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初见如墨

  魔界

  “尊上,此番去人间尚且发现还另有人踪溯三者,何许人尚不得知。”此刻暗影伫在妙岩石前向魔尊禀报所获。

  “还另有他人?莫不是天界之人?”

  一阵阴森之感生出,尊上询问道。

  “应不是,此人曾掳走朴簌公主,我追踪至鸾青楼时只见昏迷的朴簌公主,未见神秘人影踪。”

  “哦?有这等事?”魔尊心理好一番掂量:莫不是天后的人?

  紧接而至的着便是追问暗影,

  “那朴簌公主有无大碍?”

  “无碍,待我正准备出手相救之时,二殿赶至”,“不过,大殿似乎已对我有所觉察,几番跟踪。”

  “姑且此番先探探那掳走公主的为何人”,“行事小心,万不得已不要暴露身份,我派猎鹰同你前去,助你一臂之力。”

  “召猎鹰!”

  天魔宫外冥侍传召。

  “尊上”猎鹰至前。

  “近日蛮荒一带有些动荡,天界一定会有所防范,这几日你同暗影先避过此事风头,先去探查一下掳走公主之人,待战乱平定。方可再次行事。”

  “尊上放心,我定竭尽全力。”

  猎鹰应允后便同暗影双双退下。

  此刻的天魔宫内,魔尊追忆于怀:

  蛮荒——蛮荒——

  大仇面前,出手相助便毁于一旦,如今,也只能置你于不顾,还望你能有一线机缘助你攻城。

  凤凰村——石砌房前。

  只见一袭白衣胜雪,有着儒雅圣洁之气的男子背对着我们正在为村民们诊治病情。

  想必这就是那如墨圣医了吧。

  “墨叔叔”

  凤儿落地,跑向如墨。

  如墨回头,起身接住凤儿,被凤儿拉着走向房外。

  “咳咳...墨医,他们...咳咳...咳咳...”妇人的顽疾实在是厉害,每说一句都异常的艰难。

  墨医见此状,立刻将妇人扶进医馆。也不忘对房外的几位说道:

  “几位,请稍等片刻。”

  说罢,便将妇人安置在一个空床位之处,端起早已熬好以备不时之需的药给妇人喝下。随后走出房外。

  “几位远道而来,何事之有?”

  不用说如墨便知此三人为外来者。

  不浓不淡的剑眉下,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春水,温润得如沐春风。下巴蓄一缕黑胡,须至下颚,不长不短,倒是填了别有一番庄者稳重之气。

  在他那眉眼之间我心生亲切之感,有些晃了神。

  “听闻医者涉足四方,解忧化灾,特前来拜见。”我诚恳的说道。

  “此乃医者本分,何有拜见一说”,“此地重疾频发,还有诸多患者需我医者”。如墨朝医馆一望又回头说道:“既然别无他事,几位就请回去吧,以免染上重疾。”

  如墨语气里有些冷冽,误以为我们几位是哪个贵府上的公子哥、大小姐,出身权贵,此次前来无非是消磨消磨闲时意趣。

  说罢,如墨便一挥素袖,进了医馆。

  我心生失落。

  “墨医,你且误会我等来意,于我三者,本明心,愿同你,寄民希,共祈明!”

  南楚察觉到了如墨的顾虑,便上前解释。

  听此言,如墨有些讶异,属是抹去了心间的多虑之感

  “且进”

  如墨示意我们进入医馆。

  我一番介绍后,如墨从诊台的抽屉里拿出了三个口罩递给了我们。

  这走进的片刻,如墨留意到了夜星辰的异瞳,随后说道。

  “三者虽似不凡之人,可此疾甚顽,缠身便难痊愈,还是多加防护的好。”

  “医者为何不需此物?”我指着脸上的口罩,对着轻拂衣袖的如墨说道。

  “如墨自幼研习医术,尝百物炼百药,身心早已毒火不侵,不攻,不致。此物便也就无需于我。”

  这么厉害!不可估量不可估量啊~此刻我心生崇拜之意。

  可能是对如墨医者的莫名亲切之感在作祟。

  我低声细语的打着掩护冲如墨说道,如墨也见我这般神秘,便也侧身俯下听我所言:

  “医者甚慧,我皆非凡。”

  听完如墨嘴角淡淡一笑。

  打趣道:“非慧也,不过眼及之处是一明眸便知。”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看向夜星辰的异瞳。

  如醍醐灌顶:难怪!夜星辰这异瞳实在太过惹人注目。

  此刻夜星辰正同凤儿嬉闹。

  而南楚大殿则是突然收讯:天帝急召。深表歉意后,返回了天界。

  “二位随我来”如墨示意我和夜星辰一同前往仁心堂。

  前往仁心堂的途中,我佯装不经意的靠近夜星辰,生怕被他发现我的故意之为,再生冷的对我。可终究还是被他察觉。

  我想他靠近一步,他便远离一步。

  就这样我迈一步,他迈一步。

  我迈一步,他迈一步。

  夜星辰也佯装是不经意之举。

  几番之下,

  间距并未得到改善,

  一气之下,便抓住夜星辰的肩衫

  “干嘛呀,老躲着我!”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抱怨着夜星辰的冷漠。

  夜星辰看向我。

  我也正看着夜星辰。

  小鹿突然的又调皮了起来,在我的胸口处不停的冲撞。

  此刻的如墨医者听见我这奶凶奶凶的语气,也停下了脚步,回头望了一眼我同夜星辰,温润一笑也就继续前往。

  “哼”

  我嘟囔着,许是心跳的太厉害,没等夜星辰的回应便气囊囊的走开。

  “哥哥,你不去哄哄人家嘛?”紧跟身后的凤儿冒了出来冲着夜星辰眨着眼

  夜星辰望着我离去的背影思绪不断:我这样是不是....朴簌....我....该将你如何是好。

  仁心堂处,

  “咳咳...”

