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我要正姻缘!

  时间像和谁赛跑一般,急匆匆的。

  一晃就到了立储前夕。

  琉璃宫处。

  “送什么礼物好呢?”

  “这二哥平日也不缺什么!”

  我坐在庭院里冥思苦想。

  “送个小仙女做妃子?”

  “不行不行!夜星辰这么挑剔的人可别伤了人家。”

  “哎呀!”

  “好烦呀!”

  我自言自语着,愁苦至极。

  “酥酥!你在想何事?”

  人参精见我又如同狗皮膏药一般凑了上来。

  “明日就是二哥的立储大典了,我在想送什么好!”

  “你可有什么好法子?”

  我询问着人参精,希望能给我点主意。

  “堂堂天界夜殿,向来衣食无忧,受人尊受人宠。也不缺什么。”

  “在人间,小贩商铺都会储售一些带有地方特色的纪念品。”

  “酥酥,你不如送一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吧!”

  人参精帮我分析着,说道。

  “纪念意义?”

  “纪念意义的东西?”

  我在脑海里仔细的琢磨着人参精的提议。

  突然灵光一现!

  “我想到了!”

  “哇!”

  “太好了!”

  我想到送什么礼物给夜星辰,高兴的抱住了身旁的人参精。

  人参精许是被我的主动热抱给吓傻了,身体僵直的很。

  “那我先去准备了!”

  我松开人参精,说罢便回房准备礼物去了。

  “欸!酥酥!”

  人参精朝我的背影喊道。

  可我像没听见一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唉!才短短的几刻,又要待何时啊!

  人参精在心里哀叹着,有种自家媳妇跟着别人跑了的感觉。

  关键在于,那个别人还比自己强了几百倍!

  房内。

  我施法做出一个冰晶球,圆圆滚滚的。再镶进几片冰霜花于其中,瞬间精致了许多。

  随后便将那所谓的有纪念性的东西注入了其中。

  礼物备至完美,还没等我休息片刻就被天后传唤了去。

  无双宫内。

  “参见天后。”

  我向天后请安着。

  “簌儿不必如此生分。母后便是。”

  天后慈爱一般的将我扶起,握着我的手随她一起入座。

  “簌儿,明日便是星辰的储君之仪,为母想让你同花族的族亲——百合共同舞一曲为星辰庆贺一番,让楚儿为你们奏乐,如何?”

  天后拍拍我的手,眼神里透露着期待。

  “母后,我啊...我...我跳的不好吧....花界的花舞不是最出名吗?我怕我...”

  我有些不知如何接应,生怕上演为一场闹剧损了天家的颜面。

  自古以来,立储之日都以花舞赠赐,寓意万紫千红,繁华盛荣。而如今加上我这只凤凰,那岂不是成了舞凤凰。

  不过,天后还没等我说完,便又耐心的劝导我说:

  “簌儿,此乃天界大事,自是想树立我帝家的威严,展现我帝家的风貌,让那些咄咄小人都为之肃立。更何况,簌儿的舞姿优雅,得体大方,怎能轻看自己?”

  “你同楚儿也是我帝家之后,理应承担起肩上重任。得以开天齐盛。”

  如此一来,上升到了帝家之上,加之天后的苦口婆心,我似乎没有可以拒绝的理由。

  不!应该说是根本没有。

  “母后,那楚哥哥应允了吗?”

  我询问天后。

  天后温和的笑着,点点头。

  “那好吧!”

  我无奈的笑笑,见南楚都同意了,便也只好同意了。

  天后见我应允,慈蔼的抚着我的手,拍拍又笑笑道:

  “好!”

  “那我先回去准备了!”

  我冲天后笑笑,便退下了。

  天后望着我离去的背影,脸上的慈祥渐渐褪了下去,换上了一副计谋得逞的皮囊。

  恶意在天后的脸上滋生,而我这只已被深深抓牢的小白鼠却浑然不知。

  那千年来对我所有的好,终有一日会变成所有的恶降临在我的头上。

  许是相隔未久,南楚便也被招致无双宫内,天后借以我盛情邀约南楚为我抚琴奏乐为由,让南楚不得拒绝的答应了下来。

  因为天后深知,自小以来,南楚对血缘至亲有求必应。

  此番更是不会拒绝。

  琉璃宫中。

  暮色已至,明日的一切已准备周全。

  “天帝!”

  忽而一个难得出现的名号划破了琉璃宫的寂静。

  琉璃宫的侍女们一个个请安着。

  今日,父帝怎么光明正大的来了?

  我心里琢磨着。

  经过昨日,我见天帝来了,心间莫名的替母妃欣喜。

  人参精见了,也警觉的变成一颗毛毡球,挂在庭院的蔷薇花上。

  “父帝!”

  我向天帝请安。

  “簌儿,你母妃呢?”

  父帝询问着我。

  “母妃!母妃!父帝来啦!”

  “母妃?”

  始终未见母妃的身影,我便呼唤着。

  而若离此时在房内,听见我的呼唤得知天帝到来,有些不愿相迎。

  “哎——”

  “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怎能不顾及自己的身份!”

