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秘密

  白虎走后,南楚继续抚着琴,琴音动听的让蓝灵狐着了迷。但,南楚早已察觉到玉清宫外的微微动静。

  “出来吧!”

  南楚冷冷的对藏身的神秘者说道。

  只见玉清宫内,突然蹦出一只蓝灵狐,此狐眨着大大的眼睛,无辜透明,像犯错的孩子被人发现了一般,拖拉着脚步向南楚走了过去。

  南楚抬头看了看,手中的琴弦放下,琴音便断了。

  “是你啊~”

  “这么久未见你这蓝精灵,倒还有些不习惯。”

  南楚见了蓝灵狐,严肃的五官一下子都活跃了起来,舒展的令人心生温暖。

  每日临近夜色,灵姬就会自封形体,化成一只普通的蓝灵狐陪伴在南楚的身边。无论论南楚是拿着笔墨还是卧躺庭内的玉桥,无论南楚是抚着琴曲还是看着文册,蓝灵狐都默默而又安分的待在南楚的身边,陪着南楚做这些事情。

  大概是莫名的熟悉感,南楚也丝毫没有怀疑过这只蓝灵狐的出现。反而觉得蓝灵狐的到来,让自己更安心了许多。

  蓝灵狐听南楚这么一说,自是心底高兴,原本有些委屈的表情霎那间开放开来。

  只见蓝灵狐轻松一跃便跃至南楚的怀里,一如往日,乖顺的趴在南楚的怀里。

  南楚摸了摸蓝灵狐亮丽的毛发,蓝灵花眯着眼享受着。十分珍惜这每一刻与南楚相处时日。

  渐渐地,蓝灵狐的眼睛合上了,长长的睫毛偶尔泛着灵动,香香甜甜的睡在南楚悠扬的琴音里。

  在梦里,蓝灵狐又回到了与南楚初遇那天,化为平凡老百姓的南楚寻访人间,偶然在郊外遇见一只受伤的狐狸被一个捕猎夹夹住了右肢。南楚见了,便解救蓝灵狐于危难之中,悉心的照料受伤的蓝灵狐,待至痊愈后放生。

  而那只狐狸便是灵姬。

  那曾经也算拥有过的朝夕相处的日子,让灵姬深深的爱上了人间柔情似水、百般体贴的南楚,就算到了天界,南楚也未变。

  这么多年来,灵姬都被天后雪藏在无双宫内小小的暗阁里,报恩一事,似乎连寻找恩人的机会都没有。直到刺杀朴簌那一次,偶然见得南楚清晰的面容,心里不免一惊,那似曾相识得感觉让灵姬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灵姬万万没想过,那恩人便是天界的大殿——南楚。更没想过会以如此的方式再相见。

  不过,现在的生活对灵姬来说已是上天给予的最大的恩赐。

  玉清宫庭院的白玉桥处。

  南楚坐在桥壁央,怀里抱着初醒的蓝灵狐。

  蓝灵狐舔舐着南楚的纤长的手指,求着爱抚,南楚便也摸了摸蓝灵狐的头说道:

  “我若生得你这般无忧该有多好?”

  “也许注定,我和她就要天远相隔.....”

  南楚望着玉清宫外苍凉的残月,好比心里残缺的无奈。

  蓝灵狐转动着眼珠,却也不知南楚口中的“她”为何人。

  蓝灵狐眨着清透的眼睛望着南楚,南楚眼里的哀凉也渐渐的浸染进蓝灵狐的眼里,蓝灵狐似感同身受一般,将头靠在南楚的臂膀上,轻轻的蹭动着,安慰着南楚略有凄凉的心。

  不一会儿,蓝灵狐似乎察觉到什么,“嗖”的一下从南楚身上窜下,一溜烟儿的跑掉了。

  原来是夜星辰来了。

  蓝灵狐以前也如此,但凡又生人,便逃开。南楚便也习惯了。

  殊不知蓝灵狐只是不想被他人发现,惹得他人心生怀疑,更何况来的是二殿。

  “不知夜殿此刻光临玉清宫是为何事?”

  南楚起身直至夜星辰缓缓走进,说道。

  “喝两杯?”

  夜星辰单刀直入,将手中提着的从月老那儿得来的月桂酒酿亮了出来。

  南楚点头,同夜星辰坐在了桥岸旁的白玉桌上。

  “南楚。”

  “我喜欢朴簌。”

  夜星辰玩弄着酒杯,似无意而潇洒的说出了这一句,说到朴簌二字时,眼神坚定的看着南楚,像在温柔的宣战。

  南楚并不惊讶。因为他们是亲兄弟,最好的亲兄弟。两个人的心思,自是早已互相参透了半分。

  “喏”

  南楚为自己也为夜星辰掺入酒酿,随后举起酒杯说道:

  “没想到夜弟如此爽快!”

  清脆的酒杯碰撞声,二人都一饮而尽。战役像从这杯酒开始一样。

  两兄弟在心里已是光明正大的成了天界最熟悉最要好的情敌。

  “楚兄,你是如何知道朴簌身世的?”

