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千钧一发,我来!

  激烈的战场。

  南楚用自己携带在身的捆绑的半截断枝同从碎石缝中拔出短剑的夜星辰不断地和金甲虫周旋,但金甲虫犹穿一身金甲,坚硬不可摧,腹部的浅薄之处,也是浅浅的几道刀痕和微润的毒血滴落。

  如此一来,唯有攻其薄弱才可。

  “额骨!攻额骨!”

  在一旁偷偷观察着金甲虫每一次张翅护体的保护部位时,额头是唯一一个金甲虫每一次护体时都会双重附着的地方。

  南楚和夜星辰二人领会,却没有立即动手,反倒是在同金甲虫周旋中商讨起谁来立下这个汗马功劳。

  “夜殿,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请!”

  “南楚乃三界公认战神,怎能让我这无名之人夺了你的面?”

  二人互相恭维着。

  我在一旁却干着急,以为二人缺乏时机。

  我顾不得那么多的跑了出去,冲着金甲虫激烈的大喊道:“你这个大虫子!丑八怪!你!你!有本事来吃我啊!”

  说罢,我捡起脚边几块石头,朝金甲虫奋力的扔去,结果一颗没中!几颗石子稀稀落落的滚到了金甲虫的爪边,碰了个瓷。

  “酥酥!你在干嘛啊!快回来!”

  千千十分担心我,正向往我这儿跑,将我拉回去。却没想,金甲虫察觉到了我。

  灵敏的听觉下,金甲虫自是听到了这激烈般的喊声,矛头直冲我。既然在南楚和夜星辰那里讨不到好果子吃,自然愿意来吃我这口气蛮横,然而肉汁却很娇嫩的甜果。

  这丫头!夜星辰心里一紧,急忙同南楚追着朝我疯狂的飞扑而来的金甲虫。南楚又变出仅剩的最后两根白绫,锁住金甲虫的后肢,金甲虫一下子就被这白绫从低空拉倒在陆地上,坠在几团黑土之中。夜星辰顺势,踏着白绫,骑在了金甲虫的背上。正要将短剑插入金甲虫额骨之时,金甲虫浑身震动着,旧技重施,伸开了双翅。

  “小心!”

  我朝夜星辰喊道。

  光滑的脊背,如此近的距离金翅震动的音波很是强大,夜星辰的耳膜受到了强烈的打击,震荡声使夜星辰有些痛苦,短剑也从金甲虫的脊背上滑落,被金甲虫的前肢踏成了一堆堆细碎的废铁。

  只见白绫断,金甲虫再一次逃离了束缚。金甲虫喧嚣一声,四周巨石颤颤,更多的利刃从它的双翅上飞出,南楚一边躲避着这密集如雨的暗箭,一边清扫着从各处延伸而出的大大小小的蜂刺蜈蚣。

  但金甲虫并未飞身而起,后肢被几团黑土黏着着,只见爬至金甲虫跟前的几只蜈蚣,仿佛正剥离着黑土与金甲虫指间的亲密连接。

  我望着眼前的一幕,心想不妙。

  “你快去帮下楚大哥!”

  我对刚刚冲到我身边的人参精叮嘱道。

  人参精见我一个姑娘家都如此,便也壮胆上前而去。

  之后,我便鼓足胆子冲上前去,冲着用一只手掌着头,一只手抓着金甲虫的触角用力的手掌浸出血渍的夜星辰喊道:“夜星辰!夜星辰你能听见吗?”

  金甲虫一直不停地颠簸着,想要将夜星辰这可恨的入侵者踏入脚底。

  夜星辰晃着脑袋,时而明晰时而无声的世界在他脑海里穿梭。

  我取下头上的青玉凤簪,冲着有些恍惚的夜星辰指了指,用眼神示意着。

  此时南楚看向我,一路斩杀着,想要快速抽离。

  金甲虫后肢下的蜈蚣越来越多,黑土的黏着面越随之越来越小。

  我绕到金甲虫的后方,沿途拳打脚踢着袭击我的蜈蚣。到了正后方,夜星辰早已等待着我,和我对视一番,我便屏住呼***准的投向了夜星辰。

  随后,我又绕到金甲虫前方,吸引着金甲虫的注意。

  就在最后一块黑土被剥离之时,一支青玉凤簪被金甲流光反射的亮晃晃的插在了金甲虫的额骨之处。

  “嗡嗡嗡——”伴随着虫体的震颤,像是骨头架子散落一地

  瞬间,金甲虫的虫脑破裂,毒浆四溅。

  “方块脸!”