  天帝见我如此行为,严肃的教育起我来。

  可他哪知,琉璃宫本就如此丝毫不用拘泥于礼节,丝毫不用伪装自己。

  琉璃宫这几千年来,仍然相亲相爱,连同侍女,都犹如一家人。

  “我母妃在房内。”

  我欣喜的表情变得有些委屈。

  天帝见了,也意识到什么,便大改脸色,露出笑意,说道:

  “簌儿,父帝并无责怪之意,勿多心。”

  “我且寻你母妃便可。”

  我点点头,天帝便走向了若离的房间。

  算了,我也不打扰他们。

  趁这个时间刚好足够去找找月老!

  我心想着,便向月宫出发了。

  与此同时,若离房内。

  若离坐在床榻上,神情冷漠,俨然没有昨日依偎在黑衣人怀里时的那份可爱。

  “离妃,明日,你也一同去吧。”

  天帝向若离说道。

  若离想了想,便同意了。

  毕竟,若离虽憎恨眼前的天帝,但夜星辰还是令若离欢喜的。父之过,子未错的道理在若离心里清清楚楚。

  “天帝,灵芝汤熬好了”

  房外,侍女端着天帝吩咐熬制的灵芝说道。

  “进来吧”

  天帝让侍女进来。

  “这是我吩咐熬制的灵芝汤,这些年来,你喝点补补身体。”

  天帝端起侍女托盘里的灵芝汤,舀起一勺,吹了吹递至若离嘴边。

  一旁的侍女见了,也知趣的告退了。

  若离实在是受不起天帝如此盛情。

  “我自己来吧。”

  若离接过天帝手中的灵芝汤,勉为其难的喝下几口。

  “谢天帝的关切。”

  若离客气而生疏的和天帝说道。

  天帝见若离喝下灵芝汤,心里说不清的苦楚......

  月宫处。

  “月老~”

  我呼唤着多日未见的月老。

  “嚯哟,是朴簌丫头来了!”

  月老放下手中的姻缘簿,捋着胡须,笑呵呵的朝我迎来。

  “这么久了才来看我这个暮年之人。”

  月老微皱着眉头,像个老小孩一样和我生着一个可爱的气。

  “哎呀!月老,我这近日不是过于繁忙嘛!我错啦!以后多来看你!”

  我挽着月老的胳膊,拿出我的看家本事,撒起娇来。

  月老自是抵挡不住我这一股娇滴滴的样子,连忙认输道:

  “好了好了!”

  “说罢,丫头有什么事?”

  月老果然是月老,什么心思都逃不过月老敏锐的桃花眼。

  “我!我想要一根红绳!”

  我指着月宫外的月桂树向月老说道。

  只见那散发着幸福仙气的月桂树上挂满了红绳,红绳下系着一个铃铛,偶尔几声铃铛的清脆碰撞,听月老说过,那便是遇到了有缘之人,姻缘就成了。

  “好好好,丫头可是有喜欢的人了?”

  月老一脸八卦的样子看着我。

  “什么啊!就算喜欢也是一枝长歪了的桃花!”

  我无奈的想着我和夜星辰这不可逾越的亲兄弟关系,直摇着头。

  “噢?”

  月老疑惑的看着我。

  “哎呀!月老,你快给我一根吧。”

  我催促着月老赶紧办正事,生怕他再生八卦之心。

  “好好好!”

  月老在我的催促下,走进一个名为“一线牵”的房内。

  我在月宫里东转转西转转,忽然看到月老红月台上摊开的姻缘簿。

  我忍不住好奇心,便上前翻着看了起来。

  月洛,倾洛,这不是水神和风神嘛。

  我看着姻缘簿上的字体,在心里嘀咕着。

  听母妃说起过,此乃天界的一段佳话,水神原名倾云洛,因与风神结为佳缘,抹去名间一云,成为风神生命里一朵狂风也吹不散的柔云。

  我继续翻着。

  忽然看到醒目的母妃的名字——若离和一个陌生的男子的名字——夜琰写在了一起,时间是几千年以前,最关键的是,是写在了姻缘簿上啊!

  我震惊着,不敢相信。

  我揉着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天啊,我的母妃是跟谁跑了啊!

  不对不对!难道父帝改名字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难道是因为父帝娶了现在的天后?可这个人是谁啊?

  我心里又是一副侦探查案的样子,推理的思绪越推越离谱。

  “来了来了!”

  月老从一线牵走了出来,手持红绳。

  我慌忙地将姻缘簿盖上,镇定着,也没敢问月老。

  我接过月老手中的红绳,细细的看着。

  “来吧,丫头,刻上你的名字!”

  月老拿起一支月神笔递给我。

  我细致的刻好自己的名字,像对待一件神圣而不可亵渎的事情一般。

  刻好之后,我便将红绳拿至月桂树前,略施仙术,将红绳挂在了树的最顶端。

  我闭上眼,诚挚的许着愿望:给我一个正姻缘吧!

  “你在做何事?”

  就在我许愿的时刻,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的一侧传出。

  (未完待续)

第三十九章 我要正姻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