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家族亲情

  第十三章家族亲情.

  以前因劳琳君在工作以后.对弟妹在经济上有资助.所以每逢节日和春节劳瞿溪以及劳琳君以下几个都会到给劳琳君拜年.在哪里与劳琳秋.劳其焜聚餐.

  通过多次活动.劳家一盘散沙的兄弟姐妹终于能坐在一起.团聚了.

  .自从老大劳其瞿下海经商后他提出.每年全家兄弟姐妹一起过年.吃年夜饭.费用开支挨排行轮流支出.然后按顺序到各家去拜年.自然老大排在第一位.论到劳瞿溪.年以过完了.大家筋疲力尽.没有新年的情趣了.但是整个家族这几年好不热闹.

  .每次轮到老六劳琳秋年夜饭做东.接下来应该是劳其焜.劳琳君就会说接下来是小弟.也就是劳瞿溪.把劳其焜给跳了.他们夫妇二人.从来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好像白吃白喝全是理所应当.这么多年劳瞿溪对他工作上和事业上的帮助.从来没有看到他有一点对劳瞿溪有感恩的表示.更别说得到一点点谢意和关怀.

  劳琳秋的要女儿结婚了.可能是劳琳君的女儿结婚.劳瞿溪一家没有去.他们心里有了障碍.还不知道是笔误.她在请帖上写了二个舅舅.舅舅.而且也没有署名.洪兢锦想大人不计小人过.看在求太平份上.就当她是笔误.她后来把请帖给蒋绪淙看.蒋绪淙也糊里糊涂哦蒙过去了.也没有一个明确说法.也可能是现场人多忙的应付不过来.他根本就没有听没听明白洪兢锦是说什么..

  劳琳秋心脏开刀做搭桥手术.劳瞿溪问洪兢锦要送点什么.洪兢锦说你送一千元去吧.

  但是每次聚会.洪兢锦总是在一边不大说话.她怕万一说了什么.又要引起误会.遭到狂轰乱炸.苦不开言.劳瞿溪也在一边像监视一样.不去参加又好像失礼了.劳瞿溪的面子难看.正是左也难.又也难.

  那一年.劳家父亲活着的话应该是百岁.他们提议到龙华寺给父母做阴寿..正好劳瞿溪到外地去谈生意上的事情.洪兢锦代表他去了.她还作了好多准备.带上了瞑衣瞑裤.鞋子什么.还买了许多供品.

  期间有人提出大家集体出去旅游一次.洪兢锦说.劳瞿溪过几天也有事情.他是区工商协会常委.他们好像也要组织活动.这里活动如果安排日期最好错开.

  是的现在社会活动是蛮多的.我是人民代表也经常要参加各项社会工作.四嫂陆平马上接上来说了

  洪兢锦说四嫂.真不容易.人民代表在老百姓眼里也是蛮伟大的.

  我们劳家也是人才辈出..你去开人大时多提提我们的要求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开玩笑起来.

  .有一个星期天.劳瞿溪在家休息.下午已经要六点钟了.铃.铃.铃.手机响了..接起来.是小姐夫将蒋绪淙打来的.小弟吗?快.你快点过来.马上要到.今天四哥请客.在虹口梅园邨.于是劳瞿溪和洪兢锦一起去了饭店.到了那里一看

  劳家整个家族只要在上海的都齐了.包括二房的堂房兄弟姐妹.三房的堂房兄弟姐妹.他们家族都是多子女.每家都是七八个兄弟姐妹.

  就缺劳瞿溪他们..蒋绪淙也是他们兄弟姐妹发现少了劳瞿溪.叫他赶快•通知的

  他们家族都是多子女.最上面的和最下面的也要相差十多岁.几个大的.有点感觉今天的宴席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在席间一直怎么说话.桌面把兄弟.和姐妹分开坐.劳琳君和劳琳秋把洪竸锦拉在他们二人中间坐在身边旁.一开席.劳琳君就帮洪竸锦倒饮料..夹菜.

  ..开始..开始..大家起来.干杯.四哥说道.

  原来今天是四嫂陆平六十岁作寿.席间.四哥劳其瞿的语气有点尴尬很不自然的.谈了四嫂这些年来在他们家的贡献.谈了他们家发达.还说四嫂陆平将当选为人代表.没说清楚是市级的.还是区级的.还是街道级别的.还是小区里面的.是不是楼宇里面的.到底是不他们家庭里的代表.

  .四嫂也表演了她的越剧演唱

  气氛似乎有点僵.好像就他们一家在说话.旁人好像又搭没搭腔的.结束在回家的路上..劳瞿溪对洪兢锦说.今天难得有三房人全聚齐.怎么气氛好像不大对不显得热闹.记得大哥哥都不怎么说话.其实.洪兢锦是有点看出缘故.就是没说出来.

  劳瞿溪在观察人情事故放面是非常迟钝的.

  这一年春节.四哥家没有来参加家族新年聚餐.

  一天劳瞿溪接到老大打来的电话.说星期天大家难的聚会一次.就自己兄弟姐妹在一起吃顿饭来了聊聊家常天.也就是说洪兢锦不要来参加了.地点就在我家.

  到了这天.劳瞿溪了去了老大家里.大家坐在沙发上围成半圆圈.聊起家常来了.

