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定夺储君

  几日过去,金甲虫一战仿佛还在昨日就又迎来了第二关。

  穷极谭处,

  只见夜星辰、南楚二人蒙着眼相对的悬吊在潭中央的青藤上,手脚都被束仙绳捆绑着,脚下是数条蠢蠢欲动的食人鱼掠动的身影,展示着自己锋利的尖牙。

  “每过一分钟潭水就会上涨一截,随着上涨的次数增加,上涨的高度也逐渐增加。二位殿下需同时脱逃才算通关”

  水神提醒着二位殿下,又接着补充到:

  “神魔两界都对此事十分关注,还望二位殿下竭尽全力,不要意气用事,失了帝家的颜面。”

  “水神,可以开始了吗?”

  “再不开始,我这龙身都要被这青藤勒折了去...”

  夜星辰催促着水神,实在是不想听他那一套官方的说辞。

  “好!”

  水神应允。

  第二关开始。

  二人脚下的食人鱼不安分了起来,拿出了跃龙门般的气势,一条接一条的跃起。然而,二人悬挂的高度自是现在食人鱼所不可及的。

  “同时脱逃,楚神怎么看啊?”

  夜星辰像个丧尸一样,整个身体瘫软着,像一把散骨头,仅凭这青藤和仙绳撑着。但口气还是活脱脱一个壮汉。

  “看鱼。”

  南楚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夜星辰。

  “你看这鱼,它又傻又笨。”

  “你看楚神的脸,又冰又冷”

  夜星辰反倒是接过南楚的话,自己在那里哼唱起来。

  “方块J?需要我说出来是谁了吗?”

  南楚直击夜星辰要害,夜星辰的脸“唰”的一下沉成了冰块脸。

  “咳咳”

  “若是夜殿有意这储君,南楚愿为夜殿在所不惜!”

  南楚朝夜星辰抱拳,一副恭恭敬敬的忠臣模样。

  虽蒙着眼,但听声辩位对二位殿下来说简直是小儿科的东西。

  就这样,时间晃啊晃,晃得头都晕了。

  “咔嚓咔嚓”

  二人脚下的潭水上涨着,食人鱼异常的活泼。偶有几只弹跳力出众的鱼儿也被夜星辰和南楚并脚踢的像吃了哑巴亏似的眩晕在深潭之中。

  天庭。

  我坐在水尘殿中摆放的幻境前,同水神一起观看着二人的状况。而人参精只能待在琉璃宫这最安全的地方。天庭自有天规矩,外人不得随意入内,更何况是一只小小的人参精。

  大哥和二哥怎么回事啊!这都过去多久了,还没有动向!

  看着幻境内二人悠闲的姿态,我心里琢磨着二人的深意,可仍然没有结论。这哪里是在通关,简直就是在享受即时的美景,就差一瓶月老酿的月桂酒了。

  水神表情有些严肃,细细的想了想,之前我同二位殿下在药王谷的经历,手一挥,只见涓涓细流渗入幻境中,一团雾气之后,只见穷极谭距离二人很远的一侧多了一根青藤,上面悬吊着的是一个双眼紧闭的女子!

  待我仔细一看,那个人居然是我!

  “哎哎哎!水神这是?”

  我拉了拉水神的衣角,示意着水神同我解释解释。

  “公主,幻形而已,无妨。”

  水神解释道。

  我当然知道是幻形,毕竟我还活生生的坐在幻境前呢!我不过是想知道是何用意罢了。

  我死死的盯着幻境,抓住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想看看水神这“老狐狸”要对我的兄长耍什么把戏!

  穷极谭处。

  “那是?”

  夜星辰透过眼纱,十分模糊的看着潭侧的青藤,但始终模糊不清。

  “南楚!你看见谭侧的青藤了吗?上面是谁?”

  夜星辰朝南楚呼喊道,寻求南楚的帮助。

  “嗯....不太清晰。”

  距离更远的南楚辨认起来更加困难了,南楚眯着眼,也始终看不清晰。

  “此人乃朴簌公主,若是二位殿下多番不作为,这结果....”

  水神并未把话说完,想必这未说完的话,二位殿下也心知肚明了。

  “公主你也敢动!你这水神怕是活腻了!”

  “等我出去不把你千刀万剐!”

  夜星辰一听是我,言语太过激动,有些莽撞了。

  “水神,公主在此,恐不得体。”

  南楚见夜星辰有些激动,忙插过嘴,向水神委婉的说服道。

  然,水神的声音早已消失在了这突然疾速高涨的“隆隆”潭水中。

  “朴簌!朴簌!”

