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夜

  不知道是哪个二货,把他们楼下三层楼梯都翘掉了!本来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打算走楼梯,这样可攻可守,比较保险。因为电梯里没有退路,如果遇到特殊情况那就无路可退了。等他们把监控调回四楼终于看见了罪魁祸首——路吉和张阳!

  看见他们俩沐如梦真是一点都不奇怪了,这种自掘坟墓的事也就他们俩干得出来。

  “哥,把语音打开。”再叫他俩敲下去,就真的没退路了。

  “路吉,张阳,你们两个二货!你们把路敲了怎么出去?”沐如梦毫不犹豫的损到,跟他们委婉的说话,那就是自虐。

  路吉和张阳正敲得欢,突然听见沐如梦的声音俩人还有点蒙,不过倒是停下了手里的“工程”,四处望了望才发现声音是从扩音器里传出来的。

  “哎?沐如梦,你怎么能从扩音器里传话呀?难道说你在总控制室?”虽然是二货,好歹算动了下脑子。

  “我在楼上。”沐如梦有些无奈。

  “那你怎么能用扩音器跟我们聊天?别闹了,快来救我们吧。好歹我们也是一起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啊。”

  “你们别动,我们现在下来。”多说无用,不如眼见为实。

  “听到这个消息也算是好事,对吧!”路吉对张阳说到。

  “嗯!”张阳点点头。自从末世以来他们经历的太多了,身不由己,不知道还能走到哪一步。

  “别这样,沐如梦看见了会起疑心的。”路吉劝到。

  张阳求助似的看了路吉一眼,路吉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

  虽然是小区住宅楼,但是他们这里是比较高级的小区住宅楼,一层只有两到三家,人口较少,即使有蜏子攻击也不会太多。

  过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见沐如梦他们下来,扩音器也没有回音,他们只好上去接应,不过好在楼下被他们敲了,一时半会那些蜏子也上不来。

  沐如梦他们在13楼被缠住了,13楼的人他们也算认识,是个有名的武术指导还带着几个弟子,只是没想到他们成为蜏子后居然这么厉害,完全和以前的蜏子无法比拟。

  从他们出门就发现了,这次他们遇到的蜏子和以前遇到的一点不一样,就像是……进化了!

  身体不再干枯,躯体灵活度越来越像人类,这个武术指导更是比一般人还快,周围也没有比较好利用的土壤,让宇磊引以为傲的土系异能无处可用,只能靠沐如梦的水箭时不时的招呼它一下。

  等他们收拾了几个徒弟之后已经过了半小时,而那个武术指导却越战越勇。

  看来他们以后的路更难走了,蜏子寄宿的人类本就没有了作为人的感官,这让它们攻击起来更是肆无忌惮。

  “如梦,你先靠边,我来跟他打,楼道的位置还是窄了,我有点施展不开。”

  其实沐如梦也感觉到了,二哥有点束手束脚,于是她很干脆的退出了战局,让宇磊去发挥。

  没有了顾及,宇磊的招式也开始变得狠辣,瞅准机会一拳打碎了武术指导的右臂骨头,就此武术指导的右臂就再无战斗力了。

  寄宿在武术指导体内的蜏子似乎被激怒了,出手更加凌厉,宇磊躲闪不及,手臂和身上都受了抓伤,看着有点吓人。

  可是宇磊知道,他不能退缩,如梦还在他身后!

  对手太强!宇磊强制让自己浮躁的心沉淀下来,稳扎稳打,希望自己能找出他的破绽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宇磊攻打时故意露出自己的右臂时,蜏子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看准这个时机,他左手一拳就正中武术指导的心脏,顿时武术指导就动弹不得了。

  趁着这个机会,宇磊用侥幸逃脱的右手拔出自己的佩刀一刀刺进了武术指导的胸口。

  然后武术指导就一动不动,彻底死了。累惨了的宇磊还有些后怕,还好他观察仔细,见它总是有意无意护着左胸,生物的本能就是护住自己命脉,这回让他赌对了。

  沐如梦本来想跑过去扶住二哥,可是她突然发现地上的武术指导似乎动了一下,赶忙提醒宇磊躲开。

  可是一切都晚了,一只受了伤的蜏子突然从武术指导的后脑突破冲了出来,直逼宇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蜏子快到宇磊嘴边时,突然被冰冻住,直直摔在地面,摔成几块,再也没有复活的可能了。

  沐如梦顺着刚才冰块袭过去的方向见到了站在窗口的佘天笑!

  佘天笑是敢来救沐如梦的,即使沐如梦说了跟他从此划清界限。

  可是感情不是其他,说收回就能收回的。

  佘天笑到了楼下,却发现楼下几层楼梯不知道被谁给阻断了。

  无奈他只能回车上拿出攀岩绳,等他刚好爬到13楼的时候就看见蜏子突然从地上的人后脑冲出来,吓得他赶紧甩出冰封冻住了蜏子。

  得救了的宇磊有些腿软,他差点就变成了第二个武术指导。

  沐如梦有点尴尬,她不知道佘天笑为什么还要来这。

  虽然白倩倩因为推她的事上了军事法庭,但是到底她没有死亡,白倩倩也没有判多大的刑法,也就判了两年监禁,结果没多久就让白倩倩的父亲以身体不好为由保外就医了。

  说到底沐如梦的伤算是白受了。

  虽然宇家兄弟等人很是生气,可是佘家夹在中间到底有些难做。

  最后还是佘天风发布永不录取白倩倩入部队才稍稍平复了大家的怨气。

  白家自知自己理亏,也没有去找佘家说什么,只是白倩倩自从出来后一直吵着要见佘天笑让白家犯了难。

  毕竟他们发生了那样的事,为了女儿的清白,即使女儿犯了那样的错他们也得让佘天笑娶了她。

  至于有多少利用儿女婚姻依靠佘家的成分,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再说佘家,他们是不可能娶这样品行败坏的女人的,即使她推得人不是沐如梦。

  佘家是领导者,领导者怎么可能接纳一个会在背后推自己战友的人成为队友,更何况是妻子!

  白父白歧在佘父那里碰了钉子又想从佘母那里想办法,毕竟他们是一家人。

  可是没想到在佘母那里也碰了一鼻子灰,这事就算没戏了。

  可是有其女的白父怎么可能是什么善茬?他又联系了小报记者用舆论攻击佘家。

  他们把白倩倩的一切行为归结于爱佘天笑的表现,反而把身心受伤的沐如梦说成是不知羞耻的第三者。报道发出以后,舆论一片哗然。

  那段时间,沐如梦连门都不敢出,怕受到不明智的市民攻击受伤,那会让哥哥们担心。

  最后还是佘天笑本人发布记者招待会澄清了事实,会议期间也不知是谁在后台播放了那天所谓的白倩倩失身录像。

  原来是白倩倩见佘天笑喝醉了自己倒贴上去的,而且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行为。

  这下白家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丢人丢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最后一家只好在战后灰溜溜的回了自己的老家。

  虽然误会解除,但是毕竟是俩人相互不信任造成的。

  沐如梦也再没有初出茅庐不怕虎的勇气去面对他们的以后。

  倒是佘天笑一直穷追不舍,这次赶来救沐如梦也让沐如梦很是感动。

  看见佘天笑这么上道,宇磊也就放心的晕过去了。

  

第三十七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