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遭人袭击

  第二日,

  在本体的自愈之灵和二位殿下的苦心医治疗下,我基本已无碍。

  我走至福心堂大厅处,夜星辰和南楚见了便急忙地跑向我。

  还没等夜星辰开口,南楚就强占了先机,关心道:

  “你怎么下来了?”

  “楚哥哥,我已经没事了,再躺下去,我屁股都不翘了!”我蹦蹦跳跳的转了一圈,还调皮的拍了拍自己的屁股。

  “本来就不翘....”清晨就是一句来自夜星辰扎心的话。

  “你!”

  “夜星辰!不如你改名叫夜怼怼吧!”

  我挑衅般冲夜星辰的说道。

  南楚在一旁听见我这番气力满满之言,想必也是恢复了。

  见我已痊愈,也不便多留此地。

  更何况这凤凰村的村民已经....欸。

  我未留意到村民们的表现,回房整拾行李,而夜星辰和南楚则坐至福心堂大厅处。

  突然!

  几束毒针向夜星辰飞来。

  夜星辰见状,灵敏一躲,毒针擦身而过。

  南楚察觉到异常,同夜星辰巡视着四周,只有眼前这忙忙碌碌的村民。

  南楚用幻境一探便探得那幻化成村民模样的暗影和猎手。

  暗影、猎手察觉已经暴露便不在隐藏。

  猎手拉起惊蛰之弓一箭射向南楚,而暗影使幻影之术瞬移至夜星辰身旁同其交战。

  此刻的村民们吓得仓皇逃之。

  只见南楚全身冒起水蓝焰连同手持的子御剑,丝毫不退让的迎击着猎手那沾有蝎毒的冷箭。那嗖嗖冷箭一触至南楚子御剑上的水蓝焰便落成了一缕缕灰烟。

  而此时的夜星辰,手持青龙在柄的星龙剑,滚滚青焰附着。

  夜星辰设下星水阵,四周涌起股股刺青泉,刹那间冲向身前幻化出的分身暗影,只见暗影真身腾跃而起,抵挡着这来势汹汹的刺青泉,暗影的分身境已破,随即,暗影亮出指间的锋刃向夜星辰突击而上,夜星辰便也同暗影激烈的博斗起来。

  我听见楼下的动静,便出了房外,望见大厅四人周旋的一幕,便立刻下至大厅。

  突然南楚留意到我的出现,猎手趁机一掌击在南楚左肩。

  夜星辰见南楚踉跄,立刻挡下猎手接踵而至的毒掌。

  然暗影此时瞅准时机,一跃而起,从上而至将指间的利刃对准夜星辰的脖颈之处。

  我见不妙,飞身而下以冰霜之力震开猎手,随之在夜星辰身旁四起冰墙阻隔暗影之刃。

  暗影未得逞。冰墙消融,夜星辰随即一发星龙之斩,拔地核之势,将暗影重伤。

  此时突然一位身着月白项细银花纹底黑锦服,一根白丝线束发高高的遂在脑后的男子出现,一掌击退发起又一次攻击的猎手。

  是世子!猎手看见眼前顿出之人,心里一惊。

  神秘之人,眼神冲着猎手示意一番。猎手便扶起暗影撤之。

  而我见两位黑衣人逃之,也顾不得眼前之人出自何处。

  “楚哥哥!”

  我跑向南楚。

  而南楚此时已深重蝎毒。

  随即便坐下疗伤。

  我在一旁担忧的看着南楚。

  “天魔世子。”

  夜星辰认出眼前之人。

  此刻,我也望着眼前这位气质非凡的男子。

  “世子?”

  由于长年受制于母妃的管教,我自是未曾见过天魔世子。

  “想必你就是公主了吧?”苍陌冲我微微一笑。

  “嗯嗯...”我点点头。

  “不知世子此番携那二人前来是何意?”