  我还在担忧夜星辰的安危,却丝毫没留意金甲虫的毒浆也朝我袭来。

  待我反应过来,已来不及躲避。

  “朴簌!”

  “酥酥!”

  南楚和人参精大惊,却追不上这毒浆喷射的速度。

  我以为自己就这样牺牲在此,却没想突然一个半弧形的灵火之屏抵挡在我身前,替我抵挡了“呲呲”般的毒液。

  但火灵之屏显得有些脆弱了,就在这火灵之屏快撑不下去的时候,南楚携着人参精冲到我面前将我快速的抓住,转移到安全地带。

  “哦?”

  幻境前,水神看着这一幕,像是参透了什么。

  而我还迟疑的惊奇这是怎么一回事,而南楚看到了这一切却异常平静,丝毫不奇怪。

  夜星辰也早已从脊背上滑下,拖着身体勉强躲过了。

  眼前,金甲虫的神气压榨着为它打工的几群蜈蚣,和它一起送了命,灰烬包裹在那团黑土之中,一点金光也不见。

  我们成功了!

  天庭。

  “水神参见天帝!”

  “禀天帝,第一关,夜殿胜!”

  水神因天帝辅以幻境,监管赛场,得以及时截得药王谷实讯。

  天帝脸上微露喜讯,到这种关头,天帝心里的天平早已握平,两子无论谁坐上这储君之位都是极好的。

  “朴簌公主在这场历练中,也成长很多啊!”

  水神误以为我的出现是天帝安排。顺便向天帝贺喜。

  “哦?朴簌?朴簌怎会去那里?”

  天帝反倒问起水神来。

  “天帝不知?我以幻境观得公主由您宫下一亲侍引入,这事...”

  水神没有继续说下去。

  “嗯...”

  天帝沉思一番又继续说道:

  “无妨无妨,恐是朝政事宜多,记性不好了。”

  “你继续监管,有情况随时汇报!”

  “好!小神告退”

  说罢,水神便告退了。

  夜里,无双宫内,床榻前。

  “莲之,朴簌一事,是你所为?”

  天帝有些气恼,质问着天后。

  天后察言观色,想必天帝知道了朴簌进药王谷得事宜。便也不装模做样。

  “一为,别气恼,此事是我所为,可我并无他意。”

  天后向天帝坦白。

  “你可知,簌儿身子刚愈,如此折腾如何向天妃交待?向众神、仙交待?”

  天帝声音温润,却暗藏着指责。

  我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岂能败在你这丫头片子手里?天后心想。

  天后沉住气,温柔而又耐心得的冲天帝解释着:

  “一为,是莲之思量不周,这几千年来,莲之待簌儿如亲子,丝毫没有偏差,怎会害她?簌儿自小修法练术基础薄弱,莲之只是想多让簌儿磨练磨练。总不能让这三界笑话我皇室公主法术不精吧?况且有二位殿下陪伴,不会有事的。”

  天后机灵的为自己巧辩着。心里想的却是:这丫头片子能耐这么大!还没死!

  天帝想了想,这几千年来,莲之的确待朴簌如嫡出,便也觉得自己言语上过分了些。

  天帝抚着天后的手,声音更加的温柔了:

  “天后啊,这么多年,你的宽容和体面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刚我言语有些冲撞,你勿放在心上。我也只是挂念簌儿安危。”

  “一为,我怎会怪罪,你知我心就好!”

  天后说罢冲天帝微微一笑。

  天帝也温润的笑了起来。

  而我、夜星辰还有南楚,第一关顺利的通了关,自是回天庭休息。二位殿下养精蓄锐等待着下一次的挑战,偶尔也和天帝天后唠家常。而我呢,也总算是能好好的睡上一觉了。只不过琉璃宫中多了人参精这个话唠,成天缠着我的母妃还有宫中的那些侍女们分享着它经历的奇事。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它的天马行空的想象拉!

  (未完待续)

第二十八章 千钧一发,我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