  “咳...”

  “呕...”

  “唉..啊——”

  ......

  眼前这十几号人,有的瘫软在病床之上;有的则是勉强支撑着坐起。皆为重疾缠身,免不得时而的低沉的呻吟和时而那费力一咳,似震得骨头都要轻散的模样。

  听如墨医者所言,此处便是患者的驻留之处。

  紧挨着仁心堂的是福心堂,是患者亲属的驻留之处。而凤儿也就住在此处。

  面对此前景象,夜星辰也心生触动。

  便询问道“他们身患何疾?”

  “二十年前,此处的分支小河本是凤凰村村名的水源之地,也是浇灌一方作物之源。可后来此河的近源之水遭无数家畜腐尸所污,不久便疫病席卷而至,小河污浊,所事作物也污。长年至此,终不得愈根。”如墨细细道来。

  我神情凝重,脑子里浮现的全是疫病而至的凄惨画面。

  “医者也无法?”夜星辰追问道

  “唉,有也似无”如墨一声轻叹。

  “不妨说来听听”听见有可治愈之术,我便心生急切。

  “凤凰村原是无名之落,沾染疫病之后,便化名为“凤凰村”,人间传说凤凰乃是“不死鸟”,村名便日日祈福,希望得到灵鸟的庇佑。而此解疫根除的药引便是凤凰的半分颈羽做药引即可。可这灵鸟凡界怎能轻易见得?”

  夜星辰一听,面露凝色,望向此刻正显欣喜之意的我。

  我就是凤凰啊,太好了,村民们有救了!没想到我朴簌的羽毛还能有这么大的用处!不过还好,只须半分,不然我可就是只秃凤凰了!听如墨医者所言,我心里思量着,暗自窃喜。

  “凤凰难遇,也不可强求。但心诚可鉴,终能守得云开见月明。我同朴簌姑娘定会协心同力与医者一同造福。”

  夜星辰看出了我的心思,这是这一路以来第一次向我走了过来,挡在我身前,以此拦住准备自告奋勇的我。

  如墨医者默许着点头。

  我一脸疑惑:方块脸为何不直接告诉如墨医者我有凤凰颈羽!我可以救治村民!真是冷血无情!

  “医者,我有私事想同朴簌姑娘一谈,还望....”

  还没等夜星辰说完,如墨医者便已懂得夜星辰的意思,便拂袖返去诊断台处,继续看诊。

  “你为何拦我不说?”

  待如墨走的远些,我质问着夜星辰。

  “我不许!”

  夜星辰语气异常坚定,神情冷峻。

  “你....”我气的不打一处来。

  “你乃天界公主,若是要伤及于你以换他人之安,我怎能答应?又怎向天妃交待?”

  “凡人皆有命数!”

  我望着眼前眉目微皱的夜星辰,冷冷的语气里,滞留着迟来的关切。

  “我知道,没关系的...”停顿片刻我小心翼翼的回应道。

  “不许!”

  夜星辰突然攥住我的手,眼里闪烁,语气里没有丝毫的退让。

  虽是犹如冰原之脸,有意避之,无法道出内心肺腑之言,只得拿旁人做挡箭牌。可夜星辰始终还是藏不住心底那颗不忍之心。更何况眼前之人是朴簌。

  天色渐渐的暗沉,可福心堂内仍有许多小孩子坐在大厅的梯阶上静静的听着那远方微弱的烟火炸裂声。

  春节,乃合家欢乐之时。烟火、福灯共庆之时。但在凤凰村,却只有静谧下的虫鸣相伴。

  “好想看一次烟花啊”

  一个小男孩望着一两只星点缀的夜空。

  微微的闭上了眼睛,许起了愿望。

  而同他一旁的小孩子们,全都一个接一个的闭上了眼睛许下了小小的愿望。

  我同夜星辰收拾整理好药材便往福心堂走去,见到这一个个小孩许愿的模样。便有所触动。

  我施法。

  天空中瞬间炸开了冰霜之礼的烟火盛宴。

  “嚓拉拉——嚓拉拉——”

  .......

  “哇!我的愿望被天爷爷听见了!被天爷爷听见了!”

  见此般情景,小男孩惊讶而又兴奋的跳了起来。

  “娘亲,娘亲,快出来看烟花”

  有的孩子则是跑回了屋,想将这美好同家人一起分享。

  孩子群瞬间燥动起来

  “好特别的烟花啊”

  凤儿接过烟火炸裂后,零零落落洒下的一朵朵霜花。

  如此热闹之景,许许多多的村民们也纷纷而至。相互细细耳语:

  “我从未见过如此之美的烟火”

  “真是难得”

  ........

  见村民们这般欢喜,我也不禁的开心起来。

  “如何?”我冲身旁的夜星辰问道

  “还少了这个。”夜星辰说罢,便在脚边处变出了数个福灯。

  我看了看,甚是温暖。心想:看来以后不能叫他方块脸了。

  “谢谢你!”

  我抑制不住欣喜。一下子抱住了夜星辰。

  夜星辰一下子征住,双手不知如何安放才好,僵悬在半空。待我松开。我便拿起夜星辰脚边的福灯分发给村名们。夜星辰在原地看着我,眼里柔波,似在细细的回味刚才之拥。

  “你还愣着干嘛,过来帮忙啊”

  我回头望着一直没有动静的夜星辰。

  夜星辰回过神来,便走向我,同我一起。

  福灯一个接一个的升起,寄托着凤凰村的村民们一个又一个的美好愿景。

  福灯游,温久候,霜花流,白了头。

  亲离别,莫难受,寄思托,同相守。

  (未完待续)

第六章 初见如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