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引毒

  恨意渐升,屈辱似一团乱麻,眼前一片模糊……

  玉手轻扬,暴雨箭应该可以解决一切。

  暗催法力,丹田却……冰凉冰凉的。

  一股庞然寒意沿着经脉在周身巡行,一周天,又一周天,速度越来越快。

  身体开始微微发热,头脑朦胧迷离,心脏像是要跳出胸膛,轻吟之声如流水般潺潺而出。

  “罗修,你醒啦!你这是……”玄衣男子似乎被惊醒了。

  “好热……”少女轻吟如燕语呢喃,脑中一片茫然,贪图着凉意。

  罗睺看到此刻情形,瞬间明白了什么,心中一阵苦笑。

  蛇性本淫,墨灵蛇母又是万蛇之王,还是元婴境中期妖修,用她的蛇胆解毒,分量拿捏很是重要。难不成是自己方才的药量重了?

  罗睺一时想不明白原由,又见她反应如此明显,便想尽快离开。

  “好热……”少女一下起身,将他牢牢抱住,身子紧紧贴了过来。

  哎……早知解毒如此麻烦……真不如将她交给元离……

  也不行……元离修为尚浅……未必能经受得住……关键时刻还得自己来……

  无奈之下,他只得抱起少女,在床上闭目打坐。

  如何缓解这种后遗症,他没有办法,如果这样抱着能让她好过一些,他并不介意。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她终于停止了躁动,静静依偎在罗睺怀中,像是睡着了。

  “主人春秋正盛,却能坐怀不乱,着实令人刮目相看。”地面影子模糊,一个人形黑影站起身来。

  “放肆!早同你说过,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该看的别看。”方才他差点把持不住,默背魔功口诀数百遍,才勉强熬了过来。

  “是!主人!此女幽精魂正盛,不如……”人形黑影走近几步,似乎要有所行动。

  “退下吧!不可轻举妄动。”罗睺抱紧少女,丝毫不敢放松。

  黑影并未依言离去,继续出言开解:“她将来注定要助主人修炼魔功,早用晚用又有何分别!何况此时幽精魂正盛,采集一点不会伤及神魂的。”

  “退下!今后不要再打她的主意!否则……”话未说完,黑影闪电般一把抓去,鬼爪搭在少女额头之上。

  罗睺见状大怒,抬手放出飞剑,便欲向黑影射去。

  “咦?怎么回事?”黑影发出一声轻咦,战战兢兢道:“主人饶命,莫那耶知错了!此女竟然没有幽精魂!方才如此,不过是中了蛇胆之毒。”

  “住口!没有幽精魂怎会有情欲?”罗睺摇头喝道。

  “主人真是关心则乱。用法力一探便知。方才之热并非情欲,是未经炼化的蛇毒在体内冲撞所致。”黑影言之凿凿。

  “未经炼化的蛇毒?”一点黑光没入少女眉间,果然发现了蛇胆之毒。

  罗睺心中一动,一眼看到了桌上的小黑瓶。

  单手一招,“嗖”的一声吸入掌中,打开瓶塞,里面空空如也。

  半个蛇胆居然不翼而飞了!

  沐浴解毒之时,只有一人在场……

  “莫那耶,今日便不与你计较。若有下次,定叫你魂飞魄散。”罗睺面露冷厉之色。

  “是!主人!”黑影就地一滚,瞬间融入地面。

  想到慕容嫣,罗睺的双眼微微迷了起来。

  “咳咳……”罗修动了动身子,很冷,手却是温暖的。

  她猛然睁开了双眼,见自己正端坐在一张石床之上,四周闪动着幽蓝光晕,对面则盘坐着那个陌生的玄衣男子。此时二人手掌相对,一丝法力波动自男子左手掌传入自己身体,运转一周天后,再经右手掌回传给他,如此循环往复。

  男子右侧手臂青黑一片,随着循环的继续,青黑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身躯上蔓延,颜色越发深沉。

  他在为自己解毒?!

  转念又想到卧房中的一幕,不禁恼怒起来,便要抽回双手。

  玄衣男子见她醒来,非常高兴,又见她恼了,连忙用大手死死抓住了她,口中提醒道:“现在不能停,否则你就没命了!”

  “你是谁?为何辱我?又为何救我?”她眼含怒意。

  “早就告诉过你,我叫罗睺。想起来了么?”男子紧紧抓着她的手,手掌温暖有力。

  脑中仔细回想这个名字,好像在寒玉殿醒来之时曾见过此人。他当时要带自己走,后来被师父拦下了。

  “我师父呢?他为什么将我交给你?”她怒目而视。

  “你到底是怎么了?难不成真的失忆啦!你小时候可喜欢缠着我了,甩都甩不掉。”罗睺上上下下打量起她来。

  ……

  “不信么?可以去问问你师父!”罗睺顽皮地眨了眨眼睛。

  一个没忍住,笑容如花般绽放,紧绷的神经瞬间松弛下来。

  “你方才在卧房内……对我做了些什么?”想到卧房之事,她有些笑不出来了。

  罗睺一下懵了,顿了片刻才明白过来:“哈哈哈……我对你做了什么?应该是你对我做了什么才对!你一边喊热,一边脱衣服,然后就一直抱着我。还好我心如止水,不然的话……”

  “哎呀!你别说了!我是想问我的衣服是怎么回事?”燥热之时,她像是抓住了什么东西。

  白皙的面孔如桃花般微红。

  罗睺见她窘迫,心中好笑:“你的衣服是慕容长老换的。这条裙子也是她的。”

  ……

  “你救了我,那我便信了你。不过你解毒的方式真特别,非要将毒引到自己身上么?”脸有些发烫,除过师父,她还是第一次与男子近距离接触。

  “无妨!我皮糙肉厚的,这点毒不算什么。”罗睺仍旧嬉皮笑脸。

  “既然我信任你,能问你一个问题么?你要认真回答我。”她的脸色沉了下来。

  ……

  “什么是炉鼎?她为什么说我是师父亲定的炉鼎?”她想了好一会儿,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炉鼎是一种……工具,可以辅助修炼。不过你师父天纵之才,又生得……不一定需要你辅助的。”罗睺闻言脸色阴晴不定。

  “是么?真的是这样么?”她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

  “不管别人怎么说,反正我是这样理解的。”罗睺见她眉头舒展开了,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密室中的两个人,境界悬殊到离谱,年龄差了不知多少岁,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有时说起往事,有时说起修炼,甚至是各自的心事,直到天光大亮,又到夕阳斜照。

  当最后一缕阳光被黑暗吞没之时,罗睺面带倦意:“罗修啊,你身上的毒已经清除干净了。我现在送你回漓山院!”

  此时他的双手已经紫得发黑。

  “你真的没事么?我可以留下来照顾你的。”罗修收回双手,略微活动了一下。

  “我没事。再说你现在跟着我也不安全。还是将你送回去,更安心一些。等我了结一些恩怨,会再去找你。”罗睺勉强一笑。

  “我还想问最后一个问题……”她想微笑一下,让气氛不至尴尬,可试了试,没有成功。

  ……

  “你为什么要救我?还对我这样好?”罗修盯着他的眼睛,纤尘不染的样子让人心动。

  “因为我是你的……哥哥……额……之前你总喜欢这样叫我。不过……我不太习惯。”罗睺不想有一丝迟疑,却还是有些吞吞吐吐。

  “那我以后叫你的名字,不过在我心里,你始终是我的哥哥。”罗修闻言笑了。

第四十八章 引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