  夜星辰同那暗影、猎手交手一番自是得知二者皆为魔道中人。

  而二者的杀意不免让夜星辰对天魔此行的目的有所怀疑。

  “天魔众生生性有些顽固,许是妒忌二位殿下这“齐圣”的名号,想要对战对战。是我天魔管教不严,莫怪罪,我定回去好生惩处。”

  “让公主受了惊吓,深感歉意。”

  苍陌对刚刚所发生的事致歉,

  苍陌虽为天魔之子,但与其父——幽冥不同。其生性与世无争,重情重义,夜星辰和南楚自是对其有一份尊敬之意。虽苍陌的言辞也有些勉强,但夜星辰也并未再追究些什么。天与魔本就背道而驰,更何况几千年前那一战天魔留下的血辱。如今也只不过是表面和平了些。

  “前几日,莫不是也是你天魔之人所为?”

  夜星辰联想至前几日我突然的消失,奈何不住质问了起来。

  “非也”

  苍陌回应道。

  夜星辰心里不免心生疑惑:那又是何人?回天界一定得好好查探。

  此时,南楚也恢复了。

  “楚哥哥,你没事把?”

  我的视线转移至南楚身上。

  “无碍”

  南楚轻言的回复着我,想让我安心。

  待我再一抬头之时,苍陌已不见了。

  “今日之事,动静有些大了。”说罢南楚便变出了几只圆滚滚的小蜜蜂,飞向了凤凰村内每一个村民的所在之处,零零落落的洒下些什么,像采的蜂蜜般欢乐,一些神色还有些惊慌的村民正窃窃私语着刚刚福心堂的凶煞一幕,灵粉一落,突然间便忘了唇边之语。

  第二日,准备离程之时,除了那位妇人伴走相送,诚恳的致谢,其余村民连同村长都面露冷漠的聚集在福心堂一处。

  “初见这姑娘像是善人,没想到如此狠毒。”

  “是啊,是啊,眼睁睁的看着小小凤儿离去,都不愿交出颈羽”

  “要我说啊,神仙同那没良心的官僚之人没什么区别”

  “走了好,快走吧..”

  .....

  细细碎碎的是一些村民的窃窃私语。

  虽听不太清晰,可那语气也便能感知其非好意。

  待我们穿过这忙忙碌碌视我们如隐形的人群,村民们一改往日得热情,一句话都没能留下。

  我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感受到心间重重的压迫。

  这帮不知好歹的人...夜星辰见眼前景象忍不住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

  然后同南楚带着我加快了离程的步伐。

  送至医馆外,我便也劝妇人回去了。

  一路外行,这凤凰村的最后一站便是这里。

  我走至凤儿的坟前,将囊中那只冰凤偶轻轻的放在坟头。此时初春的风儿微微划过,我默默的一句话没说。

  即使心里不舍,却还是转身离开了。

  至此一别,凤凰村的一切,便也随着那只冰风偶还给了这人间初春.....

  路经瑶山,我有些晃神。

  似昨日历历在目。

  此时,

  哎,这不是美人儿吗?几日不见,怎有些憔悴?正在寻觅灵花灵草以饱腹的人参精突然看见了我。

  不管了!不管了!如此机缘,不如我就从了她吧!人参精心里美滋滋的想了一番。

  忽而见我渐渐走远,便迈着小短腿极速的朝我奔来。

  “欸...美人儿~美人儿~”

  “等等我啊!”

  可是我神情恍惚哪里会留意到远处的小小人参精。

  “你听见什么声音了吗?”

  夜星辰突然停下,拿着手朝我眼前晃了一晃,眉头又皱了一皱。

  “啊?”

  我晃过神来,完全不知道夜星辰说了什么...

  而此时,人参精已经偷偷的跑至我脚下。哧溜一下,变成一个圆滚滚的毛毡草球粘在了我的裙摆处。

  南楚见我心情有些低落便打趣夜星辰:

  “夜殿如今也同“汪汪”一样敏锐伶俐了?还是上了年纪出现了幻听?”

