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夜

  “那就开闸,放水。”佘天风道。

  “饿……”还是老大威武。于是他们打开了闸门,但是为了怕蜏子逃走他们开的口很小,所以光放水就要放一天左右。

  “博超、宇哲,下去把车子开上来。”佘天风道。

  “是”他俩说完就下去开车了,其他人原地休息,等着他们把车开上来。

  这边佘天笑还在懊恼怎么和佘天风解释,那边沐如梦总算知道自己猜测了半天的人是谁了,以前自己被撞伤了,哥哥们绝对会把撞她的人狠狠收拾一顿再带过来求她原谅,可这次却没有。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惹不起,二是认识的人。显然佘天笑是第三种:认识又惹不起的人。可是部队里开始组成的搭档如果不出意外以后可是要一直搭档的,那自己以后有可能就要一直和他搭档了。想到哥哥说过佘天笑的哥哥没有搭档,再看看佘天笑已经表现出来的实力,可能最后自己也会像他哥哥的搭档一样吧,谁叫她们碰到的是那么强大的人。可是如果自己不在了,哥哥们就很孤单了吧。可是如果自己退出那么自己一定会成为哥哥们的污点。沐如梦有点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而佘天笑却在这时得到常勇的告知自家哥哥没有怪他时卸下了身上的重担。因为高兴他就想找沐如梦分享,他发现现在他好像越来越把自己所有的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想与她分享。托女生宿舍楼的人把沐如梦叫下来就迫不及待的与她分享了这件事。可是明显沐如梦的重点并不在这里:“佘天风真的是你哥哥?”显然刚才都没有听他说了什么的沐如梦还存了点小侥幸的问道。

  “是呀”佘天笑有点不高兴沐如梦没有关注自己。

  “你哥哥他……”沐如梦还打算问。

  “你能不能老是问我哥哥的事!”可是佘天笑已经生气了,沐如梦怎么老是问哥哥,难道她喜欢哥哥?乱猜的佘天笑难得的对佘天风开始有了埋怨。

  “不是,我只是……”沐如梦准备解释。

  “你不要说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说完佘天笑就离开了。沐如梦也很委屈,自己就想问问关于他哥哥搭档的事,他干嘛发那么大的火啊。就此,这个误会就这么产生了。

  虽然俩人还是搭档训练,但是明眼人一看就会发现他们没有那么亲近了。佘天笑也没有以前爱笑了,除了训练时间俩人也没有交集了,就连训练佘天笑都提不起劲。这可把常勇看糊涂了,这前两天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就互相不搭理了呢?过几天老大就回来了,这可怎么说?最后还是孙彦易和汪玉莹看不下去了,佘天笑明明很喜欢沐如梦的怎么就突然不理人家了呢?难道是惹人家生气了?看他每次训练完后那眼珠子早就恨不得跟着沐如梦飞了,可是沐如梦却从来都没理过他。那幽怨的小眼神看的他俩都觉得佘天笑好可怜!

  周三下午的理论课上完后沐如梦正打算离开孙彦易和汪玉莹就过来了,佘天笑也坐在椅子上没有动。这时,有两个佘天风的粉丝女队员就高声聊天道:“有的人,自以为和佘二公子搭档了就不得了了,天天到处给人甩脸子,这下好了,连佘二公子都不理她了。”

  “是呀,是呀,她也不看看自己是谁。如果不是运气好做了佘二公子的搭档,谁会理她啊。以前就看她傲得很,特别是知道了佘二公子是佘中校的弟弟后就更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她俩自以为是佘天笑讨厌沐如梦了,就开始表现自己对沐如梦的落井下石,真是哪里都不缺这种人啊,可是这听在佘天笑的耳朵里却比别人打了自己还难受。沐如梦倒是没有理会,她在知道了佘天笑的身份后就猜到了会这样,所以并没有去辩解,害怕越说越错。

  “也不知道佘二公子现在不理她了,她打算怎么讨好呢?连孙少爷和汪小姐都求过去不知道要干什么呢?”

  “还能干什么?无非就是求他们帮她说情呗。”

  “够了”佘天笑先听不下去了,她们怎么可以这么说沐如梦。如梦那么好,从来没有像她们说过那样。“沐如梦她不是你们说的那样,只是……只是……”佘天笑不知道要怎么说,说她老问哥哥的事自己吃醋了?他不好意思说。

  那两个女孩听到佘天笑为沐如梦说话了就已经心虚了,最后连头都没回就跑了。沐如梦也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她没想到佘天笑会为她说话。

  孙彦易和汪玉莹看这里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就拉着她去了天台。

  “我不知道你和天笑发生了什么?但是请你一定要原谅他。”孙彦易诚恳的说到。“我知道你一定觉得奇怪为什么天笑老是做一些别人看上去很幼稚的事情。其实是因为……,所以天笑心智受了损,而天风哥哥也觉得愧对天笑才会一直把什么都揽到自己身上,让天笑一直生活的无忧无虑,却那样残酷的对待自己……对,对不起,我说的太多了,这些明明都不关你的事,我却想要让你来承担一部分。”

  “是呀,天笑真的很喜欢你,可能有时候他会表现的很无理,但是他是真的很在乎你的。他以前除了他哥哥的话谁的都不听,可是现在不论你说什么他都照做不误。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他,就像是遇见了你,他整个人又活过来了一样!”汪玉莹感慨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那天为什么会生气。”沐如梦无奈道,佘家看似那么的高高在上,而他们所承受的肯定也不是一般人的磨难。想想佘天笑每次被自己说了从来不跟自己生气,只是努力去学习的背影心里不由得有点心疼。

  “……”,这下孙彦易和汪玉莹无语了。搞了半天是佘天笑在生沐如梦的气?为什么?

