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曾经的故事

  1.

  又是一年毕业季,不过这一次终于轮到我毕业了。

  老实说,我可真是烦透了校园生活,本来在六年以前我的学生时代就应该结束了,负气从高中辍学,在外面混了一年,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怎么想的,跑去补习学校上了半年,参加高考,我居然考上了大学。不过老师总是说我天分很高,虽然不好意思,我也就勉强承认了吧。不过不得不说我实在是不适合上学,看这个大学,一学期基本半学期我都不在学校,书本上那些死东西怎么比得上出去旅游。也不知道那些同学在伤感什么,想想到现在为止我和他们好像都不怎么熟,甚至连名字都没全记住,不过毕业以后谁还会记得谁呢!不管她们了,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解放了,今天的天看起来都特别蓝。

  后天就拍毕业照了,我可不想去,打个电话找个理由请假吧,妈呀这还是我第一次给辅导员打电话。

  “喂,李老师吗?”

  “是我,束河,有什么事吗?”

  真是不可思议,第一次打电话他居然知道我,不管了说了吧。

  “李老师,我家里出了点事,现在还没返校,后天没办法去拍毕业照了。”

  “没事没事,你家里的事要紧。”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这李老师这么还说话,他要是知道我就在离学校五百米的地方给他打电话,那我不是死定了,我得赶快离开这个城市,被同学看到也不好。

  之前林皓轩不是说等我毕业之后去走丝绸之路嘛,现在就走。当我打电话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他着实被吓了一跳。今天走的确仓促,但是必须得今天走。

  然而好像事与愿违,我和林皓轩在机场待了一夜,买到了第二天的机票,虽然在机场待一夜不怎么舒服,不过我倒是可以好好做一个旅行计划。

  旅行时长半个月,我敢保证前十四天都是非常愉快的,但是最后一天,林皓轩突然和我说回去之后要准备结婚了,我觉得我们可以分手了。我绝对不能接受这么早结婚,甚至可以说在我的人生里没有结婚这一环,但是以这个理由提分手好像有点无理,先回去再说吧。

  我和林皓轩在离家不到一百公里的地方分开了,我给他留了个字条,然后悄悄的走了。

  还是老规矩,我先去了束河古镇,那个为数不多的没有被商业化的地方。每次我回云南的时候,基本都会来这里,我不喜欢回家,其实这个地方我也不喜欢,我喜欢的只是名字而已。

  我不可能长时间待在这里,要不到北京去吧,去三屯里。

  当我走下飞机正式踏上北京这片土地的时候,一阵热浪扑面而来,和这里相比,云南简直就是冬天,还好我在浙江待了几年,所以这也不算什么,还是先找个地方安置下来吧。

  北京的房租真是高的惊人,一间三十平米的公寓居然要四五千,和别人合租倒是便宜,但是还是算了,一个人多自在啊。幸好我上大学时兼职的钱还剩一些,不然租了房可能要吃土了。

  安顿下来之后得找份工作,那些朝九晚五周末双休的工作吧,哎,不想去,不如像大学时候一样去酒吧唱歌吧,我还挺喜欢那种氛围的。凭着以前的经验,我很快便找到了一个驻唱的酒吧,这个酒吧的名字也挺特别的,叫“地下六英尺”。这在西方就是埋葬死人的地方。

  我很喜欢这个酒吧的氛围,老板是一个二十六岁的小伙子。他告诉我他叫沈天,高中毕业就出来打拼,慢慢的有了这个酒吧,算是在北京安顿下来了。他听说我刚毕业就来了北京,对我也很照顾,知道北京的房租很贵,还给我开了双倍工资。闲时带着我去逛街,说真的到北京有一段时间里,我还没好好逛过呢。

