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三年之约

  冬去春来,凡俗世界的上清山草木逐渐恢复生机,呈现出一片嫩绿之色。

  三年之约在即,可是那日元离并未告知寒玉殿的位置,便匆匆将她送了出去。

  如今约期近在眼前,要去何处寻他。

  罗修想到此处心中一阵茫然。这些天她无心修炼,一直在凡俗界的上清山游荡,到处寻找寒玉殿的所在,始终毫无头绪。她甚至到执法堂灵兽司找到了毛球,让它带着自己寻找,数日过去依然无果。

  这一日,罗修无奈来到凌渺峰的经阁,想询问一下经阁执事。

  前方不远处便是经阁所在,罗修远远地看到了那墨绿色的建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毕竟她现在是执事堂弟子,仅有凤初境修为,为何要打探功法堂长老的行踪?可一想到约定之期已近,自己若找不到寒玉殿,恐怕就要失约了。

  念及至此,她将心一横,瞬间落下云端,快步走进了经阁大殿。

  “师妹多年未见,出落得越发标志了。今日想来查阅哪些典籍?”青袍女执事笑着问道。

  虽然罗修已经数年未曾来过经阁,人也长大了不少,但芙蓉避尘裙和炎玉髓太过惹眼,让人见之难忘,故而青袍女执事一见这身装扮,就立即认出了罗修。

  “师姐……可知寒玉殿在何处?”罗修犹豫了一下,直接问出心中所想。

  “寒玉殿?就在凌渺峰顶的漓山院啊?师妹为何问起此处?”青袍女执事一脸不解地问道。

  “什么!就在凌渺峰?!漓山院?!不是应该在上清山么?”罗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日的寒玉殿分明是在野外的洞穴之中。

  “这里不就是上清山么?师妹糊涂了吧!”青袍女执事含笑回道。

  罗修脑中闪过那日的情形,难道毛球竟然带着自己到了凌渺峰,误打误撞进了寒玉殿?!

  “多谢师姐!”罗修未及多想,急忙告辞离开了。

  凌渺峰是上清宗三座主峰中最高的一座,由于常年无人打理,变得有些荒寂。尤其与执事堂所在的凌界峰相比,显得过于幽静荒芜。若不是刚刚路过经阁,罗修感觉此处就是一座荒山。

  飞行了大约一个时辰,罗修终于来到凌渺峰之巅,她可以肯定自己从未到过此处。

  沿着一条白玉石阶缓步而上,转过两个弯,可以看见前方的一片宫殿群。

  这片宫殿群与她见过的执法堂和执事堂的大殿都不一样,只有一层建筑,占地面积广大,一眼看不到边际,风格与经阁相似。

  罗修快步走到宫殿群的入口处,只见门前的匾额上写着“漓山院”三个大字。

  原来这就是元离居住的地方,可是这么多建筑,哪里才是寒玉殿?

  罗修见漓山院大门紧闭,也不敢擅自进入,便坐在门前的石阶上等待。想着反正约定时间也就在这几日,元离出关后总要经过此处,寒玉殿就在这片宫殿之中,与其乱闯乱撞,还不如安静地在此等候。

  又过了两日,还是不见有人出来,罗修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时发现一个白衣男子坐在身边,此时正含笑看着她。

  一束阳光透过树梢洒在他的脸上,映在星辰大海般的眼眸中,闪动着粼粼波光。月白色避尘袍泛起柔和的光芒,夜一般漆黑的长发随意散落而下,与白皙清冷的绝世容颜相得益彰。

  元离!正是她思念已久的元离!

  思念是罗修近几日才体会到的一种感觉,它藏匿在内心深处,无人时便会突然出现,让心隐隐作痛。

  “元离!我不能离你太近!我知道的!”罗修仿佛被雷电击中一般,从白玉台阶上跳起,一下子冲到了对面丈许远的地方,才停下脚步,轻盈地转过身来。

  此时,元离也从白玉台阶上站起了身,依旧眼带笑意地望着她,好像在看什么有意思的事物。

  “罗修,你长大了。”见罗修有些窘迫,元离缓缓地开口说道。

  时光飞逝,岁月荏苒,罗修还是长大了,尽管才不过十岁,却已初具美貌,在芙蓉裙的衬托下,更显娇艳欲滴。

  罗修长大是元离最不愿意面对,却又无法逃避的事实。他甚至想过用驻颜丹留住她年幼的样子,可是心呢……如何去阻止内心的成长!

