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七皇子百日宴(一)

  话说这慕清音刚回定远王府,正好赶上一件大事。淑妃秦氏不久前产下一子,是为七皇子,皇帝老来得子,龙颜大悦,于正昭二十三年十二月大赦天下,并于这月初十为七皇子举行百日宴。淑妃近些年来宠冠六宫,诞下的这位皇子模样又像极了皇帝小时的样子,皇帝对这位皇子非常重视,举行的百日宴更超过以往任何一位皇子。百日宴宴请宗室皇族与朝廷重臣,定远王府自是不例外,定远王携王妃江氏,大女儿慕清音,二女儿慕清柔赴宴。

  齐福殿中,许多宗室重臣已经到场,定远王与妻女刚入殿中,吏部尚书面不失时宜地走来寒暄“下官参见定远王千岁,王妃千岁”。“杜大人免礼”,定远王微微点头说道。

  吏部尚书杜仲年年纪与定远王相仿,很会见风使舵,最近几年定远王府势力大增,又受皇上重视,杜仲年拍马屁自是一马当先,舍我其谁。

  “这两位就是王府的千金吧,今天终于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了”!杜仲年对着慕清音与慕清柔赞叹不已,慕清柔骄傲地扬起下巴,一副高高在上,洋洋得意的样子。慕清音很清楚这些只是客气话,礼貌微笑道“杜大人过奖”。杜仲年见清音回话,立马受宠若惊地问慕振远:“敢问王爷,这位是几小姐啊”?“此乃本王长女,慕清音”。慕振远含笑看着自己喜爱的大女儿。

  “哎呀,原来是郡主啊,真是失敬失敬啊,早就问郡主武艺高强,又是白石老人关门弟子,今日一见,果真气度不凡啊”!杜仲年连忙说道,并招呼离他不远处的一个女子:“依芊,快来,见过王爷,王妃和南瑶郡主”。

  不远处一袭绿裙萝裳的杜依芊娉婷走来,看到与她差不多大的慕清音,衣着朴素,竟没有半分郡主该有的装饰,眼中闪过一丝嫉妒与轻蔑,“依芊给王爷,王妃,郡主请安”。而在一旁的慕清柔今天穿了华贵的萝裙,从头饰到妆容无一不是精心打扮的,本以为会成为焦点,岂料慕清音郡主身份一露,硬生生将她比了下去,甚至杜依芊这请安直接将她无视了,慕清柔顿感无比恼怒。重重咳了一声,大家的视线才重新注意到她。“杜尚书,你可真会做人,见到南瑶郡主就连忙让女儿行礼,把本小姐闪在一旁,怎么,你当本小姐站在这里是空气吗”!“清柔”!慕振远低呵一声,意思是让她注意形象。江凤兰也觉得慕清音只是一个王府小姐,这么公然让吏部尚书下不来台也确实显得过了,倒是让人觉得是定远王府教女无方了,而一旁的慕清音也在心里冷笑:“这个二妹年纪不大,却是心高气傲,自视甚高,从小被江凤兰惯坏了,极其沉不住气,想当年父王力保她为郡主之时,慕清柔一哭二闹三上吊,十分不服气,最后慕振远下令再闹滚出府去,才让闹剧尴尬收场,从此她与江凤兰更是同仇敌忾,视慕清音如眼中钉肉中刺,也更忌讳慕清音郡主这个高于她的身份,如今杜仲年直接因慕清音这个郡主把她晾在一边,她自然是一肚子火。”

  “哎呦,是下官的错,是下官一时疏忽了,依芊,这是王府小姐,快见过小姐。”杜仲年也是轻易不敢得罪定远王府的人,连忙让女儿行礼。

  杜依芊因为嫉妒本来就很不高兴为慕清音行礼,现在刚行完礼还要再行礼,而且还是同龄的身份比自己高贵的小姐,顿时脸色不好看了,碍于自己父亲的颜面,也还是不得不低下头去,“见过小姐。”这几个字说得多不情不愿,聋子都听出来了,慕清柔脸色一沉,刚要开口,只听掌事太监大喊“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淑妃娘娘驾到”!