  我习惯了浙江潮湿的气候,北京的干燥让我喉咙很不舒服,沈天给我熬了雪梨汤,不过好在我适应的快,很快就没事了。我们认识的第三个月,沈天让我做他的女朋友,其实我并没有喜欢他的感觉,只是一个人在外面无依无靠,有个相互照顾的人总是好的,于是我答应了,并且搬到了他的住处。我本来以为就这样慢慢的过下去,我似乎看到了生活的尽头。直到有一天,我回去的时候,打开门的瞬间,我听到沈天在打电话,他亲昵的叫着宝贝,当他看见我进门的时候,惊慌失措地挂了电话,让我听他解释,可是无论他的理由多么完美,但他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我知道我不过是他人生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个过客,甚至过了这一站,他就会抹去我全部的印记。我并没有觉得伤心难过,或许我本来就没对他上心。

  我搬出了沈天的家,也离开了他的酒吧,没有回头。我打算先休息几天再找新的工作,可是一通电话打乱了我的生活。

  当我连飞了十几个小时到达迈阿密的时候,我看到了病入膏肓的爷爷,而奶奶早已在十几年前撒手人寰。照顾爷爷的保姆给我打的电话,说爷爷不行了,想再见我一面。我不敢耽搁,隔天立马申请签证,还好当我到达的时候,还为时不晚。

  这其实不是我的亲爷爷,我和爷爷奶奶甚至没有血缘关系,在我很小的时候,我被爸爸妈妈交给了他,我只知道他是我亲爷爷的好朋友。

  爷爷和奶奶没有孩子,他们对我呵护备至,在我心里,他们就是我的至亲,小时候的记忆虽然模糊了,但那几年一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直到我被爸爸接回国。后来在国内上学,我和爷爷奶奶待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每年只有那么两个假期。在我回国后的第二年,奶奶就因心肌梗塞去世了,那时候的我对生死还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看着爷爷摸着奶奶的照片默默的伤心,我就坐在一旁陪着他。把奶奶安葬了之后,我希望爷爷能办到国内和我们一起住,可是爷爷说年纪大了,不想背井离乡,还说用中国的话说要落叶归根。

  在我上一次见到爷爷的时候,他还精神矍铄。而现在我面前的爷爷,他变得那么瘦弱憔悴,双颊深深的凹陷下去,医生说爷爷年纪大了,身体开始衰竭。看着躺在床上的爷爷,我心里泛起了阵阵酸楚。

  我走到床边轻声呼唤着他,爷爷睁开眼睛看着我,眼里闪过一丝亮光照顾爷爷的保姆告诉我,爷爷意识还很清晰,每天也能下床走一走,只是很容易累。而医生说爷爷时日不多了,可能只有一两周的时间了。

  后来的几天时间里,我每天陪着爷爷到外面走一走,当爷爷走不动的时候,我就推着他继续走,顺着海滩,这都是我小时候和爷爷走过的路,可惜爷爷再也不能出海了。以前总会觉得一天很长,可是现在却希望夜幕晚点降临。这天晚饭后,我像往常一样,打算带着爷爷出去,可是爷爷不肯起身,而是紧紧抓住我的手,好像要说什么,我俯下身子,爷爷没有说一句话,我看到爷爷眼角缓缓流下的泪水,我什么都明白了。没过多久,爷爷停止了呼吸,就像只是安详的睡去一样,我看了看窗外,伴随着爷爷逝去的还有夕阳,明天的太阳照样会升起,可是我再也叫不醒爷爷了。

  把爷爷送走之后,照顾爷爷的阿姨给了我一个盒子,她告诉我,这是爷爷留给我的,这是一个紫檀木的盒子,上面雕着精致的花纹。密码是我的生日,我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些老照片,这些都是我小时候和爷爷一起去过的地方,还有一封爷爷给我的信,爷爷用不太熟练的中文写着:

  孩子:

  原谅爷爷只能陪你到这个时候了,你从小就是个特别懂事的孩子,聪明独立,爷爷并不担心你的未来,但是一想到无法再看着你,爷爷还是会觉得遗憾。还记得你小时候和爷爷说的话吗?要像爷爷一样当一个摄影师,要当一个流浪歌手,要当一个作家。可是爷爷要告诉你,无论你做什么,你永远是爷爷的骄傲。以后你独自一人在外面,如果累了就回来,爷爷就睡在你奶奶身旁,有什么委屈就和爷爷说,你记住,只要你活得开心快乐,爷爷就会安心。

