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马祸

  “什么?竟然没死?一群废物!养你们何用?”宰相府邸书房之内,王甫之听完大管家的禀报大发雷霆。

  “老爷教训的是!是我没有安排好!可是老爷,毒蛇都放进卧房了,乳母也正好不在。不知哪里又冒出来一条黑蛇,两蛇互相撕咬而死,都是意外呀!也真是那孩子命不该绝!”大管家面露难色地解释道。

  “什么命不该绝?一派胡言!显法大师在她出生时就曾卜过一卦,为大凶,会给王府带来无妄之灾。若不是夫人以命相搏,我只能虚言安抚,怎能留她到现在?”王甫之有些气恼自己当初的优柔寡断,如今处置起来反而有些鞭长莫及。

  “你去跟妙梅交待一声,今日的事情她应该看到了,嘱咐她不要跟夫人乱说。”王甫之忽然想起,今日罗氏曾安排妙梅到田庄看望那个孩子。田庄那帮废物偏赶今日动手!

  “是!我马上去办。”大管家应道。

  “田庄管家办事不力,老爷……”大管家又迟疑道。

  “办事不力就打发他走!以后这些事情你全权处理,不必来问我!”王甫之白了管家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还有,下次你亲自动手,不要假手他人,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免得节外生枝。”王甫之补充道。

  “遵命!”大管家诚惶诚恐回复道。

  转眼间,过了一月有余。

  田庄乳母抱着小罗修在梨园散步,经过两个月的精心喂养,小罗修高了一些,也胖了一些,白净的小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不哭不闹很是招人喜欢。

  这一日,宰相府邸忽然派来一个面生的丫鬟。说是夫人想念小姐,生了一场大病。贴身丫鬟忙于照料,分身乏术,所以管家就派这个丫鬟来接罗修小姐过府。

  乳母本是纯良的乡下妇人,未及多想便随着这个丫鬟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颠簸,却向北面驶去。

  乳母见走了许久还未到相府,就向那个丫鬟问道:“姑娘,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到?上次妙梅姑娘说从相府到田庄坐马车只要两个时辰,我琢么着现在应该差不多了,不会是走错路了吧!”

  “出门的时候,管家说近日接连暴雨,往南的路不好走。让在北边山里绕一下道,怕颠着小姐。”丫鬟闻言解释道。

  正在说话之时,突然听到车夫一声惨叫,然后车子就失控了。拉车的马像疯了一样大声嘶鸣,狂奔不止。

  马车几次撞到路旁的树木,被派来的丫鬟没留神直接甩出车外。乳母的头磕破了,鲜血直流,人也晕了过去,但抱着小罗修的手还是紧紧搂着,没有丝毫松懈。

  北山地势陡峭,荒无人烟。失控的马车又跑了一段路,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眼看就要撞到前方大石了。

  此时小罗修眉间胎记蓦然清晰,越发明亮,甚至泛起淡淡赤金光晕,自行旋转起来。

  左耳漫出一缕若有若无的黑烟。

  黑烟飘到车外,越胀越大,逐渐长出尖尖的耳朵,鲜红的眼睛,尖利的爪子和牙齿,瞬间幻化成一只磨盘般大小的蝙蝠。

  起初,蝙蝠眼神有些迷茫,似乎不知所措,随着身体逐渐清晰,眼睛变得清澈透明,似是有了灵性。它冷眼看着失控的马车,脸上竟露出了拟人的表情,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它轻轻扇动一下蝠翼,“嗖”的一声就现身在马车正前方。

