.

  等到搬家日子挑选好了.劳瞿溪说我们二十八号搬家.那天胡丽靖一早打电话给劳瞿溪‘说老板.今天我妈妈要去医院看病检查.我得休息.今天可能上面有人来公司检查.你要等在厂里的.

  这样没办法.搬场车都定好了.洪兢锦只能一个人’搬家.

  胡丽靖带着儿子从自己家里出来.住在她妈妈和她姐姐的房子里时间一长.她姐姐不让她住了.她跟劳瞿溪说没地方住了.要住进厂里.叫老黄把房间让出来.

  劳瞿溪情面难却.不好意思开口.觉得为难.于是就在门卫和厕所上面在搭建了一个房间给胡丽靖居住.

  搭建房间.是陈小宝带了几个工人在干的.她老是挑剔.总觉得对陈小宝不满意.给她设计高一点.到差不多了说太高冬天要冷的.低一点又说太低要太闷的.为了开窗又吵了还多会.

  等到上面房间搭建好了.胡丽靖.每天在劳瞿溪面前说.陈小宝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她觉得.这是一双洪兢锦的眼睛..

  她对劳瞿溪说你用陈小宝时间太长了.对你们不利.又说他的技术也不好.她会在员工里挑一个培养出来.劳瞿溪说‘培养一个人不是一天二天的.我带他他十多年了.她不听坚持要陈小宝走.

  劳瞿溪说“那就叫他回电脑房去.

  ’胡丽靖说.叫走.就走的彻底.远离你好嘞.又不是你儿子.这么舍不得.

  这样在他们家干了十几年的陈小宝给胡丽靖赶跑了

  胡丽靖回家的日子越来越少了.他丈夫几次吵到厂里.在厂门口打架.二人扭打的难分难解.打的鼻青眼肿.旁边围观的人好多好多.大家议论纷纷.谁敢娶她.负担这么重.无辜背上这个包裹.有必要吗?

  胡丽靖对周围的人总是说.住在厂里.离娘家近.便于照顾生病的母亲.

  这句话听似很有道理.使得旁人很无语.不在好说什么了.

  这些议论劳瞿溪都听到的.心里也知道人家是说给谁听得.

  洪兢锦也提醒他.对劳瞿溪;说.‘你不要破坏别人家庭.不要以钱来压死人.不要欺负人家穷.把人家弄得妻离子散.人无一世穷.说不定哪天翻身了.一个人也不一定一世没有困难风险.也不会一世倒霉.一个人也不一定会一世顺风顺水.事事都撞大运.你要对得起自己家庭…家庭散了对谁都不好..

  他一口否定了.说他们夫妻打架与他无关.他们只是聊得来.绝不会往心里去的’以后他注意就是了.

  从这以后.劳瞿溪总是早上拉住洪兢锦到外面逛一圈.吃好早餐再去水厂.他们去了新雅饭店.沧浪亭.港式茶餐厅.杏花楼…等等一些比较好的早点餐厅.然后劳瞿溪去厂里.洪兢锦到网吧.门面水站.各忙各的

  晚上劳瞿溪也回来的比较早了.吃了饭陪着洪兢锦看电视.聊天.有时候.陪她去旅游.或者去郊游.

  这时劳家大哥他见几个兄弟都有事业都有起色.他不甘落后.他退休后利用在单位工作的职位.便利.他是在计划经济的时候.是掌管各个食品商店的分配货源经营权.所以他在食品行业人脉非常广.退休后.开了一家食品加工公司.生产食品.因为有现成的销售渠道.公司一开出便红红火火.不到一年就买了商品房.

  可惜的是他的爱人黄闵揾.没有多久.在麻将桌上因脑溢血过世了.在办完隆重的丧事后.老大便提出.他年纪大了.要找接班人.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也就是劳瞿溪的大侄子劳金骏结婚住在他爸爸前楼上面三楼.因住在一起.婆媳父子之间难免有些矛盾.好在.没几年就动迁了.分开了.不免心里有一点隔阂.

  如果他们那时候没有把房子换出来.动迁的话.劳其焜那时候.户口还没有回上海.还分不到房子里.

  老大劳其溪的二儿子性格比较内向.不善于交际.也不合适接班

  .这时劳其焜的修理铺已经接尽尾声.大大不如以前.他在边上一再说儿子不行兄弟也可以接班.儿子不行兄弟也可以接班.

  劳琳君也一边帮助他做说服工作.说是的.大弟前几年把修理铺做的也不错.钱也赚的不少.可惜他们二个就是爱赌.不会结蓄.在外打交道.能力上是有的.可以发挥的特长.不如让他来帮助你吧.

  老大.没有接话.他心里自由主张.

  他选了三儿子劳金荣接班.三儿子.二媳妇相对学历高一点.脾气也相对温和.

  这几年劳家除了三哥以外.五个兄弟四哥做生意.收入比以往都有大幅提高.就是老三也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在安微一个城市市政府办公室任责.住房也分了好宽敞.二个姐姐劳琳君儿子因财经大学毕业在家炒股.收获也很大.早早买了二套高层公寓房子.劳琳秋夫妇二人都是电力行业行政部门工作.效益也不错.把单位分的房子换成商品房..

  在以前大家经济比较拮据弟姐妹之间关系比较紧张.互相心里有点隔阂.

  这是老大劳瞿溪便提出.全体兄弟姐妹一起去宁波老家给父母做一次佛事.顺便相互之间借机进行交流沟通.洪兢锦当然跟了劳瞿溪一起去了.大概去了三四天.期间劳瞿溪不放心厂里事情.他每天用手机拨通厂里电话.叫洪兢锦向胡丽靖问情况.和交代事情处理方式和过程.

  如果胡丽靖打了劳瞿溪的电话.他接了马上交给洪兢锦.让洪兢锦在中间做二传手.这时好像劳瞿溪比较有脑子.清醒的处理他与胡丽靖之间关系.

  洪兢锦这时说你这样多累.不如干脆叫她辞职.可是;劳瞿溪说.你正是饱汉不知饿汉饥.一个女人家要养一个大男孩.容易吗.?

  洪兢锦无语了.

  洪兢锦在去宁波时特地到功德林买了素食品带去.他们在庙里吃的素斋.都说吃不下饭.太难吃了.洪兢锦把带去的素食拿出来.大家好高兴.都说今天多亏得洪兢锦.今天都亏得洪兢锦.想的真周到.要不然这顿饭怎么吃下去呀.真的到劳家这么多年.难得听到一句好话.

  到了黄闵搵该下葬的时候.劳家的兄弟姐妹在讨论大嫂黄闵搵劳琳君丈夫骨灰安葬在哪里.

  老大提出.我们家现在八个兄弟姐妹条件都很好.收入都不错.干脆八个人安葬在一起.买八套墓穴.这点钱你们都拿得出来的.这时也没人好意思提出异议.就这样劳瞿溪付了三万.把墓穴买了.这时好像是2003年左右.

第十二章.恢复理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