  如果不想在外面闯荡,就去洛杉矶吧,爷爷在马里布海滩给你留了一套房子,处理完爷爷的事之后,让阿姨带你去看看吧,爷爷相信你会喜欢的,你还记得以前爷爷带着你去学摄影的时候人认识的那些人吗?他们都在洛杉矶,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他们,爷爷相信他们会帮助你的。

  最后别忘了每年回来看看爷爷,别了,我最亲爱的孩子,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吧,爷爷奶奶会永远保佑你。

  我看着爷爷的信,眼泪几乎快要流了下来,但是又硬生生被我憋了回去,这些年我早不会轻易流泪,我甚至忘了上次哭是什么时候。

  我给爷爷办了个隆重的葬礼,很多爷爷的朋友,还有附近的邻居都来了,爷爷生前助人为乐很受人尊敬。随着葬礼的结束,当我看到爷爷被埋葬在奶奶身边的那一刻,我对这个城市的依恋似乎也被埋了进去。

  迈阿密的所有事情都处理完之后,阿姨带着我去了洛杉矶,到马里布海滩看爷爷留给我的房子,用豪宅来形容这座房子也不为过。我并没有急着离开洛杉矶,而是去拜访了曾经认识的那些人,我并不希望他们帮助我,只是想去看看爷爷曾经留下的印记,和他们走在路上,和他们聊天,就好像爷爷还在我身边一样。

  我在洛杉矶一待就是一年,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每天在做什么,有一天,回国,回家的想法突然在我脑海中浮现,毕业两年了,该回国看看了。我去和爷爷告别之后,踏上了回国的旅途。

  2.

  当我回到家乡之后,我怎么都没想到我看到的第一个熟人居然是林皓轩,我曾经的男朋友,他来到机场接我。我并没有躲避他,我靠在他的胸膛上,他还是那么帅气,只是多了几分成熟,他的胸膛,永远能给我安全感。

  “你怎么知道我这个时候回来?”

  “你是不是坐飞机时间太久傻了,你发过朋友圈啊!”林皓轩看着我说。

  我扶额,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的确不短,我也真觉得自己坐飞机坐傻了。

  林皓轩带我去了一个叫“迷途”的酒吧,这么多年还是他了解我,我喜欢这个酒吧的名字,喜欢酒吧的装修风格,喜欢里面调制的Bloody Mary,准确的说是Bloody Mary的颜色。

  云南的小城节奏很慢,我一开始还有点不适应,其实我一直都没有适应,哪怕是以前上学的时候,我不喜欢云南,温和的气候和慢节奏的生活不适合我,所以没过多久我又想着离开。但是林皓轩让我多留一段时间,于是我没事的时候就在“迷途”里打发时间,有时候给客人们唱一些上个世纪的美国老歌曲。

  我在小城里度过了一个冬天,其实云南的冬天并不暖和,我更喜欢加州的阳光,也喜欢北京的雪,室内舒适的暖气当然是最好的。

  春天来临的时候,我决定离开云南,到东京去,我找了一个语言学校,所有签证材料还算顺利,林皓轩呢,当然是和我一起去。

  出发前一周,他突然问我:“你不回家看看爸妈吗?”

  “不回去了,之前回去打过招呼了。”我整理着自己的东西。林皓轩没有再说话,他知道我不喜欢回家。

  一个陌生的城市,新鲜感,好奇心,站在东京街头我陷入了极度兴奋。我一开始担心语言不通,后来发现是自己多虑了,东京的中国人实在太多了,学校里也有中国的老师,因此我很快办好了各种手续,和林皓轩一起租了个公寓。说真的东京的公寓真小,不过倒是设施齐全,让我很有家的感觉。

