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再遇元离

  罗曼草在上清山随处可见,并非稀罕之物,但由于只是普通野草并无其他价值,故而在宗门的结界内并不常见,需要到凡俗世界去采摘。

  小罗修非常喜欢这个任务,因为她可以借机到宗门结界以外的地方去玩。

  由于这种野草到处都是,她可以一边玩一边采摘,不会有人催促她。

  灵兽司管事对于这个小女孩也并不约束,乐得清闲,只要她不惹是非,随她自生自灭。

  每日小罗修都会带着重瞳鼠在上清山玩耍,玩够了便采摘一些罗蔓草带回宗门。

  这只重瞳鼠自小罗修来到灵兽司,便每日与她形影不离,她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毛球。

  这一日,正当玩耍之时,毛球忽然耳朵抽动了几下,鼻子随即又抽动几下,独自向远处跑去。

  小罗修心知毛球一定是发现了天才地宝,才会如此反常,于是就一路跟着它。

  也不知跑了多久,毛球钻进了山间的一个洞穴。

  小罗修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进去。

  此处洞穴幽深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凭借重瞳鼠眼中紫色的微光向山洞深处行进。

  走了一段时间,紫色微光终于停了下来,其旁边长着一株泛着白光的花朵。

  这花朵通体晶莹洁白,花茎上有四片叶子,竟然也是白色,稍稍走近能感受到一股凛冽的寒意。

  小罗修见到这株闪着微光的花非常喜欢,又见毛球卧在旁边一动不动,心知这花必定是天地灵物,便想俯身摘取。

  这时寒风骤起,一道白影在其身前出现,并疯狂地扭动起来,身形越胀越大。大约胀到一丈左右才停止了扭动,用一对碧绿的眼睛看着她。

  小罗修吓得失声叫了出来,借着那物庞大身躯上的白光,可以隐约看出,竟是一只巨大的蜈蚣。无数雪白的触手在其身上有序地摆动着,着实让人心惊。

  毛球这时突然一个前窜,挡在了罗修与雪白蜈蚣中间。

  那蜈蚣一对碧绿的眼睛看了看毛球,又看了看罗修,似乎在想应该先吃掉哪一个。

  “雪虫,退下。”洞穴深处传出了一个男子清冷的声音。

  雪白蜈蚣闻言像是突然被人泄了气一般,瞬间缩小成普通蜈蚣,扭身消失在原处。

  小罗修被吓得不轻,在原地愣了片刻,便一把抱起毛球向洞外跑去。

  跑着跑着……她逐渐清醒了几分,觉得那男子的声音有些熟悉,便又返身壮着胆子向洞穴深处走去。

  越向里走越觉寒冷,洞中呼啸的寒风仿佛能洞穿身体,让她从心里感到冷。小罗修抱着毛球的手紧了紧,感觉似乎暖和了一些,便继续向前探寻着。

  不多时,脚下地面变得异常光滑,仿佛在冰面上行走,她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大约一顿饭的功夫,周围狭小的空间变得宽敞起来,一些发光的石头嵌在两侧墙壁之上。

  又走了几步,她一头撞到了什么东西,赶忙后退,借着微光才看清是一个巨大的水泡。

  进退两难之际,水泡竟然自行消融了,仿佛未曾存在过一般。

  渐渐地,四周越走越宽阔,发光的石头也越来越密集,竟将幽暗洞穴照得如同白昼。

  通道尽头赫然出现了一座地下宫殿。

  此宫殿一共两层,通体由寒冰砌成,冷风不时从宫殿内呼啸而出。

  手中的毛球被冻得缩了一缩,罗修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此时,身体已经冻僵,血液像凝固住了一样。无奈之下,她只得费力地抬起腿向殿门走去。

  大殿一层中心处摆放着一张巨大的冰床,幽幽蓝光忽明忽暗。

  冰床上有一人正在盘膝打坐,离得太远看不清容貌。

  “你是谁?你还活着么?”小罗修见状不敢走近,只是远远地小声问道,好像怕打扰到那人。

  “哎……你进来吧!”那人淡淡叹息了一声。

  罗修小心翼翼地走近几步,一眼便看到那人脸上的银色面具。

  “是你?”她惊喜地发现此人正是画像中人,只不过他的装束变得有些陌生。

  “我是元离,以后你可以这么称呼我。”那人像是刚从睡梦中醒来,缓缓睁开双眼,平静说道。

  “元离,在这里……坐着……不冷么?”罗修哆哆嗦嗦地问道,此时殿中的温度已经是她所能承受的极限。

  元离闻言并未答话,而是翻手取出一块红光蒙蒙的玉佩交给了她。

  方一接过玉佩,罗修只觉周身被一股暖流包裹着,原本冻僵的四肢慢慢可以活动了,就连头脑都清醒了几分。

  “听说你留在上清宗了,这些日子过得可好?”元离仍旧在原地端坐未动。

  “嗯……我过得很好!每天就是到上清山采摘罗蔓草,喂养重瞳鼠。喏,就是这个小家伙和它的同伴。”罗修说着用小手指着怀中的毛球。

  “咳咳咳……”元离刚想说什么,却猛地咳了几下,似乎很是痛苦。

  “元离,你还好吧!这里太冷了,坐久了会生病的。”罗修嘟着小嘴说道。

  “我是生病了,身体很热,只能在寒玉殿中慢慢调息。”元离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身体很热,你是不是发烧了?”小罗修快走到冰床前,踮起脚尖用小手摸了摸元离的额头。

  真是很热!甚至有些烫手!