  先是老大劳其溪“”说了没有老伴寂寞生活上有多不便.自己做家务.笨手笨脚.常常出错.有意思在续弦.拜托大家关心留意.合适给他介绍.

  三哥的女儿也回到了在上海.并且结婚,女婿也在做生意.创业.在长宁区买了房子.三哥也常常在上海.他说起女儿女婿也很满意.

  接着四哥劳其瞿说起了当初不该让女儿去日本.女儿嫁给日本人.生了二个孩子.本指望她能给家里带来效益.没想到现在还要家里经常贴钱过去.还不如不去日本.留在上海好多了.

  老五劳琳君说她的家本来都是她说了算的.现在有了儿媳妇.虽然近几年股市行情不好.没有以前那么好赚钱.但是.经济上儿子还是家里的顶梁柱.儿子也不像以前那么听话了.媳妇也不是很亲近.不过说起来.还算孝顺.

  老六说她女儿和她不住在一起.房子也蛮大的.她非常想和女儿住在一起.可是女儿就是不喜欢和爸爸住在一起.这让她心里有点舒服.

  老七劳其焜.常叹了口气.说自从修理行业不景气.店铺关了.生活有影响.钱少.不够用

  大家都很自豪的说

  我们劳家无论是娶进来的还是嫁出去的.都是我们劳家子女当家.掌控小家庭财政大权.在家里是绝对家长.说拥有话语权的.

  他们谈到老七老其焜.老五老六都拿出一副同情相.说他的电器修理铺.实在开不下去.倒闭了.现在闲在家里.今天要想办法解决他的问题.大家帮他想想办法.

  接下来.大家七嘴八舌的对着劳瞿溪说.你厂里不是在用人吗.你一样在用外面的人.还不如用自己兄弟.既解决劳动力.也能带个眼镜帮你看着的.你也放心.大弟也解决生活问题.

  这不一举二得吗?十指连心.打断胫骨还连着经呐.

  你不是到了领取养老金了吗年龄了吗?.女儿劳筠芬好像也该工作了吧.这时候劳瞿溪想起来了说道

  其实这时候.这时劳瞿溪给他算算劳其焜应该可以领取养老金了.

  劳琳君说.你不要这样想.多点收入总是好的.年纪大了.生活不要过得太苦.再说女儿的钱.现在小孩开销比我们大人好好用得多了.家里是用不到她的钱的.将来出嫁还得要用钱.你就算帮自己家里的忙.看在这么多兄弟姐姐的.让他到你这里去做.现在股市行情不好.如果行情好.潘极这点钱不算什么.他一天就会赚出来的.

  确实也是.劳琳君的儿子潘极财经大学毕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做过几年红马甲.后来辞职自己在家里炒股.成绩不错.依靠炒股买了二套市区公寓房.

  可是我这里暂时不缺人.劳瞿溪回答.我的效益也是.不稳定.现在生意难做极了.

  啊呀.一个厂子.多一人.少一个人不会有那么在乎.等股市行情好了.这点钱让小极帮你赚回来就是了.劳琳君这样说.劳琳君的话使得劳瞿溪无语了.他低着头.他到不是在乎钱.是吃不消他的脾气..

  旁边大哥也说话了.大弟你的脾气.要好好改改.不要随时随地一碰就跳.千万不要动不动就动手.年纪都大了.就是小弟也要近六十了.经不起打的.

  嗯.嗯.劳其焜一副好可怜样子.

  接着几个哥哥们又对着劳琳君说

  琳君.你要找大弟好好谈谈.叫他控制脾气.多做事.少发言.

  嗯.嗯.我会的.会关照他的.再说.现在的年纪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出手了吧.毕竟大家都老了.那就这样吧.定下来了.让大弟到你这里去上班.

  劳瞿溪也真没有办法.他只好同意了.接受劳其焜到他那里去工作.

  就这样.劳其焜到了劳瞿洗的单位里上班.

  然后大家一起去饭店吃饭.路上劳瞿溪对劳琳君说.今天你们摆的是鸿门宴.设计好了圈套让我钻.

  你怎么这么想呐.自己兄弟.有困难总有责任帮助的.他跟我说钱不够用.三天二头到我家来.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不啃声.猛抽烟.你看他这个样子.叫我怎么说.看上去我心里也蛮难受.一副可怜相你叫我咋么办.就算你看我的面子.帮我的忙.以后.你有事情.我一样会帮你的.如果股票上有消息我让潘极通知你.让你也能赚股市上的钱.你如果有时间也跟着小极学习炒股.你肯定能行的.

  过几天劳瞿溪在厂里对着老王和胡丽靖说我小哥哥要来这里做.他的脾气不太好.你们少跟他多啰嗦.有事情尽量找我说.各自做好自己分内事情就是了..

  胡丽靖一听大声郎朗起来.老板.你这是慈善机构.没饭吃就到这里来讨饭.你叫他去推销提成.凭本事吃饭.我们不能白养人.

  这个吗.这个吗.到时候再说了.劳瞿溪说.先在这里看那里需要人就那里做什么.劳瞿溪含糊其辞回答.

  胡丽靖真是气得咬咬牙.

第十三章.家族亲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