  众人连忙下跪“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众卿平身”。皇帝大手一挥,心情极好。“谢吾皇!”众人起立,各自落座。

  慕清音抬头看着大殿上方的三人,皇帝红光满面,嘴角含笑,一看就是心情极佳,可能担心淑妃刚生产完毕身体不适,一手还体贴地牵着淑妃的手,让她慢慢落座。而年轻貌美的淑妃见皇帝如此体贴,也是一脸幸福地看着皇上。最尴尬的就属一旁的皇后了,看得出皇后平时很注意保养,年轻时也是个美人,但此时与淑妃站在一起还是显得年老,女人的青春啊,就这么几年,一辈子只能有一个男人,你渐渐老去,他确可以三妻四妾,你眼见着比你更年轻更漂亮的女人一个个进了门,确无能为力,只闻新人笑,从不曾见旧人哭,就是这个道理吧,慕清音看着,对皇后竟然生出一丝同情。

  “今日是朕七子百日宴,众卿家就当是家宴,无需拘礼”。皇帝话音刚落,殿门口小太监就匆匆来到皇帝跟前,小声报告。皇帝一听,哈哈大笑,“快请快请!”

  众人都在纳闷是谁来了,这时只听兵器摩擦的声音由远及近,定睛一看,原来是靖王殿下。

  这是慕清音第一次见到靖王,入目是一张棱角分明的俊逸脸庞,眉目深邃,头戴银色王冠,身着金丝蟒袍,俊逸的脸庞让人赏心悦目,仔细一看,竟有些许异域人的风流倜傥,只是周身散发着的却是冷冽寒绝的气势。此时的慕清音也没有想到,今后的人生会与他发生这么多纠葛。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臣弟给皇兄皇嫂请安”。靖王慕煜辰低头行礼。“无需多礼,快坐”。皇帝见到慕煜辰很是高兴。慕煜辰,先皇最小的儿子,当今皇帝同父异母弟,母亲为西域离国沉香公主,与玄玑联姻嫁予先皇,先皇极为宠爱沉香,对这个最小的儿子也是爱屋及乌,很小的时候就封了靖王,并拥有一支卓越的皇室禁军。靖王慕煜辰如今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已经是战功赫赫,曾兵不血刃灭入侵的燮国,定远王并称“双煞王”,他也是皇帝最信任的兄弟,免行三叩九拜之礼,可以带兵器自由出入皇宫内殿,在诸王中地位最高。其余众人见靖王到场,自是纷纷行礼。

  一旁的江凤兰与慕清柔八卦:“听闻靖王从不出席这种喜宴场合,今日竟然也来了,足以见淑妃娘娘是多么受宠了。”而一旁的慕清柔半分没听进去母亲的话,只是双目崇拜地盯着靖王,一脸崇拜的样子,双眼都在放光。

  “煜辰啊,你这是特意从祁州赶回来的吧!”皇帝笑看着靖王说道。

  “七皇侄百日宴,臣弟理应赶回来,从前几位皇侄的百日宴或因公务繁忙,或因身在外地离京城实在太远,未能赶上,此次在祁州,离京城稍近一些,臣弟快马加鞭赶来了,没想到还是有些晚。”靖王回答着,不经意扫视了四周众人一眼。

  “不算晚,你能赶回来,朕已经很高兴了。”皇帝丝毫没有责怪之意。

  “臣弟匆忙到来,也没为七皇侄准备什么特别的礼物,就将此玉送给皇侄,也希望皇侄能今后能平安顺遂”。靖王说着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打开,顿时一到光芒照得大殿流光溢彩。众人无不一惊,怎么一块玉竟然像夜明珠一样发光啊。慕清音起初也觉得惊奇,后仔细一看,就想起了师父白石老人曾经提起过有一种玉,生在雪山深出,吸收千年日月精华才能形成,名叫晶玉,流光溢彩,佩戴者更是能延年益寿,比夜明珠还要珍贵,世间能拿出此玉的少有。刚才靖王说他不是特意为七皇子来的,大家以为他真的是凑巧来参加百日宴,可如今又拿出如此贵重的礼物,这又是在变着相告诉大家他就是特意的,他来参加百日宴,送礼物,摆明了他重视这位皇子,这位皇子与其他几位皇子不一样。而大殿上方的三位,此时也是神态各异,皇帝微微惊讶,淑妃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皇后拼命忍住内心的震惊与不安。

  

第四章 七皇子百日宴(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