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元婴修士

  凌界峰,执事堂大殿。

  王长老端坐在主位之上,方明陪侍站立在侧,八大执事则分坐左右两旁。

  大殿中央摆放着一张木床,上面躺着一个芙蓉裙少女,身形还未长成,显得娇小稚嫩。

  “方明,你最先发现罗修,说说当时的情形吧!”王长老面沉似水地问道。

  方明依言将前后经过讲述了一遍。

  “哎……原本收下这孩子,也是见她身具慧根。后来又看她小小年纪竟能修炼出真气,想着等再大一些,便可好好栽培的。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心急,在凤初境修炼成套的神识功法。哎……真是可惜了……”王长老轻叹了一声惋惜道。

  “师尊将师妹交与弟子,命弟子指点修行。如今因弟子一时大意,令师妹身死,请师尊责罚!”方明心中无比懊悔。

  几日前他还见罗修在上清山修炼,只是简单询问了几句,并未深究。倘若那时自己察觉出异样,便可阻止今日惨剧。而且他刚刚教会罗修腾空飞行之术,数月相处甚是融洽,今日看她身死,心中难过万分。

  “哎……罗修已过三劫,不入轮回。用些法术原本可以留住魂魄,他日再塑肉身,倒也不难。可她偏偏修炼强化神识之术,如今恐怕是魂飞魄散了。”王长老叹息着说道。

  “王长老,恕晚辈眼拙,竟未看出罗修是修炼了何种精神秘术?竟然如此霸道,能让过了三劫之人魂飞魄散。”一个青袍长髯执事不解地问道。此人正是当年主持宗门弟子选拔的修士,也是执事堂八大执事之一。他对罗修印象颇深,今日见她身死,也不禁扼腕叹息。

  “额……”王长老闻言迟疑起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师尊,师妹都已经被人害死了!还有什么需要顾忌的?”方明见王长老迟疑不语,心中不免焦急,他此时急于知道到底是何人害死了罗修。

  “你既然来了,为何不进去看看?”执事堂门口传来了一个女子娇媚的话语声。

  一阵黑光闪动,大殿中央的木床旁,赫然出现了一个面目英俊的玄衣男子。

  此时他正两眼通红地看着木床之上的芙蓉裙少女,用一只手牵起了她的小手,另一只手则凝聚出一点黑光,瞬间没入少女的眉间。可没过多久,黑光便从少女七窍溢出,竟然没有起到丝毫作用。不过他并未放弃,反而加大了法力输入,还是无济于事。

  “罗睺,你快省点力气吧!她修炼的是神庭诀。凤初境修炼此功法,就是自寻死路。现在恐怕是经脉尽断,魂飞魄散了吧!”慕容嫣莲步轻移走到罗睺身边,玉手一挥,斩断了法力输送之链。

  罗睺见状一把抓住了慕容嫣的手,狠狠地瞪着她,一股强大的威压瞬间爆发而出。

  大殿中所有人只觉呼吸一窒,仿佛空气凝固住了一般。

  慕容嫣也不禁娇躯微颤,惊疑地看着罗睺。从他爆发出的气势看,至少应该是真丹境后期,或者元婴境……可他的修为明显停留在灵海境大圆满。

  “说!谁能救她?”罗睺此时已经急红了眼,望着慕容嫣的眼中竟然透出了杀意。

  “神庭诀是家父传授给师兄的独门功法,连我也未曾看过。只听父亲无意间说起,这套功法灵海境及以上修为之人才可修炼,否则会被神识尽断经脉,冲散魂魄而死,无人能救!”慕容嫣则一脸无畏生死的神色。

  “又是元离!”罗睺闻言松开了慕容嫣的手,旁若无人地抱起罗修,瞬间化为一道黑光,朝着某个方向激射而去。

  凌渺峰,漓山院。

  元离此刻正在盘膝打坐,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神识波动一掠而过。

  他先是一惊,整个上清宗绝对无人敢用神识探测自己,否则就是找死。而后只觉丹田处一阵躁动,真丹境中的金丹开始自行转动起来。

  难道是瓶颈已过!

  一念及此,他又惊又喜,本想离开此地,远遁他方,寻找突破瓶颈的机缘,谁想机缘竟然就在此处。

  元离不及多想,立刻来到寒玉殿中,盘坐玉床之上,翻手取出一个阵盘,并将其一抛而起。

  随着光霞闪动,元离身下形成了一个巨型法阵,闪着幽蓝的光芒。他此时口中念动法决,朝阵盘一点指,阵盘“嗖”的一声没入法阵之中,法阵幽光猛然一暗,赫然变成了一片星海。

  此时元离悬坐于星海之中,月白色的避尘袍流光闪动,竟似一件金属制成的铠甲。夜一样漆黑的长发随风飘舞,闪烁着凌厉的光芒。

  只见他翻手取出一只玉瓶,从中倒出一颗雪白丹丸,想也不想地仰头服下。然后他便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不再有任何举动。