  鲜红如血的眼睛飞速旋转起来,形成了两个红色漩涡,紧紧盯着马的眼睛。

  马车缓缓停了下来,此时拉车的马匹眼中看不到瞳仁,满满充斥着鲜红雾气,看上去十分诡异。

  巨大蝙蝠极不情愿地扇了一下蝠翼,化为一缕黑烟,没入小罗修左耳,不见了踪影。

  又过了片刻,满眼猩红的马匹拉着破败不堪的车子继续前进着,巧妙避开了北山上所有树木和巨石,绕开悬崖,向西南缓缓而去。

  “咦?这不是府上的马车么?这车怎么如此破败?车夫也不在!”宰相府邸的门房看到大门前停了一辆马车,赶忙向里通传。

  不一会儿,大管家带着几个家丁前来查看。刚走到马车近前,就看见马匹猩红的眼睛,皆不敢靠近分毫。

  “快去禀报老爷!说……马车回来了!”大管家强自镇定下来,向身后家丁吩咐道。

  这家丁三步并作两步向里通传而去,刚巧遇到从书房退出的妙梅。

  “什么事这么着急?”妙梅疑惑问道。

  “姑娘不知,府上的马车回来了。可是马疯了,没人敢靠近,大管家命我去禀报老爷!”家丁急忙答道。

  “管家也真是的!多找几个人把疯马制服不就成了,这点子小事也要来禀报老爷,真是没用!”妙梅不以为然地说道。

  妙梅是罗氏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平日就看不惯大管家颐指气使的样子。这回被她揪住把柄,可是要好好收拾他一下。

  “老爷正在忙政务,夫人都请不动。这点小事不用麻烦老爷了,我现在过去看看,你多叫几个小厮随我来!”妙梅大声吩咐道。

  “这……”传信家丁有些犹豫。

  “发什么愣啊!耽误老爷的时间,是皮痒了么?”妙梅怒道。

  “那请姑娘先行,我这就去叫人。”传信家丁自然不敢得罪夫人身边的大丫鬟,而且这点小事也要禀报老爷,他觉得大管家确实小题大做了。

  “还真是府上的马车!什么人在里面,还不下来?”妙梅莲步轻移走到门口朝马车说道。

  马车依然没有一点动静。

  “梅姑娘,不在后院伺候夫人,来这里做什么?”大管家没好气地问道。

  妙梅并未理会大管家,她见马车没有动静,就信步走到车前,撩开帘子,大声说道:“说马疯了,不是好好的!这都要通报老爷,要大管家何用啊?”

  妙梅正想往下说,忽然看见马车里竟是田庄乳母和小罗修。乳母此时还未醒转,额头上血迹斑斑。小罗修则在乳母怀里甜甜睡着,浑然不知身处险情。

  “快来人!是罗修小姐回来啦!”妙梅见大管家和家丁都愣在原地,心里又好气又好笑。

  “快去通禀老爷和夫人呀!小姐回府啦!”妙梅笑着朝众人嚷道。

  大管家没理会妙梅,而是径直走到马车前,仔细端详起拉车的马儿。只见马儿眼中猩红荡然无存,一副驯良安分的模样。

  无奈之下,大管家只好另派车夫将马车稳定下来,吩咐家丁抬乳母下车。他自己则垂头丧气地去向老爷禀报去了。

  小罗修早被妙梅一把抱在怀里,径直往内庭走去。

  妙梅本想先去书房见老爷,但她临时改变了主意。一是考虑罗氏夫人思女心切,二是她总觉得上次的毒蛇、这次的疯马都与老爷有关,还是先见夫人稳妥。

  罗氏见到日思夜想的女儿,自然喜不自胜。

  王甫之看到小罗修没死,居然堂而皇之的回府了,脸上表情自然是各种精彩。

  “老爷,我就知道,你把女儿送到田庄,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她是嫡长女,又生得这般可爱,老爷也是舍不得的呀!”罗氏一边抚摸着怀里的孩子,一边笑着朝王甫之说道。

  “我……”王甫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有些张口结舌。

  “老爷是严父,夫人是慈母,但都是为了小姐好。已经送出去两个月,也该团圆了!”妙梅插口道。

  “哎!夫人喜欢就留在府上养着吧!但不能姓王,还是叫罗修吧!”王甫之叹了口气讪讪回道。

  “多谢老爷!”罗氏口中称谢,“既然一家团圆,老爷也来抱抱修儿吧!现在这孩子高了,也胖了。”说罢罗氏将孩子交给了王甫之。

  王甫之笨拙地接了过来,此时女儿睡醒了,睁开双眼朝他笑着,小手紧紧抓住他的衣襟,嘴里丫丫地嘀咕着什么。

  看到女儿可爱的样子,王甫之又开始踌躇起来。

  罢了!

  这孩子大难不死,也是有福报的,就留在身边养着吧!他已经尽力了,又何苦一次一次地要杀死自己的女儿呢?

  只要不改姓王,应该不会牵累家族吧!

  至于大晋朝的祸事,朝廷都已经腐烂透了,也不差这一个妖孽了!

  念及至此,王甫之脸上终于露出了慈爱之色,抱着女儿的手臂又紧了一紧。

第四章 马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