  “咳咳咳……”元离又咳了几下,似乎比之前更严重了。

  “你不能离我太近……”元离急促说道,但他看到小罗修委屈地嘟起了小嘴,又声音缓和地安慰着:“你手里拿着炎玉髓,离得太近不利我调息。”

  “对不起!元离!我只想确定你是否发烧了,不知道会伤到你。我不会再靠近了。可你确实在发烧,非常热。应该把面具摘下来,把厚袍子脱掉,这样才能散热。我小时候发热,娘亲就是这样退热的。”罗修闻言连忙后退了几步。

  元离心中不禁一阵苦笑。今日若未见到她,自己也许就尽数恢复了。

  如今似乎又严重了一些,情竹反噬再度卷土重来,恐怕几年的苦修是不可避免了。可罗修毕竟还是个孩子,许多事现在不便言明,只能等她再长大些,明了修炼的法门与禁忌,才能慢慢说与她,并不急于一时。

  “无妨!”元离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大袖一挥,竟然真如罗修所言,褪去了银色长袍,换上了月白色的避尘袍。同时去掉面具,露出了绝美的面容。

  小罗修看得有些出神,不自觉又走近了几步。

  “罗修!”元离无可奈何地提醒道。

  “哦!我知道了!”罗修瞬间清醒了几分,有些难为情地退后数步,继续提醒道:“发冠也要摘掉,不然感觉哪里怪怪的。”

  元离无奈地动手取下发冠,任由夜一般漆黑的长发散落下来。

  对于元离而言,天生的绝世容颜对修炼是一种牵绊,给他带来了许多烦恼。后来他索性用面具遮住。

  整个上清宗只有师妹慕容嫣早年无意中见过,其他人都无从知晓,久而久之连他自己也忘记了。

  今日见到罗修这副迷离的表情又让他蓦然想起,除了苦笑,也只能是苦笑了。

  “现在这样可好?你就站在原地,不能靠近了。”元离说罢单手一点,在她站立之处划了一个圈,随即四周骤然升起一道光幕。

  小罗修好奇地用手摸了摸,发现光幕竟然是实质的。她见自己再也不能踏出分毫,心中反而一松。

  对于今日的失礼,她感到十分气恼,可是控制不住。元离就像一颗磁石吸引着自己,本能地想靠近他,想与他亲近。然而这种亲近的感觉,与罗睺带给她的完全不同,不似依赖,更像是什么呢?

  “你不具玄根,却要留在上清宗,又能做什么?你可想好将来之事了么?”元离见她有些发愣,便轻笑着提醒道。

  “嗯!想好了!我要靠自己的努力修炼出玄根,追赶你和罗睺的修为,与你们并肩站在一起!”小罗修认真回道。

  “罗睺?”元离见她提到一个陌生的名字,恍然记起那日弟子选拔,似乎有个黑袍男子始终与罗修站在一起。此人难道就是矮个守门侍卫说起的散修?!

  “罗睺是我刚刚认下的哥哥!那日我初来上清宗,没有地方住,是他将我带回洞府,给我找吃的,还帮我沐浴更衣。他是一个神通广大之人。对了,他也是修仙者。后来我们一同被收入执法堂,他现在是内门弟子,我是外门弟子。”罗修得意说道,话中略带埋怨之意。

  “那日是我想得不够周到,害你没有地方居住,在此给你赔礼了。不过……罗睺是个男子,他竟然帮你沐浴更衣?”元离说到此处不禁郁闷起来。

  那日暗中观察,可以推断出罗睺并非看起来这般简单。手折情竹恐怕跟他有些关系,五行池水则更为蹊跷。可是他……竟然为女子沐浴更衣,就算罗修只有七岁,但毕竟是女儿身,此人绝对可称得上色中恶鬼了。

  “你是女子,那罗睺是男子,这其中的界限你可知道?”元离正色问道。

  “女子?你看我现在哪里像女子?穿上宗门的灰袍,还有这发髻,分明是个道童。”罗修一听便知元离所问,但不知为何,她不愿说起太多与罗睺有关的事情,索性答非所问。

  “道童么?呵呵……我差点忘记了,执法堂除了慕容嫣几乎没有女修。外门执事估计也怕麻烦,索性把你扮成道童模样。”元离竟然笑了起来。许是多年未曾展颜,一时笑起来肌肉都有些僵硬,但这笑容给他的绝世容颜又添了几分风情,着实让人动容。

  “你闭上眼,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元离今日难得心情愉悦。

  罗修注意到自己刚才又失神了,一时有些尴尬,连忙闭上了双眼。

  蓦然,她只觉周身一轻,再度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上的道袍换成了一条芙蓉纱裙。那纱裙贴身部分为芙蓉色,层层叠叠如盛开的娇艳花朵,向下则渐渐变成白色,裙摆只及脚踝,十分轻盈。

  罗修抬起头惊喜地看着元离,一时不知该如何感谢他。

  忽然身后的冰壁一阵光芒闪动,罗修转过身再次惊呆了。

  冰壁上映照出一个娇艳女子,身着芙蓉色避尘裙,双发髻垂至耳边。

  那小小的炎玉髓,此刻竟然用纤细的银链串着,悬于额间,鲜红欲滴,与女子雪白的肌肤相得益彰。

  “元离,这还是我么?”罗修一边欣赏着冰壁中的自己,一边轻声问道。

  自从拜入上清宗,第一次以女子装扮示人,她惊喜到甚至有些羞涩。

  对面的元离只是眼含笑意地看着她并未回答。

第十九章 再遇元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