  很快我和林皓轩都找了一份便利店的工作,店里氛围很好,不过我并不打算长时间干下去,等日语再好一些,我打算换别的工作。

  东京的生活是忙碌的,每天早上十点出门回到公寓里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可是我却觉得很快乐也很充实。

  三个月以后,我辞掉了便利店的工作,找了一份教中文的私教,工作轻松,时薪可观。我教的是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他爸爸是日本人,妈妈是中国人,妈妈在十几岁的时候就随着家人来到日本,在这里读书,工作后来嫁给了小男孩的爸爸。爸爸崇拜中国文化,因此从小教育孩子学习中文,作为广州人的妈妈,因为自己普通话实在不标准,因此想到了给孩子请家教。小男孩虽然顽皮却很聪明,因此这份工作让我觉得很满意。

  东京的冬季谈不上寒冷更谈不上漫长,却有刺骨的寒风,我很喜欢冷风吹过的感觉,每当我站在阳台上吹着冷风的时候,林皓轩总觉得我是个变态。

  樱花盛开的时候,看着空中飞舞的花瓣,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陪我去一趟迈阿密吧。”

  “现在吗?你怎么想起去那么远的地方?”林皓轩显然没想到我会提起这件事。

  他歪着头看着我,怎么说呢,就像一只馋兮兮的哈士奇。我本来想敲他脑门一下,不过我忍住了。

  “去看看我爷爷,樱花开了,我爷爷一定很想念我。”

  “你爷爷在迈阿密呀!你爷爷不是在云南吗?哪个爷爷呀?”我觉得林皓轩的下巴都要脱臼了。

  我并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小时候的故事,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林皓轩也只是知道我十几岁以后的事而已。

  “那个不是我的亲爷爷,但我从小就跟着他长大,他就像我的亲爷爷一样,一年多以前,他走了,去找我奶奶了,我答应过他,每年去看望他,我想半个月以后出发,你陪我去吧。”

  “你别伤心,我陪你去。”林皓轩从后面抱住了我。

  我并不觉得伤心,只是自从爷爷走后,我好像就失去了什么一样,或许是对亲情最后的依恋吧。

  一路上林皓轩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跟在我身后,我知道他很好奇,但是我还是打算先去看爷爷。

  我在爷爷奶奶墓前放上一束白菊花,林皓轩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你小时候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

  我站起来拉着他的手走到海边,一路上我告诉他我七岁之前和爷爷奶奶的那些故事。

  “你是说你爸爸让你回去,你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回去了。可是为什么呢,小孩子不是都喜欢和爸妈待在一起吗?”

  我在沙滩上坐了下来。“因为回去之后我从来没有快乐过,我爸妈总是吵架,虽然妈妈对我关怀备至,但是爸爸,他也爱我,他却不管我,他很少陪着我。”

  林皓轩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自从他和我认识之后,他看到的都是我爸妈关系融洽,自从我十三四岁以后,我爸妈再也没有争吵过。看着林皓轩一脸的不可思议,我没有说话。

  “你会怨你爸妈吗?”

  “不会,都已经过去了。”

  我承认这不是真心话,说我一点抱怨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谁不期望有个幸福快乐的童年,有多少人羡慕我衣食无忧,父母对我百依百顺,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我有多羡慕那些尽管物质条件不行但却家庭合睦的孩子。在刚回国的时候,每次爸妈吵架我会害怕,会躲在角落里哭,后来我会躲到房间里,等到外面平静下来再出去,再回来,我直接抱着手站在一边冷眼旁观,要吵就吵吧,反正我早已习惯了。

  我一直比较心疼妈妈,从我回去之后,妈妈辞掉了所有工作,回家当一个家庭主妇,照顾我以及爷爷奶奶,我的亲爷爷亲奶奶。爸爸在外面工作忙,所以这些重担只能落在妈妈身上,爸爸脾气暴躁,因此无法避免的和妈妈争吵,虽然在奶奶去世后,这些争吵都不复存在了。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和爸爸的矛盾开始出现。

