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我记得你

  当佟默终于认清母亲离去的事实时,她的世界訇然一声间,仿佛就已置身于再无往昔故乡的痕迹也再无未来遥远寄生的境地,一种没有过去也失去了未来的绝境将佟默逼向了死胡同。她在这死胡同里昏天暗地的沉默,又前后左右地钻起了命运的牛角尖。

  她想不明白很多事,更不愿意清醒,她的潜意识在悲伤的汹涌底下,微微颤抖、害怕,这无依无靠、失却颜色的十九岁,似乎永远也走不出去了。尽管,耳边是舅舅和舅妈不停张合的嘴巴,所有安慰的话,却丝毫没有落入她的思绪。

  她机械又悲恸地看着舅舅处理完妈妈的身后事,一切简单到令她心酸、令她不舍。

  三天后,舅舅郑重其事地走进佟默的房间,身后是愁情满面却小心翼翼的舅妈。他对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佟默说:“默默,跟舅舅舅妈回家吧,以后,我们就是你的父母、你的依靠。舅舅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供你读书,你只有过的幸福了,你妈妈才不会难受。”

  “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哪里都不去!”佟默的语气令两个成年人一时间语塞沉默。

  几番劝说之下,她依旧无动于衷。他们只好作罢,无奈地离开。

  佟默的眼角滑出一滴泪,顺着太阳穴将悲伤与决绝流进了发丝中。她将自己锁进了一个人的世界,没有白天与黑夜的分别,只要稍一想念,眼角的泪就不住地滑落。她在潮湿的枕畔来来回回梦与醒,来来回回痛与怨。她一次次推开妈妈房间的门,然后一次次呆呆地转身离开。

  一场杳默而深邃的告别,正在佟默的头脑里渐渐成形。一种迅速而残忍的成长正以最感性的方式进驻佟默的人生。脆弱与坚强,悲伤与理性,哭泣与沉默,这互不共存的矛盾体纠缠在她的心里,做着沉甸甸地、仿佛永无休止的斗争。

  直到,沈欣文的出现。

  那是一个日头西落的黄昏,佟默拖着憔悴的身体,在头脑的一片混沌中打开了家门。后来,她在日记里写道: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的阿姨,挎着鲜艳的包包,微笑地站在我面前,她的眼神那么温柔、那么慈爱,像阳光忽然照进了我昏暗的世界,是那许多天来,我见到的唯一的光芒,我甚至以为那是另一个妈妈,瞬时间叫我想要冲过去抱住她,留她在我的馀生里。

  “你记得我吗?我是你妈妈的好朋友,我叫沈欣文,在你小的时候我们一起吃过饭。”欣文阿姨的声音很甜美,温柔地像抚过人身体的羽毛。

  佟默愣了许久,她早已记不清小时候,却还是迎着那温暖,不自知地说:“我记得你”。

  “你都长这么大了,阿姨有七八年没有见过你了,还是这么可爱。”

  佟默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她。沈欣文察觉到了她的情绪,遂又小心翼翼地说:“阿姨都知道了,只怪阿姨住的太远,来的不够及时。让阿姨在这里陪陪你好吗?我也很思念你的妈妈。”

  从那天起,沈欣文便陪在佟默的身边,和她聊天,给予她母亲的温暖,也给予了佟默走出阴影的力量。她总是忽然间对着佟默,回忆她和佟默母亲的大学时代。在这些回忆的讲述里,佟默逐渐振作,从一开始的沉默到主动询问,她仿佛回到了妈妈的世界,她仿佛看见了匆匆岁月的那头,她们的亲密无间、她们的嬉戏打闹,她们为泼彼此一盆水满楼道奔跑,为抢吃一根冰棍抱作一团。

  “毕业之后,我就回家了,从此和你妈妈隔了千山万水。后来,嫁人、生子,受家庭的牵累,我们便逐渐疏离了联系,然而情感却依旧在心里。你应该记得,七八年前阿姨特意来你们镇子看望过你妈妈。”

  佟默不经大脑地说:“我记得。”

  “对,第一次见到你,阿姨特别开心。我们年轻时就许愿一定要生女儿,好好装扮她,可惜阿姨一直没有如愿。”说完话,沈欣文忽然沉默了。

  许久之后,她哽咽着说:“那次之后,阿姨没想到你妈妈的生活会变得如此艰难,她总是存钱到我这里,总是开玩笑说要多赚些利息。你舅舅打电话来,我才知道……她不在了,我才知道她……为了你的良苦用心。”沈欣文低头擦着眼泪,再一抬头就看见泪眼婆娑的佟默,挂着泪珠望着她,她伸手抱住了眼前可怜的孩子。