  伴着南楚可爱的萌物动作,我没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夜星辰本想相敬回去,见我终于面露微笑,便也就一笑而罢。

  “哈哈哈,说不准是那偷吃月亮的天狗。”

  突然一阵细微的诡异之音从我身边冒了出来。

  糟了!

  人参精心里一惊,啪啪啪得打着嘴巴子,哪曾想居然情不自禁的冒出了声。

  “我就说有声音吧!”

  夜星辰一脸得意,像是啪啪啪的打了南楚几个耳光一样。

  南楚走至我身后,发现我裙摆处沾着一个毛毡草。

  南楚取下,看了看,便知道了这神秘之音出至何处。

  而此时的夜星辰一下子就夺了去。

  只见夜星辰先是一个“高空抛球”紧接着便是一出“指压神功”

  这最后一击啊,便是要将其“剖腹”:

  “不如掰开来看看”夜星辰见毛毡球还没有动静,便恐吓道。

  “别别别!”

  毛毡球面对如此“残暴”的夜星辰终于说话了,语气里带着乞求。

  “什么玩意儿,男不男,女不女的。”

  夜星辰被这毛毡球的娘里娘气的声音恶心到了,一下子将其扔在了地下。

  而一旁的我也不免抖擞了一下,后而又觉得这声音此番熟悉。

  只有南楚镇定自若!真是令人佩服。

  “是何方小妖?”

  夜星辰冲着草地上的毛毡球问话道。

  “嘭”

  只见毛毡球变成一个“肚皮”滚滚的人参。

  “啊!怎么怎么..是你啊!”

  “原来那天是你!!”

  “好啊,竟是你这小妖捉弄我!”

  我看见眼前的小小人参,一下子便忆起了那日我捡得这人参后不断生出的诡异氛围。

  倒是一旁的夜星辰和南楚被我这一连串得话弄得有些迷糊。

  “我可是一棵千年人参,小什么妖!你才是妖怪!”

  “哦!不!你是美人儿!”

  人参精听见我说他是妖,便有些小小的怄气,不过见我此容却又突然变脸,一脸殷勤的夸了夸我。

  “你们认识?”

  一旁的南楚疑问道。

  此刻夜星辰也同是问号脸的望着我。

  “哦!认识!”

  我捏着我的小拳头冲着这棵人参作作恐吓的样子,没有经过大脑就回答了南楚。

  “不不不!也不算认识!”待我反应过来,慌忙地冲南楚挥动着手否决。

  “说来话长!说来话长...嘿嘿...”

  我表情纠结不知道如何说起这段诡异得经历,就尴尬的笑起来,南楚见我如此反倒也笑了起来。

  “说吧!小妖你什么来头!”

  我蹲在地上看着眼前这小小的人参,忍不住用手逗了逗。

  “我是千年人参!人参!”

  人参精冲我张牙舞爪的,彰显着它对我一口说辞的不满。

  “嗯?”

  此时,身旁的夜星辰斜视着人参精,似乎暗示着人参精但凡声音再大声一点和我讲话就将性命不保。

  此时,人参精忆起夜星辰刚刚的摧残便委屈的摆出内八字的脚型,双手交叉垂下的看着我。

  “哦!好好好!那请问人参大哥你叫什么名儿啊?”

  人参精想了一想:名字?欸...我何时有名字?该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人参精琢磨了片刻,灵光一闪记起昨日有两个书生路过此地,其中一个说他叫什么来着。

  “哦!我知道了!”

  “本精乃杜郎平是也!”

  人参精洋洋得意到,似乎觉得自己的气质提高不少。

  “什么?你竟然叫肚囊皮?”

  我一听这名字捂着嘴不禁偷笑。

  而一旁的夜星辰和南楚也不禁笑了起来。

  我仔细打量着这棵千年人参,圆圆的“肚皮”上有着一道又一道的“肉痕”,果然很是符合这名字。

  “你!”人参精被我气的说不出话来。

  只听见“嘭”的一声。

  眼前之景属实让一旁的我、夜星辰还有南楚看呆了。

  (未完待续)

第十三章 遭人袭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