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光薄

露华霜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标题章节

  她出生于天下即将太平之际,赐号止戈,取肖家天下自此安宁之意,故以肖甯为名,寓意硝宁。母妃穆氏雅斓,颇得圣宠,子凭母贵,虽排行老七却自年幼便和太子一同教导。十岁光景,朝堂听政,且有卫国将军之子贴身护卫,风光无限。

  二八年华,皇帝赐婚于定国侯世子,次年完婚。不料,前朝旧臣联合朝中重臣一同谋反,皇室全部诛杀,只余公主止戈一人为暗箭所伤,随行暗卫重伤不知所踪。

  肖氏王朝淹没于历史长河……

  “呼……“卫燃猛地从梦中惊醒,“怎么会做这样真实的一个梦……“

  梦里的她一身轻盔银甲疲惫的周转于宫殿之中,入目之地,处处血腥,宫女侍卫倒地不起,正在惊讶自己的所在,随后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奔跑起来,看那方向竟是向后宫跑去。

  “父皇,母妃,一定要等我……“卫燃不由一懵,奇怪于自己突然听到的声音,更是被声音主人所带来的焦心忧急不自觉的感染,一时间也着急起来。

  “公主,不能再向里前进了,叛贼已经控制住整个后宫……皇上中毒驾崩和后宫嫔妃半数不幸遇难……“一名暗卫拼着最后的力气汇报给主子,随后倒下。

  然而那个女子瞬间犹如血染的孤冰冻结了身躯,寒着声道“带下去医治,其他人加速前进!“

  她的身影似一道暗沉的流光,决绝地像是要划破黎明的黑暗,“母妃……“安和宫里静悄悄,一进入大门能感受到祥和的气息,在满天的硝烟中显得尤为珍贵。

  “公主!“身后的暗卫猛然间不顾礼数地搂住卫燃的腰往墙边一带,低声说“四周看似空荡,实则处处杀机,娘娘恐怕……“

  “住嘴!“

  “臣自从当上公主的暗卫首领开始,便不会让公主受到任何威胁,即便是公主要救娘娘……臣的职责是保护公主,请公主恕罪!“卫燃回望着那暗卫,忽然感觉到那身体的叹息,一瞬间看到她的记忆:原来,此人是护国大将军的小儿子,自幼修习暗杀之术,从小与自己一同长大,更在六年前被父皇秘密封为暗卫领袖,统领暗卫营。

  “这一路,辛苦你了……“那女子哀痛的凝视着他的眉眼,初生的晨光撒向眼前的少年,给他沉重的侧脸镀上一层金光,那一刻,少年充满血丝的眸子里暗冰突然融化,又显得坚不可摧。

  什么时候……那个沉默的少年已经长成挺拔俊秀的统领了?自己竟然没有发觉,若是搁到都城万千名门闺秀的面前,大概会很受欢迎吧,这些年他尽心尽力扩展暗卫营,苦了他了……

  “路勒川,等到这一切都结束,我便向天下名门佳丽发帖,为你择妻……好歹你护我已有……“

  “臣宁愿一生一世保护公主,终身不娶!“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一时间两人无言。

  “也好,是我太想弥补你了,那等你想要什么的时候直接告诉我,我一定拼尽全力给你。“女子郑重的望着他,紧抿嘴唇,转身望向宫殿门口。

  “是……“路勒川低低的应了,暗沉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苦楚和支离破碎。抬眼注视着少女,不由想起:今世怕是无缘了,只求能守在她身边就好,护她平安……

  “啊!“宫中传来一声尖叫,“快,去暗室!“

  女子飞速的奔向宫殿侧门,扭动机关,闪身进入暗室。所谓暗室,是母妃宫中可以看到内室全部情形的地方。

  “皇贵妃娘娘,如今你还不愿告诉我止戈公主的所在吗?“那敌军首领粗暴的拿起鞭子挑着母妃下巴。

  “哼……逆贼就是逆贼……名不正言不顺……“

  “你!“激怒的男子,抽出剑,用力刺向她的心脏,“不说没关系,我总会找到的!哈哈哈哈哈哈……你就先下去陪陪那个老皇帝吧!“

  说完随意的抽走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倒地的女子看向暗室,焦急的制止少女的脚步,无力的张口,却发不出声,“母妃……“少女握紧手中的剑,凸起的花纹割破掌心,血迹斑斑。

  “走,快走,不要管我……“女子望着卫燃,转而投向路勒川。

  “公主节哀……“路勒川拉起卫燃的手,“时间不多了,走吧……“

  “走!“最后看一眼那女子,曾经清冷的明眸已然闭合,从此以后,再无佳人。

  一路从暗道逃离,一路无言,临近出口漏出一丝亮光。隐约有水声流过,两人不禁加快脚步,走出暗道。

  “这里竟然是断天崖……“路勒川煞是惊心,脱口而出“公主,我们怕是只能动用禁术了。“

  “禁术的威力太大,稍有不慎便会反噬,不仅肉身不保,灵魂还会受创。“止戈立马拒绝。

  “线下这情形,怕是没办法了……“路勒川沉痛的凝望止戈。

  两人僵持不下,忽然听到一阵嘈乱“在那里,快追,快,放箭!“

  “他们追来了!公主,我掩护你,走!“路勒川挥剑打落飞过来的流箭,狠厉的眸子盯着尾追而来的叛贼。

  “你难道要我用你的命来换我的命吗,他们要杀的是我!“

  “臣愿一命相护!“路勒川一把抓住止戈的手臂,从背后搂着止戈,也不管夺命的流箭飞驰,借着满手的鲜血做出繁复的手势,“以吾之命,献吾之血,天地苍苍,周复返妄,开界轮回……“时空裂缝慢慢被撕裂,眨眼之间已有一人大小,如同未知的命运张开了血盆大口。