  后来的事情,我曾经和林皓轩讲过一些,他每次都似懂非懂,毕竟他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他没有经历过和父母的矛盾,他的青春叛逆期姑妈也对他百依百顺,这对他来说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你真的不打算和爸爸和解吗?”林皓轩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没什么好和解的,因为本来就没什么大的矛盾,我只想坐下来和他心平气和地聊聊天,只不过现在看起来不可能罢了,不过没准等我死了以后,他会看到我想对他说的话。

  “说什么呢,别去想那些有得没得的了。”

  “你知道吗?很多时候我总是想到死亡,不知道五年后我们会活成什么样,也许我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我不知道死亡会什么时候来找我,我不想等它来找我,我要自己去找它。”每次我说这些的时候都会觉得心痛到无以复加,可是林皓轩从来都不知道到我到底什么意思。

  “别瞎说,以后肯定会没事的。”林皓轩抱住了我,抹去我眼角的泪水。

  这十多年来,林皓轩是唯一一个我会在他面前流眼泪的人。他很爱我,尽管我们分开了无数次,但是当我回头的时候,他一直都在那里等着我,我也爱他,只是我的爱没那么纯粹,曾经的那些事,在我心里留下的阴影让我没办法全心全意去爱一个人,不过面对林皓轩的时候,我却可以卸下心防。尽管如此,我也有好多事情没有告诉他,他不知道我时不时会给爸爸写信,但是那都是寄不出去的信,每次写完之后,我都删了,他更不知道我不想在这个世界上活太久……我并不是不相信他,而是怕他不理解。

  3.

  回到东京,生活又迈上了正轨,由于我不想再待在学校继续学习,因此找了一家华人公司,办了两年工作签证。这样可以留在东京更久一点。其实我并不是不想回家,可是我宁愿在外面漂泊。林皓轩问我为什么要选择日本,这个问题我真没法回答他,我既不喜欢那些偶像团体,也不喜欢二次元动漫,可能就是心血来潮所以选择了这里。

  原宿永远都人山人海,就算是寒风刺骨的严冬,骄阳似火的盛夏,或是电闪雷鸣狂风暴雨都无法阻挡人们对它的热情,可能只有台风来临的时候,人们才会闭门不出,原宿才会稍微安静。当然我可没有在台风天出过门。今天的原宿也是一样,我和林皓轩走出表参道口,一眼看下去全是人影闪动,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有些人每天专门站在这个地方拍下面的人群。比起各种潮牌店,各地的美食,以及各种精美的饰品,人群才是原宿最靓丽的风景线。

  林皓轩紧紧抓着我的手,每次来原宿他都这么紧张,好像怕我走丢一样。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纹身,我手臂上有一条浅浅的伤口,那是小时候的一个意外而留下的,纹身并不仅仅是为了遮住疤痕,更是一种对爷爷的思念,爷爷生前喜欢织梦网,所以我决定纹一个织梦网来寄托对爷爷的思念。

  纹身店的位置很好找,可是居然在四楼,害得我和林皓轩在楼下转悠了半天,最后不得已打电话给纹身师。这个纹身店与其说是纹身店不如说像一个艺术工作室,纹身师一定是一个喜欢嘻哈文化的人,墙上贴着Kanye的海报,音响里倒是一些电音舞曲,这些歌曲足以让人兴奋起来,没过多久纹身师拿着设计好的图案从里面走了出来,在我签字登记信息之后便开始了纹身。

  纹身师怕我紧张,中途一直在和我聊天,还一直问我疼不疼,我这个人可能对疼痛感比较麻木,我并不觉得疼,相反,我特别喜欢纹身过程中“滋滋滋”的声音,林皓轩觉得那个声音让人头皮发麻,我却觉得听起来特别享受,而且我更享受一阵阵的刺痛感,好吧,我可能的确有点变态。

  纹身结束之后,纹身师给我说了一大串注意事项,当然我没听……

  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冷,年末的时候,我和林皓轩都请了年假,他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在国内,也在云南。后来到了我才发现,原来是带我去束河古镇,他以为我是第一次来,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他,我之前已经来过很多次了。林皓轩告诉我,他很喜欢这个地方,如果我喜欢的话,以后我们就生活在这里。