  在沈欣文的劝说下,佟默填报了沈欣文家所在省的重点大学,并答应跟她走。

  她记得,沈欣文站在窗户前,调转身体,温柔又恳切地望着她说:“阿姨想成为你的妈妈,你能给阿姨这个机会吗?”一时间,佟默对母亲的想念化开了紧扯的心弦,那全部的温柔都在召唤她,要伸出手来抓住,抓住爱,抓住这最后的对母亲的思念。一时间,妈妈仿佛又一次站在她的面前,再也不会离开她。她终于眼泪汪汪地点头,回应了“妈妈”的重生。也许,早在第一次见沈欣文时,佟默就已经将她看作最后的稻草,已经在头脑中认定了妈妈的再生。

   2008年8月,在举国欢庆第二十九届奥运会召开的时候,在小镇对于奥运会街头巷尾的谈论声中,佟默背着行囊,跟在沈欣文的身后,从此,与过去划开了分界。

  小镇的人们依旧在不急不躁地忙碌着,校门口老七家的饼店依旧人进人出,熟悉的街道、熟悉的绿荫,佟默的眼睛随着车身快速抚过一切,然后,任由往事般的情与景抛掷脑后。

  ……

  从北方小镇,一路辗转来到南方的这座大城市,佟默恍如隔世。她谨慎又胆怯地跟在沈欣文的身后,像是周围那些光怪陆离的人群都能看穿她的卑微一样,小心地掩藏着自己,掩藏着还在涌动的悲伤。

  站在沈欣文家的门前,她满脸狐疑,难道这一座三层楼的别墅,就是欣文阿姨的家?难道他们的地位如此之高?一转念,她开始审视自己的落魄,这样面对面直截了当的对比,让她的自卑从此浸染开来。

  “你们终于回来了,好可爱的姑娘啊,默默是吧,来,快进门,快进门,叔叔帮你拎东西。”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迈着焦急的步伐从门内跑了出来,脚上还汲着拖鞋,说着话便从佟默手中拿走了她的背包。

  佟默确定他是欣文阿姨的丈夫,便开口问好,可是她其实多么想钻进地缝里,多么想打退堂鼓地离开。

  “默默,以后就好好住下,叔叔和你阿姨都特别喜欢女儿,可惜只有一个怪脾气的儿子。”叔叔揽着欣文阿姨的腰,对着佟默笑意盈盈地说。

  “对了,丫宝去哪儿了?快点叫他来见见默默啊!”欣文阿姨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一上午都不见人影,先让默默休息吧,累了这么久……”这是佟默最想听到的话,她非常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她已经不能再接受任何新的事物,这一切迅速变化的人与事几乎要超出她的承受力。

  向叔叔话别后,佟默跟在兴奋的欣文阿姨身后上了二楼,听她说如何为自己打造了漂亮的屋子,如何希望自己住得舒适。佟默的心里又一次感受到了妈妈般的爱。

  阿姨离开之后,她一个人呆呆地站在房间中央,看着一屋子精致的装修格调,看着属于少女梦中的闺房呈现眼前,多少有些惊讶,有些不知所措。她踱步走到窗前,推开窗户,窗外是一大片的梨树林,她仿佛入梦来的仙子,就这么轻易地便步入了美好的以后,然而这一切是易碎的、施舍的,经不起推敲,经不起一丝丝对过往的想念,一切便会化成可怕的自卑与愧疚。

  “妈妈,这样好吗”佟默凝视着那一片随风飘摇的梨叶默念着。

  在她陷入思绪的蛛网时,却忽然间感觉到有眼神的注视,便一低头,对上了那个审视的目光。

  一个少年,身着白色T恤,双手插兜,站在梨树下,正静静地举目望着她。这忽如其来的对视,仿佛更增添了少年观看的兴致,他微微一笑,佟默却慌然受惊。她手捂着胸口,迅速从窗口后退,却听到下面的人大声喊:“你好,佟默。”那声音清脆而明亮。

  佟默站在原地,忐忑许久后,小心翼翼地探头望了出去,却早已不见少年的踪影。她失神地望着少年原本驻足的地方,那样明媚的笑竟像幻觉一样美好……

第四章 我记得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