  解铃还需系铃人,他们只能认命接着去佘天笑那里找答案。

  “她那天老是问我哥哥的事,我以为她喜欢哥哥就没告诉她哥哥的事,然后我就生气走了。”佘天笑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得,搞了半天就是你莫名其妙的吃你哥哥的醋了,还把气撒在了人家如梦身上。”孙彦易总结到。“你也不想想,你哥哥那可是全民偶像啊,就算人家如梦问几句也是很正常啊,你要不要这么小气就吃醋啊。”

  佘天笑也知道这次确实是自己的不对,马上就要去给如梦道歉。害怕佘天笑又误会什么不可能的事俩人只好跟他一起去了。

  “……,对不起!我那天因为你一直问我哥哥我就吃醋了。”佘天笑郑重的跟沐如梦道了歉。沐如梦也不想再去追究什么,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佘天笑就又满血复活,又开始生龙活虎的拉着沐如梦到处撒欢,而沐如梦也知道了佘天笑很多幼稚行为的原因了,所以也就更迁就佘天笑了,然后常勇又郁闷了,这一会好一会不好的,到底让他怎么报告啊!!!

  这件小事只是他们训练中的一个小插曲,很快繁重的学习课程就压的他们再没有了那么多的玩闹时间,但他们也在相互辅助中渐渐脱颖而出,佘天笑也在陆军医的治疗下头脑越见清晰。

  一晃两个多月过去了,下周一他们也要进行初步考核了,只有合格的人才能在下个月加入第八军出去进行初次实战。

  他们这次考试分两个部分:笔试和实战!实战又考:射击、格斗和耐力考试。笔试考的就是他们对蜏子的理解和战术使用。实战场地定在了军队实验基地里,那里模拟了外出可能会遇到的一切状况,能最大限度的还原战场,他们被要求以6人为一队进行对蜏子及蜏子宿主的猎杀,最后根据作战中的表现评定分数。

  这两个月佘天笑的毒清的也差不多了,就等着哪天再准备最后一次清毒了,因为这次比较困难,扎针的深浅都不能出错。需要安全稳定的环境才能施行,所以陆军医打算把佘天笑带到佘天风的办公室去,但问题是佘天风还没有回来,所以他只能告诉常勇,看看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又到每周三惯例汇报时间,因为这次事情大多很重要,所以常勇赶紧联系佘天风的通讯设备争取早点接通。皇天不负有心人,看来今天那边的信号很好,一下就接通了。

  “部队下一步有什么计划?”一接通佘天风就把工作提上案。让他连打哈哈的时间都没有。

  “报告中校,下周一新队员要进行考核,然后二组、四组、十二组将配合本市科研队去新城佘家科研所一起比对研究您上次带队取回的样本,预计半个月。”常勇汇报道。

  “嗯。以上照常进行。”佘天风下达命令。

  “是,还有件私事,您看……”常勇道。

  “说!”佘天风继续坚持。

  “陆军医想知道您什么时候回来,他说他的工作得向你阶段性的汇报了。”常勇道。

  “嗯,告诉他周六就到了。我们现在在回去的路上了。”佘天风知道陆军医要汇报的一定是佘天笑最后一次清毒的事,所以给了个明确的时间,毕竟陆大夫需要时间准备。

  “好的,我会转告他的。”常勇知道凡是佘天风有回应的都不是小事。

  “好了,没有其他事就挂了吧,我们周六一定准时回去。”孙依雨突然插嘴道,而且说完就关闭了通讯。

  “呵——”佘天风艰难的躺了下去,他的后背伤口因为连日奔波的缘故一直都没有好全。不过虽然这次他伤的不轻,收获也挺大的……

  那天博超和宇哲把车子开上来以后他们就都上了房车那辆。根据水流的速度和水库水位的推算,明天中午1点20分水将放空。他们将在11点30分到达右侧的树林,等待指令。

  第二天11点30分大家都隐藏在了右侧树林中,只有佘天风和汪齐昨晚就乘着夜色去了对面,到时如果有什么意外也好有人补救。水开始慢慢退下去,令人惊讶的是水库里应该会有许多鱼虾之类的,可是这里完全没有,只有成片的管蠕虫,谁也不知道这些深海动物为什么会聚集在一个水库里。接着他们看见了有史以来最让他们吃惊的画面,整个库底栖息着一个庞大的蜏子树,树上吊着数以百计的人,有穿工作服的员工,有孩子,有老人,有的已经干瘪,有的的还非常“新鲜”。而且树下全是黑黝黝的石油!

第九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