  两天之后发生了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我在冷饮店里看到了一个人,我知道她的名字,但我不确定她认不认识我,我想了想并没有上去打扰她,而是拉着林皓轩走开了,现在还不是时候,以后我和她自然会认识。我有些想家了,距离那么近,我依然还是不打算回去,在回东京的前一个晚上。我和林皓轩去放了一盏孔明灯,里面写了一句话:

  爸爸,原谅我,我爱你。

  回到东京以后,我本以为生活会和以前一样平静,但是在我看樱花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叫John的英国人。他有着深邃的眼眸,一头柔软的金发,他的言行举止都透露出绅士风度,他身上还带着洗衣液的香味。当他说要和我最朋友的时候,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我喜欢和这样阳光干净的男孩做朋友。我把John介绍给了林皓轩,于是我们三人时常约饭,最夸张的一次,我们步行了四个小时走到海边,又走了回来,结果第二天林皓轩躺在床上起不来了。看来说好的爬山只能我和John去了。

  秋季的高尾山被红枫叶包围,都说一个人登高尾山容易孤独,可是在这种似火的红色的包围下,只会感受到热情,这是生命的气息。我和John一路走着上去,我们本来担心会饿,还带了一点零食,现在看来是想多了,一路上有很多买东西的地方,酒馒头,鲷鱼烧,大福,还有各式各样的团子,现烤香肠。我和John一路走一路吃,走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我已经撑的走不动了,于是我俩坐下来休息等着太阳下山之后看看夜景。我想到林皓轩,不知道他有没有吃饭了,于是给他发了信息,顺便传了些白天拍的照片给他。

  在山上看夜景,城市的灯火显得越发遥远,只是不知道星星点点中,我和林皓轩会是那一个。在我等下山的车的时候,John突然对我说:“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喜欢你,从我看到你第一眼开始我就喜欢你,在我眼里你就是完美的,做我的女朋友吧。”

  “我不需要男朋友。”其实我巴不得给他一个白眼。

  “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但是你可以和他分开,和我在一起,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John说着过来拉我的手。

  “再说吧。”我闪到一边,笑了一下。

  我们坐在回去的车上,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我不想去猜John在想什么,我只是希望他知道我的再说吧的意思就是拒绝。到达新宿站的时候我们就分开了,他本来想送我回去,被我拒绝了。我走到公寓楼下的时候,林皓轩站在那里等我,我走过去抱住他,那一瞬间我希望时间永远静止。

  之后我再也没有和John约饭,也再也没有回他的消息。我希望他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John居然给林皓轩发短信说让他和我分手。

  “John喜欢你吗?”林皓轩问我。

  “是啊,他还让我和你分手做他的女朋友。”

  “你没有拒绝他吗?”

  看着有点生气又带着点醋意的林皓轩,我为什么不捉弄他一下呢!

  “没有啊,你说我俩分手我去做他的女朋友好不好?”我看着涨红了脸的林皓轩,调侃道。

  林皓轩没有说话,猛地坐进沙发里,开了一听可乐,自顾自的喝着。

  看到他那样子,我不忍心再逗他,走过去坐在他身旁,摸着他的头说:“你别生气了,我没有直接拒绝他,不过我和他说了再说吧。”

