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靡周周罗迷城的故事

丆応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首演

  每一个人都怀揣着一个梦想,有的人经历大风大浪后得到成长,有的人却溺水沉入深渊。

  即使这样,生活还在继续,不会因为谁而停落。逝去的时光不过是计算的单位,失去的一切依旧真实的发生着。

  落寞的角落,是一个偏激而挣扎的妖怪,在蛊惑人心的同时,自我在迷失。舍与得之间,变量与变量交换。

  生活是一只不停漂泊的小船,仰望着远方的灯塔不断前行。大海总是无情,拍打着所有人的信心,宣告着主权。

  潜水的人们总想试探大海的脾气,一次次的试探,一步步的紧逼。船只沉浮于水面,预示着所有的困难与折磨。

  最终的彼岸却是各有纷呈,或有美丽的结果,或有遗憾。在半路上迷航的人,在挫折中一蹶不振,彼岸对他们来说却是另一种的寓意。

  万千世界里,其实有很多未知的霜雪飘落在地面。风也是很寒,冰冻的窟窿里许有些还在挣扎的小鱼,期待着鱼跃龙门的传说。

  她,在欢笑声中降临这个可悲的世界。

  霜雪迎接着她的到访,枯涸的水井翻腾起浪花,大地渐渐冰冻。生机不再,白皑皑的山地伫立一座破败的山村。

  高高的悬崖上孤零零的破屋,残岩断壁之上一面红旗。劈裂的树枝丫躺在废弃的磨边,石凳下一方盒子露出了内部的白纸,风化了的木头工艺。

  悠悠的寒风袭击着这里,落寞的马车架子藏在偏房里的角落。屋顶的破木板折短、腐化、遗失,唯有屋里一尊石雕依旧散发光彩。

  在贫穷的山村里,孩童的嬉闹声渐渐远去,袅袅的炊烟升起。不远处,泉水中侵泡的尸体泛白、肿胀,层层雾气蒙蒙的掩盖一切。

  冰天雪地的荒地,破屋里到访第一位客人,雪戛然而止,风渐暖。

  “嘭!”

  破门而入的后生颤了颤身体,沉了沉黑色的脸,贪婪的扫射着空荡荡的破屋,定睛在发白的墙角。从怀里掏出磨的铮亮的小刀,怂了怂他骨头高高凸起的肩膀,一步一步的逼向墙角。

  突然诡异的孩子笑声,在墙角炸裂开来,一个四四方方的破纸盒子,放着一个用带血碎步夹着小棉被包裹的婴儿。墙角一点点的缝隙透出白光,灰土偷偷钻入。

  不屑,后生冷笑,目光不经意一瞥木床下,嘴角笑的裂开,老手的从外衣内的大口袋摸出一个精巧的小挂钩。微眯着眼睛,笑颜转危,身子抖擞着精神,故作慵懒打了个哈欠。

  左眼睛一闭,一逮一个准的将一个野兔的耳朵逮着,大步一跨,狠厉的目光对上野兔的黑毛,野兔的生死不定。

  墙角的纸盒一点点的裂开,包裹着婴儿的小棉被露出。后生懊恼的将兔子死死抱在怀里,一步一回头的关注着纸盒里的动静。

  不等后生反应,纸盒里的婴儿笑声停歇了,“咕咚”的滚落在一边。后生一愣,怀里的兔子垂死挣扎的踢了踢后生的手臂,一股刺痛透过。

  野兔正落在婴儿上空,却被一道力量反弹。后生诧异的瞪圆了眼睛,急促的擦擦身子的灰土。对视上婴儿冰玉冷清的双瞳,后生心里一软,小心翼翼的将婴儿从地上抱起。

  温和的用脸颊蹭蹭婴儿白嫩的手臂,猥猥琐琐的迈着碎步。随意的用钩子挂住野兔耳朵,一拽,“滕”后生大手一抓。后一手拎着兔子的背,乘着夜黑风高溜走。

  风呼啸而过,落叶纷飞,秋寒入骨。雪厚厚的压在屋檐上,地上疏疏散散的脚印,竹枝欲坠。

  时光就在小女孩的指尖戏耍而过,转瞬即逝的不过是数字罢了。

  冰雪之中的荒城中,破落、诡异充斥着,四处可见的神秘标识绘着曾经的辉煌与荣耀。死亡的气息遏制着所有生命,木制的人发出咯吱咯吱声,腐朽的王国。

  悬在空中的曾经,如今不过是一不断移动的废弃物,比尘埃还无用,比星星更近,比神秘更让人好奇。

  一间幽暗的房间里,死寂,发腐的骨头堆积在走道,绿色的灯火随风舞。

  滑落的碎发随着不变的定律轻轻的覆在地上。一个少女静默得守在棺材板,用手细心的拂过断裂的痕迹,木香残留。

  不停修剪的刀停歇,呆滞的少女露出浅浅的笑意,陈旧的棺材板被轻轻地推开。跪在一侧的少女,缓缓的踏入陈旧的棺材。在盛装的衬托下,她精致的五官勾勒出与年龄不符的妩媚动人诱惑人心。

  “咣”

  随着棺材板重重的合上,发出撕布的声音,交织奢华黑色薄纱打包了这副小小的棺材。里面的少女双手重叠安放,微微合上眼睛,却是如此安详。微微地双手一抽搐,眉头一皱后释然。

  “咚咚……”

  棺材外发出响声,灰土落下,耳边却有着呢喃声。

  幽光照进她的眼帘,黑暗被驱散。床边守了一夜的男子手局促不安的将被子掖了掖,利索的爬了起来。犹豫片刻将早就备好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悄悄退出房间。

  她睁开灰色的眼睛,淡淡的目光撇过旁边放置的布偶,嘴角上扬轻笑。映入瞳孔的漫天大火渐渐模糊,渐渐消失,一个黑影掩埋。

  似乎遗忘了什么,在心中最柔软的偏房。一束黑色的花盛开在午夜的歌声中,咦咦呀呀的。

  不停旋转的风车碾压着最后的脊椎,铁锈斑斑的隧道里,永不败的红旗肃立着。断裂的铁轨上一具白骨,黑洞洞的前方发出蝙蝠的叫声。石块上孩童刻着的甲骨文,洞壁上不能自由飞翔的无翅鸟,都依然清晰。

  这里是唯一存在着温度的地方,一片截然不同的圣地,洞口的荆棘挂着风化的碎布条,露出的三寸光明。

  时间在这是没有变量的,所以这里只有昔日的惨败,每个帝国的结束迎来的乱世。

  屋外呼啸的狂风消沉,不作声,一座死寂的荒城冒着白烟。城的主人站立在风雪中观望着这片冰雪之地,静静等待着。

  罗迷城的故事渐渐拉开华丽的帷幕,首演的角色早已恭候已久,谢谢您的观赏。

首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