  “看来。。。这下真的要舍弃肉身去异界了,勒川,希望再见到你,你我都没有忘了对方。“

  “公主……“

  “走吧……“止戈拉着路勒川扑向裂缝,随后裂缝消失,两人纷纷卷入。

  “突”一声,一阵尖利的风声划过黎明的山顶,以刁钻的角度中伤止戈后背,仅差分毫便可穿过心脏,殷红的鲜血瞬间从伤处涌出来。

  “将军,用这追踪箭真的可以追到?“

  “哼,用我南商家的祖传弓箭不仅身体标记,连灵魂也会被标记上,永生不褪!“被唤做将军的人随后狂妄大笑。“这景盛王朝的最逍遥的皇女是逃不掉!“

  “走,领工去!“

  脑袋里突突地跳痛,思绪有些混乱。卫燃走在路上脑袋里回想着自己昨晚做的梦,不由地奇怪,“睡了一觉,竟然像是已经过了一辈子一样长,可能最近太累了,得好好休息一下。“

  入目满眼翠色,一下便冲淡了昨晚对梦境的疑惑。静谧空幽的庭院里,男子正悠闲地抚琴。

  “哎呀,鸡腿!鸡腿!鸡腿!“

  “啪!“

  “鸡……啊……腿……要死了要死了!“

  “叫什么叫,白养你这么长时间,就叫这两句,“卫燃拿着刚刚从鹦哥尾巴上揪的毛,瞪着眼说“这次揪你一根毛,下次扒光你,烤着吃!“

  “啊啊啊啊啊啊!可怕可怕!救命!“鹦哥拍打着翅膀,迅速飞到男子的肩膀上,跳跃着。

  “你呀,一来我这里就鸡飞狗跳,这池子里鱼都游到底下去了。“男子白了卫燃一眼,详装不悦道。

  “白轲,我看你这里是太安静了,堪比天山冰域,一点人气都没有,“卫燃抬腿迈向茶台,顺势一躺,“我这是让你热闹热闹,免得以后我不在了没人理你,你就真成一个冰山了。“

  “哼……今日怎么有空来找我了?“

  “嗯……龙井不错,可惜不是明前,“卫燃轻轻抿了一口,嫣红的樱唇衬着碧色分外诱人。“我前些日子去链河做了点地下工作,就得到了这个。“

  说着卫燃的袖口流出一抹温润的暗光,“给你的,白轲,生日快乐!“

  刹那间,水汽氤氲着的明眸皓齿有些模糊不清,只有悠悠茶香荡漾在两人周围久久不散。

  白皙的手轻巧地墨色的短笛,仿佛浑然天成的画,却显得有千斤重。

  “不喜欢吗?我可是特意翻了好久才找到的,“卫燃低垂着眼眸,有些忐忑,心想这人收了礼物不开心不言语,反而沉默,着实不像他平日的风格,莫不是嫌弃?忐忑了一会儿,故作委屈道:“那貔貅差点把我吃了……“

  “喜欢……“白轲哑着嗓子,低低回道,这世上已经没有人对自己这么用心过了,忽然眼睛看到卫燃的右臂有些不自然的向后收拢着。

  “那你怎么不接着?“

  “这不重要,“白轲拉起卫燃的右手,轻缓的卷起衣袖,漏出还未结痂的伤口。“这才是最重要的。“

  “哎呀,一点小伤嘛,很快就好了,不用担心嘛……“卫燃无所谓的抽着手臂,却在某人严厉的注视下渐渐降低了声音。

  “仅此一次。“白轲看也不看卫燃,寒着声,眉间无声的皱起。

  “哦……你别生气啊……“

  “……“白轲紧蹙着眉,手下不停清洗伤口上药包扎十分麻利,好似练习了千万遍。

  “我要吃土豆丝煎蛋玉米饼,香煎皖牛肉,孜然沙丁鱼,凉拌车兰草,冰泉玉珍汤……还有红蛇果!“卫燃翘着二郎腿,撇着白轲。

  “你确定我的生辰让我下厨?“

  “除非你想饿肚子。“卫燃对着鹦哥翻了个白眼,心想:为啥连隔壁家大喜的娘都能教大喜学会个西红柿炒鸡蛋,自己咋就次次失败呢?完了还能时不时切到手?

  “哼,等着……“白轲起身整了整衣袖,身姿优雅地走向厨房。

  时间静静流淌,卫燃望着他远山如黛的墨眉,霜辉如月光的眸子,还有那连做饭也像抚琴一样认真的侧脸,忽然心底扬起一阵温暖。

  有个这样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哥们太棒了,虽然自己失了忆也不知道家在何方,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无标题章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