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囚牢

  南方的雪,就是粘人的娇柔,寒冷而单薄,弥漫在天空,设下层层甜蜜的幻阵。过年的热火气儿渲染在过往行人的脸颊上,小摊贩早早就在晨雾下摆上各色各样的美食,哈着气,笑着脸,迎接新的一天。

  远处的破落墙角,蹲着一个女孩,双手紧紧的抱着饭盒,眼神闪烁着对新年的期待。围墙上枯黄的稻草被压的只露出一个头,正门上一把断开的铁锁,只有小小的脚印歪歪斜斜的从里面延至远方。

  黑夜悄然而来,哗啦啦的铁锁拖动的声音从天桥下穿出,过往的车辆在红色的泡沫里远去。

  纷纷扰扰的酒杯碰撞着,美食的余香依旧是灰白的,寂静的道路上浅浅的脚印漫无目的得印着。昏黄的灯光下一个黑色的影子,假花许是因为终是假的,颜色褪去,露出原来的丑陋。

  新年钟声在倒计时中响起,又是新的一年,却不过是悲剧而终。既然再怎么掩盖一切都是用千万个谎言去填补。烟花易冷,人心易寒,大城市的远航之旅正式开始。

  三月里的小雨淅淅沥沥的,像是姑娘在倾诉,风轻柔的安抚着。或许人生里有这样的安慰者,何不安乐。

  特属于大南城市的哀悼钟声撕裂虚伪的面目,卸下这些,所有的人承受的呜咽与哀鸣久久笼罩着。一个顽皮的闹钟突然在原地炸开了锅,

  “叮……”

  有节奏的回荡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天空乌云依旧密布,脏乱的巷尾,一个提着灯笼的瞎子,哼着小曲漫不经心的走来。一条恶犬尾随其后,见人就咬,却也不咬那瞎子。

  “自作孽不可活。”瞎子提着灯绕着一口死井,喋喋不休的叫骂着,空荡荡的回响着。众人不敢做声,将箩筐里的东西放下便走了。

  瞎子耳朵支棱着,悄悄推了推大黑墨镜露出两只贪婪的眼睛,四处打量着。“啊呜!”恶犬突然被东西击中,猛地倒地,然后自爆一地。瞎子吓得也不装瞎了,灯笼一瞥就落荒而逃,口中直念着别杀我。

  那正是风声渐起的时候,时间流逝后,渐渐淡忘或者是强迫性忘记。

  春暖花开,繁华热闹依旧,上学的路上一个女孩提着饭盒。一路被人注视,她只是高傲的仰了仰脖子,表示她的不屑。

  东衍学院门口,女孩依然提着她的饭盒就安静的等在大门口。看着绕着她走的制服学生投来恶意的眼光,嫌弃与鄙视的丑陋样子,她只有冷笑。

  破破烂烂的衣服即使再怎么干净整洁,不过只是穷人的标配。那些上流社会的奢靡与腐烂,用钱铺就的道路总是踩在所有穷人的身上的。

  从前,在一个华丽的安静的别墅里住着一位美丽的小女孩,她总是和母亲在冰冷冷的海滩边说着话。枯黄的枫叶夹在一本书中,每天她都会翻阅,听着母亲的解说入睡。

  她是最幸福的人,父亲是世界上最疼爱她的,每天带来许多的礼物送给她。母亲会为她讲很多故事,她有一双美丽的冰蓝色的眼睛和折翼的翅膀,完美的无可挑剔的精致面孔。

  她永远十三岁,头发依旧是银白色,一双小脚上铜铃不停的响着,一个木质的手杖伴随着她。母亲总是告诉她世界是黑暗的没有光的,可从身体上传来的灼热感却告诉她光是有温度的。

  有一天,一个人来到了她这座孤寂的别墅,他是一个绅士的青年,会牵着她冰冷的小手去看外面的世界。他有一个贤惠的妻子,总是亲手替她做美味的食物,她因此会偶尔感觉黑暗的世界里有些许光亮。

  直到上学的年纪,她随着青年的儿子一起入学,她知道了世界上还有一种温暖叫做虐爱。他们总是告诉自己,他们对自己的爱是通过不同的方式表达的。

  可是某天,他们腻了,想换一个风格了。他们就把她丢回去了,在那个她生活了十年的家里。她依然是那个精致的娃娃,坐在椅子上,茫然的看着前方。

  男孩告诉她,他喜欢自己漂亮的眼睛,精致的脸蛋,洁白如雪的肌肤。可是他总是将刀子架在她的脖子,鲜红的血液格外的显眼。但往往是僵持不下的结局,由别人随意安放的结局。

  有些人是生命的过客,可在众多过客中,那些能为你停留的人,许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才换的一次相遇。

  也因为这擦肩而过的缘分,人生的道路就有别样的色彩。在渲染的画布里每一个色彩都在绽放着属于自己的生命力,在困境中,在安逸中。

  白昼交接,一条格外安静的小路上,黑色野猫蹑着脚步悄悄靠近一块鲜血淋漓的肉块。不远处的女孩舔着沾满鲜血的手,旁边躺着正抽搐的狗,呜咽一声后就断了气。

  女孩满意的舔舔手,俯下身狠狠的咬在白狗被她划开的心脏上,懒懒得吐了口血沫子,细嚼慢咽的享用美味。黑猫咕嘟的肚子饿了,喵的叫了一声,可怜兮兮耷拉着耳朵。

  女孩冷笑,盯着黑猫皮包骨头的小样子,舔着白狗的热腾腾的血液,目光有些萎靡。

  “过来”

  女孩砸吧着嘴,捏着白狗的喉咙,顿时流出一摊血。

  野猫呜呜的叫了几声,小心翼翼的挪向那淌血,流脓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女孩。

  “小猫,你是不是被人欺负了,怎么这么可怜啊!”

  女孩从口袋里掏出洁白的丝巾,擦擦手,摸摸嘴。随意的坐在草地上,看着夜空有些迷茫。野猫大口大口的吃着撕的乱糟糟的肉块,秃了的背上渐渐愈合的伤口裂开。

  “小家伙,真可怜。”

  女孩瞥了一眼野猫灰黑色的皮毛,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趴在草地上盯着野猫胆怯的样子。打了个哈欠,迅速领着狗尸体,嫌弃的提着野猫就乘着夜色赶路。

  城外废墟里,一盏油灯挂在破帐篷前,随风摇摆着。一块大石头后面架起了火堆,随着温度升温,一块黑黢黢的肉被拿了下来,女孩皱眉,嘴角微抽。

  

囚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