  总有一天,她会真的长大,变成一个姿容卓绝的少女,然后呢……变成自己的灾难么?!

  元离面色平静地看着罗修,内心却被她的成长震撼着、矛盾着,久久难以平复。

  “元离,你可是活了几百岁的老神仙。难道只能看出我长大了么?就没有点……别的变化?”罗修站在对面,嘟起小嘴,郁闷地说道。

  元离疑惑地看向她,微微皱起了眉头。只见她体内虽不见玄境,却真气充盈,竟然隐隐有凤初境后期的修为。

  “你服用了开元丹!”元离蓦然想起一件可怕的事情。

  三年前,罗修执意修炼玄根,那时他正被情竹反噬所困,又因心动而境界不稳。为了让罗修尽快离开,他好像给了她三颗开元丹和一本修炼玄根的典籍。

  其实当初给她这些,元离很是矛盾,既想帮她达成心愿,更想让她知难而退,放弃修仙的念头。毕竟当年罗修还是个七岁的孩子,第六日七把气刃加身之苦,不是普通凡人所能承受的。即使她已过三劫,不会真的死去,恐怕也逃不掉成为僵尸或幽魂的命运。

  元离想到此处,一闪出现在罗修身前,几乎与她贴身而立。此时他顾不得想太多,一把拉过罗修的手,将一丝法力注入其体内,似乎在探查着什么。

  过了片刻,确认罗修的身体除了真气充盈并无任何异常后,元离才放开了手,一脸严肃地问道:“你真的服用了开元丹?”

  罗修着实被他吓了一跳,几乎要哭出来了。只是服用开元丹,也不用如此紧张吧!三年未见,刚一见面就凶巴巴的,一点都不像她思念之人。

  “是……三年前吃了一颗。”罗修吞吞吐吐地回复道。

  “把剩下的两颗还给我吧!”元离肃然吩咐道,语气强硬,不容置疑。

  罗修闻言几乎要郁闷死了,开元丹已经送给自己,今天还能再要回去!元离怎么说也是上清宗的长老,活了几百年了,送给别人的东西,居然还有往回要的道理!

  无奈之下,罗修只得乖乖地从储物袋中将那瓶开元丹拿了出来,极不情愿地还给元离。

  “还有一本典籍。”元离收回开元丹,继续提醒道。

  罗修直接愣在原地,开元丹都还回去了,居然连典籍也要,真是够小气的。记得罗睺说过,开元丹对元离这个境界的修士根本就是鸡肋般的存在,他不可能骗自己的。可是今天……解释不通啊!

  哎……罗修叹了口气又从储物袋中取出那本典籍交给了他。

  接下来不等元离说话,她缓缓走到一边,从额头上取下炎玉髓,又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芙蓉裙。

  他不会这么狠心,让自己光着身子回去吧!

  罗修可怜兮兮地看着元离,双手紧紧环抱着身体。

  “放心!炎玉髓和芙蓉裙已经送与你了,便是你的。”元离几乎被她气笑了。

  罗修心中又是一阵埋怨,开元丹和典籍也都是送给自己的,如今还不是又收了回去。

  “说说吧……开元丹的滋味不好受吧!”元离收回开元丹和典籍,心中稍安。如今她虽然已经修炼出真气,却没有玄境,谁知哪天想起来,再吃一颗,可就不会这般幸运了。

  “确实有些难受……”罗修见元离挑了挑眉毛,心知他肯定不信,又继续补充道:“好了!我承认服用了开元丹差点死掉。不过最后我挺过来了。还修炼出了真气。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罗修故意隐瞒了被罗睺所救的事实。在元离面前她始终不愿多提及与罗睺有关的事情。

  “哦?那让我看看你这几年修炼的成果吧!”说完元离手指一弹,一颗火球呼啸着朝罗修射去。

  罗修一惊,刚刚见面,不是收东西,就是砸火球,自己跟他有那么熟么!