  “我没生气,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他的。”我话音还没落,林皓轩就抢着回答,果然还是他更了解我,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误会,我决定给John打个电话,明确告诉他我的态度。我告诉John不要再有那些想法了,我根本不喜欢他,我和他只能做朋友,如果他做得太过分,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了。电话那头的他居然说他不会放弃,他就不信他不能把我追到手。我不想再听,挂掉电话,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说来这个John也够厚颜无耻的,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非要每天接我上下班,难道看不到我有男朋友陪着吗?还总是给我送些奶茶果汁,你爱送就送吧,反正公司人不少我给同事喝。有时候我真搞不懂这男人的脑回路,分明自身条件不差,外面那么多好女孩不去追,偏要在这里把自己搞得跟个小三一样。我话都说的那么清楚了,还非要觉得能“感动我”把我追到手,这不是自作多情吗?要是爱情都是一厢情愿,这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单身人士。还有更夸张的是,John甚至悄悄帮我交了房租,当然我并不会因此感激他,相反我只会更讨厌他。一个好端端的男人怎么就跟着狗皮膏药一样甩不掉呢!这样一直下去也不是办法。正好在这个时候,我妈给我打电话说想我了,让我回国吧,自己年纪大了,希望孩子在身边。我是离开家太久了,该回去了,签证也快要到期了,于是我和林皓轩商量了一下决定回国。

  我和林皓轩订了前后一天的机票,他三月三十一,我四月一,他虽然有些不放心,但还是听我安排。我送林皓轩上飞机之后,打电话约了John,他大概以为我回心转意了,精心打扮一番还给我准备了礼物来赴约。

  “你听好,我以前就说过,如果你懂得分寸的话,我们还可以做朋友,不过这几个月的时间告诉我,你根本不懂,所以我们注定做不了朋友。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明天就要回国了,所以我们的一切友情还有你所以为的爱情就到此为止,从此我们就是陌生人,最好老死不相往来。你的礼物收回去吧,我没有理由接受一个陌生人的礼物。”我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听到John在后面吼了一句“你这个绝情的女人”,男人太多情怪不得别人绝情,何必自作自受呢。

  回到那座小城之后,我并没有回家,我单独约了妈妈出来,给了她礼物并让她把给我爸的礼物带回去。妈妈希望我和她回家,可是我拒绝了,我害怕回家,家不能让感受到归属感,反而让我感觉自己像个被世界遗弃的孩子。妈妈没有强迫我,只留下了一句有什么困难就回来和妈妈说,之后便带着东西回家了。

  4.

  我和林皓轩在一起一段时间之后,总是会分开一段时间,这次也不例外。他依然做着他的设计师工作,而我在“迷途”里唱唱歌,有时候帮别人写点东西。其实我是在等一个人,以前在束河古镇看见的那个女孩,我知道她会到这里来。

  不过这人可真难等,我等了她好几个晚上,她才来这里,还在门口转悠了半天,这里面看起来有这么可怕吗?

  看到她坐在角落里,我走过去和她打招呼,顺便加了个微信,试探了半天这人完全不认识我啊,只是对我手里的Bloody Mary很感兴趣。真想提醒她跑偏了,看我啊,不过算了慢慢来,有的是时间。

  不过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有一天她居然告诉我她喜欢我,如果我正在喝水,我可能要么被呛死,要么一口水喷她脸上,这孩子看来是完全失忆了?居然一点都不记得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只能告诉她跟我在一起不会幸福。可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呢!非得每天给我发各种信息,还每天跑到酒吧里和我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最恼人的是她对我的故事很感兴趣,这个我可完全无法开口,我只能告诉她我是孤儿,好吧我是在撒谎。有一天她喝多了,靠在我肩膀上哭了半天说什么就是喜欢我,非要和我在一起。如果是别人我可能早就一巴掌上去了,但是这个人不行啊,难道她不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哭了吗?

  好不容易把她打发走,我觉得我脑子里两个小人都开始打架了。

   A:答应她吧,先看情况,慢慢走着看。

   B:你有没有搞错,分明不喜欢女人,干嘛答应人家。

  这叫什么山雨欲来风满楼啊,如果可以我肯定把这两个小人拉出来封住嘴。

  最后,我还是决定先答应她,束河你就认了呗,谁让你要找的人这么“傻”呢。

  第二天我答应了和她在一起,对了,她的名字叫吴依。

  本来以为既然要和我在一起那就光明正大在一起,可是这个吴依,她说她不敢,她害怕她爸妈,害怕别人的眼光,于是只能每天来酒吧里和我见面。我晕这样和以前有什么区别,这叫什么在一起。我每天都想吐槽她一百遍,但是我不能当着她的面说啊,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她。