  与此同时,上清山的天空不知从何处聚集了大片乌云,宗门结界黑云压顶,结界内同样黑暗如夜。宗内修士不得不取出法器用于照明。

  凌渺峰上空黑云中,一道道刺目的闪电不时划过天际,雷声隐隐,像是在积蓄着力量。风起,更多黑云朝着凌渺峰聚拢而去,在漓山院上空百丈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其间风雷之声隆隆,闪电若明若暗。

  突然一道拇指粗的银色闪电携着风雷之声,毫无征兆地俯冲而来,击打在凌渺峰护山大阵之上,大阵瞬间光芒一盛,二者相撞发出了“呲呲”的巨大声响。

  接着数十道闪电自漩涡中一灌而下,护山大阵光罩狂闪,竟然尽数接下,但光芒明显黯淡了几分。

  之后数百条银蛇狂舞,转眼间将大阵淹没其中,片刻后只听得一声脆响,护山大阵终于破裂,漓山院完全暴露下天威之下。

  此时罗睺已经带着罗修的尸身,来到了凌渺峰。见天兆异常,便没有靠近,只得停留在山脚下观看。

  身为元婴境修士,罗睺当然明白,今日应该是元离在应劫。若度过此劫,元离将进阶元婴境,成为上清宗第二个元婴修士。

  罗睺虽然心中焦急,但金丹化婴时金银雷劫的厉害,他自然知道。现在看来,只有等元离应劫之后,才能去找他,但愿他能安然度过雷劫,不要灰飞烟灭才好。

  漓山院此时早已被数千道银色天雷包裹其中,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形。罗睺稍用神识探测,知元离安然无恙,心下稍安,只好静静等待。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银色天雷尽数消失,露出了千疮百孔的漓山院。

  元离在银色天雷消失之际,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但他的脸上并没有多少轻松之色。

  为金丹化婴做了多年准备,他自然知道,金银雷劫的威力。银色雷劫只是铺垫,现在的平静是在蓄积力量。届时等到金色雷电降下,他既要专心凝聚元婴,又要抵御金色天雷,那才是关乎生死的时刻。

  忽然一道儿臂粗细的金色雷蛇从天而降,击打在星空大阵之上,激得阵阵星光闪耀,却没有任何声响,四周安静异常,仿佛所有事物都消失了。

  “王长老,真没想到,师兄困居真丹境多年,今日终于要进阶元婴境了!届时我上清宗将有两位元婴境太上长老,跻身晋朝修仙宗门前列指日可待!”慕容嫣目光闪烁地说道。

  “是啊!近几年宗门日渐萧条,急需另一位元婴修士。”王长老面露羡慕之色地回道。

  慕容嫣不屑地看了看王长老,又开口说道:“今日这应劫天雷真是壮观,尤其是金色天雷,竟然如此粗大,但愿师兄能顺利度过此关。”

  “哎……元离长老功力深厚,法力精纯,神识更是强大,度过双色雷劫想来不难。只是不知要等多久才能结束,也不知罗修能等多久?”王长老又变得惆怅起来。

  “哼!王长老此时还在想那个小丫头。她的生死与师兄应劫相比,简直微不足道。”慕容嫣冰冷回道。

  方明此时也在执事堂大殿之中,听到慕容嫣如此说,心中气闷,便喃喃自语道:“不知罗睺能否见到元离长老。真希望雷劫快些结束,这样罗修就有救了。”

  慕容嫣仿佛听到了方明所言,回头看了看他,朝王长老说道:“师兄正忙着应劫,罗睺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绝不敢顶着天雷进入漓山院。再说了,她已经魂飞魄散,你们怎么还不死心?这次恐怕大罗金仙也无力回天了。”

  王长老闻言只是静静地望着凌渺峰并没有说话。

  又过了一个时辰,金色天雷似乎能量耗尽,终于停止了狂轰滥炸。

  漓山院此时不复存在,化为一片焦土。就连凌渺峰也被硬生生砍掉了小半,显得更加陡峭险峻。

  罗睺见雷劫已过,再次抬头望去。只见峰顶幽蓝光芒闪动,星空大阵居然保住了!看来元离这家伙真是不容小觑。

  对于金丹化婴而言,双色雷劫根本不算什么,最后的心魔劫才是关键。但凡他有一点心动,心境露出破绽,便会被心魔利用,从此万劫不复。

  此时凌渺峰上空雷电消失,黑云并未散去。

  风再起,盘旋在峰顶的黑色漩涡慢慢旋转起来,越转越快,逐渐由黑色变成五彩斑斓之色。

  元离见双色雷劫已过,丹田处元婴已成,星空大阵未毁,心中不禁一喜。

  忽然,在毫无征兆之下,彩色漩涡中传来了阵阵话语声,像是很多人在和自己说话。先是父母的挽留之声,接着是师尊的斥责之声,然后是众多女子的爱慕之声、娇喘之声,还有同道中人的怨恨之声。

  心魔的考验来了!

  元离见状立刻封闭了五识,无视、无闻、无嗅、无触、无味,慢慢放松肉身,放空内心,似乎进入到了一种冥想之中。

第三十七章 元婴修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