  眼看火球及身,罗修飞身向后倒射而去。玉手一扬,十支水箭瞬发而出。只听到“嘭”的一声,火球与水箭相撞,当即化为一股青烟消散了。

  “五行法术么?”元离轻笑着说道,其手上动作并没有停下。

  霎时间一阵飞沙走石,四五块巨石从他身旁一飞而出,速度比火球还快。

  “又来!”罗修心中一阵苦笑。

  只见她不躲不闪,原地站立,两手于胸前合十,周身似有无数绿叶飘舞。接着双手向前一指,绿叶瞬间化为巨蟒,张牙舞爪地朝巨石飞去,只是轻轻一卷,便将飞来石块尽数挡下。

  一地绿叶碎石。

  “不错!法术娴熟!反应也够快!”元离笑着给出了评价,同时其双目一阵迷离之色闪过。

  罗修只觉眼前一花,脑中一热,便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半倚在白玉台阶之上,身边坐着元离,正含笑地看着自己。

  怎么?难道刚才是在做梦么?现在才刚刚见到元离?

  “五行法术练得不错。腾空飞行术也勉强可以。只是这神识还是老样子。”正当她疑惑之际,元离开口说道。

  “神识?老样子?我最近才知道有神识这么个东西。只是能隐隐感觉到,用来看看玉简什么的。难道神识也能修炼么?”罗修恍然明白了,方才元离眼中的迷离竟是一种神识攻击。

  “神识当然可以修炼。不过你境界尚浅,能看看玉简就可以了。等到灵海期再行修炼也不迟。”元离想了想,又继续说道:“第一次在上清山见你,我发现你的头疼病与神识有关。于是将画像赠你,传授观想之法,加以疏导。自那时开始,你便已经有了神识。这一点实在难得,所以与你约定了再见之期。”

  “哦……原来是这样啊!还以为是我的歌声过于美妙呢!”罗修说着眨了眨眼睛。

  “歌声么?也很美妙。不过三岁便可产生神识,足见你精神力的强大,这些可能与慧根有关。若平日修炼能有余力兼修强化神识之法,日后必定事半功倍。”元离含笑解释道。

  “如你所言,本人自小精神力强大,竟能吸引一位活了几百年的老神仙来看病,还顺利进入修仙宗门。那我凤初境便修炼神识,岂不更好?免得浪费了天赋异禀。”罗修摇头晃脑地说道,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虽然她与元离三年未见,年龄差了几百岁,在宗门中辈分悬殊,但罗修并不觉得他是前辈,而是可以无话不谈的之人。

  “这个……凤初境修炼强化神识之法……也不是不可以。可你口口声声说我是活了几百年的老神仙,算是恭维么?还是嫌弃?”元离似乎受到了罗修的感染,竟然学着开了个玩笑。

  罗修见状内心偷笑,看得出来元离见到自己很是高兴,不再是冷冰冰的。

  “如此绝美的老神仙还有么?我都要了。”罗修大笑着回道。

  “哈哈哈……好了!好了!这样吧……我很快要外出游历了。这本典籍你拿着,平时可以试着参悟一下,但千万不要修炼,不然会危及性命。你要切记!”元离单手一翻,取出一枚玉简,递给罗修。

  “你之前的伤都好了么?这么快就要走了,何时才能再见呢?”罗修怅然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三五年……或是不会回来了。”元离平静地回答。

  “不回来了?你答应过要收我为徒的!我几经生死修炼到凤初境,还不配做你的弟子么?既然你不打算回来,那就将我一起带走吧!”罗修闻言真的要哭出来了,白皙的小脸一下涨得通红。

  本来这次赴约她打算拜师的,谁知话还没有说出口,元离便要走了,而且可能是永别。

  “我从不收徒,不想受到羁绊。情竹幻像并非皆是虚幻,你既踏上了修仙之路,便已经做出选择。难道今日要反悔不成?”元离望着远方悠然说着,仿佛在说一件很遥远的事情。

  “那能告诉我,你要去哪里么?”罗修不依不饶地问道。

  “这个……我没法回答。可能会离开大晋朝,也可能……离开这块大陆吧!”元离不置可否地回答。

  “好!既已做出选择!我自然不会反悔!”罗修负气决绝地说道,随即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在罗修看来,今日赴约元离显然是有备而来。既然他心意已决,便多说无益。

  元离此刻看着罗修的背影,神情有些复杂。那种心动的感觉自他今日见到罗修又开始蠢蠢欲动。

  心动对于修仙者来说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考验,或者说是劫难。他心知绝不能继续留下等她长大,与其用那种惨烈的方式结束,还不如现在远离……

第三十五章 三年之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