  一天两天还可以,时间久了我受不了,我最讨厌藏着掖着,那个吴依也是,自己也瞎别扭,我得带她离开这。当我告诉她我的决定时,她的表情简直又惊喜又惊吓,和我想象中完全一样。

  “我突然辞职不好吧,毕竟是我爸给我安排的工作。”

  有没有搞错你都二十七八的人了,还整天被你爸安排,束河啊束河,你今天就算磨破嘴皮子,坑蒙拐骗也得说服她辞职,带她出去。

  “你想啊,要是一直待在这里,你爸不得催你找对象什么的,一次两次应付还可以,时间久了你要怎么办,而且这地方这么少,就这么点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们的事要是被你爸知道了,岂不是更糟糕。”

  “你说的对,我这就回去想办法辞职。”

  靠,什么鬼啊,这耳根子够软的,我还想了一大串都没说,真是一点都不像我。

  过了一星期,吴依告诉我她辞职成功了,我呢,当然也就带着她出发了。

  在旅途中我才发现,这个吴依真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是胆小内向,还是太不独立,也许是被爸妈给惯坏了,但是都是独自出过远门的人,不应该这样啊。好吧,我姑且认为是我太厉害了,所以她就跟在我后面就行。而且我发现她根本就不是喜欢我,而是对我有一种羡慕,她之所以对我好奇,想和我待在一起,是因为她觉得我做的事都是她想做不敢做的,她觉得我熟悉,所以才会对我感兴趣。这么看来这个吴依也不算太傻。虽然她以为她喜欢我,但是以后我也可以慢慢的告诉她,我也相信时间久了她会察觉出她对我的真正感觉,甚至能想起我是谁。

  我带她去迈阿密看望爷爷奶奶,带她去洛杉矶参加party,去东京看樱花,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我甚至给她看了我的日记,当然她不知道是我故意给她看的,当我和她四目相对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眼里的恐慌,疑惑,还有不解。我知道她很好奇我为什么要给爸爸写信,因为我早就告诉过她我爸去世了,我也知道她好奇我为什么会有和她类似的经历,因为在她眼里我们之前本是陌生人,我也知道她一直想问我好多东西,但是她一直没有问出口。

  “想回去了吗?”我问她。

  吴依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知道你其实早就想回去了,但是你怕你爸爸,对吗?”

  “嗯……”

  我握住吴依放在桌子上的手,她的手是冰凉的,却也带着一丝温度,我能感受到她内心的犹豫和纠结。

  “吴依啊。”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叫出她的名字。“不能因为害怕就回避,很多事情我们终究要面对,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你不害怕吗?”她反问我。

  我为什么要害怕呢,如果这个世界上我会害怕什么的话,那也是关于她的事而已,可是我并没有告诉她。只是告诉她我什么都不害怕。

  吴依终于决定了回去,我和她在半道上分开。这时候的我很犹豫,我是该直接告诉她真相还是用什么办法刺激她,其实不管什么办法,最后的结局都是那一个,不是吗?

  我联系了林皓轩,在“迷途”里,他如约而至,不过我联系他的目的并不是因为想要和他和好,而是因为我要让吴依看到我在做什么。

  当吴依看到我亲吻林皓轩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眼里的震惊,愤怒,我并没有躲避她的目光,她转身走了,她离去的背影里,写满了不敢相信,写满了质疑,她的内心或许在那一瞬间崩塌了。同样我不知道这对她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对我亦是如此。

  后来她气冲冲地跑来问我怎么回事,我告诉她林皓轩是我前男友。当我问我她算什么的时候,我差点脱口而出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不过最后我只是告诉她我的就是她的,她还想问更多,我不想再回答,有一句话叫做不要妄想在一瞬间叫醒一个沉睡已久的人。

  “吴依,你不要担心,你很快就会知道真相。”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对她说。可是束河,你最终到底要顺从她还是顺从你的内心。这注定是一个残酷的结局。

第三章 曾经的故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