  夜星辰问出心中的疑惑。

  “猜测罢了,凤凰村一行便确定了此事。”

  南楚并未说出实情,但也不影响些什么。

  月色下,难得的二人的空间,难得的两兄弟的畅谈,二人一杯杯的有度量的尽兴着,毕竟不想再像圣花殿那样狼狈了。

  月色幽幽,南楚的记忆像被拉回了从前。已记不得是何时,常带人间美味,人间布衣到琉璃宫的南楚,偶然却听得天妃若离痛哭失声在蔷薇花前,听得天妃口中的夜琰,听得天妃口中朴簌的身世。南楚得知真相,惊恐之余,心底被兄妹之情掩盖住的轻纱似乎又被现实无情又有情的揭开来,此后便也不再克制。

  整整算来比夜星辰多爱了一千年。

  一千年啊,

  那缓缓的爱意曾是南楚心间的希望,可如今注成了方才桥头眼底下的凄凉。

  可爱情哪能用时间来衡量......

  琉璃宫处。

  夜色下沉的更深了些,天界的夜景一片迷惘,像是迷失方向的神人、仙人所有念想的汇集。在黑夜里斑驳着掠影。

  此刻的我还沉香于梦里的甘甜。

  若离房内。

  “我们要告诉簌儿吗?”

  若离依偎在夜琰的怀里,欣喜却也担忧着。

  夜琰似乎也不知如何接应。若有所思着。

  原本的复仇大业,从得知我的那一刻,夜琰更想求得一家人的团圆,一家人的平平安安,而其他的血恨,夜琰宁愿打碎了往肚里咽,也不想让我卷入这历代的纷争之中。

  若离见夜琰没有说话,自是也明白这件事,心口难开,便岔开话题说道:

  “簌儿今日和我聊起心事。”

  “簌儿该是有喜欢的人了。”

  “噢?”

  “是何许人?”

  夜琰表情有些严肃,生怕我爱上不诡之人。一副老父亲威严的样子。

  “这孩子也不说,平日里常接触的也不过二位殿下,近日来宫内的那个人参精,想必是不会的。”

  “看来,丫头大了,我这个做娘亲的也参不透了。”

  若离笑着说着。

  “簌儿,纯良心善,勿被不诡之人所负就好。”

  “你若哪日知晓,定要相告于我。”

  夜琰始终放心不下,千叮咛万嘱咐着若离看管好我。

  好几日,夜琰接连的来到琉璃宫处陪伴若离,似要把那丢失几千年的陪伴弥补回来。

  而琉璃宫的庭院内那寓意“一生所爱”的蔷薇花也因为夜琰的到来,愈开愈盛,没有丝毫衰败之意。

  由于夜琰每次的到来已是深夜,也就只好偷偷的看上我几眼,看看我这还不敢相认却十分想念的女儿。

  今夜,我许是沉睡了许久,肚子“咕咕”叫着,有些饿了。

  忽是看我入睡的香甜,晚间时刻,母妃也未唤醒我,只留了一些佳肴放在房内的桌上。

  我慵懒的拖着身体,走向佳肴的放置处,想去捞一点儿吃的填填肚子。

  夜深人静,往日这个时辰母妃早已熟睡去,可此刻我却听见一些悉窣的声音。

  咦,这么晚了,还有谁在说话?

  该不会是人参精在做梦说梦话吧?

  我吃着手里的糕点,心想着。

  可是偶几声人音现出,声音虽有些模糊,但语色上完全不像人参精的清脆鸣尖,反倒是低沉得很。

  该不会是有哪个小仙沉迷于我的美色,前来偷窥吧!

  我自恋的想着,好奇心涌了上来。

  我提着睡衫,蹑手蹑脚的走出房外,不敢弄出一点动静,生怕吓跑了这个对我倾慕之人。

  寻着微弱的声音,我停至在了母妃的房门外。

  母妃这里?

  这么晚了母妃还未睡?

  只见微弱的声音从母妃的房内传来,我心里不免疑惑道。

  我轻轻的戳破窗户的纸篓,戳出一个小小的洞,我猫着眼睛看了看母妃房内。

  也不知自己哪来那么大的胆子,竟然干起这般猥琐的事情。

  视线范围狭窄,微弱的烛光下,我只看的母妃依偎在一个男人的怀里,看不清那个男人是谁。

  我如同反射一般,收回我的视线。心里琢磨着:

  嘿呀!难不成是父帝!

  千年未见父帝踏入琉璃宫,也不知是怎么有我的,原来尽在深夜之时啊......

  我心底意韵悠长,不免偷偷的在心底笑着。为母妃感到开心。

  毕竟我也很少见得母妃这般开怀,不同往日,想必这几日父帝的榆木脑袋开花不少吧,学会关心人了。

  我心里一阵窃喜,蹑手蹑脚如做贼一般的往自己的房间走着。

  欸——

  不对啊,父帝穿一身黑衣干嘛。搞得像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该不会我母妃!

  呸呸!

  说什么狂言乱语的!

  走着走着,我回忆起看到的画面,似乎觉得身形上有些不同父帝。心里百感交集。

  我犹豫着要不要回去再看看,但想了想,万一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岂不是尴尬透顶,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回房规矩的休息去了。

  毕竟我相信我的母妃可不是一个会红杏出墙的神仙,不过是我脑洞开的大了些。

  (未完待续)

第三十八章 秘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