  夜星辰朝我呼喊道。

  然,我如昏睡一般,始终没有回应。

  夜星辰和南楚眼睛无法辨认,而我却也不得开口。二人自是无法知道我不过是一个逼迫他们快速脱逃的傀儡。

  “朴簌!朴簌!”

  “簌儿!朴簌!你听见了吗?”

  .....

  夜星辰和南楚呼喊我的声音杂乱的交错着,是焦急是担忧还多了一些恐慌。

  眼看我脚下的潭水逼近,食人鱼跃起来都能触碰到我的靴底,有的甚至含了一口我玉靴的边边角角落入水去。

  顾不了那么多了。

  原本水高一尺,就螺旋着升一尺的“欣赏”二人组终于准备逃出此地。

  “南楚,你往左,我往右!”

  夜星辰一冲南楚说这话,南楚便心领神会。因为二人想到一块去了。

  “当——”

  伴走轰鸣的潭水声音,两根青藤相对着荡漾着,像是乘坐秋千一般。

  然而,荡的幅度还不够,两根青藤距离相遇还有那么些距离。

  由于两个人的身体被捆绑的紧实,发力实属不易,更何况是将这青藤荡起老高。

  但二人始终没有放弃。

  夜星辰的嘴里不断地重复着“再来!”的口令。

  “再来!”

  “当——当——”

  “再来!”

  “当————”

  “快!”

  “当——当——”

  ....

  一分钟过去,潭水上升着,食人鱼渐渐地跳起来都可以触碰到我的脚底。

  幻境前。

  “加油啊!加油啊!”

  我看着镜中危急的时刻,默默为兄长打着气。

  一旁的水神瞧瞧我这如身临其境般的样子,不禁笑了笑。

  其实,水神是个好人,只不过思想老派、顽固了些。

  “当——————”

  这一次,终于成功了,两根青藤快速的缠绕在一起,像是螺旋桨一般飞速的上升。

  原本上升的潭水,也随着二人的上升,迅速的下沉。我侥幸的逃过了一劫,只有细微划痕留在了衣角,和两只破了边的玉靴。

  通关顺利,二人飞速的上升中,一阵雾气而过,二人来到了凌霄殿的大堂。

  只见众神、仙早已落座殿堂。

  “好!”

  天帝一副慈父般的笑容,禁不住称赞着自己的孩儿。

  “此次赛程中,夜殿出众,第一关英勇斩杀流毒金甲虫,第二关智慧过人,逃脱穷极谭。实乃储君之风范!”

  水神上禀天帝实情。

  天帝点着头,看起来十分认可夜星辰。

  一旁的虎将也上殿力荐道:“夜殿胸有大义,情怀天下,心善智德。往日大殿辅佐,定能让天界蓬荜生辉!”

  我站在天后身旁,也替夜星辰开心着。毕竟二位殿下,皆为我兄长,是谁坐上这储君之位我都开心。

  千万别是我!夜星辰心里一紧。

  南楚看了看一旁的夜星辰,一个眼神让夜星辰慌了。

  南楚走上前去,发话了:“父帝、母后。儿臣也认为储君之位非夜殿不可。”

  “父帝!我....”

  见南楚如此掺言,夜星辰想要打断解释自己的想法。

  “欸!我儿不必礼让,既众神皆认可,天帝就定夺了吧?”

  天后看穿了夜星辰的心思,打断夜星辰的话。

  “好!好!”

  天帝频频点头。

  凌霄殿上,众神也满意着储君的人选。

  “子卦上仙,择一吉日举行储君授礼大典”

  天帝请子卦仙人挑选吉日,举行储君授礼大典。

  “禀天帝!七日后,天景世光,龙祥五彩云,金流灿,实是弘大吉照。”

  子卦仙人布卦一算,便算出了这立储盛大恢弘之日。

  “好!就定七日后!”

  天帝欣喜之意丝毫未减,天后也露出开心的笑容。

  “如何?”

  南楚看向一脸严肃的夜星辰。

  夜星辰瞥了南楚一眼,什么话也不想说。

  “其实,储君也不错,譬如日后娶妻。”

  南楚似乎示意着夜星辰什么。

  夜星辰脸有些发红,心里幻想着朴簌成为自己的妻子。

  几分钟过去...

  什么乱七八糟的!现在想这些不就是不伦之事!夜星辰理智过来,清除掉自己的幻想。

  虽心里如此告诫自己,但脸上仍然掩盖不住一丝丝惬意。严肃的表情终于和这凌霄殿上欢喜的气氛有了相融的温度。

  (未完待续)

第二十九章 定夺储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